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殿上报出李洪志师父名号 死而复生

文: 中国东北法轮大法学员

我今年五十四岁,是一九九八年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时间不长,肝病、腰椎盘突出,就不翼而飞,身体达到一身轻的状态。后来,由于自己修的不是很精進,被邪恶势力抓住把柄迫害,幸得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尊保护,得以起死回生。早该写出此件事情,在求安逸心和其他人心中拖了好几年,在同修们的提醒下,现将我这次的神奇经历写出来,以此来证实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与李洪志师尊的慈悲伟大。

那是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晚,我在外打工下班骑摩托车往家走,由于延时下班,已是晚八点多钟,急着往家赶行驶中也不知不觉的就加快了速度。突然“砰”的一声后轮胎爆裂,摩托瞬间失控,把我摔在水泥路上,又在强大的惯性下重重的撞到路边的大树上。当时只觉的眼前一片漆黑,身体特别沉重,动不了,也说不出话,但意识清醒,心里不停的求李洪志师尊救我。这时过来一个骑摩托车赶路的人,他扶我坐起来,问怎样与家人联系。我艰难的掏出电话,找出妻子的号码给他。他打完电话还给我时,我手臂已经不能伸出来接手机了,瞬间就昏迷过去了。妻子打车来到事发现场,她们把我抬上车送到县医院抢救。

在医院里昏迷中,我只有坚定一念:相信李洪志师尊能救我。所以在昏迷中有时也发出呢喃的声音:“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医生见此便问家人我是否信仰什么?家人告诉说:“修炼法轮功。”有一医生说:“那就看他的造化了。”和我家属一起来医院的邻居见此,十分不解并嘲讽的说:“都啥也不是了还叫他师父呢”。我哥哥打电话给一当医生的亲属询问该咋样抢救,亲属问:“有没有血压了?”答:“没有了。”亲属:“血压都没有了你还敢动?那不完了吗?”我哥木讷的说:“那完了咋整啊?”亲属无奈的说:“那你们就照量办吧。”

我没有血压,打着氧气只有微弱的呼吸,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抢救着。在手术过程中,我的元神迷蒙的被两个看不清面孔的“人”带领着不由自主的跟随着它们走,来到了一个好似古代的一个厅堂里。

在厅堂桌案后面坐着一位身着好似宋代官服,红彤彤的脸,大嘴巴大鼻子相貌丑陋的官吏,两旁分别站立数个披头散发有的头发还是红色的,青面獠牙面目狰狞象似古代差役的“人”,手中都拿着叉子、棍棒等各种兵器。官吏问我:“你在人生中做过哪些好事,积下什么德行?”我郑重的答道:“没做什么好事,也没做什么坏事,也没积攒什么德行。我只修炼了佛法,是李洪志老师的弟子。”

官吏一听站起来(同时两边的“差役”一下就后退离我远了一些,但我并没有看到它们移动脚步)说:“你很好,在这时候还能记你师父,对师父很尊重,要守住这一念。你这生命不归我这面管,你回去吧,你就好自为之吧。”说完朝我一挥手,感觉好像推到了我一下(按这个空间的距离看他离我有四米左右)。“呼”的一下,我好像是坐滑梯似的从高处坠了下来。同时感觉到医生拍着我的脸、喊我名字,并用笔划我脚心。由于伤势太重,脾脏摔碎,左侧肋骨九根骨折,内五脏严重受损伤以致衰竭,在胸腔内取出约四升瘀血,医生说这还不算手术中擦拭的血,同时补進体内3.4升血。

从晚上十点一直手术到第二天早晨四点多钟,最后通知家属:“生还的希望太小了!”并劝说家人转到省城大医院抢救,同时也说:“即使是转院也恐怕在半路上就没命了,两手准备吧。”

就这样,家人用救护车带我转至省城大医院。在医院的急诊,几个医生先后拨开我的眼睛看看后就都走开了,都认为没有活的希望并拒绝入院。后来通过亲属托关系勉强住進医院。经医生研究决定放开治疗,切开喉管下呼吸机拉动肺呼吸。

在手术急救中,我元神再次离开身体,没有任何感觉的飘起在空中,我十分清楚的看见医生在按压我的胸部,而且同时我的意识中居然还想到了以前我看到的美国有关人的灵魂是否存在的测验的报道(美国的测验是在濒临死亡人的房间的天花板上放一件东西待其苏醒后看是否能答对),我想如果现在要是测验我,我肯定能答对!

这时我意识到再继续长时间的游走,肉身就得扔下了,就得死亡了,我想我不能走,我还没有完成我的使命,我得回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随师还才是我这一生的目地。只此一念就又回到肉身上了。此时我就有了意识和知觉,也感到有人拍打我的脸叫着我名字,可我无力做出任何反应。我想这样不行我得做出反应,让他们知道我还活着,就使尽全身力量,最后只是手微微的动了一下……

祛病健身

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不知啥时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迷惑的看着周围的医务人员,其中一医生告诉我:“这是某某某医院,你来到这已经是第六天的下午了。”这样我才知道我已经昏迷了六天了,由于不排泄,全身浮肿很吓人(在这期间妻子与多位同修一直给我发着正念)。

后来一博士医生告诉我当时的情景:当时你眼睛瞳孔都散了,已经停止了呼吸,心跳都停了,准备推出手术室了,可是你又有知觉了。你这生命真是奇迹呀,太神奇了,你好好珍惜吧!

…… ……

后来,在一天早晨炼第五套功法,入定时,看见天上飘来一个黄绿色的包袱(手工叠的那种),来到我左腋下,要進入我的身体。我意识到这不是好东西,是败物,我当时对它发出一念:“灭”。此包袱立即炸碎,全是脓血一样极脏的败物。

从这天以后,我就能正常吃饭喝水了,胸腹也不胀了,身体也渐渐恢复如初了。在当年的秋收农忙时我就能正常下农田干活了,并且每年农闲时还能外出打工,重体力活也一样干,三百多斤的东西还能抱起来,身体没有任何不适 ,走路甚至比年轻人都快。

当时医生都认为“即使是好了也得留后遗症的”,可我现在啥事儿没有!这神奇的一切也只有在法轮大法修炼的人身上才能出现,若没有李洪志师尊的保护我是活不到今天的。

来源:明慧网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