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敲门不走的小男孩

正月十三的早晨,儿子正练钢琴,传来敲门声。“阿姨,哥哥在弹琴呢!”是一个穿着单薄的小男孩。我问儿子:“是你同学吗?”儿子摇摇头。小男孩说:“你忘了?去年你带我来过你家一次。”

我把他让進了屋。儿子得继续练琴。我便和他聊了起来,这孩子很聪明,他告诉我他是“小满”那天出生,所以小名叫小满,就在我们小区后面的平房住。原来他和我儿子同岁,生日比我儿子还大,但是看他的个头不象十二岁,更象是十岁的孩子。

我拿出两本真相资料给小满看,小满看的很认真,看完资料我问他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吗?小满说以前看过知道是假的,家里还有一个大法护身符是一位奶奶送的。自己也知道大法好。

儿子练完琴,俩人玩了起来。这时家里来了客人,我们边聊边准备午饭。到吃饭了我告诉小满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说在阿姨家吃,别让家里人担心,可小满说:“家里知道我来这个小区玩,我没记着爸爸、妈妈的手机号。”这让我很诧异,我再三嘱咐他回去一定要记住家里人电话号码。

到了下午我把客人送走同时也让小满回家,出来太长时间家里父母会担心的。可小满一直说没事、没事,出来玩家人知道,不会担心的,从小就习惯了。天渐渐黑了,我又告诉小满该回家了,不能再玩儿了,小满不情愿的走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说和妈妈说了再玩半小时就回家。这时已是五点半了,冬天天黑的早,孩子们在楼下玩的很开心。

到了六点多,一伙孩子都跑来我家了,我一看小满还在,这时我严厉的对他说:“小满你这样就不懂事了,现在天黑了,你必须回家了。”他这才走了。可是不一会儿又回来了,说他们家锁门了。我只好又留他吃晚饭。都快九点了,还不见家人来找他,于是我和二儿子一起送他回家。到了他住的地方小满支支吾吾说不认识了,迷路了,我说:“怎么会不认识自己家呢?好好想想。”

走到一个深深的巷子里他站在最后一家说好象是这家。我敲开门,人家说不认识这孩子。我感觉这孩子有什么事瞒着我。小满一直说迷路了,一到晚上就迷路,他们是租这里的房才住了三个月,爸爸在外地打工,他和妈妈爷爷一起住,他实在记不住家了。没办法只能领回家,明天再送他,总不能把孩子一个人丢在这儿。丈夫回来,我把小满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丈夫说先让他住着吧,看这孩子象没人管的孩子。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我和二儿子接着送小满,这回小满找到他家了,可门上挂着大锁,小满望着我说:“阿姨怎么办?” “那就回去吧,中午再来。”小满一听很开心的又和我们回来了。中午吃过饭我让小满自己回家看有人没有,他走了一会儿回来说家里还没人,他说附近麻将馆老板知道爷爷电话,给爷爷打了电话,说他太爷爷生病了,家人都送太爷爷去住院了,小满说告诉了爷爷我家地址,爷爷让他先住我家等回来来接他。

我想确认小满说的是否属实,于是第二天去麻将馆问问。可是一连几天去了好几次都锁门,我想可能是过正月十五休息了,那就让小满在我家先安心的住下吧。正月十五,我们都要和婆婆一大家人吃饭,所以去哪都把小满也带上。

小满每天和我儿子玩的很开心,因为儿子从小就和我修炼大法,所以不管是吃的、玩的都让着小满。我的两个孩子相差只有三岁,在一起玩很淘气的,每天光他俩的起居就够我累的了,现在忽然又多了一个孩子,一下就把我的生活规律打乱了。孩子毕竟是孩子,有不听话的时候,再加上小满住了几天也习惯了,也有好多坏毛病,有时他们三个也会互不相让,这时我总是先对儿子说:“咱们是大法小弟子,要对别人好,事事处处都要让着他人,师父不是教导我们做个先他后我的人吗?”儿子听了就主动让步,同时也给小满讲大法教人做人的道理,这时小满也很听话。

我带孩子们一起去泡温泉,回来后我给小满里里外外都换上了我大儿子的衣服,小满穿上了干净保暖的衣服高兴的说:“阿姨你真好,我真羡慕你家孩子,你要是我妈多好!我在家都是自己洗衣服、做饭。”

听了孩子的话我忽然觉的孩子很可怜,难道孩子是后妈吗?亲妈怎么放心让自己的孩子在陌生人家住很多天而不管呢?而且这么寒冷的冬天孩子却穿的很单薄,里面的秋裤都很短很短了,亲妈怎么会这样对孩子呢?

几天后天气开始降温,下了一场大雪,这回孩子们可有的玩了。一群小伙伴在楼下玩堆雪人、打雪仗,一个个玩的都不愿回家。小满晚上回来就咳嗽起来了,到睡觉时咳嗽的更厉害了。儿子对小满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好的,我们一不舒服就念,很快就会好了”。小满一听睡觉时就不停的念起来。第二天我和儿子炼功的时候,小满有时也会学着和我们一起炼,两三天,小满没吃一粒药咳嗽竟渐渐好了,小满说:“原来法轮大法这么好!”

