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法輪功苦盡甘來 冤怨化福的故事

文: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本人口述,同修整理,來源:明慧網

我修鍊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在第十九屆法輪大法日即將到來之際,寫出自己修鍊中的點滴,見證法輪大法帶給我們的美好,見證李洪志師父對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付出。

亂世冤怨大法解

我今年八十三歲。我出生在農村,家裡窮、姊妹又多,在我四、五歲時,曾先後二次被家人送給別人家。從小到大,除了幹活還是幹活,吃了很多苦。一九五八年,我二十三歲,有工廠到我們村裡來招工,這樣我從農村來到城市,在工廠里當了一名工人,一直到一九八八年退休。

我有三個孩子,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兒子排行老大,可他從小就跟我不親,總是頂撞我,不管我對他多好,他都不說我好,我說東,他就朝西,我說西,他就朝東,就是跟我對著干。我不知哭過多少回、流過多少淚。

一九八八年,兒子結婚時,我對兒子說:我給你在外邊租了個房子住,房錢我出,你只管住。兒子說:這就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可當時家裡就兩間房,還有兩個小女兒,怎麼辦呢?沒辦法,我與老伴只好帶著兩個女兒出去租房住。

孫女出生了,我給買了吃的、穿的、用的東西給兒子送過去,兒子卻給我退回來,不要。女兒氣的夠嗆,要跟她哥理論。

修鍊法輪功前一年,我身上起小紅點,去醫院看病,醫院人特別多,上午沒看上,醫生說:你下午再來吧。我只好離開醫院。可我家離醫院路途較遠,回家吃完飯再回來就很晚了,兒子家較近,我就到兒子家去吃中午飯,兒子就不幹了,又大鬧一通,嫌我吃他家的飯了,我都不能說話。

兒子連續十幾年都不回家,不跟我們來往,就是在街上看見我都不理我。我整天覺著心裡憋屈,更是一沒事就想哭,整天掉淚,總覺的自己命苦,什麼時候是個頭啊?為了佔住腦子不想事,我就拚命的找活干、找事干。

我退休後曾練過別的氣功,一九九四年三月的一天,我得大法的緣份到了,小女兒對我說:法輪功特別好。說她單位的師傅在煉,並勸我改煉法輪功。就這樣雖然晚了一、二天,我還是有幸參加了師父親自講法傳授班,親耳聆聽了師尊的講法。聽完師父講法,就覺的好,便斷斷續續的開始煉功。

我沒上過學,在老家時,上過一冬天的識字補習班夜校,才認得幾個字。剛開始學法時,到處有不認識的字,就問女兒,一天不知道要問多少回。看書看不了幾行就得歇歇,煉法輪功前,身體很弱,精神也不濟,患有尿失禁,總想去廁所,走不到廁所,就已尿褲里了;還患有飛蚊症,眼前都是小飛蟲,眼睛很不舒服,看書時還要戴上二百五十度的花鏡。一學法就全好了,也不尿褲了,眼前再也沒有小飛蟲了,不但有精神了,身上也有勁了。由於當時悟性差,一天也看不了多少法。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早晨到煉功點上參加集體煉功,晚上參加集體學法,提高很快,給我以後的修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一九九七年,師父的《美國講法》發表後,我如饑似渴的學。有一天,我想:要是不戴眼鏡就能學法多好啊!就這一念,師父就管我了,我一下就不用戴眼鏡了,學法時,看完一講法眼睛也沒事,過去看不了幾行就得歇歇,現在就連四合一版的小本五號字也看的清,一有時間就願意看法。二十多年來,沒吃過一粒葯,不是我有病不吃藥,而是根本就沒有病。現在我每天精神飽滿,滿面紅光,臉上基本沒有皺紋,見到我的人都說我不象八十多歲的人。

自從學煉法輪功後,我的心也寬了,也明白了許多過去不明白的道理,知道了人與人之間是有因緣關係的,有善緣、有惡緣,欠債要還,就不哭了,也明白了過去吃的那些苦都是為了今天得法的。

