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沒見的老鄰居修鍊法輪大法了

文: 天津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最近同事們搞了一次聚會,我遇到了三十多年沒見的一個老同事、老鄰居。我問他:你老伴劉姨怎麼沒來?他告訴我說:她眼睛不行了,看不清路,不敢出遠門。我跟他講了法輪大法遭迫害的真相和為什麼要三退,他當時同意退出邪黨組織。我想我得去他家給他老伴講真相。他給我寫了他家的地址,並告訴我說他家在郊區很遠。我說再遠我也得去。

我準備了一些真相資料就去了他家,劉姨一看到我現在這麼精神,什麼病都沒有,很是驚訝。因為我以前在同事心中的印象是,一年四季腰裡都系著一條枕巾,五月份還穿著後背帶棉花的坎肩,多熱的天都不敢脫秋褲,全身關節遊走性疼痛等等。

我給她講述了二十年來修鍊法輪大法的經歷,身體變化的過程,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同時講了我周圍親朋好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例子。

她聽後感觸很深,起個化名退出了團隊。她告訴我說:早年我們這個地方也有很多人煉法輪功,我們有幾個人曾經說:這麼多人煉,這個功肯定好,咱們也去煉吧。還沒等我們去煉就開始迫害了,也就沒煉成。

她還告訴我,她的一個眼睛幾乎失明,另一個視力也很弱,血壓也高等等。我告訴她,你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她說:我從剛才就在念著呢。她又問我:怎麼煉?我一看她真心想修,就說:我改天再來,給你帶經書來,再教你動作。你先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高興地說:我會一直念的。

第二次我帶著《轉法輪》、《大圓滿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和煉功音樂去了她家。她高興地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睡眠好了。過去我睡眠總不行,現在好了。她急不可待的要學功。我教了她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她雖然學的很慢,可是學的很認真。

一周後我再去她家,她告訴我:這個法太好了,我現在覺的自己心裡透亮了,我前些時候覺的自己要得憂鬱症了,一煉這個功好了,我得好好煉。她又學會了四套動功。我叮囑她要學法,要系統的把《轉法輪》讀下來。

當我再一次到她家時,她告訴我,煉功時,眼睛往外出粘粘糊糊的東西,過去什麼也不出。我告訴她:這是李洪志師父給你凈化身體了,師父管你了。她很高興的說:謝謝師父!我一定好好煉。

三十多年沒見的老鄰居得救了,我從內心感謝李洪志師父,是師父救了她。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明白法輪功真相後逢凶化吉的故事幾則

文: 湖北法輪大法弟子/明慧網

我一直在自己經營的小店與客人面對面講真相,下面是幾位客人明真相後反饋過來的故事。
(一)遭三十五萬伏高壓電擊,生命倖存

2013年,每月都要來我店的顧客福元(化名),已經三個月未見了。一天他來到我店,興沖沖的告訴我:「謝謝你,是你讓我明真相退了黨,如果不是法輪功救了我,我今天就見不到你了。」

我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邊將手掌和腳亮給我看,邊告訴我事情的經過:三個月前他釣魚時不小心將魚鉤甩到三十五萬伏的高壓線上去了,人瞬間被擊倒在地,不省人事。手掌被擊出一個窟窿、一隻腳上兩個窟窿,送本市醫院後急轉省城醫院治療三個月,撿回了一條命,誰都說是個奇蹟。

福元感慨萬分:如果不是法輪大法的保護,我必死無疑。福元的家人無不感激大法。福元這次來我店,委託我為他在外地工作的兒子退黨。

(二)輪椅上的癌症患者不足一月神奇康復

一天,客人齊雨(化名)用輪椅將患癌症的妻子推來我店,我出門走下台階,協助齊雨把他妻子扶進店堂坐好。我順便向他們倆講了真相,並幫他們做了三退,還每人送了一個護身符。

齊雨告訴我他的妻子患的是乳腺癌,正在化療期間。我見他們聽得非常認真,是真的明白了真相,就十分有把握的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不但可以避免劫難,患病的身體還會出現奇蹟般的好轉。」

齊雨的妻子既興奮又疑惑地問:「你說的也太神了吧?」我直言不諱的告訴她:「跟你們說白了吧,法輪功就是神在度人。大法不需要你付出一分錢,只要你有顆遠離邪惡、真心向善的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以得福報。你不妨試一下。」他們倆聽了很高興。

最後我協助齊雨將他妻子扶出門、扶下台階、扶到輪椅上,才返身回店。

一個月後,我正低頭幹活,聽有人喊我,我抬頭看見是齊雨夫妻倆已經坐在我店的椅子上,我很快做完手中活,走近他們倆。齊雨的妻子掏出我上次給她的護身符對我說:「太感謝你了,我上次與你分手後,按你說的天天誠念法輪大法好,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健康了,我死不了了,法輪功太神奇了。」

我回答說:「不要謝我,是你們能分辨是非,能聽進我告訴你們的真相,也是你們的福份,你們就謝法輪大法和我的師父吧!同時也希望你把自己明真相得福報的事情告訴別人,讓更多的人覺醒,別被邪黨的謊言欺騙,三退保平安。」他們連聲說:「我們一定告訴別人,做人要講良心,否則對不起大法的救命之恩。」

