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法輪功 肝癌晚期的哥哥獲新生

文: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 明真,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在外地女兒家住了近兩年,給她看孩子。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我從外地回到家鄉,看到哥哥大吃一驚!他的臉又黑又黃,滿臉都是大大小小的黑斑,全身浮腫。哥哥為了買工作、調工作、買房子、買車,拚命給學生補課掙錢。他和我學大法好幾年了,但心沒在學法上,有病了才開始學法,發現好了就又不學了,有時也吃藥打針,學法若有若無的。
我的外甥是個大夫,我哥哥很早就有肝病也經常找他看病。開中藥治肝病,也出現過好轉,過一陣又不行了。這樣治病已經好幾年了。

這次回去後,我在家呆了近半個月。我打電話讓哥哥到我家學法,他遲遲不來,我也不能勉強他,後來才知道他已經完全上不了樓了。

這時女兒來電話說讓我們去她那過節,就在我要走的前一天,外甥給我打電話說我哥哥的肝病有點嚴重,並且囑咐我不要告訴我哥哥是他告訴我的。我急忙去哥哥家看看他,看見他正在給學生補課,我一看很忙,也沒有打擾他。他看見我來了以為我來和他道別,就說他沒有什麼事,讓我走吧。

過了一會我又去了,他補完課了。他自己說:大夫說他肚子有點大,可能是積水。他說上樓費勁,不想動了。顯然大夫沒有把他的病的實情告訴他,而是告訴了我的外甥。我也不知道實情。哥哥自己說了情況,我當時有點指責他,說:「你一心想掙錢,你不要忘記學大法呀!身體都這樣了,你還一心給兒子掙錢買車,躺在地上了你還想給兒子掙錢嗎?」我說,「趕緊學法吧!」並立即打電話給他介紹了一個學法小組。心想:有了一個集體學法的地方,也有其他同修幫忙,就放心了。

第二天清早,我和丈夫開車二十小時於當天夜裡回到女兒家過端午節。我的心情很沉重,開始向內找自己:為什麼哥哥沒有精進起來,我對我哥哥的情太重,總是強制他,看著他,要求他,指責他,我是妹妹而哥哥卻怕我,我哥哥性格好,在我面前不說什麼,有點迴避我,再加上我哥哥因為怕遭迫害,不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觸,這兩年也不怎麼煉功了,就看《轉法輪》,一天也只看一點點就困了,心也沒在修鍊上。

我拿起手機向哥哥誠心賠禮道歉:我這兩年也不在家,我自己做的不好,還指責你。也許是我得向內找,哥哥開始真的想好好學法了。

哥哥的兒子沒有修鍊法輪功,聽說爸爸有病了,與一家人哭了一宿,說:「我爸爸為了給我掙錢,一點也沒有享福。我要把我爸爸接來盡最後的孝心,花多少錢都行,只要爸爸的病能好就行。」

兒子是從部隊直接分配下來的,是一個邊防警察。兒子托關係找到名醫生,把爸爸在當地看病拍的片子拿給地市級醫院的醫生看。醫生說,已經晚期了,沒有必要再治療了,說在三年前就已經是癌症了,活到現在已經是很超常了。

兒子還是不死心,又去省級最有名的醫院托關係找有名的大夫,給他爸爸重新做檢查,結果還是一樣的,並且告訴兒子只能活二、三個月了。兒子萬念俱灰,為了盡孝心和爸爸說:我這幾天和你好好在省城玩玩。

第三天就是端午節,這天早上外甥來電話說了實情。我哭得魂不守舍,全身都疼痛,就好象我自己得了這種病似的。我也是因為肝里有血管瘤和肝內積石、乙肝等多種疾病才修鍊大法的。這個節日全家人都沉浸在痛苦中。

這時我哥哥的兒子來電話說讓我儘快回去陪他爸煉功,他不反對,他和媳婦都相信大法了。以前兒媳根本不相信,她娘家人更是不相信。哥哥以前學法都怕兒媳婦說,躲著她。

嫂子也來電話:「早點回來,我們一起學!」我說:「你們全家都一起誠心求師父,相信法輪大法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都要念。」

第四天早上,即端午節的第二天,我們帶著外孫子一家四口人早早開車回老家。哥哥看見我,精神頭也起來了。我陪哥哥學法,一天學三講、四講,天天學,不休息,由開始擔心、焦急,哥哥漸漸的好起來,一天天變化很大。

哥哥和嫂子每天早上三點五十來我家煉功,下午到小組學法,晚上有時間也煉功。我也時刻找自己,向心去修,哥哥有時也給我提出很多問題,說我顯示自己,虛榮心,好大報告式的一個人演講指導別人,這高高在上的心真是讓人不舒服。哥哥說的這些,從來沒人給我說過,是師父讓我提高呀!

我們剜心透骨去執著。哥哥的病漸漸的有好轉,臉也有了血色,開始到哪裡去都打車,後來能步行幾里地,走路變的輕盈;再後來,不但能騎自行車,騎車快的還象飛一樣。

家人都在觀察他的變化,心都在懸著。可他說:躺在床上身體輕輕的,這沒病的感覺無法用語言形容呀!

只十天時間竟發生這樣的變化!哥哥的兒子專程從外地回來看我,領我們全家去旅遊。他媳婦的娘家也認同大法了,也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這是哥哥真正走進大法中來發生的變化。沐浴佛光,他對師父的感恩無言以表!謝謝師父!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