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一身的疑难杂症消失了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祛病健身

我今年快七十岁了,修大法前多种疑难杂症缠身,虽然不是马上能死人的病,可是几十年来这些病痛也折磨的我苦不堪言。

遭病痛折磨 生活无望

我患顽固性的脑神经痛,吃啥药都不见效,直到疼的鼻子出很多血后才慢慢的不疼了。二十七岁时,每天都觉的肝部腹部满满的,出气都费劲,当地姓何的老中医说我肝大脾大,吃了很多药,毫无效果。妇科病也很重,一年能有三、四次月经,每次都腰疼肚子疼,像得重病一样,有时都上不了班。还有类风湿,就是夏天,阴天下雨时腿都酸疼的直蹦,至今仍记得,为治腿疼病,我从七、八岁时就喝药酒。还有气管炎,一到冬天就得打针一、两个月,吃药无数,效果不好。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又得了顽固性皮肤病,当时是当作白癜风治疗的。为治此病,我去过湖北、河南、山西、陕西、北京、黑龙江等省市的大中医院。为治病,我学会了安装黑光灯管、肌肉注射、针灸、自己用剃刀子剃光头涂擦外用药等等。从一九八四年到一九九五年,十多年我吃的药有几麻袋也说不清。比如,面子药、丸子药、片子药、汤药、肌肉注射针剂、外用药、烤黑光灯管等等等等。连年三十都不停药,就想把病治好。每天光吃药就饱了,根本吃不下去饭,胃里总是火烧火燎的,全身都散发着很难闻的浓浓的药味儿。

虽然每年花去很多药费,但治疗效果并不好,特别是皮肤病,越治越重。后来,我在医书上看到,这种病分为白癜风、紫癜风、黑癜风,看我的症状,应该是黑癜风。因为从小我的皮肤就比一般人的皮肤黑,所以我的外号就叫“黑丫头”。

修大法,绝处逢生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的一天,一位在市委机关离休的老邻居阿姨给我两张票,说是气功讲座。我说:我都鼓捣好几种气功了,也没强身健体,就是不想去。阿姨说:听说这气功是佛家气功,叫法轮功,说是只要你心好,做好事,做好人,祛病健身就有奇效。九堂课下来,我感觉像换了一个人,走路再也不气喘吁吁了,后背上有几十斤重东西的感觉没了,腿走路也不飘飘的了,脚落地也实成了。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喜悦和激动。

后来请了《转法轮》宝书。读完一遍《转法轮》后,感觉这位师父讲的东西知识面太宽、太广、太高、太深了。比如,历史、哲学,宇宙天体、人体结构,古代科学、现代科学,古老的物理学、现代物理学,古代医学、现代医学,数学、化学等等等等,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时才真实感到我们在大学里学的那点知识太肤浅了,绝对的小儿科。

我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到点上学法,找自己这一天哪件事没做好,不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赶快改过来。在单位工作认认真真,创一流,全市两千多名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写论文,只评出十个一等奖,我得了一等奖;我后来因修炼大法被中共抓之前,省纪检委还给我邮来一个论文获一等奖的荣誉证书;几十年来我获得三十多个荣誉证书,由于被抄家,我被关押,南方人租我家房子,丢了很多东西,荣誉证书只剩了二十多本,去年都扔到锅炉里烧了。

那时,工作之余我还手抄《转法轮》,抄了两本,跟原版的页数、段落、字数、标点符号一模一样,镶上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弘法时送给了乡下农民,因为那时大法书很少,所以农民们都很高兴。抄书时什么也没想,就觉的书好,就想抄。不知不觉的,我的眼睛看书也不重影了,晚上五号以下的字都能看清楚,弯腰五分钟就直不起来的现象再也没出现过,阴天下雨腿也不酸不疼了。

修炼前,每年九月就得穿毛裤,十月穿棉裤,数九天棉裤里边或外边还得再套一层毛裤。修炼后,冬天只穿毛裤也不冷。头再也没疼过,鼻子一直到现在也没流过血,皮肤细嫩,同修说我的皮肤是奶白体,说我的皮肤很纯净。我一身的疑难杂症从正式修炼大法开始,大约一百天就全都没了。但现在,二十年过去了,我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得给单位和国家节约多少药费钱呀!亲属都说,没想到你快七十岁了,身体还这么好,这是我们大家的幸福。我说:这都是大法给带来的福啊!

