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女刑警」、「神探」 修鍊法輪功的故事

中共「大鍊鋼鐵」的年代,我來到世上。那個年代,母親當了農村的女幹部,視為榮耀。那時家裡很窮,父親家裡的人經常來我們家,打罵母親,他們被共產黨的鬥爭哲學毒害的沒有一絲的安寧。

一九七八年,我參加高考期間,這些人在我們家打完仗之後,我奶奶弔死在我們家。三叔和姑姑整天跑縣公安局,告我母親逼死人命,揚言一定要把我媽媽送進監獄。我在這種心靈極度壓力下,萌生一個念頭,一定考上警校,將來當警察,震懾他們,不再受人欺負。

「女刑警」、「神探」

我如願以償了,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省城的公安學校。上學期間,我用心學習,文武都優先,擒拿格鬥、射擊,進了教練行列。

畢業後,我執意到縣城公安局當一名刑警,心想再也沒有人敢欺負我們家了。工作中,我用心勤奮,成為偵查破案的高手、痕迹檢驗技術工程師。經我鑒定的刑事案件,無一差錯,得到「女刑警」、「神探」的稱號。從縣城到農村,我已成為傳奇人物。

真正做偵查破案工作是很辛苦的,特別是一些特大的殺人案件,常常是幾天幾夜不合眼,東奔西走,現場勘查,調查出證,技術鑒定,每一個環節都必須細緻嚴謹。加之同事之間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搞得自己身心疲憊,疾病一個接一個的上身,萎縮性胃炎、膽囊水腫、胰腺炎、冠心病、神經性頭痛、頸椎病、婦科病、電解質紊亂、關節炎,醫生說我就剩下頭髮和指甲沒長病了。吃遍中藥西藥,各大醫院,民間醫生,到處尋訪,一年中,多數時間住醫院。

到一九九五年底,三十六歲的我已是病入膏肓,無葯可治了。各大醫院都推手,回家只等料理後事了。

起死回生

一九九六年一月二十日,是個星期六,在我的人生歷程即將畫上句號的時刻,好像是神佛降臨人間般的奇蹟出現了。有位在地區人大工作的朋友驅車來到我家,帶來一本《法輪功》和一盒李洪志師父的教功錄像帶,說這個氣功治病有奇效,叫我煉煉。我那時被疾病折磨的奄奄一息,哪裡還有什麼心情鍊氣功啊,無奈人家吃了點飯,放下書,就走了。

我上警校學的全是馬列的唯物論和鬥爭哲學,根本就不相信什麼氣功啊。可就是這天的晚上,我睡了一夜的覺,在這之前,被病痛折磨的是睡不了覺的,都是靠打兩支安定針,才能安靜一會,更不可思議的是還能吃飯了,能下地走動了。

好奇心使我翻開了這本《法輪功》,一口氣看完。我如夢初醒,人生意義如何,書中用最淺白的語言做了最哲理的剖析,我在名利場中奔波忙碌、積怨爭鬥結下的一把把的鎖打開了。宇宙的真理,人生的真諦,生命的意義,真、善、忍──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標,我要從新開始。

我按照教功錄像帶每天學煉五套功法,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一個星期,就能下樓了,兩個星期,就能幹一些家務活了。四個星期後,就正式上班了。

這真是起死回生啊,真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是什麼滋味,幸福滿滿的,活的也有滋有味了,至今二十三年了,從未犯過一次病。

善的回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動用國家機器,在中國大陸發動了慘絕人寰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不但被反覆關押於洗腦班、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遭受各種酷刑折磨迫害,還於二零零零年元月,被綁架到省城的精神病醫院打毒針,他們企圖用毒針毒死我,然後在社會上再公開造謠說我煉法輪功走火入魔煉死了,多麼陰毒啊。

毒針持續的往血液里打,整個身體處於腦癱狀態,極痛苦,難以忍受。在這種非人的精神與肉體的折磨過程中,我心中默念「真善忍」,沒有仇恨任何參與迫害我的人,用大善大忍的胸懷善待每一個參與迫害我的人,在忍受身體巨大疼痛折磨中,向醫生講述著法輪大法的美好,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的險惡用心,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誹謗。在殘酷的折磨與極度痛苦中,實踐著偉大的法輪大法真、善、忍。

醫生流著眼淚對我說,某某某,我真叫你把我感動了,我想辦法救你出去。我被停打毒針,放出精神病醫院。

二零一一年秋,我結束了被非法關押四年之久的牢獄生活,回到家,身體極度衰弱,生命奄奄一息。再一次面臨死亡的考驗,堅持學法和煉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一個星期後,身體恢復往日的健康,不但承擔我們自己家的所有家務活,還承擔了照顧年邁父母的全部。法輪大法的美好再一次在我身上展現出了奇蹟。

在把父母的生活安排妥當後,還面臨生活來源的問題。由於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當地官方早已無理停發了我的工資,我去有關部門辦退休,也不給我辦。

為維持生活,我開了一個小小的服裝店。做服裝生意的過程中,我始終秉持李洪志師父講的法理誠信經商。

經營過程中,我所賣的每一件衣服都是自己去工廠認真挑選,從質量、價位細細的斟酌好,然後都以最低統一的價位出售,不討價。現在大陸賣服裝的大都是沒有固定價,不討價,就會吃虧。而如果我的客戶給家裡人買衣服,我都讓他們拿回家試穿,如果不合適,都包退換。如果發現衣服有質量問題,就告訴客戶拿回來退錢。始終秉承公平交易的準則,秉承在不同階層都可以體現出好人來的準則。

真是善有善報,我由於對客戶的負責任,也贏得了客戶的信任,只要在我這裡買過衣服的人,都會再領著自己的親戚朋友來買。我這個小店的地理位置比較偏僻,許多人都打的或開車來我店買衣服。我也得到了相應的收入。儘管辛苦一些,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在我心裡也沒有年齡概念,六十歲的人了,干起活來象年輕人一樣,一點也不覺得累,活得有滋有味的,真正生命意義上的身心健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