有一天,兒子全家回來了,是兒子他們自己提出來要回來的。我是學法輪大法的,要不是因為我修鍊法輪功,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做人做事,說什麼我也不會讓兒子進我的門。

一進門,兒媳就哭著說:「媽,我們十幾年沒來,早該來看您了,看您還那樣,都沒什麼變化。」我什麼也不計較,還是對他們好。後來,兒子他們每周都回來與我們團聚。

由於受中共謊言毒害較深,兒子一聽見我學法、煉功、聽師父講法錄音、錄像,就生氣,就鬧騰,反對我修鍊。有一天,兒子回家,看見我正在聽師父講法,就又開始阻止、鬧騰。我對兒子說:「這是我的家,你要是管我這個事,以後你就別進這個門。」兒媳對兒子說:「你看媽這麼多年了,還是這個樣,都不顯老,她身體好,比什麼不好呀。」兒子不說話了,再看到我學法煉功也沒事了。

大法給予我兒子新生

「三退」大潮開始後,我每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我想:家人也得救啊,我的兩個女兒、女婿和老伴早就都明白真相,很容易就勸退了。唯有我那兒子,說什麼也不退,只要我一說話,他就和我唱反調,不管我說啥都和我對著干,受邪黨謊言毒害太深了。怎麼辦?我就請老伴和小女兒幫忙勸退。

這天兒子又來了,我讓老伴勸他三退,他又大吵大鬧的惱著走了。我發正念,讓他明白的那面起作用。過了一會兒,兒子來電話說:就那麼辦吧。就這樣兒子三退了。

兒子三退後,整個變了一個樣,不但身體好了,腰不疼了,脾氣也好了。兒媳和孫女都說:他(指兒子)現在是個正常人了。我知道,是他三退後得福了,才發生的變化,是師父和大法救了他。後來我用我所在層次上修出來的和悟到的法理跟兒子交流時,兒子也能聽進我說的話了。

兒媳說:「您兒子可改變了,您兒子心裡還是有您的。那次我們背後說到您,您兒子說:那是我媽。都不讓我說您。」是的,兒子過去總說他爸好,說我過去總看不上他,家裡有什麼事他都不管。現在我把心放下了,我就好好修我的,家裡的什麼事兒子也都管了,兒子現在真是大變樣了,幫我調手機、調鐘錶、調電視,什麼都為我著想。

兒媳還高興的對我說:你兒子這個脾氣改了,真是太好了!看出來了嗎?他現在性格都變了,原來總跟人急呢,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單位,跟誰也不融洽,現在好了,都是大法的威力啊。

過去兒子遇事就上外面去喊,吵的誰都不得安寧。家裡有一個他的叔伯叔叔前些年勸說過他,說他不管家、不管父母,這是不對的。就為這,倆人鬧得跟仇人似的,誰也不理誰。現在叔侄倆關係和好了,用兒媳的話講:「倆人可親呢。」

孫女說:過去我爸有時不正常,現在正常了,只有大法能改變。

是啊,除了大法,誰能改變了從小就與我對著乾的兒子?我知道兒子是來討債的,要不是修了大法,如果沒有師父,我的命早就沒了,我早就氣死了。面對十幾年不跟我來往的兒子,我謝謝師父,是大法把這一切給歸正了。

我的孫女也得到福報。原來孫女平時學習成績很平常,自打回到我家來後,聽得了大法真相,學習成績也提升了。回家後我常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試時她也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原來考大專時都差七十分沒考上,後來不但考上了專升本,現在本科畢業正在準備考研究生呢。

誠信「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福報

我老伴堂兄家的孫子叫小雨,上小學一年級時經常頭疼,疼的孩子都上不了學,只好在家休學治病。有病亂投醫,給小雨看病那真是什麼法都用遍了,西醫看不好了看中醫,中醫也看不好了就看香門,扎針、掐捏、各種偏方都試過了也看不好。