出門時,我像上次一樣習慣性扶她出門,而齊雨妻子卻說:不用扶了,我自己可以走。我沒想到她的身體變化這麼大,真為她高興。走到門口一看,沒見到輪椅,便問她:「你的上次推來的輪椅呢?」她說:「我已經不需要輪椅了,我是自己從家裡走過來的。」我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三輪車被撞成兩節 三條命安然無恙

顧客田壽(化名)第一次來我店,我與他講真相時,他就告訴我,他知道法輪功好,並舉了兩個例子:田壽的表姐姐是公汽上的售票員。一天,表姐姐告訴田壽她的公汽不小心撞倒了一位中年婦女,司機把她扶起後見她頭上還出了血,要送她上醫院。這位婦女卻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走吧。」司機真是遇上了真正的好人。

田壽還遇到件事:他院里有一位煉法輪功的大媽,新年買了肉往家走,一會兒又走回來了,田壽問大媽怎麼往回走?大媽說:我只出二十斤肉錢,賣肉人卻給了我三十斤,我退給人。

田壽最後說:「迫害法輪功肯定是錯的。」我為田壽能明辨善惡而高興。這樣我就很順利的跟他講了三退保平安的意義,並為他做了三退。

田壽第二次來店時,還帶來了幾位朋友,叫我為他們講真相併且做了三退。我為田壽的善舉而讚賞。

後來田壽再次來到我店,十分慶幸的告訴我,他得到了大法的保護,在一場大車禍中全家三人逢凶化吉。事情經過是這樣:

二零一五年七月初,田壽的兒子高考被錄取,準備辦酒慶賀。兒子開著電動三輪車,田壽自己抱著五歲的外孫女坐在三輪車后座上。在公路上迎面疾馳而來的二十四輪大貨車滿載著石灰,將他的電動三輪車瞬間撞成兩截,散到公路兩邊,兒子與車頭在公路的右邊,田壽自己與外孫女和車尾在公路的左邊,只是田壽的左腿被斷裂的鐵管刺傷,三條命有驚無險,安然無恙。肇事的對方嚇呆了,在場行人無不稱奇,辦案的交警趕到現場都感到太神奇了。田壽從荷包掏出護身符感激道:「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們一家三口。」

為了表達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感激之情,田壽來店囑咐我一定借明慧網叩謝師尊的救命之恩。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看《轉法輪》一個月 產後風痊癒

文: 遼寧朝陽法輪功學員 白雲/明慧網

在很小的時候我就相信世上有神佛。每當我不開心的時候,我就對天說話,我感覺有神仙在聽我說。

我十多歲的時候,聽一個同學說她姑姑煉法輪功,打坐的時候元神可以上天,天上的景色特別美,天上什麼都有,但是不能老呆在那裡,在那裡呆時間長了就回不來了。聽她講感覺像神話一樣。

二零零零年法輪功正在遭受嚴重迫害。我到鄰居家去串門,他們一家都煉法輪功。他們在聽法輪功師父的講法,是用錄音機播放的。我當時聽到師父講的一句話,大意是說有人說他是百萬富翁,師父說:「我有一億的學員在學法,如果我現在說一句,大家每個人給我一塊錢吧,大家想一想,一人給我一塊錢我就是億萬富翁」。我想師父講的也對呀!不像電視上誣衊的那樣,做弟子的每個人給師父一百元錢,那又算什麼呢?那師父不就發大了嗎?還用斂財嗎?這句話深深的打入我的腦海里。

這兩件事我一直都忘不了。這可能為我以後修鍊打下了一些基礎。

走入大法修鍊

二零零八年我結婚了,那年我二十六歲。丈夫家離我家有兩千多里地。我原以為找到了好的歸宿,不幸的是我在他家得了產後風,全身骨頭都疼,疼的我是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胃也痛,喝點糖水都難受,胃裡總是火辣辣,丈夫帶我到醫院去看病,醫生說這產後風,可不好治,給我們開了很多葯讓我回家吃。

吃了很長時間也不管用,我們又找中醫看。中醫對我的病情說的很對,癥狀都對,又開了很多葯,回家就開始熬藥,早上一碗,晚上一碗,天天都這樣喝,可是越喝這骨頭疼得越厲害。沒辦法就把附近的小大夫找到家裡來給我打針,打了十多天一點不管事,就又換中醫,又開始喝中藥。一直喝到我一聞中藥味就嘔吐。這病把我折磨的苦不堪言。

我萌生了一死了之的念頭。

二零零九年新年,我和丈夫到二姑婆家去拜新年。二姑人好,老實能幹。我在她家晚上做了一個夢:有人說我這病二姑婆能給我治好。

二姑婆是煉法輪功的。早晨起來我就跟二姑婆說了昨晚的夢,二姑婆說:「我也不是大夫,我怎麼能治病呢?」但我和丈夫吃完早飯回家時,二姑婆送給我一本書,書名叫《轉法輪》。二姑婆說,她家附近有個人得了胃癌,學法輪功後好了,讓我回家看看這本書,看看我的病能不能好。

回到家,我把書拿過來翻了兩頁,就放到一邊了,心想醫院看不好的病看書能好?過幾天身上疼的鬧心,我就又把書拿過來看。我看了十多天的書,突然覺的這手和腳都不疼,卻變的發木,睡眠有改善,晚上躺下能睡到天亮,要知道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睡過整夜的覺。我知道這是看《轉法輪》起的作用,就每天看。看到一個月的時候,不但全身都不疼,連一點不舒服的感覺也沒有,全好了!跟生孩子以前一樣能蹦能跳,法輪大法太神奇了!《轉法輪》真是一本寶書呀!

