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大法弟子回憶李洪志大師

文/長春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6年1月25日】李洪志師父傳法的艱辛不僅表現在到各地辦班身體的勞累上,更在操勞心上,真是「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高處不勝寒》)。九二年九月長春四期班雖有上千人參加,入冬後能堅持下來的煉功點不多,有的人還摻煉了別的功法,把李洪志師父給他下的法輪都弄變形了。年底李洪志師父回長春來看到這種情況很傷心,但他沒說什麼,求他調整法輪的人,他都幫他們糾正過來,並告訴他們造成法輪變形的原因,以後注意就是了。我感受到,李洪志師父最痛心的是學員不珍惜大法。

對於堅修的學員李洪志師父就給他們鼓勵。有一個煉功點的輔導員給我講了這樣一件事,九三年三月下旬的一天,一個騎自行車的小夥子到他們點來發傳單,說某某氣功師來辦班,動員他們參加。當時他們正在煉功的八個學員都表示只煉法輪功,別的什麼班都不參加。那小伙只好悻悻的走了,當他推車剛走出這個煉功點的場地的一瞬間,八個學員中有七人都看到了李洪志師父法身站在自己身邊。當時他們非常激動,他們認識到這是李洪志師父在鼓勵他們,肯定了他們做的對。這件事在學員中迅速傳開,到煉功點來煉功的學員越來越多,很快超過一百人,成為當時長春比較大的煉功點。

這個煉功點有一位姓劉的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患腦血栓偏癱十多年了,是人扶著她去參加班的。第三天教煉抱輪時她感覺一股熱流從頭到腳通透全身,那以後她就自己能走路了。後來她消病業時反應很重,但她堅持不上醫院,我去看望時她已過關了。她對我說李洪志師父鼓勵她,在她過關過程中,李洪志師父法身一直看護著她,還給她顯現了六個金光閃閃的大字:「你真修,我真管」。

這老太太是開著修的。

可是在九四年宋某某等人狀告李洪志師父說他沒有功能,理由是宋某某開小車送李洪志師父時出了車禍,他就說李洪志師父為什麼沒有保護他。其實那次車禍很輕,只是車受了點傷,人一點事都沒有,如果不是李洪志師父保護,說不定會發生多麼嚴重的事呢。車毀人亡都是可能的。

李洪志師父什麼功能都有,但他是來度人的,如果隨意使用功能那不是破迷了嗎。但是如果需要而又不造成破迷,李洪志師父也會用一點小功能。例如,一次長春站一位副站長接到北京電話,說李洪志師父說將於某天乘某次車某號車廂回長春。這位副站長帶了一位學員到車站去接李洪志師父。她倆分別站在那節車廂的兩個出口處,可是沒有接到李洪志師父。她們打電話問師母,師母說李洪志師父是乘那趟車那節車廂回來了。她們明白了李洪志師父的用意是不想麻煩學員去接他,他不想你看到他,他從你面前走過,你也看不見。

李洪志師父辦班時,常常遇到各種干擾,李洪志師父總是能沉著化解開,而且還會反過來利用它們鍛煉學員。

記得九四年辦長春第七期班時,白天班開班第二天,李洪志師父剛開始講法就停電。我們很著急,怎麼辦?下面坐著一千六百多人怎麼聽法呢?李洪志師父一點不著急,他溫和的說:你們不是有錄音機嗎?買幾節電池利用錄音機的兩個音箱一樣可以擴音,今天就改為先教動作後講法吧。

禮堂管理人員說,那段時間從沒停過電。我們知道這肯定是干擾。在我們去買電池的時候,學員就學動作。禮堂管理人員覺得不可思議,利用錄音機的兩個音箱擴音,竟然能使一千多人聽課。他們看到了大法和大法學員的超常。

後來我們在辦看李洪志師父講法錄像班時有一次也遇到停電,因為是晚上一片漆黑,我們想到了李洪志師父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怎麼處理的,所以沒有驚慌。一位同修去和管理人員聯繫,我就利用這個等待時間給大家講本市學員修鍊中的一些突出事迹,大家很安靜,也沒有人離開。電工很快排除了故障,學習班順利進行。

對信師信法的考驗從一開始就存在著。干擾並不可怕,對於真心修鍊的人一點作用都不起,但對於抱著執著心有所求的人來說,就可能使其與大法擦肩而過。

九三年一個小報攻擊李洪志師父,質疑李洪志師父的高級氣功師證件是否有效。同修們交流後,認為李洪志師父是來度人的大覺者,不是由常人來評定什麼職稱的。但另一個煉功點的同修告訴我,她們點就有一個平時看上去表現不錯的人,看了那個小報不煉了。李洪志師父對待這個事件的態度是不理它。李洪志師父說那個小報是一對夫妻辦的,氣功師到它那個城市辦班時,它都要索取贊助,李洪志師父沒有滿足它過份的要求,它就攻擊李洪志師父。李洪志師父不理它,它也就自滅了。

