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中共搞运动一身病 修炼法轮功二十年一身轻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来源:明慧网

祛病健身

我今年七十一岁了,因少年丧父,小学没读完辍学,成了家庭的主要劳力。家庭背景迫使我养成了争强好胜的性格,身为女人,男人干的活我都不示弱。在那个年代,贫农的孩子能干,自然引人注目。因而,我还未到成年人就参了政。虽然没多少文化,但我干事认真,不到二十岁就又成了中共邪党的一分子。
在邪党工作圈里,几十年来,工作中我都当排头兵。记的八十年代,刚给暑期的学生开完会,下楼时一位同事对我说:“你真是××党的铁杆保皇。”我对她一笑,在心里说:你说的不够,我是钢杆的。另一位同事讲:“她是××党的大红人。”我仍在心里说:你说的也不够,我红的发紫了!真的:几十年,我在邪党的工作圈里挂名、任职十多项。“先進荣誉”证争了一大摞。说真的,在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前,容不得任何人在我面前说中共邪党一个“不”字。党指向哪就冲向哪,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只认马列,不认祖宗。

我青年时期在农村历次政治运动中都唱主角,因而折腾完了别人,文革后期,我得了头疼、失眠病。从一九七一年开始吃药、体育锻炼治病。八五年至九五年又练过四种气功。我为身体健康、为治病多管齐下二十多年,不仅一个病没治好,而且越治病越多。加之工作压力大,真是活的很累很苦。在争强、虚荣心的驱使下,有病自己默默承受,病偷偷查、药偷偷吃,为治好病,二十多年花了多少钱、吃了多少药、用了多少时间,跑了多少医院,我真的算不清。多家医院都没说明病因,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斤逐渐下降到九十斤左右。

我每到医院看病,中医大夫讲:“你气血双亏的很厉害、心脏严重供血不足、心脏收缩无力、你的脉搏弱的手一按就没了,肝胃脾肾都虚弱、不协调、肝气上移。”西医大夫见了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想先治什么病?”要不一见到我,就摇头:“你又来了,你这次想要什么药?”我那时想:你们大夫谁都治不好我的病,越治病越多,吃了那么多药,连缓解的感觉也没有,感觉最终我只能带着这些病爬烟囱“去见马克思了”。这话是我管党务工作时,去看一位病重的邪党老党员时听他讲的。

一九九五年七月,当时我的血压低压不到六十、高压不到九十,血小板和血色素很低,严重贫血,每天刷牙出很多血,心脏窦性过缓加不齐,二尖瓣闭锁不全,心脏杂音、早搏、有间歇,静时心跳每分钟在四十次左右,动时在一百次以上,前胸后背隐痛;腰痛、肚子胀、肝肿大;慢性浅表性胃炎、胃窦部溃疡;慢性胆囊炎;经常大便前小腹痛(每次痛,肠粘膜必脱落),大便要么干结、要么拉稀,肛门掉息肉、肛裂带血;关节游走性疼痛,左腿膝关节骨质增生,两小腿内侧常年肿不消;两乳房小叶增生发硬。

当时每晚睡眠只有三个小时左右,多梦;每天头昏脑胀,两耳常年象蝉叫;四十岁左右,有时闭经几个月;骑自行车遇到一点小风,鼻孔撑的很大也吸不進气,憋的只能下车闭目停一会才能走,手提的东西稍重一点,感觉心跳到口里;常年不敢吃生冷食物,早晨起床嘴里象吃黄连一样苦。更糟糕的是,在上下班的路上,骑自行车又两次摔伤。第一次是脊椎十二、十三节压缩性粉碎性骨折,休息治疗半年后,背部象背着一块面板。第二次右锁骨摔断、颈椎摔弯曲。因当时不知道颈椎摔弯曲,只知摔断锁骨。

八年后,右手和胳膊都麻,医生讲只能牵引加按摩。结果牵引按摩一个多月下来,弯曲的颈椎丝毫也不动。大夫讲,看你的颈椎,就象马鞍子型,你治晚了,伤的部位已经粘连,把好的部位牵坏了,这粘连的部位也拉不开,吃药不起作用,颈椎神经太多,不能做手术,没法治了。

一九九五年七月,在老功友的督导下,我炼了法轮功。结果刚炼法轮功半年,我在打坐炼静功时,颈椎“咔吧、咔吧”响,动着很舒服,从此颈椎直起来了,手和胳膊都不麻了。二零零零年八月,医院拍片子证明是直的。

我炼法轮功时没有书,我十几个晚上听完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后,觉的这法轮功太好了!一分钱不用花,五套功法也很好学,不用想哪条脉,不用记哪个穴位。李洪志师父讲的法理深入浅出,很触动我的心,一下改变了我几十年来对“佛”、“修炼”等字词很抵触的固执观念,觉的这个功太适合我这上班的人炼了,法轮功太好了!以后再有什么功我也不学了,只要我能喘气就炼这个功了。

经我二十二年来的修炼证明,法轮功就是真好!二十二年来,我没吃一粒药、没用一分钱的保健品,现在七十周岁的人无病一身轻。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