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法輪功家人受益 半植物人恢復健康

文: 山東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祛病健身

秀阿姨和海大叔一九九七年開始修鍊法輪大法。修鍊不久他倆身上的各種疑難病症就痊癒了。沒有了醫療費這個巨大負擔,家庭生活也得到改善。家人、親朋好友從他們身上看到他們的變化,也都相信大法好,有的也走入大法修鍊中了。下面說一說他們修鍊大法後發生在他們的親人身上的神奇事。

侄女遇險現神奇

大約零八年左右,秀阿姨和海大叔的侄女坐公共汽車去鄰縣。侄女一米六九的個子,當時已懷孕八個月。車快速往前開著,車閘突然失靈,撞到了前面一輛大貨車上,後又反彈到隔離帶的水泥墩上,然後翻到溝里去了。這輛公共汽車壓癟了,營救的人來了,門窗都打不開了,只能用電焊把門切開。車禍造成兩人當場死亡,多人受傷。

一個將近一米七、身懷八個月孩子的孕婦,即便車沒被壓癟,要從那種小公交車窗戶爬出來都很難,何況這輛車的車體已經摔扁了!當援救人員到達時,發現秀阿姨的侄女竟然在這輛公交車外站著,問她怎麼出來的?她說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出來的。這讓所有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後來人們都說是神佛保佑了她。

可不是嘛!秀阿姨的侄女很認同法輪大法,她不僅退出了自己加入過的共產黨組織,身上還帶著大法護身符。

驚魂稍定,她發現自己的腿上被划了一個很深的大口子。她與其他乘客一起被送到了醫院。看著她腿上裂開的大口子,醫生說得打破傷風疫苗,可她懷孕了,不能打。不打得了破傷風怎麼辦?誰也不敢拿主意。

秀阿姨和海大叔到醫院看望侄女,告訴她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需要打針。侄女聽了姑姑的話,決定不打破傷風預防針了。

第二天早晨,侄女發現,腿上的大口子癒合了!當天她就回家了。侄女的婆婆發自內心地感激秀阿姨,說:「多虧你救了俺這孩子,嫂子,謝謝啦!」秀阿姨趕忙擺手,說:「我可救不了,是俺師父救了她!」

半植物人恢復了健康

二零一四年春天,秀阿姨的侄媳婦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七竅出血,頭顱內充滿了血水,因她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做開顱手術,住院四十一天了仍不會動,呈半植物人狀態。

在醫院又住了一段時間,依然不見好轉,家人只好把她接回了家。這時的她失去了記憶,翻來覆去的只重複一句話,身體不能活動,家人愁壞了,這不是個植物人了嗎?吃喝拉撒全靠別人伺候,這可怎麼辦呢?

秀阿姨與海大叔去看她。他倆知道她認同法輪大法,於是在她的手腕上、脖子上戴上大法護身符,口袋裡也裝上一個,同時播放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給她聽。離開時囑咐她的家人:每天要讓她聽師父的講法。

幾個月後,秀阿姨的侄媳婦能坐起來了,漸漸地能下床活動了,慢慢生活能自理了。一年多後,她不但能做家務活,還能下地幹活了,一個吃喝拉撒都需要人料理的半植物人完全恢復了健康。

恢復健康後,她的兒子把秀阿姨給她的那個下載了師父講法的小播放機拿回自己家去了,他說,大法這麼神奇,他要讓他的兒子聽大法師父的講法,相信孩子聽後能變聰明。

小外孫不用做手術了

秀阿姨與海大叔有個小外孫叫晨晨。晨晨六、七歲的時候,生殖器官上長了一個東西。醫生檢查後說得做手術,否則長大後不能生育。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大爺、大娘等全家人一聽嚇壞了。大娘是醫院裡的工作人員,她請來專家又給晨晨作了仔細的檢查,結論還是:必須做手術。

做手術得先消炎。打了三天的消炎針後,醫生讓家人準備好,說第二天一早做手術。

當天下午,媽媽帶小晨晨去姥姥、姥爺家,告訴秀阿姨與海大叔小晨晨要做手術的事。海大叔想,小晨晨每次來,總喜歡聽師父的講法,孩子雖小但天性善良,從小就不讓父母殺活魚、活雞等活的東西,還喜歡打坐,他應該算是個小弟子吧。於是他給師父敬上香,叫小晨晨過去跪在師父法像前給師父磕頭,教晨晨對師父說:「求求師父,別讓我做手術了。」晨晨說了幾遍。

