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師弟子 成鄉里德高望重之人

文: 真言

小田是誰?他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孝子,他是村民公認的好鄰居,村書記要高看他一眼,村裡的小偷都敬他,被哥哥當成做人的樣板……其實,小田不過是滄州大地上一位農民,一位普普通通的法輪功學員。他長得一臉憨相,整天樂呵呵的,好象一輩子也沒遇到過一件煩心事。小田的故事很多,詳寫,夠寫一本書,略說,也能講幾段不重樣的。

孝子小田

兩年前,小田的老娘去世了,享年九十歲。出殯的時候,參加葬禮、為小田娘送行的人大約有六、七百人,主要原因是小田的孝行感動了鄉里鄉親。

小田在外地工作的大哥趕回來了,一頭趴在地上哭得不起來。小田的舅舅在一旁說:「老大,別哭了,你娘能活這麼大歲數,還不虧你弟弟在家伺候得好嗎?這二十來年,你出門在外多省心啊!你能攤上這麼個好弟弟,算你有福哇,你不能白(方言,讓別人白付出)了你弟弟呀!」小田的大哥聽了連連給舅舅磕頭。

一位鄰居對小田的大哥說:「這不,村北有個老人倒氣(方言,病危),三個兒子守了三天三夜,到第四天全放躺了,熬不住了,病人沒人伺候了。我還對他哥仨說,人家小田一個人伺候癱瘓老娘好幾年,喂吃喂喝,倒屎倒尿,人家是怎麼過來的呢?」小田的大哥聽了,又對著鄰居磕頭。就差給弟弟小田磕頭了。

關於小田家的事,知情者背地裡就像說評書一樣:

甲(小田近鄰):「這老太太(小田娘),夜裡折騰人,白天睡覺。」

乙(小田親戚):「別看(小田娘)病了,嗓門可大了,整夜叫喊不停。這幾年,小田沒睡過一宿囫圇覺。老太太炕上、地上、輪椅上,一會兒一換地方。」

丙(小田朋友):「老太太飯量大,一天吃好幾頓,吃得多,拉得多。咱讓小田少喂點兒,小田不聽,怕他娘餓著。」

甲:「媳婦上班、孩子上學又不是一個點,小田一天得做幾次飯呀!」

乙:「小田還伺候地呢。」

丁(族人):「冬天還干著賣豆腐的買賣呢。」

甲:「這不,還剛蓋了一棟新房。」

戊(本村人,曾對小田修鍊不理解):「小田有成佛的心啊!」

葬禮結束後,本族嫂子特意來當面告訴小田:「你知道嗎,背地裡人們都給你腆大拇哥(豎大拇指)呢!」

村上蹲牆根兒的老人們見了小田就露笑臉:好孩子,大孝子呀!

好鄰居小田

小田是大家的好鄰居,這是大家公認的。

一次,一村民為兒子辦婚宴,婚宴大廳里推杯換盞好不熱鬧。有一村民在似醉非醉的狀態下,突然對法輪功說三道四。小田鄰居聽了大動肝火:「法輪功哪兒不好?你說!就說我鄰居小田吧,整日樂呵呵的,總愛幫助別人,不貪不佔。要都跟小田一樣,咱們睡覺晚上都不用插門了。我願意有這樣的好鄰居。」「是好鄰居。」大家舉杯之間你一言我一語,都認可這個好鄰居。

小田是好人,連小偷都認可。

村裡有位中年男子,遊手好閒,好吃懶做,對村民家的東西明搶暗偷,專吃「窩邊草」,誰也拿他沒辦法,誰都蔑視他。小田不小瞧他,還約他到自家來做客,給他酒喝,給他講大法中不失不得、勞動所得的理,一來二去,小田和小偷成了好朋友。小偷還接受了小田給的寫有「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從此,小偷金盆洗手,不偷不摸了。但那個愛圍著村子閑轉悠的習慣似乎還沒去。有一天,他對小田說:「凡是開小車、穿皮鞋的人來打聽你,我都不告訴他。你是好人,誰也別想在你身上打主意。」噢,原來他是在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小田呢。

小田是恩人,連村書記都高看他一眼。

小田和村書記家偏對門。法輪功剛遭到邪黨迫害那會兒,書記出來進去地告訴小田:別煉了,別鬧事了,還是好好過日子吧。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小田什麼事也沒鬧,日子是越過越好,在家庭中、在村民的眼裡聲望越來越高。而這個聽黨的話,跟黨走了一輩子的村書記卻越來越不好過。

書記家的兒子和小田是童年好友。長大後,小田當了農民,書記的兒子有了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可他受社會不良風氣的影響,不務正業,遊手好閒。在家打妻罵子,在外惹是生非,後來和妻子離了婚。大年夜,書記望著不爭氣的兒子和殘缺不全的家人,失聲痛哭。無奈之下,書記想到了小田,想到了法輪功。於是書記把小田邀到家裡,讓小田勸勸自己兒子煉法輪功吧,還委託小田再給兒子說個煉法輪功的兒媳婦。