二零零二年,小雨和媽媽從老家來到我這裡(省城)醫治。來到我家後,我告訴小雨說: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准好。小雨就念,他媽媽也相信大法好,小雨的媽媽對我說:你過去身體不好,看你現在多好啊。我們老家那裡也有一個煉法輪功的,也是特別好。她還知道一個迫害大法的人遭惡報的事。

小雨來我家之前,在保定市住了很長時間醫院,也不見好,還總發燒。自進了我家門,就什麼事也沒有了,住了一個多星期,每天念「法輪大法好」,不發燒了,也不頭疼了,一次也沒犯過病,他們就回家了。在老家住了二、三個月,有一天來電話說:小雨又犯病了。要來我家到省城大醫院看病。

小雨這次是由爸爸和奶奶領著來的。小雨他們剛來就到省二院(全省最有名的大醫院和最好的神經科專家)去看病。去了之後,醫院給小雨在頭上戴上了二十四小時的監控檢測儀,還有一張表讓填空,要觀察記錄平時都有什麼癥狀。

回到我家後,小雨就又什麼事也沒了,在我家裡住了半個多月,也不頭疼了、也不難受了。我還是讓小雨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問小雨:「你敢到外面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小雨說:「不敢。」到了與醫院約定的日子,醫院的那張表也沒填上,因為沒有任何不好的癥狀表現,儀器上也查不到。

那天小雨的爸爸、奶奶領著他去省二醫院了,快到做中午飯時,我突然看見在遠方高處有一片紅光。我心裡挺納悶,雖然不知是怎麼回事,但我覺的是好事,跟小雨有關係。

小雨他們一家從醫院回來了,一進門,小雨就對我告狀說:奶奶(指小雨的奶奶)捂我嘴,不讓我喊。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到了醫院裡,人特別多,醫生讓到外邊等著,那麼多人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他們就到醫院外邊轉悠,外邊人也是多的不行,小雨就在人群中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雨奶奶嚇壞了,趕緊捂小雨的嘴,怕被壞人抓去。一問時間,才知道,小雨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時間正是我看到遠方高處有一片紅光的時間。我心裡明白:是慈悲的師父把小雨的空間場給清理了。

飯後小雨和他們家人就走了。我覺著有點困的挺不住勁了,隱隱約約中看到有一棵小棗樹,大風把小樹吹的來回晃的很厲害,風颳了一陣,停了。再看小棗樹,小樹長的很直,沒有杈,樹葉翠綠翠綠的,非常的好看。直覺告訴我:小雨的病好了,師父給他把病拿掉了。

過後我老伴說:你給他們打個電話問問。我一打電話,小雨的奶奶接的,在電話里跟我說:「小雨就那麼就好了。」(指沒經過醫治,沒吃藥、沒打針,就那天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現在小雨大學都快畢業了,一直很好。

這是千真萬確的事。

慈悲和威嚴同在

二零零八年,中共利用「奧運」又一次大面積綁架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軟禁在家二個月。街道居委會受中共脅迫,天天派人在我家門口蹲著,看著我,不讓我出門,有時還來家裡。我就想:怎麼才能讓他們明白真相呢?

師父看到我這個心就給我智慧了,我就給管這事的居委會主任講真相,我告訴他法輪功有多好,法輪功的人就做好事。居委會主任說:「這麼多功呢,有佛家的還有道家的,你怎麼不練,非要煉法輪功。」我說:「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誰不撿著好的煉呢?!」繼續給他講真相,主任說:「你別說了,再說就把我也轉化過去了。」

後來,主任和居委會的人見到我後都主動給我打招呼,他們不同程度的明白了真相,再也沒來過,見到我就說:「看你多好啊。」我說:「看出好來了吧,這個功就是好,法輪功就是好。」他們都笑了。