我開始修鍊法輪功。

師父保護我

二零一四年我生老二。到醫院做了各項檢查,辦了住院手續。我和婆婆剛到病房坐下,醫生和主任也都跟著進了這間病房。其中一位叫我的名字,我站起來問:有事嗎?主任說化驗單出來了,我的血小板太低,不合格,要想順產就會大出血,讓我轉院。

我一下不知怎麼辦好,因我從家來時羊水就破了,家鄉的小大夫檢查後說子宮已開四指,很快就要生了。我來到醫院又折騰了兩個多小時,羊水不住的在流,大夫給檢查時說肚子疼兩下就能生。

這可怎麼辦?主任一個勁的讓轉院,說他們這醫院沒有血漿。我知道其實是怕擔責任。我在心裡不停的求師父幫我,後來婆婆去辦出院手續,回來讓主任簽字,正好到中午,主任出去吃飯不在,我說這事也不能等啊,就去找中午值班的另一個主任。我和這個值班主任說明情況,她看了我的化驗單驚訝的說:「怎麼才46%呀!」說從來沒看到過血小板像我這麼低的,她問我平時有沒有不舒服和頭暈,身體上是否有好出血的地方?我說都沒有。因為我學法輪功後身體一直很好。

沒想到她出乎意料的說:「我來幫你接生。但是你們要把錢準備好,生下來後大出血我們好給你輸血。」我心裡明白是師父在幫弟子,讓這個主任親自幫我接生。

我順利的在這家醫院把孩子生了下來,大出血的事沒發生,也沒有任何不好的感覺。讓我轉院的大夫和主任都感到很奇怪,就又給我化驗了一次血,結果血小板數值還是46%。這讓他們都感到太不可思議,怎麼可能就沒有大出血呢?

他們哪裡知道是師父幫我脫離了危險,救了我啊,我心裡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自從我得法以後,我每天聽師父講法,丈夫也跟著聽,他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在外邊打工,從不隨便拿別人的東西。有一次他到食堂吃飯,撿到四百元錢,及時找到失主還給人家。如果沒聽到大法他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師父也保護了他。

有一次,他和一個工友站在一起聊天,他倆的腳挨著,從工地高處掉下來一個重物砸到他倆的腳上,巧的是他的腳旁邊有一塊磚頭擋了一下,他的腳什麼事也沒有,他的工友的腳卻被砸壞了,不能幹活只好回家了。

丈夫還在工地的木板上看見了很多優曇婆羅花。他也知道是師父在保護他。

大法顯神奇

我小女兒兩歲時,我給她買了一個手鏈,是小珠子串的。一天早上起來,她把手鏈弄斷了,把其中一個最大的四方形的小珠子塞到了鼻子里,後來她感到不對勁哭著來找我,總是摸鼻子,我說:你鼻子里有東西呀?她點頭,我用小手指摳兩下,沒摳到,我說沒事,鼻子不得勁過一會就好了,可她還是哭著摳,我看見她手裡拿著幾個小珠子,問她你把小珠塞到鼻子里了?她點頭,我嚇得腿都發軟,心裡非常害怕,因為她用手指把小珠塞的很深,摳不出來,用手電筒照剛能看到一點影,她不停的哭。

我求師父救救孩子,後來婆婆過來說把孩子抱到小診所讓大夫給摳吧,到了診所大夫給孩子左摳右摳,怎麼也摳不出來,大夫的媳婦說別摳了,你們去市醫院吧!

我當時急得不行了,雙手合十心裡說:「求求師父救救孩子吧!」大夫的媳婦抱著孩子說:寶寶往出擤,剛說第二次,小珠子就掉到地上。我撿起來一看很大的一個四方形,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出來的!是師父救了孩子!

還有一次小女兒的胳膊弄錯環了,孩子哭了半個小時,我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並找了一輛車送她上醫院。車剛開出去不遠,孩子的胳膊一下抻直了,說:「媽媽我不疼了,我好了!」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大法顯神奇的事在我家發生的太多了!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四十八歲的年齡 二十八歲的容貌

文: 美國紐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一個人出生後慢慢長大,保持一段時間漸漸衰老、病變,老化後最終肉體死亡在人間消失。整個過程也只有短暫的幾十年。人間這一層的法則是生、老、病、死。古今中外,有幾人能逃出這種宿命?

每當電視或網路說誰是「逆生長」時,眾人都是一片驚嘆和羨慕。時下很多人為了追求不老的容顏,不惜花重金去整形、美容、打激素、保養等等。如何拖住歲月的腳步,解脫生老病死之劫數成為千古以來人們不懈的探索。

今天,就這個話題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因為不經意間在我身上出現了一個奇蹟,就是身體長年保持不老化的現象,但是我並沒有採取任何保養和美容措施。

我是一九六九年皇曆十一月出生的。二零一七年末已經滿了四十八歲,但是一般人看我只有二十八歲左右,而我自己也覺著自己還年輕。因為外貌和實際年齡的不相符,我經常出現一些尷尬和鬧笑話的事情。

初次見面,經常有人叫我姑娘,還以為我在留學,沒有結婚呢;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叫我阿姨時,別人會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們,然後被詢問你到底多大了?我女兒從初中到現在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了,不知情的人都不相信我是她媽媽,甚至有人問女兒:「她是不是你親媽?」