小田用修鍊人的慈悲心,耐心開導書記全家人。首先,書記的妻子戒了賭,再也不打麻將了,有空就背李洪志師父的《洪吟》詩句,還抄在小本上,放在口袋裡,遇到有緣人就念上幾段。書記的兒子也開始慢慢反省自己,認真工作了。後來,姻緣巧合,還真娶了個修鍊大法人家的媳婦。全家人從此其樂融融。又到了過大年,書記的妻子高興的給小田送禮,全家人視小田如親人、恩人。

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小田

小田修鍊大法二十來年了。由於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小田曾被抓、被打、被拘、被關進洗腦班,風風雨雨走到今天,但他那顆對宇宙大法信仰的心沒變,唯一改變的是他周圍的環境和人。

迫害剛開始時,家人出於對中共強權的懼怕和受其抹黑宣傳的毒害,強烈反對小田修鍊。老父親到洗腦班見了小田就罵。

逢年過節,小田和他大哥碰在一起就是一場「舌戰」。小田說:「哥,現在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就咱國管,在大多數國家,有信仰的人是受人尊敬的。我修鍊大法不違法,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他哥說:「你怎麼知道那麼多國家有煉的?你上外國看見了?你不違法怎麼抓你不抓我?」老爸插嘴:「你哥說的對,你看你哥,上大學,當大官,我臉上有光。看你,煉大法,進班房,還滿嘴有理。」

家人的數落,眾人的冷眼還是小意思,最容不下小田的,是他的妻子。有年冬天,小田晚上出去散發真相資料回來,妻子賭氣插了門,小田怎麼叫也不開。他不氣不急,在窗外輕聲對妻子說:「媳婦,是我沒把真相給你講透。不講清真相,我在家睡不著覺啊。這大法是造化宇宙的根本,大法就是真善忍,人符合真善忍就順。誰敵視他,反對他,聽信江澤民集團一言堂的抹黑宣傳,誰就會遭天懲。到天災人禍降到頭上,一切都晚了。我讓大家知道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黨團隊,不與中共為伍,是做好事,是救人。人不能自私地活著,咱在大法中受了益,咱得告訴別人啊。媳婦呀,這些年你跟我受苦了,可是沒有不晴的天哪,好人會有好報的,我希望你支持我救人。你要實在覺的給我當媳婦委屈,我也不攔你,你提出離婚都行。不過,當今這個社會,你再找一個象我這樣臟活、累活捨不得讓你干,真心實意愛惜你的男人難呀!」不知什麼時候,妻子給他開了門。從此以後,妻子再也不反對小田出去講真相了。

新房蓋好,臨街。小田在自己的新房牆面上貼了五幅法輪功真相展板,大家前來駐足觀看,妻子一笑了之。

再說小田老爸,隨著慢慢變老,老倆口不能自理了。小田對二老那個孝敬真是沒個挑。小田的大哥出門在外忙得不能床前盡孝,小田毫無怨言,二老知道得了小兒的濟了,再也不罵兒子了。

後來小田的大哥因工作關係去過西方國家。到那一看,和弟弟說的一樣。小田的大哥心中有愧啊。一個外國人,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都能站出來替中國的大法弟子說句公道話,而自己卻站在強權一邊「擠兌」自己的親弟弟,真是無知無情啊。他這才意識到,他這個農民弟弟不容小覷,弟弟的思想竟能和國際社會接軌。於是,小田的大哥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再回老家時,開始給弟弟笑臉,並對自己的獨生女兒說:「在做人方面,你要跟你二叔學。」

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下午,小田家突然闖進七八個縣公安局和鎮派出所的人。進門就問小田,別煉法輪功了。小田答:「煉,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呢?」來者退了一步說:「願意煉就在家煉,別出去掖傳單去。」小田說:「你以為我願意大晚上往外跑呀,黑燈瞎火的,深一腳,淺一腳,容易嗎?還不是讓共產黨逼的。我勸你們別再給江澤民跑腿了,他連他的貼身馬仔周永康都保不了,還能保你嗎?趕緊給自己找條後路吧……」還沒等小田把話說完,來者鑽進車裡,一溜煙兒地跑了。

事後,村民正義地說:「讓人家法輪功給上了一堂政治課。」

十多年來,小田給多少人家送過真相資料,給多少人作了三退,使多少人明白真相後得了福報,又有多少人看到小田好,自願走入大法修鍊?都是未知數。但人們發現,農民大法弟子小田在當地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小田走在街上或去鎮上趕集、辦事,很多人對他點頭微笑,或打聲招呼:「小田,法輪大法好哇!」

(註:為保護大法弟子,文中小田為化名,所述故事真實不虛。)
法輪大法好
來源:明慧網

標籤: ,
此條目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