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敲門不走的小男孩

正月十三的早晨,兒子正練鋼琴,傳來敲門聲。「阿姨,哥哥在彈琴呢!」是一個穿著單薄的小男孩。我問兒子:「是你同學嗎?」兒子搖搖頭。小男孩說:「你忘了?去年你帶我來過你家一次。」

我把他讓進了屋。兒子得繼續練琴。我便和他聊了起來,這孩子很聰明,他告訴我他是「小滿」那天出生,所以小名叫小滿,就在我們小區後面的平房住。原來他和我兒子同歲,生日比我兒子還大,但是看他的個頭不象十二歲,更象是十歲的孩子。

我拿出兩本真相資料給小滿看,小滿看的很認真,看完資料我問他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嗎?小滿說以前看過知道是假的,家裡還有一個大法護身符是一位奶奶送的。自己也知道大法好。

兒子練完琴,倆人玩了起來。這時家裡來了客人,我們邊聊邊準備午飯。到吃飯了我告訴小滿給家裡人打個電話說在阿姨家吃,別讓家裡人擔心,可小滿說:「家裡知道我來這個小區玩,我沒記著爸爸、媽媽的手機號。」這讓我很詫異,我再三囑咐他回去一定要記住家裡人電話號碼。

到了下午我把客人送走同時也讓小滿回家,出來太長時間家裡父母會擔心的。可小滿一直說沒事、沒事,出來玩家人知道,不會擔心的,從小就習慣了。天漸漸黑了,我又告訴小滿該回家了,不能再玩兒了,小滿不情願的走了,不一會兒又回來了,說和媽媽說了再玩半小時就回家。這時已是五點半了,冬天天黑的早,孩子們在樓下玩的很開心。

到了六點多,一夥孩子都跑來我家了,我一看小滿還在,這時我嚴厲的對他說:「小滿你這樣就不懂事了,現在天黑了,你必須回家了。」他這才走了。可是不一會兒又回來了,說他們家鎖門了。我只好又留他吃晚飯。都快九點了,還不見家人來找他,於是我和二兒子一起送他回家。到了他住的地方小滿支支吾吾說不認識了,迷路了,我說:「怎麼會不認識自己家呢?好好想想。」

走到一個深深的巷子里他站在最後一家說好象是這家。我敲開門,人家說不認識這孩子。我感覺這孩子有什麼事瞞著我。小滿一直說迷路了,一到晚上就迷路,他們是租這裡的房才住了三個月,爸爸在外地打工,他和媽媽爺爺一起住,他實在記不住家了。沒辦法只能領回家,明天再送他,總不能把孩子一個人丟在這兒。丈夫回來,我把小滿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丈夫說先讓他住著吧,看這孩子象沒人管的孩子。

第二天早晨吃過飯我和二兒子接著送小滿,這回小滿找到他家了,可門上掛著大鎖,小滿望著我說:「阿姨怎麼辦?」 「那就回去吧,中午再來。」小滿一聽很開心的又和我們回來了。中午吃過飯我讓小滿自己回家看有人沒有,他走了一會兒回來說家裡還沒人,他說附近麻將館老闆知道爺爺電話,給爺爺打了電話,說他太爺爺生病了,家人都送太爺爺去住院了,小滿說告訴了爺爺我家地址,爺爺讓他先住我家等回來來接他。

我想確認小滿說的是否屬實,於是第二天去麻將館問問。可是一連幾天去了好幾次都鎖門,我想可能是過正月十五休息了,那就讓小滿在我家先安心的住下吧。正月十五,我們都要和婆婆一大家人吃飯,所以去哪都把小滿也帶上。

小滿每天和我兒子玩的很開心,因為兒子從小就和我修鍊大法,所以不管是吃的、玩的都讓著小滿。我的兩個孩子相差只有三歲,在一起玩很淘氣的,每天光他倆的起居就夠我累的了,現在忽然又多了一個孩子,一下就把我的生活規律打亂了。孩子畢竟是孩子,有不聽話的時候,再加上小滿住了幾天也習慣了,也有好多壞毛病,有時他們三個也會互不相讓,這時我總是先對兒子說:「咱們是大法小弟子,要對別人好,事事處處都要讓著他人,師父不是教導我們做個先他後我的人嗎?」兒子聽了就主動讓步,同時也給小滿講大法教人做人的道理,這時小滿也很聽話。

我帶孩子們一起去泡溫泉,回來後我給小滿里里外外都換上了我大兒子的衣服,小滿穿上了乾淨保暖的衣服高興的說:「阿姨你真好,我真羨慕你家孩子,你要是我媽多好!我在家都是自己洗衣服、做飯。」

聽了孩子的話我忽然覺的孩子很可憐,難道孩子是後媽嗎?親媽怎麼放心讓自己的孩子在陌生人家住很多天而不管呢?而且這麼寒冷的冬天孩子卻穿的很單薄,裡面的秋褲都很短很短了,親媽怎麼會這樣對孩子呢?

