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教授修鍊法輪功的故事

(明慧記者夏昀台灣採訪報道)人的一生數十載,所為何來?有些人渾渾噩噩一生,不曾思索;也有些人很早就開始追尋這個問題,但終其一生也不見得找到答案。任教於台灣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的林明德找到了答案,繼而他的人生也產生了變化!

'圖: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林明德及妻子楊美英參加二零一七年台灣法輪大法修鍊心得交流會。'
圖: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林明德及妻子楊美英參加二零一七年台灣法輪大法修鍊心得交流會。

已屆知天命之年的林明德,年輕時就開始尋覓解脫輪迴的方法。他和妻子楊美英在美國攻讀碩士、博士學位時參加了學校的佛學社。當時在社團里有一群人和他們一樣,雖然自認是佛教徒,仍然渴求尋覓著修鍊的方法。直到他們修鍊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後,才真正找到了超脫輪迴的方法。「我知道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不僅止於跳脫輪迴,是有更高遠的目標,而且是帶有使命的。」林明德篤定地說。

了悟人生的意義

一九九五年林明德完成學業正準備回台灣時,有人送給他一套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音帶及一本《法輪功》,他開始接觸法輪功。數年後,當年佛學社的社長專程找到他家推薦他一定要學法輪功,他找到當時校園中的煉功點加入了學煉,並通讀李洪志先生的所有書籍。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他了悟人生的意義是為了返本歸真,返回先天的本性。他看待人生有了不同的視角。「以前,遇到事情時,我會慌,會著急。心裡有怨,對事情不滿,怨天尤人。」但是修大法後,他會正面去看待事情,「事情來了,就去面對,去處理、克服。現在很少起心動念,可以說是心如止水。」林明德緩緩地說。

對照法理處事

他以法輪功所教導的法理來處事,以「真、善、忍」來規範自己,對待他人,要求自己方方面面都要做個好人。這讓他在各方面有了很高的評價,歷任校長都來找他擔任行政主管,雖然工作壓力大,但對於長官的肯定與信任又盛情難卻。「事情都找上來了,就是把它做好。」心裡就是這樣的念頭。就這樣他兼任了十六年的行政主管。

林明德剖析自己的轉變。修鍊前,在做事的態度上,有時會便宜行事的對待,「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事情也還過得去,但現在看仍然是有漏、有瑕疵的。」修鍊後,拿法理一對照,就看到了問題在哪裡,「我們修真、善、忍,便宜行事就是不『真』,不符合法的要求。」所以他要求自己扎紮實實的把眼下的事做好,換得的是「更加心安理得」。

深獲肯定與信任

以更嚴謹的態度去對待事情,不僅心安理得,同時也換來他人的肯定。

二零一一年,全系十六位教授票選全數通過,推舉他擔任系主任。校長讚賞地說:「你們系所有教授都通過,這是我任內沒看過的。」

「林教授很照顧學生。」他在研究生間的風評同樣很好,不論是一般的或在職進修的研究生,學生們在找指導教授時,常會有人推薦他,他成為學生間優先推薦的教授。

他也深獲居住社區的居民信賴,多次被社區居民推舉為代表,管理社區事務。但因自身的工作事務繁忙,他得拜託大家不要再選他了。一次他主辦講座,邀約在電梯偶遇的鄰居參加,「你介紹的絕對是好的!」他得到這樣的回應,同時也看到鄰居出現在講座現場。

「我只是照法理去做事,沒有刻意去做。」以法輪功的法理作為處事的準則,林明德深得周遭人們的信任和肯定。

妻子的巨變

妻子楊美英自五年前開始認真學煉法輪功後,她的身心獲益良多。

楊美英在美攻讀碩士時,患有腸躁症和貧血,身心壓力很大而尋求信仰。回台後,在家長達十四年照顧高齡長輩和孩子,身心俱疲下,幾乎要得憂鬱症。身體的不適感、心中的不滿無法紓解,造成她情緒波動非常大。雖自認是佛教徒,也尋求念誦經文來排解,但高深難懂的經文念誦再多遍,她仍然覺得不究竟根本。

在楊美英覺得身體快要垮掉的時候,她突然有到校園煉功點去煉法輪功的念頭,並開始行動。而在閱讀法輪功的經書《轉法輪》時,其中有一句話:「整個人的修鍊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給她帶來震撼,她恍然大悟,原來道理這麼簡單,這是能指導她修鍊的書。

她不斷的從法理上理解到如何面對自己、面對事情,因此不斷地在改變,身心安定。「我是很重情的人,尤其對孩子,對朋友,但卻常常帶來困擾。」她描述說。修鍊後,她放淡對情的執著,代之而起的是更加善,不論是親子關係,還是朋友關係都變得更融洽。

「美英的個性改變最大,幾乎不再有情緒起伏很大的情形。」林明德觀察到。他回憶記憶深刻的例子,一次,青春期的孩子不耐煩地對妻子說:「你很煩,你讓我很丟臉。」他當時心想兒子死定了,超級風暴要來了。沒想到妻子卻沒有發飆,竟然什麼事都沒發生。他後來跟兒子說:「媽媽修鍊了,脾氣改善,算你走運。」兒子也認同。

兩位高級知識份子在法輪大法中尋得人生的意義,從而身心安定。

標籤: , ,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