施工圍檔上的感謝信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在小區路口行走時,無意間向路旁的藍色施工圍檔上看了一眼,圍檔上貼了三、四張白紙,我走近前一看,原來是一封封感謝信,內容大體一樣,只是落款時間不同,紙上寫著:
「我就是那摘地瓜葉的老頭,我的臉好了!姑娘,謝謝你的偏方,真管用。姑娘,我還想與你再見面……」

讀著讀著,我猛然意識到,信中老伯正在尋找的人就是我。幾個月來,我每天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趟了,但從來沒有注意到這幾張紙,還以為是小廣告呢,從來沒有想到老伯還會在此留言,還想與我見面。

回想起來,這還是那年夏天的事情呢。有一天,在小區不遠處,我看到有位老伯在地里摘地瓜葉,還戴著厚厚的口罩,我想:這大夏天他怎麼還戴那麼厚的口罩呢?帶著疑問和好奇,我上前笑著與老伯搭話:「老伯,你摘地瓜葉回家準備怎麼吃啊?」

老伯抬起頭來笑了,細看老伯有近八十歲了。我又問:「老伯,你的臉怎麼了?」

老伯就把口罩摘下,我一看,有些吃驚,老伯的一半臉腫的老高的,把嘴都擠偏了,嘴角還在流著黃水,口罩上面都染黃了,說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用手幫忙比劃著。

看到老伯這可憐的樣子,我告訴老伯說:「我有個好方法,可管用了。你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伯點頭答應。於是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教他在心裡念。我問:「老伯你認字嗎?」老伯點頭示意認識。我說:「你在這等著,我回家拿好東西給你。」

我趕緊回家拿來幾本真相期刊,包括《真相》、《明白》、《天賜洪福》,還有《九評共產黨》光碟,還有護身符。老伯還在原地等著,我把這些都送給老伯。老伯高興的拿著。我問老伯:「你是不是治療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老伯說:「是。」我告訴他回家看看這些書,有時間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伯高興的點頭直說謝謝。我說:「不用謝,要謝就謝謝我們偉大的師父吧。」就這樣,我和老伯道了別。

想起這些來,我真是為老伯的誠心所動,於是我在信的末端填上:「大伯你臉好了,知道了,你能夠與我怎樣聯繫,請留言。」我把我的電話寫上去,並寫上了時間: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

不幾日,老伯打來電話,約定了和我見面的時間。一見面他很高興,老伯口罩也不戴了,臉也好了,他說從我們見面以後他每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很神奇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不用偏方,他的臉就好了。給他的資料他也看完了,他心裡非常感謝法輪大法給他帶來的健康和幸福。

因為他只是在這個小區中買了房子,不在這邊住,他的家離這也很遠,不經常過來,他每次來就在路邊等一會兒,看是否能碰到我,最後他想了一招,就是在小區路口邊上的建築圍檔上貼一封信。

第一次信上他寫了約定的時間,以為我看見了,就在那等我,結果那是入冬的第一場雪,他等了很久,接著第二次、第三次……他還是自以為是的按照信上的時間等了我幾次,我都未能來。這次終於把我等到了。

我又對老伯講法輪功是按照真、善、忍來做人的,現在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並揭露共產黨假惡鬥的歷史等。我又給了老伯幾本新的真相期刊。看著老伯那興奮的樣子,我真替他能明白真相而高興。

標籤: ,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