細細想來,我的身體是真的定格在二十八歲就基本不動了。五年過去了是這個樣,十年過去了是這個樣,十五年過去了還是這個樣,二十年過去了還是這個樣。

我的皮膚細膩光滑;手還是年輕人的手,肉嘟嘟的;我的體形豐滿勻稱,一直保持發育時姑娘家的樣子;我耳聰目明,穿針引線一點不費力;我的頭髮烏黑柔順,沒有像同齡人那樣長白髮;我的體重一直是標準體重,從來沒有刻意注意飲食的問題。還有我的心理、性格、舉止等也是停留在那個年齡不動了。

也許有人會問:你是不是特別會在日常生活中保養自己?沒有。我可能比一般人還要忙碌,要做一份工作,抽空還要做義工;每晚睡覺是四個小時,中午打盹二十分鐘左右就可以了,還經常因為要完成一些緊急事情熬夜;每餐吃的食物很簡單,只要吃飽了就行。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我永葆青春呢?是原因我一直堅持修鍊法輪大法(法輪功)。

我是從一九九五年五月開始修鍊法輪功的。之前,年紀輕輕的我就罹患乙肝、輸卵管炎、盆腔炎、腰痛、氣血雙虧等多種疾病。每天吃藥身體卻不見好轉。那時的我面黃肌瘦,形容憔悴,走路氣喘吁吁。

修鍊大法一年後,我的身體發生了轉機。有一天突然出現嚴重消業狀況,身體以前有病的地方都一塊生病了,來勢兇猛,異常痛苦。我相信李洪志師父說的法理:「修鍊人沒有病。」這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我沒有採用常人的方法治療,而是堅持煉功學法,按真、善、忍的要求提高心性,修去自己不好的人心。

大約五個月時間我全面恢復了健康,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我的身體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活力,整個發生了大逆轉。大概在我二十八歲的時候,我身體各方面都達到了最佳狀態:精神飽滿,容光煥發,體重增加到標準體重就停止了,心情快樂的像小鳥一樣。我無法形容修鍊大法那幾年的日子是多麼幸福!

接下來,大家可能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血腥的鎮壓。我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因為講述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而遭受嚴重迫害。我多次遭到中共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如「背寶劍」銬,「一字形」銬、吊銬、野蠻灌食,電棒電擊、戴腳鐐、長時間不許睡覺、長時間罰站、罰蹲、暴打、暴力洗腦等等。被特警暴力灌食時,我的牙齒被活脫脫連根拔起撬斷一排。還被開除公職,被迫離婚等等。

但是,無論在哪個監獄,無論環境多麼殘酷,我都會秉持一個大法弟子的本份,就是要學法煉功。因為這份堅持,哪怕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我也不放棄。對於打壓折磨我的各號人物,我也秉持李洪志師父的教導,以大善大忍的胸懷對待,不怨恨,不仇視他們,而是利用各種方式講述大法的美好,陳述利害關係,啟發他們的善念,讓他們走上人的正道上來,從而擁有美好的未來。

漫長的殘酷的迫害沒有壓垮我,反而造就了一個對大法更堅信的大法徒。有一個奇異的現象,每次被迫害的不管多麼嚴重,只要我正常吃飯睡覺,立馬就恢復健康,我的面相呈現出來的又是紅光滿面,年輕漂亮。這讓家人、親戚、朋友都感到驚奇。

在我被非法勞教關押二年半回家後,連我最犟的妹妹都對外人說:「這法輪功真神了!你看我姐姐被他們整的死去活來,出來後好像復活了一樣,氣色比我們的還好。我是真服了這法輪功了。」

在那黑暗漫長的十七年恐怖日子裡,很多人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明白了大法真相,或走入大法修鍊。

在我身上驗證了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法:「性命雙修就是除了修鍊心性外,同時又修命,也就是說,改變本體。在改變的過程當中,人的細胞逐漸的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會減緩衰老。」「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

還要補充一點: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再也沒有生過病。四十二歲那年我在中國做幼兒園工作時,每年體檢要辦健康證上崗。醫生說我的婦科比沒有結婚的姑娘還要好,其實我修鍊之前有嚴重的婦科病(輸卵管炎、盆腔炎)。

二零一六年我來到美國,二零一七年因工作需要去做體檢。醫生看到我曾患過乙肝(我在十六歲那年患了肝炎),建議我做一次全面的化驗。結果出來後,醫生說:「你的肝功能非常好,身體產生了抗體,病毒抑制在正常的範圍,不會傳染,不需要吃藥,也不需要採取其它措施。」

標籤: ,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留下評論

大陸遊客:法輪功造福世界(圖)

文: 台灣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台灣台北國父紀念館不只是國內外觀光客必造訪之處,也常有本地各種社會活動及藝文演出在此舉辦。當經過法輪功真相點時,人們有些會側耳傾聽正在廣播的內容,有的會靜靜觀看展板,也有的會進一步詢問,因此促成了與法輪大法真相相遇的緣份。

'圖1~2:遊客在台灣台北國父紀念館前的法輪功真相點上認真閱讀展板'
圖1~2:遊客在台灣台北國父紀念館前的法輪功真相點上認真閱讀展板

有位來自美國、到台灣進行短期研究的交換學者經過景點時向法輪功學員表示:台北不大,沒想到幾個景點都有法輪功學員,既感意外也很肯定:你們對中國人傳播真相真是不遺餘力,我在紐約好些地方也都看到過。他在美國大學裡教中國政治,對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孔府學院」在美國校園裡的滲透與做法極度反感又無奈。學員送他一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以及介紹法輪功的真相傳單。他表示:我站在你們這一邊,祝福你們成功、好運快來!

