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羅殿上報出李洪志師父名號 死而復生

文: 中國東北法輪大法學員

我今年五十四歲,是一九九八年元月開始修鍊法輪大法的,修鍊時間不長,肝病、腰椎盤突出,就不翼而飛,身體達到一身輕的狀態。後來,由於自己修的不是很精進,被邪惡勢力抓住把柄迫害,幸得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尊保護,得以起死回生。早該寫出此件事情,在求安逸心和其他人心中拖了好幾年,在同修們的提醒下,現將我這次的神奇經歷寫出來,以此來證實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與李洪志師尊的慈悲偉大。

那是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晚,我在外打工下班騎摩托車往家走,由於延時下班,已是晚八點多鐘,急著往家趕行駛中也不知不覺的就加快了速度。突然「砰」的一聲後輪胎爆裂,摩托瞬間失控,把我摔在水泥路上,又在強大的慣性下重重的撞到路邊的大樹上。當時只覺的眼前一片漆黑,身體特別沉重,動不了,也說不出話,但意識清醒,心裡不停的求李洪志師尊救我。這時過來一個騎摩托車趕路的人,他扶我坐起來,問怎樣與家人聯繫。我艱難的掏出電話,找出妻子的號碼給他。他打完電話還給我時,我手臂已經不能伸出來接手機了,瞬間就昏迷過去了。妻子打車來到事發現場,她們把我抬上車送到縣醫院搶救。

在醫院裡昏迷中,我只有堅定一念:相信李洪志師尊能救我。所以在昏迷中有時也發出呢喃的聲音:「師父救我,師父救我……」醫生見此便問家人我是否信仰什麼?家人告訴說:「修鍊法輪功。」有一醫生說:「那就看他的造化了。」和我家屬一起來醫院的鄰居見此,十分不解並嘲諷的說:「都啥也不是了還叫他師父呢」。我哥哥打電話給一當醫生的親屬詢問該咋樣搶救,親屬問:「有沒有血壓了?」答:「沒有了。」親屬:「血壓都沒有了你還敢動?那不完了嗎?」我哥木訥的說:「那完了咋整啊?」親屬無奈的說:「那你們就照量辦吧。」

我沒有血壓,打著氧氣只有微弱的呼吸,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搶救著。在手術過程中,我的元神迷濛的被兩個看不清面孔的「人」帶領著不由自主的跟隨著它們走,來到了一個好似古代的一個廳堂里。

在廳堂桌案後面坐著一位身著好似宋代官服,紅彤彤的臉,大嘴巴大鼻子相貌醜陋的官吏,兩旁分別站立數個披頭散髮有的頭髮還是紅色的,青面獠牙面目猙獰象似古代差役的「人」,手中都拿著叉子、棍棒等各種兵器。官吏問我:「你在人生中做過哪些好事,積下什麼德行?」我鄭重的答道:「沒做什麼好事,也沒做什麼壞事,也沒積攢什麼德行。我只修鍊了佛法,是李洪志老師的弟子。」

官吏一聽站起來(同時兩邊的「差役」一下就後退離我遠了一些,但我並沒有看到它們移動腳步)說:「你很好,在這時候還能記你師父,對師父很尊重,要守住這一念。你這生命不歸我這面管,你回去吧,你就好自為之吧。」說完朝我一揮手,感覺好像推到了我一下(按這個空間的距離看他離我有四米左右)。「呼」的一下,我好像是坐滑梯似的從高處墜了下來。同時感覺到醫生拍著我的臉、喊我名字,並用筆劃我腳心。由於傷勢太重,脾臟摔碎,左側肋骨九根骨折,內五臟嚴重受損傷以致衰竭,在胸腔內取出約四升瘀血,醫生說這還不算手術中擦拭的血,同時補進體內3.4升血。

從晚上十點一直手術到第二天早晨四點多鐘,最後通知家屬:「生還的希望太小了!」並勸說家人轉到省城大醫院搶救,同時也說:「即使是轉院也恐怕在半路上就沒命了,兩手準備吧。」

就這樣,家人用救護車帶我轉至省城大醫院。在醫院的急診,幾個醫生先後撥開我的眼睛看看後就都走開了,都認為沒有活的希望並拒絕入院。後來通過親屬託關係勉強住進醫院。經醫生研究決定放開治療,切開喉管下呼吸機拉動肺呼吸。

在手術急救中,我元神再次離開身體,沒有任何感覺的飄起在空中,我十分清楚的看見醫生在按壓我的胸部,而且同時我的意識中居然還想到了以前我看到的美國有關人的靈魂是否存在的測驗的報道(美國的測驗是在瀕臨死亡人的房間的天花板上放一件東西待其蘇醒後看是否能答對),我想如果現在要是測驗我,我肯定能答對!

這時我意識到再繼續長時間的遊走,肉身就得扔下了,就得死亡了,我想我不能走,我還沒有完成我的使命,我得回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才是我這一生的目地。只此一念就又回到肉身上了。此時我就有了意識和知覺,也感到有人拍打我的臉叫著我名字,可我無力做出任何反應。我想這樣不行我得做出反應,讓他們知道我還活著,就使盡全身力量,最後只是手微微的動了一下……

祛病健身

就這樣我稀里糊塗的不知啥時從昏迷中蘇醒過來,迷惑的看著周圍的醫務人員,其中一醫生告訴我:「這是某某某醫院,你來到這已經是第六天的下午了。」這樣我才知道我已經昏迷了六天了,由於不排泄,全身浮腫很嚇人(在這期間妻子與多位同修一直給我發著正念)。

後來一博士醫生告訴我當時的情景:當時你眼睛瞳孔都散了,已經停止了呼吸,心跳都停了,準備推出手術室了,可是你又有知覺了。你這生命真是奇蹟呀,太神奇了,你好好珍惜吧!

…… ……

後來,在一天早晨煉第五套功法,入定時,看見天上飄來一個黃綠色的包袱(手工疊的那種),來到我左腋下,要進入我的身體。我意識到這不是好東西,是敗物,我當時對它發出一念:「滅」。此包袱立即炸碎,全是膿血一樣極髒的敗物。

從這天以後,我就能正常吃飯喝水了,胸腹也不脹了,身體也漸漸恢復如初了。在當年的秋收農忙時我就能正常下農田幹活了,並且每年農閑時還能外出打工,重體力活也一樣干,三百多斤的東西還能抱起來,身體沒有任何不適 ,走路甚至比年輕人都快。

當時醫生都認為「即使是好了也得留後遺症的」,可我現在啥事兒沒有!這神奇的一切也只有在法輪大法修鍊的人身上才能出現,若沒有李洪志師尊的保護我是活不到今天的。

來源:明慧網

標籤: ,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