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师弟子 成乡里德高望重之人

文: 真言

小田是谁?他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孝子,他是村民公认的好邻居,村书记要高看他一眼,村里的小偷都敬他,被哥哥当成做人的样板……其实,小田不过是沧州大地上一位农民,一位普普通通的法轮功学员。他长得一脸憨相,整天乐呵呵的,好象一辈子也没遇到过一件烦心事。小田的故事很多,详写,够写一本书,略说,也能讲几段不重样的。

孝子小田

两年前,小田的老娘去世了,享年九十岁。出殡的时候,参加葬礼、为小田娘送行的人大约有六、七百人,主要原因是小田的孝行感动了乡里乡亲。

小田在外地工作的大哥赶回来了,一头趴在地上哭得不起来。小田的舅舅在一旁说:“老大,别哭了,你娘能活这么大岁数,还不亏你弟弟在家伺候得好吗?这二十来年,你出门在外多省心啊!你能摊上这么个好弟弟,算你有福哇,你不能白(方言,让别人白付出)了你弟弟呀!”小田的大哥听了连连给舅舅磕头。

一位邻居对小田的大哥说:“这不,村北有个老人倒气(方言,病危),三个儿子守了三天三夜,到第四天全放躺了,熬不住了,病人没人伺候了。我还对他哥仨说,人家小田一个人伺候瘫痪老娘好几年,喂吃喂喝,倒屎倒尿,人家是怎么过来的呢?”小田的大哥听了,又对着邻居磕头。就差给弟弟小田磕头了。

关于小田家的事,知情者背地里就像说评书一样:

甲(小田近邻):“这老太太(小田娘),夜里折腾人,白天睡觉。”

乙(小田亲戚):“别看(小田娘)病了,嗓门可大了,整夜叫喊不停。这几年,小田没睡过一宿囫囵觉。老太太炕上、地上、轮椅上,一会儿一换地方。”

丙(小田朋友):“老太太饭量大,一天吃好几顿,吃得多,拉得多。咱让小田少喂点儿,小田不听,怕他娘饿着。”

甲:“媳妇上班、孩子上学又不是一个点,小田一天得做几次饭呀!”

乙:“小田还伺候地呢。”

丁(族人):“冬天还干着卖豆腐的买卖呢。”

甲:“这不,还刚盖了一栋新房。”

戊(本村人,曾对小田修炼不理解):“小田有成佛的心啊!”

葬礼结束后,本族嫂子特意来当面告诉小田:“你知道吗,背地里人们都给你腆大拇哥(竖大拇指)呢!”

村上蹲墙根儿的老人们见了小田就露笑脸:好孩子,大孝子呀!

好邻居小田

小田是大家的好邻居,这是大家公认的。

一次,一村民为儿子办婚宴,婚宴大厅里推杯换盏好不热闹。有一村民在似醉非醉的状态下,突然对法轮功说三道四。小田邻居听了大动肝火:“法轮功哪儿不好?你说!就说我邻居小田吧,整日乐呵呵的,总爱帮助别人,不贪不占。要都跟小田一样,咱们睡觉晚上都不用插门了。我愿意有这样的好邻居。”“是好邻居。”大家举杯之间你一言我一语,都认可这个好邻居。

小田是好人,连小偷都认可。

村里有位中年男子,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对村民家的东西明抢暗偷,专吃“窝边草”,谁也拿他没办法,谁都蔑视他。小田不小瞧他,还约他到自家来做客,给他酒喝,给他讲大法中不失不得、劳动所得的理,一来二去,小田和小偷成了好朋友。小偷还接受了小田给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从此,小偷金盆洗手,不偷不摸了。但那个爱围着村子闲转悠的习惯似乎还没去。有一天,他对小田说:“凡是开小车、穿皮鞋的人来打听你,我都不告诉他。你是好人,谁也别想在你身上打主意。”噢,原来他是在暗中保护大法弟子小田呢。

小田是恩人,连村书记都高看他一眼。

小田和村书记家偏对门。法轮功刚遭到邪党迫害那会儿,书记出来進去地告诉小田:别炼了,别闹事了,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小田什么事也没闹,日子是越过越好,在家庭中、在村民的眼里声望越来越高。而这个听党的话,跟党走了一辈子的村书记却越来越不好过。

书记家的儿子和小田是童年好友。长大后,小田当了农民,书记的儿子有了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可他受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在家打妻骂子,在外惹是生非,后来和妻子离了婚。大年夜,书记望着不争气的儿子和残缺不全的家人,失声痛哭。无奈之下,书记想到了小田,想到了法轮功。于是书记把小田邀到家里,让小田劝劝自己儿子炼法轮功吧,还委托小田再给儿子说个炼法轮功的儿媳妇。