「法輪功,這可是高層次的!」

有對來自廣東自由行的夫妻,走走逛逛走到了真相點,問了之後立即一震:「法輪功,這可是高層次的!這我知道,你們做的事都是高檔次的,我是做生意的到處跑,看得多也聽得多了,這些我知道。」

之後來了個吉林長春的旅遊團,有三位中年先生趁著抽煙而沒進入館區,留在景點仔細觀看真相展板。其中一位先開了口:「我們就是你們師父家鄉的,公主嶺。我媽媽、舅舅年紀都很大了,都還煉法輪功,而且是從迫害之前就開始煉了,所以法輪功的事我都明白,但我們只能心裡明白,只能領會,不能言傳。」

另一位馬上接著說:我當時也煉了,但是沒堅持下來。學員告訴他現在大法在全世界弘傳的盛況,並提醒他,在亂世末劫,大法弘傳普度眾生究竟為什麼,值得他深思,也請珍惜當初得法這萬古機緣。

第三位在旁接著說:「你這就是言論自由啊,那你們真是很自由啊,大大方方地公開說,如果在我們那邊,那老早就被抓起來了。」三位你一言我一句地說,非常興奮,法輪功在台灣的盛況帶給他們的震撼溢於言表。

「法輪功的付出終會得到上天的肯定」

有位來自內蒙古的老先生在整團進入正館參觀時,獨自留在真相點仔細觀看資料,他表示知道法輪功真實情況,「很了解,因為人的眼睛可能一時被蒙蔽,但仔細看看你們所作所為,就能擦亮了雙眼看清事實。共產黨只允許人民相信它、服從它、膜拜它,一黨專制獨裁統治!但共產黨里有很多好人,我就是資深共產黨員啊。」學員進一步說明:共產黨是真正的邪教,老先生也回應:他是相信有神的,當然是炎黃子孫,不會認馬列為祖宗……老先生離去前語重心長地說:「法輪功的付出終會得到上天的肯定,雖然過程中有人犧牲了生命,令人遺憾,但你們造福了全中國,造福了全世界!我年紀大了,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法輪功重回中國的日子。」

「到底是誰的問題呢?」

一位總是笑口常開的導遊對學員表示:對於法輪功,大陸遊客很好奇,但又很敏感,所以雖不公開提,卻私下問:「台灣為什麼到處都看到法輪功啊?」導遊說他會進一步說明:台灣是民主自由的多元化社會,所以宗教信仰是自由的。其實全世界都有煉法輪功的,只有共產黨排斥法輪功。那你說:把法輪功擋在中國國門外,到底是誰的問題呢?

另一位資深導遊在帶團經過真相點時停下來對大陸遊客們宣布:「你們出國了就要看不一樣的,而且要看國內看不到的,那就是法輪功,可以看一看。等下看完交接典禮,就回到法輪功這裡集合。」

法輪功學員表達訴求,合情合理也合法

導遊們對法輪功的介紹說明多種多樣,使初來乍到的中國遊客有機會聽到了不同於「中共喉舌」的觀點。

一位資深導遊表示:下飛機後,我都會跟團員說:「在台灣,法輪功是合法登記的團體,因為被共產黨迫害、所以要表達他們的訴求,這合情合理,也是合法的。」這樣一說,私下就會有團員跟他說「自己就是煉法輪功的」或「家裡親戚誰誰就是煉法輪功的」。

遊客在真相點停留的時間有長有短,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們對每位遊客都報以真誠的微笑與祝福,但願讓過往的人群都感受到大法修鍊者的善心與平和不爭,期待在不久的將來,更多善良人群能接續上與法輪大法的緣份。

標籤: , ,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 留下評論

修鍊法輪功 末期胰腺癌患者康復

文: 遼寧法輪大法弟子/明慧網

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走進法輪功修鍊的。那時我正在上班,忽然腰間出現了刺骨般的疼痛,可是去醫院做各項檢查,得到的結果卻是一切「正常」,心中充滿疑惑,為什麼腰間那麼疼痛難忍,醫院卻查不出病因?

我把這個經過告訴了關心我的同事,同事對我說:「你煉法輪功吧!法輪功能治病。」我說:「我媽他們也都修鍊法輪功。」

第二天,我強忍著腰痛回了娘家。我們家兄妹六人,姐妹四人,兄弟兩人。我的家人不少人和大法有緣,爸爸、媽媽、兩位嫂子都煉法輪功。我和媽媽說了情況,媽媽便拿出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看,說師父能凈化你的身體,我說好。一連聽了九講,果真我的腰至今再也沒疼過。

我從娘家回來,找到我們的煉功點,我就開始學法煉功,天天清晨五點到公園煉功。可一九九九年忽然有一天公園不讓我們煉了,我說:「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不讓煉了呢?」一打聽才知道是上面的「領導」不讓煉。於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去了北京證實大法,我大哥和姐夫帶著我也去了北京。可到了北京城外盤查的很嚴,我們進不去,回來了。當時的我對法的領悟還沒那麼深,心想反正我歲數小,三十齣頭,現在不讓煉等以後再煉,就這一念,一放就是十八年。

