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患骨結核求醫無效 修鍊法輪功從獲新生

文: 華中法輪大法弟子 恩重,來源:明慧網

我是當代大陸第一批設計師,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和社會地位。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我終於走上了法輪大法修鍊之路。是一系列的神跡開啟了我的新生,而神跡的背後,乃是法輪功師父無上的慈悲,對每個生命的不舍不棄,我無以言表,只有無盡的感恩。

人生轉折 與法結緣

一九八三年我開始從事設計工作。我工作努力,為人善良,通過多年的辛苦,總算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和自己的公司。但命運不會總是一帆風順的,和很多人一樣,我的生命里也少不了挫折和痛苦。而一九九七年開始的災難卻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這一年,我用努力多年掙來的錢買了幾個套間,改造成辦公室,並在附近買了一套新房子住。由於裝修,資金透支,生活比較狼狽。為了監督工人儘快完工,施工還沒完成,我就一個人住進了還是個工地的新家。同時,辦公室也是一邊辦公,一邊還在油漆。

在裝修完工後,我們正式搬進了新家。入住沒幾天,我早上一起床就跌倒,再起來再跌倒。後來要撐著身體靠在床背上,好一陣子才緩過來,一連幾天都如此。我到醫院去檢查,也檢查不出什麼來,醫生就說是頸椎有問題,不了了之(現在才明白是甲醛中毒)。從此身體一直不太好,有時心臟早搏,同時腰腿出現問題。

當時的我,有點看破人生,開始品茶論道,愛看《道德經》之類的書,還開始讀一些似懂非懂的佛經。當然還少不了到處求神拜佛,保健養生。

當我去東南亞某國旅行時,在寺廟求了一個掛件,並讓僧人在頭上敲了一棒,進行所謂的「開光」。結果從此頭痛不止,多方治療無效。最後找了個修道人來家裡,把邪靈驅走,才得以好轉。

就在我搬進新辦公室不久,一位多年來一直練各種氣功的好朋友來看我,和我探討人生,並告訴我他現在已經放棄以前練過的所有功法,誠心修鍊法輪大法,並送給我一本寶書——《轉法輪》

我拿到書後,迫不及待馬上看了一遍,覺得很有道理,但是,又總覺得是教人向善的理論。於是將信將疑,還說過一些對師不敬的話。不久之後,小女兒要出生了,我就去國外陪妻子生孩子,修鍊法輪功的事也就放下了。

懵懵懂懂 歷盡磨難

我在國外臨時住處裝修花園的時候,由於用力過猛閃了腰,也沒太在意,後來回國後工作更忙了,接著又出現了頸椎和胸椎疼痛,從此身體逐漸出現各種問題。當時的我一邊拚命工作追名逐利,一邊吃藥養生,去做按摩理療,又一邊在常人中應酬鬼混,另一邊又研究易經,跟別人學習風水,甚至還皈依了密宗。看起來這一切都充滿了矛盾,其實都是圍繞著常人的名、利、情而無法自拔。

這種生活持續了好幾年,到了後來身體的狀況一落千丈,曾經因為在項目會議上心臟猛跳,用手捂住胸口被抬下來送醫院。這期間共有三次在工作會議和朋友聚會時,心臟病發送醫院急救。同時不斷出現頭痛,和頸椎、胸椎疼痛,雙膝長了又尖又長的骨刺,被腰椎間盤突出搞到無法直起腰,後來去照CT還查出了腦萎縮。

很多時候,我的骨頭疼到無法睡覺,用電熱敷器敷完這裡敷那裡,靠著沙發眯一會又痛醒。有時候渾身抽筋,發抖發冷,要靠在滾燙的暖氣包上,許久才緩過氣來。大熱天的,別人穿短袖而我穿厚毛衣。妻子表面上在安慰我,背後偷偷地在落淚。

每當身體痛苦不堪時,我就會想到大法,就會去看《轉法輪》,一邊看著書,身體就會舒服很多。在這段時間,身體的經脈開始在快速流轉,師父已經在幫我清理身體了。但執迷的我卻認為那是病,到醫院去進行各種檢查,但就是沒有結果。

後來,另一位朋友教會了我法輪大法修鍊的四套功法(還沒來得及教第五套),不舒服的時候,我就煉一下。雖然知道大法好,但還是糾結修佛家好還是修道家正宗,心裡執著的不行。當然還是不敢不吃藥,想著現在有病,馬上煉功也不一定來得及,就想著一邊治病一邊煉功吧。日子就這樣慢慢地過去了。

有一次去按摩治療的時候,醫生對我說:你都按摩了好幾年了,什麼病都好啦,應該不是腰的問題,我覺得您是患了骨結核。我趕緊去結核病院檢查,果真是骨結核!於是又是一連好幾個月的打針治療,渾渾噩噩中不知過了多少日子,終於醫生對我說:各種藥物都試過了,都不見有效,看來你只能回家等死了。

從此,氣急敗壞的我只好病急亂投醫,中西醫各種治療變本加厲,把自己搞得死去活來,在這期間讓我充分領略到現代醫學的無奈和中國醫德的淪喪!整整八年,我都在迷中不悟,差一點枉過一生,浪費了不知多少光陰。