第二天一早,小晨晨的父母帶他去醫院做手術。醫生做術前檢查後說,「晨晨不用做手術了。」

全家老少皆大歡喜。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信李洪志大師 嚴重腦瘤患者康復

祛病健身

我是一名數學教師,在我三十六歲那年,一天我像往常一樣正在給學生上課,突然一頭栽倒在講台上,不省人事。經醫院檢查,是腦瘤。腦袋長瘤是件多麼危險的事,而我得的卻是很嚴重的那一種,一發病就劇烈頭痛,有時倒在地上抽風、口吐白沫,昏迷過去,精神和意識受到不同程度障礙。

記得有一次在老家時,我犯病了,大晚上什麼也沒穿就跑出去,當時外面零下十八度,我跑出去一個多小時,摔得渾身全是傷,後來倒在地上凍得縮成一團兒。母親找不到我,急得都報警了。不知過了多久,我被認識的人發現,打電話叫家人把我接了回去,那次差點被凍死。這是過後母親給我講的,可我當時完全不知道。那時候這種事情太多了,我遭了很多的罪,真的很可憐。

校長給我放了長假讓我專心治病。也就在那時,我認識了一位患腦瘤好幾年的大姐,比我的病還要輕,她發病時就是站不住,渾身顫抖要摔倒。可即便這樣,她做了開顱手術後,什麼葯貴吃什麼,可還是沒有治好。因為這個病屬於疑難病、重病,沒有什麼特效藥。再看看自己,我就更覺的沒有希望了!心想:活一天是一天吧。

後來母親從農村過來照顧我,那時她已經修鍊法輪大法將近兩年了。修鍊前,母親患有嚴重的類風濕和關節炎,別說干農活,就是連走路都走不了,什麼葯都吃了,因為葯吃的太多一口牙都掉光了。煉法輪功後,母親不但能走路了,還一身輕走路生風,簡直太神奇了。

一天,母親和我說:「孩子,你也修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你的命。」因親眼見證母親修大法後的神奇經歷,所以我也非常相信大法。再加上當時我中藥、西藥全都吃了,真是什麼方法都用了,對現代醫學已經失去了信心。所以我決定也要修鍊法輪大法,把心一橫,我把葯全扔了。

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鍊中。那是二零一零年。可是,初期我並不懂得怎樣去修,也不知道修鍊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不懂得遇到事情向內找,處處為他人著想,什麼也不懂。就知道天天看書,我心裡也非常相信大法、相信李洪志師父,相信我的病會好。雖然當時是抱著這樣一種心態走入大法中來的,可是慈悲的師父還是幫助我凈化身體、幫我消業。慢慢的,我發病的次數越來越少,發病周期越來越長,這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這期間,我就相信師父,因此一片葯都沒吃。

到了後來,由於我心性提高了,也知道怎樣去做一名實修者,所以後來很少發病。有時候剛上來難受的意識,我正念一起,心想沒有事,馬上就好了。一晃,快八年過去了,我一針沒打,一粒葯沒吃。現在什麼都能幹,和好人一樣,完全恢復了健康。這本身不是一個奇蹟嗎?

修鍊前,我是個好強、脾氣特別不好的女人,一點小事就發火。經常把女兒打哭,鄰居都能聽得見孩子的哭聲。有一次,那是高考的前一晚,女兒在家學習,我不知什麼原因,又和女兒吵起來,我把女兒的眼鏡摔碎,女兒哭著憤怒的說:沒有眼鏡你讓我明天怎麼高考。後來丈夫回來了,得知此事也非常生氣,我倆又打了起來。那時丈夫和女兒對我意見都非常大,都不願意理我,家庭矛盾很深。

修大法後,不知不覺我變了。一方面,我明白了怎樣去做一個好人,凡事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做事,用一顆善心去包容別人。說話時,語氣輕柔,面帶微笑,用祥和的心態去對待周圍的人或事情。另一方面,我認真的看完了《九評共產黨》這書本,發現自己以前那種好強、愛爭愛斗、脾氣火暴、咄咄逼人等等,全部來自於黨文化。那種鬥爭哲學所提倡的好、勇、斗、狠,在我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意識到這個問題後,我便注重修去黨文化,讓自己本性善良的那一面蘇醒。