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

有一年,我左脚小脚趾头内测疼了很长时间,洗脚时发现那地方长出一个医生叫“鸡眼”的东西,很硬,走路很疼,原来没有。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是我自己造的业,偿还吧,承受吧。有一天晚上,我朦朦胧胧中,看见师父从我身边往脚那里走去。然后搬着我的脚就像拆毛衣一只手拿着毛衣,一只手往外拉线,跟那姿势一模一样,拉呀拉呀,拉了好一会儿,把那些东西撵走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脚那地方一点儿也不疼了,一看,长东西那地方什么都没有了平平的。

还有一次,我正炼静功,闭着眼睛,清清楚楚的看见从我右膝盖上飘出一团象复印机碳粉状的东西,落在地上。我睁开眼睛用手去摸,地上却什么也没有。因为我右腿膝关节一九七五年受外伤,半月板损伤,二十多年膝盖不敢跪,这团黑色物质就是业力,是师父的神功把它清除掉了,从那以后,我的右膝盖敢跪了,不疼了。师父的大法太神奇了。

法轮大法提升了我的品行和观念

修大法后,我不但身体健康了,而且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准也得到了升华。我从市委机关被派到市委所属单位,是班子成员。一次,市委组织部干部处处长到我单位考察一名科级干部,处长说:你在入党、提干、人事调动、评职等等方面都有一票否决权。可我从没以权谋私,善待所有的人。

在此仅举几例:
(1)退房。一九九七年我单位建房,分给我一套楼层朝向都非常理想的两大室,后来我听说一位退休的老科长想要这套楼。我就想,我来这个单位才几年,没啥大贡献,人家在这个单位工作几十年,贡献多大呀!我有什么理由跟老科长争这套房子呀!所以,我把搬到新房里的沙发等家具又拉回我的一楼没买产权的房子。当时只是对领导说:我妈还愿意住一楼,领导说那就给你调一楼,我说不用了。到现在,单位领导也不知道我退房的真实原因。那位科长得到了我的那套房子,我心里很舒坦很欣慰。因为师父要求我们遇事先替别人着想,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我觉的我做对了。

(2)不坐车,步行上班。我到这个单位时,主要领导说:从明天开始,你早晨在家等着,有车接你。当我知道我单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财政改革试点单位,就是财政一分钱不拨款,全额自负盈亏时,我想,我离退休还有十多年,如果我不坐车,也能给单位省不少油钱。于是我就对司机说:我上班就是坐着,没有活动量,我从明天起就不坐车了,步行锻炼身体,你千万别告诉一把手说我不坐车了,如果我没修大法,我会心安理得的坐车上班。

(3)不以权谋私,不从员工兜里掏钱。我家冬天很冷,买了一个四百多元钱的电暖器,一位领导说:把收据给我,我给你报销。我心想:我不能从千八百名的员工兜里掏钱,那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于是我就说:等找到的吧。就搪塞过去了,其实收据当时就在我的办公桌抽屉里。

(4)先他后我,把人们认为比较好的东西送给别人。

在一九九七至一九九九年期间,我们单位班子成员每人扶持一个贫困户。我扶持的一家,男人和儿子都是企业的工人,单位效益不好,每月只开一百五十元工资,女主人下岗没工资,眼睛还失明了,女儿初中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日子过得很苦。而我们每月要拿五百元工资,自己也不富裕,但我经常去他家开导他们,让那位大嫂放弃轻生的念头,给她讲大法真相,给她听师父讲法,放弃轻生的念头,我手把手的教她炼功,学会后她自己在家炼。我还把过年单位分的成箱的螃蟹送给他们,我们自己随便买点别的东西。我们大法弟子都这样做人、做事。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