二零一六年冬,我在飯店打工,就感覺胃疼,疼了幾個小時,我也沒在意。又過了二十多天胃疼的更厲害了,我就把工作辭了,心想回家休息幾天就好了。在家呆了一個多月,在此期間,胃疼了兩次,一次比一次嚴重,體重減了二十斤。最後一次疼了一天一宿,覺的要堅持不住了。正巧我大姐給我打電話,問我幹啥呢?我說我胃疼的受不了了,我姐說:「你不能在家挺著了,趕緊去醫院吧。」我說:「那你和小妹一起過來吧。」我們姐仨去了縣醫院。醫生檢查完只是對我說:「你這病挺嚴重,還是去大醫院看看吧!」

我三妹家在省城,讓她先去醫院掛了門診號,我們姐仨就去了醫院。我女兒和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得知我在醫院的消息後也趕到了。經過了一系列的拍片、化驗,初步懷疑是胰腺癌,醫生趕緊安排按急診住院。住院三天檢查了三天,一項接著一項的查。我心中充滿了懷疑:做了三天檢查,越查我的身體出現的問題越多:不但持續腹痛,臉色變黃,連眼睛都變黃了,噁心、嘔吐,腹瀉甚至黑便,人愈加消瘦、乏力,腹部有包塊,這些都是醫生說的末期胰腺癌的癥狀啊!

人們都說胰腺癌是「癌中王」,患者最多活不過三個月。我的手術被安排在第五天。這是一次大手術,說手術時間要超過十個小時,其中的風險不得而知。我二哥、我的姐妹們還有我的丈夫商量決定:這手術得做,我家的錢不夠大家一起湊,先保住命要緊!

「七·二零」後,我所有的親人中只有大哥、大嫂還有我媽一直在堅持修鍊大法,其他的人像我一樣逐漸都不學了。

這時我大哥把我叫到一邊問:「妳是咋想的?」我說我做完手術和他一起學法。大哥說:「你這麼悟不對,你這個手術不能做,你這個病只有師父能救你,和我回家學法吧!如果你這一關能過去,你會提高一大步。」我聽大哥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師父和大法,我的正念出來了,說:「那我就和你回家學法,不做手術了。一切都交給師父,我要提高上去。」

我倆商量好了,我回到病房對其他家人說:「我不做手術了,我要回家煉功。」

親人們一聽就急了,「不做手術可不行!你知道你這個病有多嚴重嗎?」我女兒說:「你必須得做手術,不做就等於放棄。」他們幾個知道,是我大哥不讓我做手術的,就氣沖沖的警告他:「告訴你,你把她領回去,有個三長兩短你負擔得起嗎!」我大哥不吱聲,我說:「你們別怨大哥,這是我的決定,你們都回家吧,在這兒也幫不上我啥。」我把他們都攆走了。

我告訴大哥今天就去他家。大哥走時告訴我要誠信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們一走我馬上想回家,就把輸的葯拔了下來,往樓梯那走。女兒一看就拚命往回拽我,又急忙給她大姨打電話。他們又都回來了,把我拽回按在床上,我只好說:「你們回去吧,我先不走了。」

醫生又來給我輸葯,我說我先上趟廁所。去廁所的路上我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來輸葯時,輸液管突然破了,裡面的葯哧哧往外噴。我想這一定是告訴我師父在管著我,我更要回家了。可是我要怎麼說服丈夫和女兒呢?我把丈夫叫到一邊對他說:「這個手術我不能做。」丈夫說:「花多少錢也得給你治。」我說:「不是錢的事。你知道這個病是花多少錢也救不了我的命的!可大法師父能救我,我得回家去煉功。」

我丈夫半信半疑,「這能行嗎?」我說:「行,給我兩個月的時間,我還給你一個健康的我。」他看我的意思這麼堅定,說:「這要是能煉好,那真是個奇蹟!」接著我把女兒叫到身邊,我說:「孩子,我在這真的呆不住了,還有五天才做手術,我想回家散散心。」我女兒說:「那我得跟著你,稍有不適就得立刻回來。」我說行。

侄子在省城住,丈夫給他打了電話,讓他開車來送我們回家。上車前我還吐的不行,我女兒手裡拿著塑膠袋,走不遠就問我咋樣?想吐不?從醫院到我哥家一百二十多公里,我一路沒吐。

到大哥家後,嫂子給我們煮的麵條,我吃了半碗也沒吐。

要過年了,我嫂子和一個同修裝了兩袋枱曆和對聯,要挨家挨戶去送,我說:「我也和你們一起去。」嫂子說行,給我也裝了一袋枱曆。一天走了二十多里路,我卻一點也不感覺累。

在大哥家,我每天早上三點半起來煉功,上午學師父的各地講法,下午出去送枱曆,晚上和哥嫂一起學《轉法輪》。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在醫院裡我連飯都吃不下,還腹痛、嘔吐等,現在所有癥狀全都不見了,在這修鍊的二十多天內,把原本掉下去的體重也找了回來。