我的變化,女兒和丈夫都看在了眼裡。女兒說媽媽你變了,開始願意接近我,和我說心裡話。丈夫看到我修鍊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慢慢開始接受大法,認同大法好。修鍊後,我把自己的工資卡給丈夫支配,他的工資卡自己保管,我從不過問。後來,他看到我的變化,也受到了觸動。他把我的工資卡又給了我,讓我自由支配。我的親朋好友來看我時,既驚訝於我恢復了健康,也驚訝於我的變化,她們非常願意聽我講述自己真實的經歷和感受,她們也很受益。

我很慶幸,有生之年能夠得到大法並走入大法中修鍊。慶幸,今天我能有機會坐在桌前,寫下這篇文章,與更多的人分享我的故事。

在此,我感謝法輪大法,感謝李洪志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完整的人生、幸福的家庭!師父,您辛苦了。您的恩德窮盡弟子一生也難以報答!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吉林大學副教授夫婦修鍊法輪功的故事

祛病健身

吉林大學副教授宋朝霞、原吉林大學講師王悅健夫婦二人走入法輪大法的原因卻是另有不同。當年法輪大法洪傳於大陸之時,他們還是年輕的學子,身體健康。二人是被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感動,並最終走入大法修鍊的。

最先開始煉功的是王悅健,1996年4月,正在吉林大學數學系讀碩士研究生的王悅健,有幸在吉林大學禮堂觀看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在看講法錄像的第一天,當師父講到佛、道、修鍊這些有關傳統文化的精髓的時候,王悅健先前在求學中和思索中遇到的許多疑問,豁然而解;當師父講到另外空間、高層生命的時候,習慣了實證科學的思想和思維實實在在地被拓寬了。通過李洪志師父的講解,王悅健明白了為什麼人應該做好人,好人的標準是什麼,如何能達到這樣的標準;人生為什麼有苦難,應該如何面對苦難;世間為何多不平,為何要看淡名和利……王悅健在持續的心靈震撼中看完了九天的講法錄像。那種身心被正的能量從新歸正的體驗,令他永生難忘。

當時在東北師大生物系讀碩士研究生的宋朝霞,看到王悅健學法輪功後,身體越發健康了,心胸越發寬廣了,越來越會為他人著想了,也慢慢轉變了對氣功的偏見,想了解了解法輪功到底怎麼樣、是一個什麼樣的功法,就接觸了東北師範大學的法輪功學法點上的學生,通過聽他們的交流、看他們的言行,逐漸得知法輪功是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法輪功修鍊者在生活中、與人交往的矛盾中都是在不斷的找自己的不足,不斷提升自己的道德,努力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宋朝霞感嘆於在這樣一個崇尚金錢、物慾橫流的社會現實下,法輪功真是人間的一塊凈土。於是經過一年多的了解、思考,帶著對「真、善、忍」境界的嚮往,1997年7月她也開始學煉法輪功了。

通過對大法的更深入學習,二人領悟到,一定要做個好人,善待他人;同時更得把學習、教學和學問做好,因為那是社會賦予他們的責任。當保持著一個修鍊人的心態去做事時,與以往最大的不同是,他們的內心是快樂的,發自內心的樂意付出,樂意多付出。那段時間,他們總是心裡樂呵呵的,感到找到了正確的人生航道,從那時到現在從無怨無悔。

看到孩子們在煉法輪功中受益,王悅健的母親和宋朝霞的母親,不久也開始學煉法輪功。她們年輕時在開墾北大荒時,尤其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由於生活、工作條件惡劣患上了疾病。王悅健的母親患有哮喘多年,繼而發展為肺心病;宋朝霞的母親患有類風濕多年,後期發展為心臟病。二位老人飽受疾病的折磨,藥物也不好使。1997年兩位老人先後開始學煉法輪功,結果病症都很快得到了緩解,都不再使用藥物了,呼吸通暢了,疼痛消失了,身體都真正的恢復了健康。

隨著現代社會物質的越來越發達,人的精神層面也越來越空虛,特別是實證科學的局限,使人們越來越重視眼前的現實利益,而忽視了道德層面的提高。尤其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年輕人,面對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很多人沒有對神佛的起碼信仰,更不知道自己人生的目的是什麼,「今朝有酒今朝醉」是很多年輕一族的現實寫照。但是酒醒後該向哪裡走呢?也許王悅健、宋朝霞夫婦的親身體會,會給您一個不同的啟示吧。