一刻悟道 走向新生

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半夜,我感到非常不適,早上趕緊起來煉功。才煉了幾下,我開始渾身發抖並虛脫,家人馬上把我送進了醫院,照了片子發現我因骨結核被細菌咬得連續四節頸椎穿孔,盤骨也爛了很多洞。

第二天轉送省某醫院,到了醫院照例是各種檢查,然後各種指標都有問題,但對骨結核卻仍無可奈何,只好中西藥輪著上。各種治療下來我更不行了。那時的我已經不能進食,也不能躺下,躺下就天旋地轉吐個不停,所以也睡不了覺,只能眯一下,生不如死。

疾病的痛苦不但摧毀了自己,也摧毀了家人。妻子在家裡坐著坐著就滑倒在地上,抱著頭哭成淚人,對我媽說:「我們辛苦了這麼多年,才過了些好日子,馬上就要帶著兩個孩子守寡了。我為什麼這麼命苦啊!」

一天早上,我被護工用輪椅推著去做檢查,在等候檢查的時候,我朝窗外望去,看著窗外芸芸眾生在熙熙攘攘,為蠅頭小利爭吵和忙碌著,滿臉糾結和執著,多麼的可憐。在這一刻,我覺得這個世界一點也不值得我留戀。我決定放棄治療,等待死亡。

晚上,我的心情比較坦然,決定為將要離開這個世界的自己洗個澡。於是,扶著牆到衛生間去,用熱水簡單地洗了一下身子,心情比較放鬆。那一刻像是受到感召似的,我隨手就煉了幾個大法煉功動作,身體馬上輕鬆多了,又忍不住多煉了幾下。同房的病友在外面由於聽不到動靜就大聲喊我,於是我只好趕緊穿好衣服出來回到床上。

待病友們熟睡之後,我慢慢的來到走廊上,開始斷斷續續的煉功。一下子身心輕鬆,活下去的信心又回來了。我回到床上把東西收拾好,把各種藥物打成一包,坐在床上等待天亮。

天剛亮,我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妻子,堅決要出院,哪怕死在家裡也要走。妻子沒有辦法,只好來辦出院手續,開車接我回家。當我把整包藥物扔進垃圾桶,並坐上車座位之後,忽然感到肚子很餓,就讓妻子帶我去喝早茶。十幾天沒吃東西的我喝了一大碗粥,開開心心的回家去了。這一天是我新生命的開始,這一天是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八日。

從那一天開始,我除了休息就是煉功。一開始是煉一套,休息一會,後來能煉半小時了。天天早上都要拉肚子,晚上還不斷的出汗,一晚換十幾次衣服,出的汗非常臭,整個屋子都臭得不行。三天後,我不暈了,可以躺下睡了。七天後,我回公司上班。十三天後,我回到正在裝修的別墅,指揮工人施工。

當時,我在工地看到一個有兩百斤重的石頭柱座擺在門口,我想把它移到旁邊去,一下又找不到工人,於是我蹲下身子,雙手抱著它,一發力就把它挪到了一邊。我站起來拍拍手,這時我才想起來:我不是腰椎間盤突出的嗎?我十幾天前不是要坐擔架的嗎?我不久前不是要死的嗎?噢,大法真是無比神奇!

從那天起,我堅定不移的修鍊法輪大法,從未退縮。那位送書給我的同修又及時出現,並教會了我第五套功法。通過修鍊,健康的我又回來了,我身心的喜悅無法形容。

我妻子十七歲就開了天目,因為害怕,後來也就看不見了。在我煉功不久,她又看見了,而她開天目的過程和《轉法輪》里講的一模一樣。在我煉功頭暈頭脹的時候,她看到了我頭上一層層地疊著一排羅漢。當我看法輪大法書的時候,她看到每一個字都是一尊佛像。當她睡著而我在旁邊看大法書時,她說「輻射太大」,刺眼睡不著。當我向某朋友洪法時,她說有好多「人」坐在旁邊聽。

有一次,遇到了一個朋友,聊天中知道他也修大法,他讓我煉一下動作給他看。他說:你煉得太快了,和音樂對不上。那時我才知道,當時的我姿勢沒完全做對,功法還沒煉齊,連有煉功音樂都不知道,就這麼十三天把那個晚期骨結核給煉沒了!

第二天,我就開了煉功音樂,準備煉功了。我看了一下目瞪口呆的妻子,問:「你看到什麼啦?」她說:「從音樂中飛出了一群仙女在散花,然後出來一群天兵天將把你圍了一圈,保護你煉功。」當時,我也目瞪口呆了。

七歲的小女兒在我煉功後不久也開了天目,看到了菩薩也看到了佛。當我煉功時,她追著空中的圈圈(法輪)玩。

從我真正開始修鍊到今,已經十二年了。現在的我,參加行業籃球聯賽,參加文藝表演,還有各種演講,以前那個病懨懨的我不復存在。我的神奇康復,讓身邊的人見證了大法的偉大和殊勝,使他們陸陸續續走入大法之門,繼續見證神奇。

雖然我天目什麼也看不見,但我的親身經歷,妻子和女兒的見證等等,都讓我體悟到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偉大,讓我更加堅定不移。

在第十九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即將到來之際,我感激偉大師尊的苦心安排和救度!我真實不虛的感受到了佛恩浩蕩!但願佛光普照的眾生啊,切莫辜負這萬古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