現在我姐、姐夫、小妹、二嫂他們又走進了修鍊。我在大哥家住了五個多月,大嫂說:「你不能老呆在這兒了,你得走你自己修鍊的路,有你的眾生你得救啊!」

回家之後,我想我也找不到學法點咋辦啊?我就天天求師父幫我找到同修。果真,有一天我與劉姐相遇。十八年前我倆在同一個學法點學法。見到劉姐,我向她說明了我的情況,她順利的把我帶進了學法小組。現在我們學法小組四個人都很精進,天天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婆家人看我這個危重病人煉法輪功好了,都認同大法了,並且全「三退」。當然,我丈夫和女兒更支持我修鍊。丈夫在外地開車,晚上回來怕影響我煉功,就先在車裡休息,等我煉完了功才進屋。只要有人問他:「你媳婦的病怎麼好的?」他就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法輪功太神奇、太超常了!」他也在證實大法。

一年多過去了,我們全家人感謝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我要珍惜李洪志師父給我延續來的修鍊時間,精進,再精進,多救人,努力完成下世的使命和責任,不負師恩!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加國亞伯塔省聯合保守黨領袖贊法輪大法好

文:加拿大卡爾加里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二零一八年六月三日,加拿大卡爾加里市中心迎來初夏最大的戶外節日丁香節。每年這一節日,數十萬市民和遊客、數百商家和許多政黨和民間團體來此慶祝。卡城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學員和往年一樣,參加了節日的開幕遊行並在展位上向市民傳播真相。

亞伯塔省聯合保守黨領袖、前國會議員傑森·康尼(Jason Kenny)先生在遊行結束後,特地前來與法輪功學員合影,並帶領法輪功學員高呼「法輪大法好」。

圖1:亞伯塔省聯合保守黨領袖、前國會議員傑森·康尼(Jason Kenny)先生與法輪功學員合影,並高呼「法輪大法好」。
圖1:亞伯塔省聯合保守黨領袖、前國會議員傑森·康尼(Jason Kenny)先生與法輪功學員合影,並高呼「法輪大法好」。

圖2~3:卡爾加里法輪功學員在丁香節開幕式遊行
圖2~3:卡爾加里法輪功學員在丁香節開幕式遊行

圖4~5:法輪功學員在丁香節上向民眾介紹法輪大法
圖4~5:法輪功學員在丁香節上向民眾介紹法輪大法

圖6:市民在法輪功展位上拿取資料
圖6:市民在法輪功展位上拿取資料

法輪功學員每年都參加這一節日的慶祝,他們燦爛的笑容、亮麗的服裝、鏗鏘的鼓點,給開幕遊行增添了亮色。遊行後,在展位上,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功法演示、分發傳單、給民眾贈送真相資料,並為來自大陸的華人辦理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服務。

今年參加丁香節的人群和展位中,各黨派也非常活躍。聯合保守黨領袖傑森·康尼是前國會議員,多年來一直對法輪功學員非常友好與支持。在此次丁香節遊行的法輪功隊伍剛到終點時,康尼先生就立即迎上來,與法輪功學員握手,合影,並用字正腔圓的中文高呼「法輪大法好」。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我們村的人見證了法輪功的超常祛病奇效

文: 河北農村法輪大法弟子/明慧網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鍊法輪功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二十年的修鍊中見證了太多大法創造的奇蹟,現僅舉幾例:
我們村有一個人,從小就有胃病,吃不下飯,四十多歲時人就虛弱的連門檻都邁不過去。修鍊法輪功二十天就徹底好了。現在都七十多歲了,什麼活都能幹,身體非常好。

我有一個親戚,四十多歲時,得了腰椎間盤突出,一個大男人疼的直哭,走不了路。我兒子雖不修鍊,但知道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很同情他,就跟我說:「讓他到咱們家來煉功吧」!

他來時是三個小夥子把他抬上車的,在聽法輪功師父講法第三天時,他就可以讓人攙著走路了,第七天就徹底好了,自己走回家去了。他媳婦說:「大法太神了!」

我們村一個人的閨女和兒媳婦,後背疼的厲害,去很多地方看過,都看不好。在我家看了七天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就徹底好了。

我大姑姐,今年七十八歲了,她肌肉萎縮,常年針灸,還血壓高,昏的厲害,要天天測血壓。我看她很遭罪,就給了她一本大法書讓她看。因為她兒子受中共謊言的毒害,對大法不理解,她不敢讓兒子知道她看大法書。一段時間後,一次她和兒子一起上樓,兒子家住六樓,以前她要扶著樓梯扶手,氣喘吁吁的向上爬,這次兒子看她不用扶著扶手,很輕鬆的就上去了。就說:「您還越來越棒了!」她告訴兒子:「是你舅媽給我一本法輪功的書,通過看書,我的病都好了,連血壓也不用測了!」兒子說:「那您就好好學吧!」現在她兒子、兒媳都非常支持她學大法。兒媳因為膝蓋疼,還和我要了一本大法書看。兒媳的媽媽有風濕病,哪都看過了,沒辦法治療。她跟我說:「等天暖和了,讓我媽到您這來聽法。」

我哥哥家在西安,他本來不相信大法,二零一五年他被查出有膀胱癌,我和兩個妹妹去看他,給他講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事,於是他也開始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就好了,今年八十二歲,身體非常硬朗。

再說我自己,在大法中修鍊二十年了,一片葯沒吃過,耳不聾、眼不花,紅光滿面、穿針引線不在話下。老伴已去世多年,我一個人種著一個菜園,自給自足,從不給兒女們增加負擔。我種的菜不用農藥和化肥,是真正的綠色蔬菜,我賣的還比別人便宜。