來源:明慧網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成都電子科大副教授修鍊法輪功多種疾病康復

祛病健身

現居美國愛達荷州波夕市的王竹紅副教授,退休前在成都市電子科技大學任教。她曾經身患多種疾病:慢性痢疾、長期拉肚子、肝痛、脾痛、胃痛、肚子痛,加之風濕,到了冬天,常常因為手臂痛的無法入睡。有二十多年的時間幾乎是到處找醫生,天天吃藥,治不好病,真是很痛苦。而她的丈夫何正權在讀中學時,得了血吸蟲病,使肝脾損傷,1965年因為肝硬化,造成脾臟切除,身體也長期處於病痛狀態。疾病的長期折磨,加上生活條件很差,他們二人常感覺生活很苦、很累,活著沒有意思。

幸運的是,1996年5月,王副教授和她的老伴開始修鍊法輪功。她老伴的肝痛、頭暈等癥狀很快消失,她的身體也越來越好。同時,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修鍊法理,使他們懂得了一個人為什麼要做好人,如何做一個好人的人生哲理,覺得生命有了新的意義和價值。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從疾病的禍害中脫離出來不久的王副教授,卻受到中共紅禍更邪惡的禍害:她曾兩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拘留13天,被非法關押洗腦160天,兩次被在飯菜中下毒;她的老伴在深圳南山區610施壓下,被公司解僱……在國內備受折磨的王副教授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投奔到了遠在美國異鄉的女兒。雖然背井離鄉,但從此總算能在藍天白雲下享受自由修鍊法輪功的權利。

古語:「民之所欲,天必從之。」又語:「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意思是上天按照民願行事;能順應上天者上天會使其昌盛,而違背上天者最終將被上天銷毀。反觀中共邪黨政權,執政幾十年來一貫逆天而行,特別是對使上億人身心受益的法輪大法近二十年的瘋狂打壓,不僅違背了民心,更觸犯了天意,如此逆天叛道的邪惡行徑,其最後的結果已是不言自明的了。

來源:明慧網

標籤: ,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留下評論

北京首都師範大學教授修鍊法輪功鶴髮童顏

祛病健身

曹淑芬女士,是北京首都師範大學的教授。她於1994年7月喜得法輪大法。煉功兩個月後,她甩掉了三百多度的老花鏡,視力左眼達到1.5,右眼為1.25,超過了她的孫女,這對一個酷愛讀書的人,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不僅如此,曹教授還有一個更神奇的變化,她當時已是66歲的老人了,可修鍊不久,臉上皺紋突然消失,皮膚變細嫩,白裡透紅,滿面紅光。老人87周歲時,臉面仍沒有什麼變化,只是頭髮全白,真可謂鶴髮童顏。除了身體的健康,曹教授心胸也變的豁達了。

眼睛老花,幾乎是每一個人邁入中老年後都要面臨的困擾,在當今的醫學上,也沒有徹底根治的良方。而66歲的曹教授,煉功兩個月就使花眼恢復正常,甚至比孫女的視力還好,這是現代醫學創造不了的奇蹟。而這樣的神奇,在修鍊法輪功的人中還不僅僅是個例。有許多的老年人修鍊後花眼恢復正常,也有許多近視的年輕人修鍊後近視消失。筆者身邊也有一位60多歲的老人,在40多歲時就老花了,老花鏡就戴壞了三個,修鍊不久,視力便恢復正常,現在做針線活穿針引線都不用戴眼鏡,用她本人的話說,螞蟻腿都能看清楚。

而修鍊法輪功使人變得年輕,在《轉法輪》中也有明確的開示:「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鍊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裡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許多接觸過法輪功學員的人也都知道,經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的人,他們的面容比同齡人年輕許多。

來源:明慧網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師父拿掉了我的病業

祛病健身

文: 吉林法輪功學員口述/明慧網

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鍊的大法弟子,今年已九十二歲了。 修鍊法輪功前,我胸部有個雞蛋大的肉包,還有肺心症,咳嗽上不來氣,心律過速。煉了七天法輪功,這些病全沒了,真是無病一身輕。並且天目也開了,從那以後我就堅定修鍊法輪功。

在我九十歲的時候,就是二零一六年十月,我感覺胸部難受,咳嗽上不來氣,然後去中醫院檢查,醫生檢查後把我大兒子叫到外邊說:你父親的肺癌已到晚期,只能活一個月了。現在必須住院觀察治療。

