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們懷念法輪功學員管理學校食堂的日子

文: 大陸大法弟子/明慧網

一九九四年我大學畢業回鄉當教師,家在縣城住,因為地位低,掙錢少,不甘心幹這一行,總想到社會上闖一闖,於是不上班,下海一年多,結果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爾虞我詐,你爭我奪,還有「厚黑學」什麼的,把我又嚇回來繼續當教師了。

一九九八年底的一天,同事拿來一本所謂的氣功雜誌,上面主張要禁止修鍊法輪功,我心想氣功都是祛病健身的,怎麼還不讓煉呀?回家讓妻子給我借來一本《轉法輪》,她的單位有很多人煉。由於受現代觀念的障礙,第一天,我只是簡單的看了一下,第二天晚上,我才仔細看《轉法輪》,我流淚了,我等待的就是這個大法呀,從此我走入法輪大法的修鍊。

在單位工作,我也是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由於江澤民流氓集團對大法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拘禁半年多,回來後一直在學校後勤工作,由於我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不貪不佔得到領導和同事的認可。有個管理食堂的同事得病休假一年多,領導就讓我代管食堂。當時後勤主任也調走了,後勤幾乎都由我一個人管,有事直接找校長。

我校老師和學生加在一起有三百四五十人。在管食堂的第一學期,賬面上剩餘兩萬多元,剛接觸也不知道怎麼做,期末放假,領導把我叫去,告訴我把食堂剩的錢提出來,去各個飯店、商店結帳。就這樣,兩萬多元沒了。

第二學期一開學,就聽有同事說:「學生交那麼多伙食費,吃得太差了,錢都哪去了?」我聽了心裡不好受,心想領導這不是變相經我手向學生撈錢嗎?從學生嘴裡搶錢,我是煉功人不能這麼做,於是我和廚師商量這學期怎麼樣能讓學生吃飽、吃好,不糊弄,不能讓家長背後罵我們。我們調整了菜譜,每天都有兩個菜,再也不是白菜燉土豆了,每天都能見到肉。

以前三百多人一頓只有七八斤肉,現在一頓飯最多六十斤肉,每周二、周四不是燉雞肉,就是燉紅燒肉。有時我親自下廚燉紅燒肉。由於我修鍊了,頭腦變的更聰明,什麼東西一看就會。食堂有一個廚師,四個服務員,她們都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都願意和我在一起工作。

什麼季節新菜下來,我親自去買,同事們中午都不到飯店訂餐或出去吃飯了,有時去局裡開會或去別的學校教研,人家管飯,他們都不吃,特意跑回來吃,學生更是吃得好,每個班除了幾個少數民族學生帶飯外都到食堂吃飯,有幾個胖學生特別能吃,剩下的菜湯都用來泡飯吃,廚師那個村的村民到她家問她,你們學校天天做什麼好吃的,家裡的學生早晚都不吃飯,說學校的菜湯都比我家炒的菜好吃。

同事們對我說:「你做的這麼好(指菜)賠錢不呀?那以後別人怎麼做呀?」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必須按真、善、忍做個好人」。錢肯定不能賠,但沒什麼余頭,剩一千多元夠下學期開頭的。領導再也不找我去什麼地方結帳了。

後來那個養病的同事回來了,學校領導也換了,我也不管食堂了。同事們見到我都說,老是想到我在食堂那會兒。我說:「留個美好的回憶吧。」

明真相親人得福報

妹妹和妹夫結婚三年多,就來我們家了,妹夫家是吉林的,沒有工作,就在我們這做點小買賣,一住就是四年,他和我在一起,我對他們非常好,在各方面都幫他們,我經常給他講法輪功真相,給他明慧期刊看。他們兩個都明真相,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電視上的宣傳都是假的,知道法輪大法好。妹妹結婚七年了還沒有小孩,到瀋陽的大醫院去治也沒治好,常年用藥,都三十四、五歲了,公公、婆婆都急出病來啦,兩、三個月就得給他們買葯寄回去。有一天,妹夫跟我說:大哥,我昨天坐公交車,有一個人說法輪功壞話,當時我就問他,你煉法輪功嗎?他說不煉,我又問:你家親戚、朋友有煉的嗎?他說沒有,我說那你不了解法輪功,就不能亂說,多了解了解再說,那人就不說了。我說你做的太好了,這事讓我遇上可能還沒你做的好呢。

轉眼一個來月,妹妹就懷孕了,婆婆一高興,病也好啦,把兩個孩子叫回老家,在我這買的樓也賣了,還掙了五、六萬。妹夫還找了一個好工作。後來妹妹生了個大胖小子,肥頭大耳的很有福像。

標籤: ,
此條目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