李洪志師父早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發表的經文《為誰而修》中說:「從另外一方面講,修鍊是超越常人的,誰也一樣,他對氣功的批判那不是常人的認識嗎?他能有資格否定佛法與修鍊嗎?人類的任何組織能超越於神佛之上嗎?批評氣功的人有能力指揮佛嗎?他說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嗎?他說沒佛,佛就不存在了嗎?」

99年7.20後,中共集團對法輪功和李洪志師父的造謠、誹謗更是鋪天蓋地而來。但真修弟子都憑著對李洪志師父的堅信和對法的堅信一路走了過來。

有些干擾來自學員內部。九三年一個雜誌出了一本專集,以文藝形式介紹李洪志師父的生平、修鍊和傳法過程。有學員一看不符合大法也不符合李洪志師父的情況,就要求總站組織大批判(這顯然是黨文化的思維方法)。李洪志師父一再勸說他們不要那樣搞。李洪志師父說那作者的出發點還是好的,只是他才跟兩個班,又是抱著寫作目地來聽法的,並沒有真正理解法,再說文藝作品來源於生活,但高於生活,允許有想像的空間。叫大家不把它當法學就行了,不要搞什麼大批判。李洪志師父在會上會下說了好幾次,學員才剎住車。李洪志師父對那件事的處理使我看到了李洪志師父的寬容、慈悲和博大的胸懷。

李洪志師父常說我們這一法門開在常人中,我們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鍊。我覺得這句話的內涵太大了。

我反覆學習這句話,才慢慢明白當年李洪志師父做的一些事。

後來我看到有些學員以為正法時期就要結束了,常人中該乾的事也不幹了,就等著圓滿了,結果給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難。其實都是沒按著李洪志師父的話去做:「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鍊」(《在休斯頓法會上的講法》)。

大法是千秋萬代永遠要傳下去的,李洪志師父的言行對未來人類都有影響。李洪志師父在《在美國講法·在紐約座談會上講法》中講:「因為我講法也在身教。我好像是有那麼一點舉動,甚至於我穿衣戴帽,有些人都想要學,所以我就非常注重這些大小事,不但傳正法我人也要身正。」李洪志師父對自己的言行是非常注意的。比如我有幸多次和李洪志師父同桌吃飯,我注意到李洪志師父是吃肉的,但吃得很少。我想李洪志師父吃肉是因為人類是需要吃肉的,吃得很少是因為作為修鍊人我們不應有對肉的執著。

人們說萬事開頭難,法輪功起步也是非常艱難的,但發展迅速。在初期,李洪志師父為了讓人們了解法輪功也出手為許多人治病。我的朋友中就有許多人有過這樣的榮幸,比如我有位朋友她本人患類風濕,她丈夫患萎縮性胃炎(據說那是胃癌的前期),經李洪志師父調治了一次就好了。

李洪志師父家裡經常有許多人去求治病,李洪志師父非常辛苦,早上還要到公園去煉功洪法。許多跟李洪志師父煉功的人病很快就好了。比如我一位朋友的婆母脖子上長了個雞蛋大的瘤子,大夫說是癌要動手術,朋友把婆母接到長春來準備動手術,在動手術前她帶婆母到李洪志師父煉功處去跟著煉功,她的瘤子就消失了。原來此人家裡供的那個東西在折磨她。當時李洪志師父並沒動手給她治她就好了,同修說在李洪志師父的場中那東西呆不住,不是化掉了就是逃走了。

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師父辦第一期班時,就有近二百人參加,這在當時是很不容易的。六月中旬長春第二期班結束後,李洪志師父就上北京去辦班了。八月回來又辦第三期班。

我參加的是九二年九月八日到十七日的第四期班,是在吉林省委禮堂。別人告訴我那禮堂有一千個左右的座位,我看座無虛席,讓人驚嘆法輪功發展真是神速。當時有一個中年婦女腰部受重物撞擊造成癱瘓,久治無效,被人抬進會場,李洪志師父給她調治了幾分鐘後,她就能自己站起來走路了,還繞會場走了三圈。從此她和她丈夫每天都到公園煉功。她的事迅速傳開,許多人都到她煉功的地方跟她一起煉功,一九九二年九月十四日,李洪志師父到她們點清理了場地,她們的煉功點這一天正式成立。