賣菜每天要騎著三輪車往返二十多里地,人們一聽我的歲數,都很驚訝!買菜的人都知道我的菜好,還便宜,有很多人要跟我定菜。一次一個常買我菜的人說:「這老太太的菜吃得放心,沒有農藥化肥。」旁邊一個人聽了不信,說:「現在沒有不用農藥、化肥的了,要是不用菜都不長了。」她就買了幾個西紅柿回去嘗嘗,幾天之後她見到我說:「阿姨,我服您了!」

生活中我處處按照真、善、忍去做。一次一個賣菜的人掉了十元錢,他不知道,我趕快去追他,當時周圍還有很多人圍著買菜,他以為我是跟他要錢,說已經給你菜錢了,我說知道,是你掉了十塊錢。他感動的說:「現在還有這樣的人,別人恨不得上兜掏去呢!」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口腔癌患者 修鍊法輪功康復

作者:北京法輪大法弟子 春英,來源:正見網

我是1996年得法的弟子,今年80歲,修鍊22年,感恩師尊給予我第二次生命。

記得1996年,58歲的我被查出患有口腔癌,我丈夫當時是部隊的團長,他就開著車帶我到各大權威醫院治療,中藥、西藥吃了無數,無濟於事。一天,鄰居找到我,讓我學法輪功,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我知道自己得了絕症,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就走入大法修鍊。剛剛開始煉功,奇蹟發生了,我的舌頭開始蛻皮,一層一層的蛻皮,大約煉功一個多月後,口腔癌好了!以前根本不能吃飯的我,一次就吃了一大碗麵條。我的癌症好了!法輪功太神奇了!是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走入大法修鍊後,同修們去各地洪法,我也去,而且一次不落。在洪法的過程中,每次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自己一閉眼就會看到有許多另外空間的生命在我眼前。我愛去洪法,一次都不想落下,雖然自己那時60多歲了,但同修們一說去洪法,我推著自行車就跟同修去,三十多里地路,騎著自行車,一點兒不累。

現在,自己80歲了,因為堅持修鍊,身體健健康康的。我因為修鍊法輪功癌症痊癒的事,也作為同修們講真相的小故事,救度世人,我很開心,不論在哪,不論是誰,問我的病是怎麼好的?我都真誠的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法輪大法救了我!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法輪功神奇啊,就算警察來了,我也敢說

文: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明慧網

一天,同修找我說有人要見我,是一個曾經被醫院判了死刑的老人,我帶著疑問前去赴約。和同修來到了老人的家,可老人不在,後幾經周折找到了老人。雖然我不認識這位老人,可老人對我非常了解。我因為修鍊法輪功,被中共迫害了好多年,老人見到我,很是高興,侃侃而談的講起了他的故事。我眼前的老者哪有半分病入膏肓的樣子,這個事兒還要從幾年前說起。

老人今年快八十歲了,兒女都成家了,老人和老伴相依為命,靠種地為生,生活比較拮据。一天,老人感覺身體不適,干農活沒有力氣,想是幹活累到了吧,應該休息休息就好了。可幾天過去了,不但沒有好轉,身體卻每況愈下。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人越來越消瘦,出行也是拐杖不離身,農活也不得不放下了,到最後卧床不起。

這可愁壞了老人一家。家人感覺不能再等了,不去醫院不行了。於是就帶著老人走了好幾個大醫院,骨髓空洞症,這個陌生的名詞反覆的敲打著家人的心。去過的幾家醫院對這種少見的病症都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醫生們建議老人去北京治療,估計費用需要一百多萬,而老人年紀比較大,治療風險也很高,要家屬好好考慮一下。

這個消息對老人及家屬如晴天霹靂一般,驚人的治療費用對並不富裕的老人一家來說如同天文數字一般,別說一百多萬,就算是十多萬都負擔不起啊,唉,只能認命回家了。

人就算只有一點點生存的希望,他都會抓住那份渺茫,渴望自己能多活哪怕一天,兒女們為了不留下最後的遺憾,對老人照顧有加。回家以後正規治療的途徑走不通了,又試了不少偏方,卻絲毫不見起色,老人一天天憔悴下去,靜待死亡的來臨。

帶我去的那位同修知道了此事後,帶著寶書《轉法輪》來到老人的家裡,給老人講了大法的真相,什麼是法輪功,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也唯有大法能救你的命,你信到什麼程度,就能好到什麼程度。老人聽後很感動,越聽越愛聽,老人還經常看書。

一天晚上,老人清晰的做了一個夢,夢見大法師父把他的脊椎骨一塊塊的卸下來,一塊一塊的用「刷子」刷,然後又一塊塊的從新拼接好。漸漸的,老人的精神有了起色,吃飯香了,睡眠好了,慢慢的也不用家人照顧了。老人的身體慢慢的硬朗起來,逐漸撿起了扔下的農活。

時間不長,老人的身體恢復如初。老人走到哪講到哪,是大法救了他的命,這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

得病前,老人經常去趕集,身體好了以後,老人還是願意去集市上逛一逛。很多聽說老人得病的鄉親見到老人精神抖擻的樣子,都感到很驚奇,上前詢問。老人跟他們講是大法給了他的第二次生命,他把手中的《轉法輪》舉的高高的,法輪大法我看了三十多遍了,法輪功好啊,法輪功神奇啊,我這個將死之人都救過來了,這麼神奇的事情,就算警察來了,我也敢說。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