我經常給居委會主任發正念,曾看到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消失了。那次在小區里碰到居委會主任,他說:「說句實話,你是個好人。」我說:「師父教我們真、善、忍,我們沒有仇人、沒有敵人,就是修自己做好人。」主任說:「那我們就互相祝福吧!」然後還跟我握了握手。

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同時威嚴同在。一天我去同修家回來,一進門就看到片警在我家坐著看電視呢,我老伴說已來了很久了,他還不走。我就想:他在這影響我家正常生活、還影響我做正事呢,對他也不好,就讓片警回去。片警不走,說:「……我不但在你家坐著,喝你家水,我還要吃你家飯呢。」我笑著半開玩笑的說:「你又不是我家孩子,你開了工資也不給我,你不能吃我家飯。」這個片警站起來說:「我走,我走。」就走了。

「你做的這個事是最大的事」

有一次,我們全家開汽車回老家,我帶了滿滿一兜子法輪大法真相資料。女兒說:什麼東西這麼沉?一看是真相資料,就說:別帶你的東西,讓我哥看見又要鬧了。我說:「這不是你管的事,不該他知道的他就知道不了。」女婿說:「你知道你閨女為你這個事整天提心弔膽的。」(我曾三次被綁架)我說:「沒別的,你們就等著得福報唄。」

車開了,我看到車前面開著都沒有見過的那麼好看的大花,別人看不見。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呢,師父在鼓勵我無論到哪都是講真相救人,做的對。

到了老家,見人我就講真相、送資料、勸三退,親戚和老鄉們都願意跟我坐會兒、說說話。我親小叔子曾對我說了三句話:「你做的這個事是最大的事」,「你做的這個事是最好的事」,「這個法輪功比科學高」。這是真正明白了真相、得救後的生命內心深處的感悟。

全家人信大法 得福報

有一次,我大女兒倆口子鬧矛盾,女兒對我說:要離婚。我對女兒說:這是隨便說的話嗎?夫妻是緣份,要相互包容。我用我從法中認識到的法理與女兒交流,阻止他們離婚。然後我騎車去了親家那裡,我對親家母說:我管我家孩子,你管你家孩子,讓他們好好過日子。親家母說:你們這一家人真好。我給她講了真相併做了三退。

我對大女兒家的外孫女說:你爸、你媽、你和你奶奶都三退得救了,你小姑(我大女婿的妹妹)和她女兒還沒三退,你跟她們講講真相。外孫女去講了,講了她們就退了。外孫女也得到了福報:不但考上了自己心儀的大學讀研究生(她考的分數比清華、北大要錄取的分數都高),每個月還開二千塊錢的工資。

真是:相信大法得福報,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每年過年時,不管是孫女、外孫女,我都給一千元壓歲錢,她們誰上大學,我都給一萬元贊助。一到周六,孩子們就都上我這來,全家一塊包餃子,每當這時也正是我給孩子們講真相的好時機,大家都靜靜的聽著,全家其樂融融。

多年來,我和老伴一直單獨過日子,我們現在住著一百平米寬敞明亮帶客廳的樓房。我們都是八十多歲的人了,老伴支持我修鍊和講真相救人,身體一直很健康。經常有同修來家裡有事找我或約我出去一塊講真相,老伴從沒怨言,還主動買菜、做飯,給我騰出時間來多做大法弟子的事。

我周圍的人經常對我說:你怎麼那麼高興呢? 看你整天都是樂呵呵的。還有的人說:就願意聽你說話。我說:凈高興事,能不高興嗎!

我有師父,我心裡踏實,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把歡聲笑語和祝福帶給別人。見人搭話就說:給你個真相資料看,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報。有的接過了資料,有的接過了資料又做了三退。有一時不理解的,我也不動心,就是希望眾生得救,每當我看著三退名單的時候心裡最高興!

我們家庭和睦,身體健康,孩子們也都事業有成,生活富足,全都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所有的家人都知道我們全家都是沾了大法的光,對師父的感激沒法用語言說。在此我們全家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明慧網2018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標籤: , ,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