住院每天打吊滴五、六瓶,住了三天沒見好轉,我決定出院。醫生不同意,我強行出院。回家後,孩子們不放心,又領我到當地礦醫院檢查,拍片照相等發現肺部有一個肉瘤,醫生說是「結核球」。然後給我抓了五百元中藥回家吃,醫生讓一個月後再來複查。這葯很難吃。到第三天時我就想:我已煉法輪功二十餘年,怎麼得病了呢?而且又是肺癌,這不是給大法、給師父抹黑嗎?是我沒做好,不精進造成的,真是對不起師父和大法。

就在這時,我看見有一隻大手伸進我胸里又拿出來停在我的胸前,見這隻大手裡有個像豬腰子灰白色的一塊肉,還帶有血絲,清清楚楚在我面前停了約有十秒鐘。當時我很震驚,這是師父把我的病業拿掉了。頓時感覺身體輕鬆,我非常高興並和孩子們說:我病好了,不吃藥了。

然後我把此事告訴他們。大兒子說,要真的好了,我也煉。這樣我們又去礦醫院複查,醫生說才來三天又來複查?然後就給拍片照相等。看的很細,發現原來的肉瘤確實沒有了,肺部長瘤部位還有個窩呢!醫生感到奇怪,說瘤子哪去了?我說是我師父給拿下去了,我是煉法輪功的。醫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說:不可思議,真神了!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晚八點左右,我想去外邊走走,推開門剛到外邊就重重摔了一個跟頭,起不來了,摔的很疼。這時孩子把我帶到市醫院檢查,拍片照相後,醫生說骨頭摔裂縫了,胯骨摔壞了,有塊小骨頭掉了,醫生說必須動手術把那塊骨頭拿出來,手術費至少三萬元。我說那就不用手術了,回家養吧。

回到家裡,躺在床上我在想:我這一生為何這麼苦,年輕時被打成右派到平反時按工人工資的百分之六十開。其實我是建國前的幹部(離休)。如果按政策平反,政府得給我補償至少上百萬元。現在政府不管也不給我補償,心裡總是憤憤不平!

我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是我這顆心不好,是我有爭鬥心、利益心。師父,我不執著這些了,是弟子不好,我應該把這些心放下,堅定實修,信師信法,堅修到底!想著想著我突然看見有一隻手從我大腿側面伸進來,手拿出來時手裡還有塊白白的骨頭,當時我非常感動:明白了是師父把這塊摔壞的骨頭拿出來了,我不用動手術了。真神奇,太神奇了!師父太慈悲了!李洪志師父還在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謝謝師父。

三天後,我就能坐起來,逐漸又能站起來了,而且也不疼了,現在能正常下地走路了,這都是師父幫助的結果,把我的病業拿掉了。再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永遠不會忘記師父的恩德!

我把這個經歷寫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希望同修都能堅定的信師信法,不要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希望世人都能了解法輪功真相,得救度。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鍊大法,是按宇宙真、善、忍特性修鍊的高德大法,是性命雙修的,真修的人都遇到過許多超常神跡。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聽李洪志大師講法元神離體 晚期乳腺癌痊癒

祛病健身

文: 吉林法輪功學員 重生 來源:明慧網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鍊法輪功的。一九八六年我剛結婚幾個月就懷孕了。在幹活時不小心摔了一跤流產了。即使這樣我也得幹活,因公婆的家規非常嚴。於是我落下一身病。不能幹活了公婆便指桑罵槐,有時候生氣心裡不平衡,我也會跟他們吵吵。我讓丈夫跟他們評理,丈夫不出聲,我更生氣,丈夫在家是長子也是孝子,幹活在先,好事都讓著弟弟妹妹。他掙了錢都給家裡了,我看病公婆不給錢。有病沒錢看,我更恨公婆,怨他們偏袒小叔,就這樣我就搬到娘家去了,我倆凈身出戶。

年紀輕輕的我又得了各種疾病:肩周炎、胃病、胰腺炎、神經痛、肝炎、乳腺炎、腰椎盤突出等等,一年比一年嚴重。這時儘管走遍了各大醫院也已經治不好了。一九九五年乳腺炎轉變為乳腺癌,生活不能自理。長春、吉林的大夫會診結果說:已是晚期,只能活幾個月。開點葯回去吧,想吃啥吃點啥。

我躺在床上起不來,在病痛折磨中絕望的煎熬著,等待那最後一刻的到來。

一天,來了一位熟人,他說,「修鍊法輪功吧,法輪功是佛法,能治你的病。」從小受黨文化的灌輸,不相信有神佛,在家人和這位熟人的說服下礙於面子就去了法輪功的煉功點。到那兒坐了一會他們就開始播放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