我母亲知道了小满的事,打电话告诉我:再没人找孩子就交给派出所吧,孩子要有个什么事,咱负不起责任。放下电话,我心里也矛盾起来,转念一想我是个修炼人,不能看着孩子没人管把他赶出家门呀!我这不是怕麻烦、怕惹是非的心吗?这孩子既然来我家了就和我有缘,再说马上要开学了,他家人一定会来找他的,再等等吧。

一转眼十多天过去了,他家还是没人来接孩子,再有三、四天就开学了,我心里也急了,正好同修来我家,我俩商量着带上小满去找他家人,可小满不愿和我们一起去,于是我俩去了。几经周折才从院里的其他孩子口中了解了一些关于小满家的情况。原来他爷爷在这个院住,爸爸根本没在外地工作,父母是离婚的。但小满爷爷家门锁着。我俩回来严肃的对小满说:“你一定要说真话,有什么难处我俩会尽量帮助你的。”

孩子一看我们知道他在说谎话了,这才说出实情:他爸爸、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他和爸爸一起生活,不知什么时候爸爸开始吸毒,经常带一些人在家喝酒,还老领回不三不四的女人们来家住,还让小小年纪的小满给他们做饭。他爸爸还经常打他,他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家庭暴力了,再不愿回家了!

孩子让我们看了他身上的伤疤,并流着眼泪央求我们:“阿姨别送我回家,我不想回家。”我和同修听了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就经历了这么多。我俩也流泪了。

当时我心情非常的复杂,一方面我知道吸毒人员是招惹不起的,担心收留这孩子会给自己找麻烦。另一方面我又很同情这孩子,也很想帮助这孩子。怎么办?不对,我是个修炼的人,为什么要怕惹事呢?我怎么能为了自己而不管这可怜的孩子呢? “没事,小满,阿姨们一定会帮你的!”同修说。

同修跟我商量:“咱们不能让这孩子再落到他爸爸手里了!这样会毁了孩子的。咱们想办法找到孩子的其他亲人,说服他们把孩子送到寄宿学校,哪怕咱们出钱资助孩子。”我一听心里一亮,这真是好办法。小满一听也满怀希望的说,只要不回家去哪都愿意,告诉我们有个姥姥是大夫,对他还可以。

晚上吃了饭,我俩带小满按他告诉的地址找到了他姥姥。他姥姥把他家的情况说了一遍,说自己也离婚了带俩孩子,小满爸爸又吸毒,经常找借口来和她要钱,不能留孩子,明天就送回去。还奉劝我俩不要管这事,当心给自己惹麻烦!小满哭着一个劲的说:“别送我回家,我不回家,回家又要挨爸爸打。”紧紧的抓着同修的手不松开。

同修哭了,努力地劝说小满姥姥,并说不能这样,不能毁了孩子,孩子太可怜了!小满姥姥只好打电话叫来了小满的姥爷,小满姥爷一再感谢我们,并说他们一家会商量孩子的事的,让我们放心走吧!我想这回把孩子亲手交到他家人手里我也就放心了。

出来了,我们怕他家人不愿给孩子出钱送寄宿学校,孩子的事还是解决不了,我们就又返回去敲门说请他们一定要帮孩子,钱我们可以资助一部份。他姥爷很感动,请我们放心回家吧!

第二次出他家门时看到小满那绝望的眼神令我俩心里非常难过。下了楼同修说:“咱们来的时候孩子就求咱们不要把他留给他的任何亲人,咱们答应孩子今天一定会把他带回来,不会把他留下,小满才告诉咱们姥姥家地址的,咱们这样留下他会深深伤害孩子,孩子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了。咱们还是上去跟他家人说明情况,暂时先带走孩子,哪怕第二天再送回去。”于是我们又一次返回去,小满姥爷很感动说:“能看出你们是真心为孩子好!就听你们的,孩子你们先领回家吧!”

第二天中午,小满姥爷安排我们带着孩子和小满的爸爸、爷爷见面,路上小满满脸愁容,生怕家人不同意他去寄宿学校,一路上他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他说:“阿姨,我这样不停的念,师父一定会帮我吧?”我们都笑着鼓励他:“你心这么诚,事情一定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果然他们一家人商量好了同意送孩子去寄宿读书,小满听了别提有多高兴了。小满姥爷说:“你们为了这孩子两次返回敲门,还要给孩子出钱上学,我这个当姥爷的真觉的羞愧,我都想抽自己的脸。象你们这样的好人太少了啊,现在丢孩子抢孩子挖心肝的到处都有,这要是落到坏人手里后果不敢想象啊。有小满在,以后咱们就是亲戚,我们一家人不会忘记你的。”

小满爷爷、爸爸也是千恩万谢地不知说什么好。我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与人为善,事事处处都要严格要求自己,我们只是做了一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要谢就谢谢我们师父吧!

是啊,想想如果我们没有修炼法轮大法,遇到这事会这样做吗?不会的。谁都怕惹麻烦,担责任。就是因为我们修炼了大法,承受力变大,心胸宽广了,于是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才能这样做的。我由衷的为自己能修炼大法感到幸运,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法轮大法好

来源:明慧网

标签: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