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李洪志大师五次广州传功传法(五)

点此看大图片
广州(资料图)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从1992年起洪传佛法,曾经五临广东省广州市开办法轮功学习班。《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发表连载文章5,回忆当年李洪志先生的传法盛况。

回忆李洪志师尊五次广州传功传法(5)

第五节 师尊第五次广州传功传法

师尊广州第四期讲法班后,广州地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修炼法轮功。年底,省气协已把第五 期办班的票卖出,原来他们准备租的是礼堂,一般只有一千多人的座位,但是报名参加的人数已超过四千人。省气协征询师尊意见,师尊要求是高规格办。所谓高规 格,就是接待高,场地标准高,人数多,传播技术水平高等。气协本来就是讲赚钱的,亏本的事情他们是不干的,对高规格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没底。为了评估风 险,省气协于一九九四年九月间,邀请广州辅导站学员列席他们的专项会议,广州站当时去了七个辅导员列席会议。会间,气协讨论很沉闷,谁也不敢拍板,这时广 州辅导站一位负责人代表发言,力陈有利条件,并表示广州站可以代购二千张票。基于广州站的乐观态度和支持,省气协决定高规格办第五期师尊广州讲法班。结 果,第五期师尊广州讲法班获得巨大成功。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在广州体育馆(容六千人)举办广州地区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来 自国内外学员五千多人,其中许多是从外地赶来的老学员,场内坐不下又开分会场,有几百名学员坐在体育馆外面听课。这是师尊在国内最后一期办班,办完这一 期,师尊就要去国外传法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5-5-29-twhc-03.jpg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

有 学员回忆说:我们听到师尊在讲法前会在公园里与学员见面的消息后,就立即赶到那儿。一到公园,只见师尊容貌年轻,着装整洁,笑容满面,和蔼可亲,深感与众 不同。师尊给大家散发名片,我因年老,笨手笨脚,没有接到,于是说:“我们是湖南来的,还没有得到名片。”师尊马上给了我几张。我们所有去广州的得法者都 有感于与师尊见面的愉快,感到时间过的飞快。

众神在场

在第五期讲法班开班第一天开办前,一位学员一早就到了师 尊房间,只见师尊闭目打坐,学员不敢惊动师父,便在一旁等候,一会,师尊便進入洗手间,近半个小时未见出来,学员便问坐在一旁的师尊的女儿,大家都以为师 父去了洗手间,可到洗手间一看,门是开的,里面空无一人。大家倍感诧异,不一会,师尊从洗手间出来。

后来师尊对广州站的辅导员说,今天谁来听课,另外空间都要安排;有多少个座位,哪个座位坐哪个神,哪个菩萨要来,坐哪个位置都要安排。

师尊第一天讲课下来,学员感到师尊传法很累很累很辛苦,晚饭师尊吃的很少,因为师尊太忙,所以学员以后晚一点才去接师尊吃饭。

有学员回忆说,师尊在广州第五期班讲法期间,讲法前从不吃东西,讲完法后才吃点宵夜。

一 些老学员谈到,师尊每次办法轮功亲授班时,事先都要打出许许多多的功,还要打出大法轮布场。师尊还要打出许许多多的小法轮为学员清理身体,调整身体。还有 师尊的法身要为学员做很多事情。当那些功回来时,都是被学员身上业力污染的,还要洗功。师尊当时讲:那些功回到身上时,感到很累。每当学员听到这些心里都 会十分的难过。

千里求法

师尊举办广州第五期班,因为是国内最后一期,全国大量学员涌向广州,广州辅导站组织了 几个接待组,协助售票和办班事宜。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招待所几乎都被学员包下来了。师尊来广州的第二天,到招待所看望工作人员,有很多买不到票的学员也都来 了,当时真是一票难求。消息一出票早就卖光了,还有数百人在场外不走。各地辅导站的老学员纷纷做出表率开始让票,把珍贵的座位尽量让给未参加过班的学员, 自己到武术馆看直播讲法。