九月十七日長春第四期班結束後,李洪志師父當晚就要乘火車到外地辦班,我們邀請李洪志師父到我們煉功點來,十七日早上,李洪志師父一來就圍上了五、六十人求治病,李洪志師父微笑著同意了。李洪志師父說:你們排好隊,我給你們一人只治一個病,你們要達到完全康復就煉法輪功吧。

從這天開始我們的煉功點就正式成立了。給那麼多人治病,李洪志師父是很累的。李洪志師父晚上講完法後,還要乘火車到外地,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到各處去辦班。李洪志師父在兩年半的時間內辦了五十四期班。當時李洪志師父傳法的辛苦是人們難於想像的。李洪志師父在那兩年辦班傳法期間,很少回家,除非在長春辦班。

在長春辦班期間,李洪志師父晚上講法,早上到各煉功點輔導學員煉功、給學員凈化身體,因為不斷有新學員來煉功點。我的一個朋友就講了她的一次奇遇。她很年輕,但患一種無名高燒症,查不出原因,高燒經常超過攝氏四十度,打抗生素、退燒針都無效,靠吃激素維持,曾被送到病危病房,離太平間只差一步。但奇怪的是她到她丈夫所在部隊探親時,吃部隊醫院大夫開的中藥草藥好使,能退燒。回到家吃同樣的葯就不好使。我很同情她,就勸她來煉法輪功。她剛來煉功,就遇到李洪志師父到點上來,當時她正在抱輪,就感覺有個東西轉了幾圈跑了。她睜眼一看,李洪志師父正站在她身邊。她事後對我說她明白是李洪志師父給她凈化身體,把造成她患無名高燒的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因素清除了。從那以後她再也沒犯過病,身體越來越好。

因為煉法輪功有奇效,煉功人越來越多。我們煉功點到九四年初就增加到二百人左右。由於我們的場地較小,一部份學員就到我們煉功點附近一個大廣場去建立一個新煉功點,到九四年六月,到那個點上來煉功的學員就多達五、六百人。

李洪志師父不但給我們講法,李洪志師父的行為也處處體現了大法的精神。我有幸多次接近李洪志師父,我感到李洪志師父處事都是法的體現。一次李洪志師父回長春辦班,那時別的氣功門派都不景氣,只有法輪功的影響越來越大,所以市氣功協會邀請李洪志師父去座談,當時我有幸也參加了。在會上有別的門派的人對法輪功發難,他們仗著年歲大,對李洪志師父說話很不客氣。李洪志師父先是溫和的給他們解釋一會兒,後來一看他們蠻不講理,李洪志師父就站起來向主持人告辭,不和那些人爭論。我看那些人是出於嫉妒心在找茬。

李洪志師父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用講故事的方法給我們講法。九四年八月十九日我們幾個學員到長春機場去送李洪志師父到延吉辦班,在候機室等待的時候,李洪志師父給我們講了他經歷的一件事。我想李洪志師父是要給我們講一層法。七六年時李洪志師父還在部隊工作,九月九日那天晚上李洪志師父正在值班,當時的中國人都知道那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一切娛樂活動都停止了,城市非常安靜,李洪志師父的槍突然走火。我們聽到這裡都為李洪志師父捏把汗,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共惡黨的殘暴。我當時急忙說那怎麼辦呀?李洪志師父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說了一句「就是要叫你丟把臉」。這句話我記得特別牢,我覺得它的內涵太大了。所以後來有人當著許多人的面罵我時,我不難受,我心不動。

我深感自己是太幸運了,自煉法輪功以來從未吃過一粒葯,今年我虛歲七十二了,雖經歷了三次累計八百六十天牢獄之災的摧殘,有李洪志師父的慈悲呵護,身體仍然健康。衷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還有一件事在長春老百姓中影響很大,那是在九三年十二月,當時李洪志師父正在北京參加東方健康博覽會。他家所在的那棟樓發生了一場火災。那是一棟四層的樓房,李洪志師父家住在四樓的中間,起火的一家正是李洪志師父家的隔壁鄰居。李洪志師父家兩邊的鄰居都被燒了,處在中間的李洪志師父家卻安然無恙,只是在救火時水把家裡的東西淋濕了。救火的人進去一看發現書架上有佛的塑像,牆上有菩薩畫像(那都是李洪志師父自己製作的),救火的人就出去到處說,那家供佛、菩薩的人家有佛保佑,沒遭到火災。現在想來這肯定是舊勢力的干擾,但被李洪志師父排除了。

正是:「千辛萬苦十五秋 誰知正法苦與愁 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洪吟(二)·難》)。

李洪志師父您太辛苦了。

文章來源:《憶師恩》

標籤: , ,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分類目錄,貼了 ,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