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屬的自述

祛病健身

我媳婦修鍊法輪功近二十年了,因為從她身上的變化看到了大法能改變人,所以我很支持她(雖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曾經有過一點懷疑)。煉功前,她身體不好,和我父母關係緊張,和我嫂子之間也經常吵吵鬧鬧的;煉功後,這些毛病都沒有了,孝敬父母,善待他人,對家庭負責,身體也健康了。

九九年法輪功遭到無端的打壓,她做證實大法的事時,我有點害怕,我有時支持她,有時反對。有時看到她做的和大法師父說的有差距,就帶著諷刺的口氣說:你好好煉吧,你還早呢!意思是差遠去了!她讓我煉,我常說,「我晚煉幾年也能趕上你們!」其實我只是片面的看待她們,只要看到她們一點不足,就說你們還早著呢!有時她看到我的語氣和語言不敬大法就急哭了,也不再和我說話了,怕我再說不敬大法的話。

有時我也很佩服她們,我媳婦做的有些事我都自嘆不如,我心裡服,可嘴上不服。比如她肯給我大哥道歉,一日三餐侍奉我母親等,連本村的人和我媽都說我找了個好媳婦,都認同法輪功是個好功法。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閑著沒事在家呆著,妻子給我讀《明慧周刊》上的文章,讓我聽,內容是一個白血病患者在醫院看病,錢花完了,病也沒好,只好回家,有個煉功人,教他煉功,最後病痊癒了。我覺的不可能,我就和她理論,在我思想中我知道白血病(即血癌)在醫學上是不可能康復的,我就跟她說,你什麼時候聽說白血病能好的,你說煉功好了,誰信呢?你見過嗎?

大概過了四、五分鐘吧,我就感覺頭疼腰也疼,頭疼的很厲害,我立馬感覺到這是剛才說的話不對了,現世現報了,我馬上給師父上香,向師父認錯,並說以後再也不說對大法不敬的話了。哎,也就幾分鐘的功夫,頭就不疼了,但腰還疼的更厲害了,就好象要斷了一樣,躺在炕上就起不來。在以前我雖然有過腰疼的毛病,但都是輕微的,而這次疼的實在讓我難以忍受,於是我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臨睡覺前,希望明天能起來就行。

第二天早晨,我在被窩裡試著動了動腰,腰一點也不疼了,師父給我治好了,師父沒有不管我,知道我是誠心的悔過了。假如我當時把腰疼當成是偶然的,很有可能就癱了,再也坐不起來了。現在回想起來都感到後怕,同時也知道人不能信口開河,不敬大法是多大的罪啊。

我以前對大法和周刊上說的持懷疑的態度,都是我不信神的緣故,經過這次親身經歷,我真的從內心深處知道了大法的神奇,詆毀大法是要遭報應的。

在此我也奉勸那些還在被無神論迷惑的世人和朋友們,請你們雖然不煉功也不要詆毀大法,並為自己的未來著想。我真誠的希望能看到此文的有緣人,請你們相信,法輪功學員說的都是真的,這是我的親身經歷,請善待大法,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來源:明慧網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