开班第一天,连体育馆的球场地板都坐满了,已超过五千人。没票的近百名学员在场外站着听,从话筒牵了根线到场外 来,连着录音机,播放师父讲法。后来负责的学员与体育馆协商,体育馆决定把武术馆借给我们,现场直播师父的讲法。为使学员们都能听清楚师尊讲法,一个老学 员抱着录音机站在凳子上,直至师尊讲法结束,其间,不时需移动一下,接收好信号。

师尊还来看场外的学员,对大家说:由于主办方的原因,我也没办法,还在解决这个问题;外面还没有進来的学员和里面的学员是一样的,你们会得到你们该得到的一切。学员们无语泪流。主会场、分会场都被师尊的功包容着。

这期班半数以上学员是外地的,四面八方。一些农村学员,背着大饼来的。有位从黑龙江来的老年学员,激动的说:“我从最北边的佳木斯,一路辗转来到这最南边的广州,是八千里路云和月呀,来这里听老师讲法,我得了大法,值!幸运啊!”

一 位齐齐哈尔学员,在广州吃不着菜,嘴都烂了,有一次听课之余,在与贵州辅导站站长聊天时,无意中说了这事,贵州辅导站站长跟师尊说了这个情况,师尊也落泪 了。在学习班结束时,师尊说:“大家千里迢迢的从外地赶来的就有三千多人,最远是黑龙江、新疆的,四、五千公里,八千多里地赶来的。路途很远,大家吃了很 多苦,甚至有些人费用不足,每天吃着方便面,啃着饼干的都有。”[1]

香港的、台湾的、海外的都来参加,白人也有参加,可以说是一次国际性的学习班了。会场上有几位白人学员(好像是一家三口),高高大大的,腿一盘,不是很能听懂汉语,但他知道法轮功好,坐在会场里,一直认真听着。

因为这一期学员多,有许多生活很困难的学员。有很多大法弟子看到这种情形,主动帮助没有钱,住宿、吃饭都困难的学员,他们把钱都分给困难的学员。

见证神迹

有 一位学员家有两个卧床不起的病人,他的钱都用光了,但并没有阻碍他得法。他睡街头,吃干粮,喝生水。这事被其他学员知道了,赶快写条子给师尊。师尊当场念 了这张条子后说了一句,这个学员家的两个病人都好了。学习班结束后,这个学员回家一看真的好了,问他们怎么好的,家人说某天一个大法轮在房里旋转,之后两 个人同时站起来,同时想吃东西,一下能起来了,能走了,能做事了。算了一下时间,就是师尊在讲台上说他家里病人好了的时候。那天师尊法身在同步進行的帮他 们净化身体,处理了不好的东西。所以有人看见师尊就哭,师尊就是在不让你知道的一瞬间就解决了你一辈子都解决不了的大事。业力苦难师尊给承受了,病人却好 了。

师尊第一天讲法前,在前区第二排有四个年轻人,被另外空间的附体操控着,做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表情,又哭又闹的,好象是被附体折腾。有辅 导员怕他们捣乱,师尊進场时,马上告诉了师尊,师尊满脸笑容说“我知道了”,就大步走向讲台。辅导员还是不放心,把研究会的学员叫过来,她看了他们一会, 其中有一个青年人缓过一点劲儿。到师尊讲法的第三天,这四个年轻人的附体被师尊清除掉了,整个人恢复正常状态,和其他学员一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听课了。

空前绝后

第 五期师尊广州讲法班,师尊的女儿也跟随来到广州。吃宿先是安排在白云山附近的旅店。第二天师父视察讲法现场后,师尊便要求搬到靠近讲法的地点越秀山体育馆 附近住。广州学员便按师父要求在离体育馆讲法地点仅有步行约五分钟距离的湖天宾馆居住。就这样,湖天宾馆就成了办班期间,师父会见全国各地辅导站站长及海 内外大法弟子的地方。每天中午,师尊都要听取各地辅导站负责人的汇报,并针对各地不同的情况讲法。师尊几乎每天都要见好几拨人,其繁忙程度无法言表。