小田用修炼人的慈悲心,耐心开导书记全家人。首先,书记的妻子戒了赌,再也不打麻将了,有空就背李洪志师父的《洪吟》诗句,还抄在小本上,放在口袋里,遇到有缘人就念上几段。书记的儿子也开始慢慢反省自己,认真工作了。后来,姻缘巧合,还真娶了个修炼大法人家的媳妇。全家人从此其乐融融。又到了过大年,书记的妻子高兴的给小田送礼,全家人视小田如亲人、恩人。

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小田

小田修炼大法二十来年了。由于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小田曾被抓、被打、被拘、被关進洗脑班,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但他那颗对宇宙大法信仰的心没变,唯一改变的是他周围的环境和人。

迫害刚开始时,家人出于对中共强权的惧怕和受其抹黑宣传的毒害,强烈反对小田修炼。老父亲到洗脑班见了小田就骂。

逢年过节,小田和他大哥碰在一起就是一场“舌战”。小田说:“哥,现在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就咱国管,在大多数国家,有信仰的人是受人尊敬的。我修炼大法不违法,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他哥说:“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国家有炼的?你上外国看见了?你不违法怎么抓你不抓我?”老爸插嘴:“你哥说的对,你看你哥,上大学,当大官,我脸上有光。看你,炼大法,進班房,还满嘴有理。”

家人的数落,众人的冷眼还是小意思,最容不下小田的,是他的妻子。有年冬天,小田晚上出去散发真相资料回来,妻子赌气插了门,小田怎么叫也不开。他不气不急,在窗外轻声对妻子说:“媳妇,是我没把真相给你讲透。不讲清真相,我在家睡不着觉啊。这大法是造化宇宙的根本,大法就是真善忍,人符合真善忍就顺。谁敌视他,反对他,听信江泽民集团一言堂的抹黑宣传,谁就会遭天惩。到天灾人祸降到头上,一切都晚了。我让大家知道法轮大法好,退出中共党团队,不与中共为伍,是做好事,是救人。人不能自私地活着,咱在大法中受了益,咱得告诉别人啊。媳妇呀,这些年你跟我受苦了,可是没有不晴的天哪,好人会有好报的,我希望你支持我救人。你要实在觉的给我当媳妇委屈,我也不拦你,你提出离婚都行。不过,当今这个社会,你再找一个象我这样脏活、累活舍不得让你干,真心实意爱惜你的男人难呀!”不知什么时候,妻子给他开了门。从此以后,妻子再也不反对小田出去讲真相了。

新房盖好,临街。小田在自己的新房墙面上贴了五幅法轮功真相展板,大家前来驻足观看,妻子一笑了之。

再说小田老爸,随着慢慢变老,老俩口不能自理了。小田对二老那个孝敬真是没个挑。小田的大哥出门在外忙得不能床前尽孝,小田毫无怨言,二老知道得了小儿的济了,再也不骂儿子了。

后来小田的大哥因工作关系去过西方国家。到那一看,和弟弟说的一样。小田的大哥心中有愧啊。一个外国人,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都能站出来替中国的大法弟子说句公道话,而自己却站在强权一边“挤兑”自己的亲弟弟,真是无知无情啊。他这才意识到,他这个农民弟弟不容小觑,弟弟的思想竟能和国际社会接轨。于是,小田的大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回老家时,开始给弟弟笑脸,并对自己的独生女儿说:“在做人方面,你要跟你二叔学。”

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下午,小田家突然闯進七八个县公安局和镇派出所的人。進门就问小田,别炼法轮功了。小田答:“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来者退了一步说:“愿意炼就在家炼,别出去掖传单去。”小田说:“你以为我愿意大晚上往外跑呀,黑灯瞎火的,深一脚,浅一脚,容易吗?还不是让共产党逼的。我劝你们别再给江泽民跑腿了,他连他的贴身马仔周永康都保不了,还能保你吗?赶紧给自己找条后路吧……”还没等小田把话说完,来者钻進车里,一溜烟儿地跑了。

事后,村民正义地说:“让人家法轮功给上了一堂政治课。”

十多年来,小田给多少人家送过真相资料,给多少人作了三退,使多少人明白真相后得了福报,又有多少人看到小田好,自愿走入大法修炼?都是未知数。但人们发现,农民大法弟子小田在当地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小田走在街上或去镇上赶集、办事,很多人对他点头微笑,或打声招呼:“小田,法轮大法好哇!”

(注:为保护大法弟子,文中小田为化名,所述故事真实不虚。)
法轮大法好
来源:明慧网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