李洪志師父打開了我的天目。我感覺全身被一種熱能量籠罩著很舒服。一會兒我的元神出去了,在另外空間看到五顏六色的花草樹木亭台樓閣,還有瀑布流水,真真實實,那色彩斑斕的景象,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接著看到雲霧繚繞,很多法輪在旋轉,還有各種仙人、仙女。這時我又看到周圍沒有人了,只有我和師父,師父在給我凈化身體,我看到師父發出一閃一閃的光打遍我的全身,從胸部往外拔黑絲,自己覺得身體越來越舒服。幾分鐘的時間就清理完了。

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播放完了,我好像什麼也沒聽到,同修看到我直直的坐著眼睛直直的不動,嚇壞了,帶我去的同修就喊:「看她怎麼了?」他們知道我是癌症,以為我過去了呢,她們就晃我,一會兒我的主元神從另外空間回來了,我的感覺就像《西遊記》中的那個孫悟空被妖精綁住,元神出去了,這邊肉身發怔一樣。

十幾天的學法煉功,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我的各種疾病不治而愈了。我的體重由八十斤增加到一百二十多斤。從此我無病一身輕,內心從未有過的輕鬆暢快,從此與葯無緣。大法的神奇在自己身上的體現,讓我義無反顧的堅定的走到今天,之後無論中共對大法和師父怎樣造謠生事,迫害的多麼殘酷,我對師父的堅信從未動搖過。人們可能奇怪,中共邪黨對法輪功修鍊人迫害的著兒都使盡了,他們為什麼依舊屹立不倒?

當然,真正的大法修鍊人都能告訴你「為什麼」。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四川醫科大學副教授修鍊法輪功絕症痊癒

祛病健身

唐旭珍副教授是四川醫科大學(原瀘州醫學院)病理解剖教研室細胞學副教授。雖身為醫學副教授,但她卻一直體弱多病:患黴菌性胃炎、肝炎、膽囊炎、腎盂腎炎等,十多種疾病纏身,雖身處大醫院,醫療條件好,但藥物治療療效甚微。一九九六年唐副教授又不幸得了鼻咽癌。鼻血日漸增多,進食嗆得難受,吞咽困難。

眾所周知,癌症就是葯醫不好的絕症。唐副教授心中明白,自己的生命面臨絕境。正在痛苦不堪的危急之時,一九九六年四月初她有緣修鍊了法輪功。煉功第三天大便出六百毫升陳舊性血液,鼻內血(絲)都沒有了,癌症的癥狀消失了。不久,其它疾病也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

修鍊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人,唐副教授的道德水平也提高了,原本心胸狹窄的她變得寬宏大量了,變得更加善良、更加真誠了,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為了遠處的病人得到檢驗結果,她常常加班幹活,不為名,不計報,工作卓有成效。她的檢驗結果精準。退休後單位又聘請她上班,單位的專家、權威、普通醫務人員、病人都很信任她。

不僅如此,作為佛家上乘修鍊大法,一人煉功家裡的人也會受益。這話也同樣印證在唐副教授家中。她骨瘦如柴的丈夫變得白胖了,原有的肺結核、頑固的皮膚病、乙肝病毒等,這些難以治癒的病也在正法修鍊的能量場中痊癒了。當年在患同樣病的人中,只有她丈夫一個人好了。

人常說:人吃五穀雜糧,怎麼能沒有病呢?可是人有病了怎麼辦呢?找醫生啊!可是如果醫生也治不好了怎麼辦呢?唐旭珍本身就是醫科大學的副教授,擁有良好的醫治條件,可面臨多病纏身,特別是要命的癌症,她同樣無能為力。在生命走向絕境時,是法輪大法挽救了她的生命。有過這樣經歷的人,誰能讓她相信媒體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衊呢?誰能讓她從心底放下法輪大法呢?