学 习班结束了的时候,全体工作人员一起吃饭。当时人很多,分三桌坐。有的学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面,把与师尊近的位置让给资格老的学员。师尊好象看透了每一 个人的心思,特意向远一点的饭桌走来,大家高兴的鼓掌欢迎。师尊叫大家坐下,都不肯坐,因为师尊站着。广州的十二月,天气虽然不象北方大雪纷飞,但还是有 些寒意。大家站在师尊的身边,感到师尊讲话时打出能量很大,一股股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有的学员感激的流出了眼泪。师尊吃得很少,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一直微笑着和学员说话。饭后,桌上还剩有一点青菜、豆腐,师尊叫身边的工作人员打包回去吃,不要浪费食物。师尊的这一行为,感动着在座的每一位学员。

有 个香港学员邀请师尊去吃饭时,师尊看到他带来的另一位香港学员带着一个很漂亮、很大(鸽子蛋大)的玉佛,师父就用手去握了一下,说是给这个玉佛开了光。坐 在一旁的一位部队转业的学员也取下自己带的一个小玉佛,想请师尊开光,师尊也握了一下,说了一句:“这个玉佛小了一点”。后来,这位学员回忆说,他的一个 同事曾对他说,你带的这个玉佛和别人带的不一样,隔好远就看到闪着金光,很神奇。

师尊在最后一堂课回答完问题后,全国各地的学员开始向师父 赠送美丽的鲜花、锦旗,场面壮观感人,掌声雷动。其中有广州辅导的代表上台向师父赠送锦旗。锦旗上绣有“扎根南大门 弘扬五大洲”两行金字。另外还有学员 给师尊献锦旗:“度空前绝后之难度 举开天辟地之壮举”。当师尊一边打着手印一边往里走时,学员们全体起立鼓掌致意,看着师尊远去的背影,很多学员泪流满 面依依不舍的站着,久久不愿离开。

师尊在广州共举办了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师尊说:“过去新学员认识法都有一个过程。当年我去广州传法前两个 班讲法,学员们好象不知道我在讲什么,那些学员就知道好,不知道我在讲什么。就是人的观念尤其改革开放以后广州人的思想都是赚钱。等到第三个班、第四个班 才炸开,一下子明白了我在讲什么,这个时候才大批的学员上来。现在后得法的人提高往往非常快,可能这个环境也构成了,方方面面条件也成熟了。就是有了外因 条件吧。”[2]

师恩难述

师父在广州举办全国最后一个学习班期间,召开了全国部份辅导站站长会议,对全国各地辅导站的辅导员讲法。

一 九九八年三月三十日师尊题词“法轮大法在广东”,在九八年四月间,由一位从美国回国的大法弟子带回广州。一同带来的还有另外两幅题词,一幅是“法轮大法在 广西”,一幅是“法轮大法在珠海”。这些题词都一起交到了广州辅导站的工作人员手中。据学员回忆说:当收到师尊的题词后,许多广州的学员都想看,后来,这 位学员就将其中师尊的“法轮大法在广东”题词送到印刷厂制作了影印件一千份,分发给部份辅导员。

广州辅导站的一位负责人回忆说:在广州第五 期班结束以后,当时广东气功研究会主办,大部份收入都是归他们,只把少数的讲课费给师尊。中国气功研究会来了两个负责的人,也来到广州听课。就是送师尊到 回北京的时候,这两个中国气功研究会的人就跟师尊抱怨说,好像这一次师尊办班,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报酬,没有得到任何提成。师尊二话没说就把口袋里,就是广 东主办单位给他的讲课费全部掏出来,就给了中国气功研究会的这两个人。那师尊身上就没有钱了。所以当时广州辅导站送师父的几个负责人,看到这个情形,心里 很不是滋味,就去买了一些吃的送给师尊。

师尊离开广州回北京时,很多学员去机场送师尊。师尊在学员簇拥下進入候机厅。师尊高大、慈悲、与众不同的形像,站岗的武警都感到惊奇,看到广州军区的高官也有来送行的,这位师父一定是个大人物。

在 候机厅等取登机牌的学员一看见师尊,赶紧跑过来与师尊拍照,闪光灯足足闪了好几分钟,最后师尊说不能照了,才停下来。师尊还走到一些学员面前说“辛苦 了”。听了师尊这句话,学员们觉得喉咙哽咽,不知说什么好,傻乎乎的站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目送着师尊進入登机楼,师尊还不断的回头向大家挥手。

(全文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