幾天後天氣開始降溫,下了一場大雪,這回孩子們可有的玩了。一群小夥伴在樓下玩堆雪人、打雪仗,一個個玩的都不願回家。小滿晚上回來就咳嗽起來了,到睡覺時咳嗽的更厲害了。兒子對小滿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的,我們一不舒服就念,很快就會好了」。小滿一聽睡覺時就不停的念起來。第二天我和兒子煉功的時候,小滿有時也會學著和我們一起煉,兩三天,小滿沒吃一粒葯咳嗽竟漸漸好了,小滿說:「原來法輪大法這麼好!」

我母親知道了小滿的事,打電話告訴我:再沒人找孩子就交給派出所吧,孩子要有個什麼事,咱負不起責任。放下電話,我心裡也矛盾起來,轉念一想我是個修鍊人,不能看著孩子沒人管把他趕出家門呀!我這不是怕麻煩、怕惹是非的心嗎?這孩子既然來我家了就和我有緣,再說馬上要開學了,他家人一定會來找他的,再等等吧。

一轉眼十多天過去了,他家還是沒人來接孩子,再有三、四天就開學了,我心裡也急了,正好同修來我家,我倆商量著帶上小滿去找他家人,可小滿不願和我們一起去,於是我倆去了。幾經周折才從院里的其他孩子口中了解了一些關於小滿家的情況。原來他爺爺在這個院住,爸爸根本沒在外地工作,父母是離婚的。但小滿爺爺家門鎖著。我倆回來嚴肅的對小滿說:「你一定要說真話,有什麼難處我倆會盡量幫助你的。」

孩子一看我們知道他在說謊話了,這才說出實情:他爸爸、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他和爸爸一起生活,不知什麼時候爸爸開始吸毒,經常帶一些人在家喝酒,還老領回不三不四的女人們來家住,還讓小小年紀的小滿給他們做飯。他爸爸還經常打他,他已經承受不住這種家庭暴力了,再不願回家了!

孩子讓我們看了他身上的傷疤,併流著眼淚央求我們:「阿姨別送我回家,我不想回家。」我和同修聽了都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孩子小小年紀就經歷了這麼多。我倆也流淚了。

當時我心情非常的複雜,一方面我知道吸毒人員是招惹不起的,擔心收留這孩子會給自己找麻煩。另一方面我又很同情這孩子,也很想幫助這孩子。怎麼辦?不對,我是個修鍊的人,為什麼要怕惹事呢?我怎麼能為了自己而不管這可憐的孩子呢? 「沒事,小滿,阿姨們一定會幫你的!」同修說。

同修跟我商量:「咱們不能讓這孩子再落到他爸爸手裡了!這樣會毀了孩子的。咱們想辦法找到孩子的其他親人,說服他們把孩子送到寄宿學校,哪怕咱們出錢資助孩子。」我一聽心裡一亮,這真是好辦法。小滿一聽也滿懷希望的說,只要不回家去哪都願意,告訴我們有個姥姥是大夫,對他還可以。

晚上吃了飯,我倆帶小滿按他告訴的地址找到了他姥姥。他姥姥把他家的情況說了一遍,說自己也離婚了帶倆孩子,小滿爸爸又吸毒,經常找借口來和她要錢,不能留孩子,明天就送回去。還奉勸我倆不要管這事,當心給自己惹麻煩!小滿哭著一個勁的說:「別送我回家,我不回家,回家又要挨爸爸打。」緊緊的抓著同修的手不鬆開。

同修哭了,努力地勸說小滿姥姥,並說不能這樣,不能毀了孩子,孩子太可憐了!小滿姥姥只好打電話叫來了小滿的姥爺,小滿姥爺一再感謝我們,並說他們一家會商量孩子的事的,讓我們放心走吧!我想這回把孩子親手交到他家人手裡我也就放心了。

出來了,我們怕他家人不願給孩子出錢送寄宿學校,孩子的事還是解決不了,我們就又返回去敲門說請他們一定要幫孩子,錢我們可以資助一部份。他姥爺很感動,請我們放心回家吧!

第二次出他家門時看到小滿那絕望的眼神令我倆心裡非常難過。下了樓同修說:「咱們來的時候孩子就求咱們不要把他留給他的任何親人,咱們答應孩子今天一定會把他帶回來,不會把他留下,小滿才告訴咱們姥姥家地址的,咱們這樣留下他會深深傷害孩子,孩子以後可能再也不會相信任何人了。咱們還是上去跟他家人說明情況,暫時先帶走孩子,哪怕第二天再送回去。」於是我們又一次返回去,小滿姥爺很感動說:「能看出你們是真心為孩子好!就聽你們的,孩子你們先領回家吧!」

第二天中午,小滿姥爺安排我們帶著孩子和小滿的爸爸、爺爺見面,路上小滿滿臉愁容,生怕家人不同意他去寄宿學校,一路上他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他說:「阿姨,我這樣不停的念,師父一定會幫我吧?」我們都笑著鼓勵他:「你心這麼誠,事情一定會向好的方向發展!」

果然他們一家人商量好了同意送孩子去寄宿讀書,小滿聽了別提有多高興了。小滿姥爺說:「你們為了這孩子兩次返回敲門,還要給孩子出錢上學,我這個當姥爺的真覺的羞愧,我都想抽自己的臉。象你們這樣的好人太少了啊,現在丟孩子搶孩子挖心肝的到處都有,這要是落到壞人手裡後果不敢想像啊。有小滿在,以後咱們就是親戚,我們一家人不會忘記你的。」

小滿爺爺、爸爸也是千恩萬謝地不知說什麼好。我說我們是修鍊法輪大法的,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與人為善,事事處處都要嚴格要求自己,我們只是做了一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要謝就謝謝我們師父吧!

是啊,想想如果我們沒有修鍊法輪大法,遇到這事會這樣做嗎?不會的。誰都怕惹麻煩,擔責任。就是因為我們修鍊了大法,承受力變大,心胸寬廣了,於是能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才能這樣做的。我由衷的為自己能修鍊大法感到幸運,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法轮大法好

來源:明慧網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