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们怀念法轮功学员管理学校食堂的日子

文: 大陆大法弟子/明慧网

一九九四年我大学毕业回乡当教师,家在县城住,因为地位低,挣钱少,不甘心干这一行,总想到社会上闯一闯,于是不上班,下海一年多,结果社会上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你争我夺,还有“厚黑学”什么的,把我又吓回来继续当教师了。

一九九八年底的一天,同事拿来一本所谓的气功杂志,上面主张要禁止修炼法轮功,我心想气功都是祛病健身的,怎么还不让炼呀?回家让妻子给我借来一本《转法轮》,她的单位有很多人炼。由于受现代观念的障碍,第一天,我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第二天晚上,我才仔细看《转法轮》,我流泪了,我等待的就是这个大法呀,从此我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在单位工作,我也是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由于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大法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拘禁半年多,回来后一直在学校后勤工作,由于我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不贪不占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可。有个管理食堂的同事得病休假一年多,领导就让我代管食堂。当时后勤主任也调走了,后勤几乎都由我一个人管,有事直接找校长。

我校老师和学生加在一起有三百四五十人。在管食堂的第一学期,账面上剩余两万多元,刚接触也不知道怎么做,期末放假,领导把我叫去,告诉我把食堂剩的钱提出来,去各个饭店、商店结帐。就这样,两万多元没了。

第二学期一开学,就听有同事说:“学生交那么多伙食费,吃得太差了,钱都哪去了?”我听了心里不好受,心想领导这不是变相经我手向学生捞钱吗?从学生嘴里抢钱,我是炼功人不能这么做,于是我和厨师商量这学期怎么样能让学生吃饱、吃好,不糊弄,不能让家长背后骂我们。我们调整了菜谱,每天都有两个菜,再也不是白菜炖土豆了,每天都能见到肉。

以前三百多人一顿只有七八斤肉,现在一顿饭最多六十斤肉,每周二、周四不是炖鸡肉,就是炖红烧肉。有时我亲自下厨炖红烧肉。由于我修炼了,头脑变的更聪明,什么东西一看就会。食堂有一个厨师,四个服务员,她们都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都愿意和我在一起工作。

什么季节新菜下来,我亲自去买,同事们中午都不到饭店订餐或出去吃饭了,有时去局里开会或去别的学校教研,人家管饭,他们都不吃,特意跑回来吃,学生更是吃得好,每个班除了几个少数民族学生带饭外都到食堂吃饭,有几个胖学生特别能吃,剩下的菜汤都用来泡饭吃,厨师那个村的村民到她家问她,你们学校天天做什么好吃的,家里的学生早晚都不吃饭,说学校的菜汤都比我家炒的菜好吃。

同事们对我说:“你做的这么好(指菜)赔钱不呀?那以后别人怎么做呀?”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必须按真、善、忍做个好人”。钱肯定不能赔,但没什么余头,剩一千多元够下学期开头的。领导再也不找我去什么地方结帐了。

后来那个养病的同事回来了,学校领导也换了,我也不管食堂了。同事们见到我都说,老是想到我在食堂那会儿。我说:“留个美好的回忆吧。”

明真相亲人得福报

妹妹和妹夫结婚三年多,就来我们家了,妹夫家是吉林的,没有工作,就在我们这做点小买卖,一住就是四年,他和我在一起,我对他们非常好,在各方面都帮他们,我经常给他讲法轮功真相,给他明慧期刊看。他们两个都明真相,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电视上的宣传都是假的,知道法轮大法好。妹妹结婚七年了还没有小孩,到沈阳的大医院去治也没治好,常年用药,都三十四、五岁了,公公、婆婆都急出病来啦,两、三个月就得给他们买药寄回去。有一天,妹夫跟我说:大哥,我昨天坐公交车,有一个人说法轮功坏话,当时我就问他,你炼法轮功吗?他说不炼,我又问:你家亲戚、朋友有炼的吗?他说没有,我说那你不了解法轮功,就不能乱说,多了解了解再说,那人就不说了。我说你做的太好了,这事让我遇上可能还没你做的好呢。

转眼一个来月,妹妹就怀孕了,婆婆一高兴,病也好啦,把两个孩子叫回老家,在我这买的楼也卖了,还挣了五、六万。妹夫还找了一个好工作。后来妹妹生了个大胖小子,肥头大耳的很有福像。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