筆者熟知的一位法輪功修鍊者,也曾經是重點大學的老師,當年有著同齡人難以具備的優越條件,用領導的話說:「就等著一年年、按部就班的升遷了」。然而由於江澤民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她失去了工作。十幾年中多數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而她的同班同學們,現在已經有幾位博士生導師,還有廳局級幹部,有全國人大代表,有行業內知名的科學家,有國家級研究院分院負責人,有大學教授、高等院校的院系領導,有回報豐厚的企業家……了解她情況的人經常說:「如果你當年不修鍊法輪功,現在也早就是一位教授了,絕對不比你的同學們差。」確實,她當年上學時一直是班級中數一數二的佼佼者。可是她的回答卻是:「如果我不修鍊法輪功,也許現在早就卧床不起或者是個半廢人了。」是的,當年面對摺磨她多年的種種慢性病:嚴重失眠、咳嗽、風濕,腦瘤,雖不一定要了她的命,但卻會讓她痛苦一生。拖著一個有病的身體,即使真的獲得了生活中所謂的榮耀、光鮮又有什麼意義呢?當疾病纏身時,才知道健康比什麼都重要。然而從另一個方面講,如果不是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又有多少象她一樣的青年學者能夠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為國家做出更多、更大的貢獻呢?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西安石油大學謝錕教授修鍊法輪功的情況

祛病健身

謝錕教授,是西安石油大學的原教務處處長、圖書館館長。謝教授中年時患有腎病,多次住院治療,還曾因高燒三十九度昏倒在講台上。一九八五年因冠心病突發差一點要了命,經常心動過速,低血壓。除此外,他還患有嚴重的胃病,膽囊炎,肝囊腫,神經衰弱,痔瘡等多種疾病,在兩千多人的單位身體瘦弱排前十幾名;退休前每年兩次住院輸液,辦公室放有七~八種葯,每天必須按時吃藥。

一九九七年七月的一天早上,謝教授有幸遇到法輪功學員的集體晨煉,當天晚上他去煉功點看了李洪志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明白了這個功法是教人如何做個好人、做個更好的人,如何與人為善,並要求學員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事事處處嚴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做個道德高尚的人,謝教授從此開始修鍊法輪功。

謝教授原本是個急性子的人,修鍊前在家在單位別人都說他脾氣暴躁,爭強好勝,要求別人嚴。修鍊法輪功後,他變的寬容了,知道遇事為別人著想了,與家人、同事、朋友也能和諧相處了。在名利面前先人後己,主動幫助別人。生活工作中臟活累活搶著干。買東西時多找了錢就主動退回。

除了心境的提升,謝教授的健康狀況也發生了大的變化。首先他的胃病好了。一九八六年他被查出胃竇炎,很多年不能吃生冷食物,經常胃痛、返酸水、燒心,現在變正常了。過去經常失眠,一夜睡不了幾個小時,同屋的人什麼時候去廁所他都清楚知道。修鍊後他的失眠症消失了,精力充沛,騎自行車好象有人推一樣,上十四層樓一口氣爬上去不覺得累,感到無病一身輕。一九九八年單位檢查身體,他的身體健康指標都正常,至今沒吃過一粒葯,為國家節省了很多醫療費。

現在已近八十歲的謝教授,滿面紅光,精力充沛,別人見了都說他象六十多歲的人。二零一零年,七十二歲的謝教授自己開荒地種田,種了花生、地瓜、黃豆、玉米和多種蔬菜,獲得豐收,自家吃不了還送別人吃呢!

不僅謝教授本人通過修鍊法輪功身心受益,他患肝癌晚期的姐姐,也通過修鍊法輪功,使得癌症痊癒。

中國老百姓常說:「有啥別有病」。有病花錢不說,自身遭的罪可是誰也代替不了的。而當年身體羸弱的謝教授,因病受了無數的罪,一旦接觸到法輪大法並通過修鍊短時間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後,誰能讓他再放下呢?不管造謠媒體怎麼誣衊,他自己的親身受益可是自己最清楚的,沒有人會糊塗到拿自己的生命、健康開玩笑吧?難怪在江澤民發起迫害法輪功後,謝教授面對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家人不斷遭到騷擾、恐嚇時,都堅守自己修鍊法輪功的權利不放棄呢。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表哥表嫂念法輪大法好 驅走附體 家中興旺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百歲老人念「真善忍好」恢復健康

我的奶奶住在農村,雖有百歲卻閑不住,掃地餵豬樣樣能幹。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奶奶不小心摔倒了,卧床不起,身體越發的衰弱,於是家人給父親打電話回家見最後一面,因父親是奶奶最疼愛的兒子,離家最遠。

接到電話後,父母帶著我就坐火車回老家,到那兒已經半夜十二點。家人說,為見父親,奶奶強撐到現在,差點就看不到了。昏暗的燈光下,奶奶眼含淚水看著我們。儘管我沒見過奶奶,但我看到她的眼中充滿親切與希望,我趴在她耳邊告訴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見她一愣,隨後就是笑。

