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數例

文: 黑龍江法輪大法弟子

在2018年的大年初四,一大早六點多鐘,我正在做飯,忽聽有人敲門,我想這一大早的是誰呀?把門打開一看,是鄉下我家小姑子和她的丈夫,還有個小孫女來了。

落座後,我看到小姑子的雙眼紅紅的,眼圈紅腫,流著眼淚。就問你的眼睛怎麼了?她說:別提了,都半冬了,也不知怎麼了,又磨又疼還流淚,睜不開眼睛。到醫院去看,西藥中藥也都用了,上的葯、吃的葯都沒管用。找民間附體的人看了,也沒用。

我說:如果你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你就求求我師父管管吧。她說行,說著他們三人起身就進了供著師父法像的房間,給師父磕了幾個頭。

這時飯也做好了,快吃完飯時,我看小姑子的眼睛不那麼紅了,也不流淚了。我說:你的眼睛比來時可強多了。她抬起頭愣了一會說:哎呀,是感覺比來時舒服多了,這個高興呀。

在座的十幾個人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小姑子在我這住了四天,回去了。

五天後,小姑子又回來了,一進屋就說,看我的眼睛好了。小五(她丈夫)說讓我今天來給李洪志師父上香、磕頭,感謝師父把她的眼睛治好了。我說:是啊,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福報的。

一夜之間的變化

大陸大法弟子 新宇

我的一個朋友,是個高級工程師,在2017年6月突然間得腦血栓了,語言表達不出來,說話很費勁。在新年前我給她打電話,她接了電話,說話語音都不是原來的聲音了,我問她:你怎麼啦?她說:我……得……腦……梗……了。

第二天我去給她送個護身符(她已經三退了),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接過護身符後就開始念,可她念「法輪大法好」這五個字,我一個字都沒聽清楚她念的是什麼,「真善忍好」還可以勉強的聽出來。

我走了以後,她繼續念,晚上也不停的念。她丈夫也聽不清楚她念的是什麼。

第三天早上,我找了一些相關資料又給她送去。一進門,就聽她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當時就拍她一下說「這回我可聽明白你念的是什麼了」。

我倆都高興的笑了,就一夜之間語言就通了。法輪大法太神奇啦!我告訴她:你趕快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正月初七,我又去看她一次,這次我倆基本上可以互相交流了。

表嫂的轉變

大陸大法弟子 心愿

一天路過醫院門口,看到好長時間沒見過面的表嫂,整個人都變了樣。過去表嫂是個健康能幹活的人,前幾年表哥表嫂愛上了旅遊,台灣、日本等去了好多地方,怎麼現在這樣。她痛苦的告訴我,去年一年裡花掉30多萬,省城醫院住了近一個月,查出多種病。

聊了一陣子,她懊喪的說:我比你倆小好幾歲,看你們倆多好,再看看我。我心想,表哥表嫂很固執,尤其表哥不信神,這幾年去了好多地方,仍然抱著固有的觀念。我還得再跟她講講。

看著她,我誠懇的說:嫂子,你了解我。如果沒有修鍊大法,我能有今天嗎?如今我有了好身體,大法還教我做好人……說著說著,心裡對大法的感恩,無法用語言形容。心中升起對佛法無限崇敬、正信。

我倆都含著眼淚,她直點頭。看到她善的一面真正受感動了。臨走時給她一個護身符,她立刻接過去,兩手捧著看著。我說:別想病,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多大的誠心就有多大效果。

過了些日子,我想安慰問候她。表哥在電話里說,口氣挺高興:「挺好、挺好的……沒有病就好!」

現在轉眼又快一年了,我想去看看她,她出遠門了,表哥在電話里很高興的說:「挺好!挺好的!」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喊聲

北京大法弟子

2018年2月25日昔日同事相約在某飯店聚會,席間小華(化名),講述了年前發生的一件事。

當時她回家探望九旬老母,帶了許多老人愛吃的食品,又從醫院買了五百多元錢的藥品,還有幾百元現金,都放在了背包中。當她在公交車站換車時,由於人太多,她只顧擠車而忘了拿包。當長途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時候才突然發現包忘拿了。她急忙懇求司機停車!司機很為難,因為高速路是不準停車的。但司機還是想方設法找到一個高速路的出口把車停下了。

她謝過司機下了車,又打輛計程車往回返。好不容易趕到換乘車站的對面,計程車過不去了(因路中間有隔欄),她只好下車步行。

一路小跑上了過街天橋,情急之中她想起了法輪功學員告訴她的有難就念「法輪大法好」,於是她邊跑邊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停的喊著,過路的人都驚奇的看著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當她快跑到換乘車站時, 遠遠的看到她那個大大的紅背包, 安然無恙的仍在凳子上。這時她那顆懸著的心才終於落了下來。

來源:明慧網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