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癌症患者神奇康復的經歷

祛病健身

二零一五年,我因得了子宮癌做了子宮全切手術,一系列的化療、放療做完後在家吃中藥調理,三個月後,發現腿有點腫,到醫院複查,盆腔還有十厘米的囊腫。

二零一六年過年時,我的表妹聽說我的病情來看我,送給我一本《轉法輪》。以前我聽電視上宣傳說法輪功是反黨的,就很排斥法輪功,但出於面子我沒有拒絕。

表妹告訴我說這本《轉法輪》是天書,是寶書,要把他放在高處,學習的時候要把手洗乾淨。第二天表妹打來電話問我看沒看書,我說看了三講,她問我什麼感覺?當時我正在看書,我突然想起我以前看報紙看幾分鐘眼睛就累的不行,特別難受,我現在看這本《轉法輪》怎麼沒有疲勞和難受的感覺呢?表妹笑了笑說:「姐,一定要好好看書,認認真真的看。」表妹再三的叮囑我,可我打小被灌輸了無神論,看書是看書,該吃藥還吃藥,我是不敢相信不吃藥靠煉功能好病的。因表妹在外地,不能教我煉功,就委託離我比較近的表嫂來教我。

有一天晚上,我睡覺剛閉上眼睛,眼前就出現三個銀白色的亮東西在我眼前轉,我一睜眼就沒了,再閉上眼睛又出現了,一連三次,當時我很興奮,覺的很神奇。可是第二天我想上網查查法輪功,現在國內哪有對法輪功的正面消息呀?結果一查,全是構陷法輪功的不實之詞,這一下傻了,本來我裝滿無神論的腦袋,受國內網上中共謊言的迷惑,書也不看了,功也不煉了,腿也腫的越來越重了。

於是就到處求醫問葯,聽醫生說這樣的那樣的折騰下來要花五、六萬元錢。我的主治醫師把我盆腔的囊腫做了穿刺手術,說囊腫小了說不定就好了。我做了穿刺手術後又出現了細菌感染,我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覺的自己好象快不行了,腿還腫的厲害,老伴不停的給我推拿,醫生也沒有辦法,讓我回家泡桑拿。

我的腿是在做子宮切除手術時,淋巴系統被破壞了,造成淋巴迴流障礙,根本不能治癒的,並且還出現了腎積水,沒辦法又做了插管手術。這樣我二零一六年正月接觸法輪大法卻沒走入修鍊,半年過去了,我不相信法輪功不相信李洪志師父,結果花了錢受了罪,囊腫還在,腿腫也沒消,又得了腎積水。當時我的身體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腿腫的不能走,做了插管手術有時還尿血,一晚上要上五、六次廁所,背也痛、腹也脹。

後來,表妹一再督促我要多學法輪功。我也受夠罪了,就打消了醫院治療的念頭,想回家好好修鍊法輪功。老伴和孩子受中共邪黨的謊言宣傳蒙蔽,跟我吵起來了,我傷心的說:「是,我以前也笑話表妹修鍊法輪功連教師都不幹了,即使坐監也不放棄,可我現在病成這樣,你說我該怎麼辦?!」在家人的壓力下,我一邊來回去醫院治療,一邊學煉法輪功。在醫院住著早晨起來我就到陽台對著窗戶外面小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理真玄妙,修心走正道,健身有奇效,佛光在普照,世界都知道。」這是法輪功護身符上的字,我背下來了。在病床上我把簾一拉,就在床上打坐,腫著的左腿只能伸著,累了就躺下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就學法,坐累了就躺著學,總比不學好,躺著看累了我就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

雖然我還吃著葯,但我把心、腦全部都集中在學法煉功上,半個月後做B超複查,囊腫不見了,主治醫師說:「恭喜你,囊腫真的不見了!」為了治這個囊腫我吃了那麼多苦,受了那麼多罪,走了那麼多彎路,最後還是煉功才好了,是李洪志師父一直都沒放棄我!我打算停葯,老伴一聽我要停葯,怎麼也不同意,又給我拿了十五付葯,葯一下肚我就翻江倒海的疼,醫生讓我停一停,我高興的不得了,後來悟到是李洪志師父借醫生的嘴點化我。從那以後一年多了我再也沒有吃一粒葯,現在身體一直都很好。

標籤: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