第二天一早,奶奶坐起來了!有精神了,扶著牆能走到客廳里了!大家都很高興。我和父親各自談了自己修大法後的身心變化,老家人因為害怕中共迫害,不敢接受。我們只有在人少時,告訴奶奶念大法好,因年紀大聽不清,就得喊著說。「真善忍」奶奶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總說不好。奶奶邊說邊拍手,樂得像個天真的孩子。奶奶一天比一天好,紅光滿面的,臉上幾乎沒有皺紋,皮膚滑滑的,說話總是為對方著想,村裡人都很尊重她。

有一次,奶奶在兩天內摔了三次,頭兩次是起夜時摔的,第三次是我們給她喂完飯後,都去吃飯了,她自己下地去灶房,摔倒在院子里了,摔得很重,沒起來。當我們聞訊趕到,把她抬到床上,奶奶疼得直哼哼,可能是胯骨摔壞了,不讓碰,請來鄉村醫生,打了兩天點滴,她就不讓打了。

我就在她耳邊念大法好,給她背法,聽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她很開心,頭三天,還有點疼的表情,後來就沒有痛苦的表情了,逐漸能翻身、能下地了,不到一個月就好了,大法的神奇在這位百歲老人身上得以見證。

三嬸念大法好 親見大法超常

奶奶身上發生的奇蹟三嬸親眼所見。三嬸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常因一些小事生氣,心口堵的難受,一次她試著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心一下就敞亮了,感覺很舒服,她激動地告訴我說念這幾個字真好,她記住了。

二零一二年,我再次回去看他們,三嬸七十多歲了,照看一個兩歲多的小孫子,孩子淘氣,不知在哪撿個撞球,撇著玩,一下打在三嬸額頭上,當時她瞬間昏迷,額頭出現一個大包,緩過來後,給我看,說她頭暈,我說你趕快進屋歇著,心裡默念「法輪大法好」,若有不適告訴我。

幾分鐘過後,三嬸出來了,告訴我沒事了,頭也不暈了,很清涼,她再次見證了念大法好的神奇。

認同大法好 三嬸的養女喜得二子

三嬸曾收養個沒人要的還在襁褓中的瞎眼小姑娘,因是先天性的,到處醫治治不了,三嬸就把她當親姑娘養。成人後,嫁給一戶種地的好人家。那家是獨子,婚後兩年沒有孩子,醫院檢查說是子宮後傾,不好懷孕,婆家很著急。

二零零三年,我們回去的時候,她也回來了,她很喜歡聽我背的大法師父的詩詞和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她說:「你唱的歌這麼好聽,我可想學了,你教我吧。」我就常教她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她學會了,經常唱這些歌曲,回家後,沒幾個月,就懷孕了,而且給婆家生了兩個男孩,如今生活得很好。

這幾年,她到城裡學會了按摩,而且學得很好很快,人們都尊敬她,報紙還刊登了她的事迹。如今,她每月收入幾千元,家也從農村搬到了城裡,過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瞎女不但減輕了家庭負擔,還成了家中的頂樑柱,既體面又有尊嚴,她還經常自己回老家看望養母。

表哥表嫂念大法好 驅走附體 家中興旺

法輪大法好 site:minghui.org

二零零三年回老家,見表哥痛苦的樣子,一問得知身體無力,不能幹活,去醫院打點滴也不好使,一到晚上睡覺,就感覺身體被東西纏著,冰涼的,能感覺到,卻看不到。於是別人就讓他供不知是什麼東西,燒紙上香,不但不好,反而身體更差。

我知道那是附體,就告訴他別怕,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誰都不敢來動你。他開始懷疑,我勸他試試,他試著念了。第二天,果然精神抖擻,渾身有勁了。過了幾天,又不行了,我說:「你是不是懷疑了?」他說是,我告訴他你都親自體驗了,難道不是真實的嗎?看看自己的前後變化,你應該最清楚,不要再供那個東西了,對你不好。他不敢動那個東西,我就把發正念的口訣貼在了那面牆上,並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就好了。

二零一一年,我再回老家的時候,看到他們蓋了新房,很大很漂亮,都很好。當我給他們護身符時,表嫂一把就拿到手裡,並告訴我,這些年,多虧念大法好,表哥身體一直很好,那壞東西再沒來過,表嫂親眼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很感激大法給他一家所帶來的福報。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