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輪大法好」獲平安

文: 山西大法弟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我公公77歲,去年因頭暈到醫院檢查,醫生說需要馬上住院,並下了病重通知書,醫生讓公公卧床靜養,不得下地活動,準備做心臟支架手術。第二天,公公身體不舒服,再加上心理緊張害怕,心臟感覺很難受,要我馬上去找大夫。我說:您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就不難受,也不用做手術了。他問:真的嗎?要念多長時間?我說:要誠心念,半個小時吧!他開始閉住眼睛默默的在念。

我去找大夫,正碰上護士進來做心電圖常規檢查,他又和護士說他心臟很難受,護士告訴他做完心電圖給他叫大夫。我示意他繼續念,他點點頭,嘴裡默默的念。

心電圖做完了,護士說心電圖很好,非常正常,不用叫大夫,他和護士說:可是我心臟真的很難受……護士推著儀器扔下一句:沒事,就走了。我說,您坐起來吧,我幫您擦擦臉精神精神,他勉強的答應。給擦完臉,我說你下地站站,我給你收拾一下床鋪。

他猶豫著下地,嘴上說大夫不讓下地,站著沒有一分鐘,他驚喜的對我說,怎麼一點也不難受了,來回走了幾步,真的和好人一樣了,還扭起秧歌讓我看,他真的像好人一樣了。像孩子一樣高興的公公說:「真靈啊!你說要念半個小時,我才念了不到十分鐘呢!真靈!真靈!真靈啊!」

他大聲說:「法輪大法好!師父保平安!」我笑他怎麼還自己加一句,他說:「我一念,李洪志師父在電視里的形象就到了眼前,我就求李洪志師父保平安。我以前看過師父的電視,很多書都看過,電視里不讓煉了,就都忘了。不讓學大法的人是真壞啊!」

公公在住院期間,我經常提醒他念「法輪大法好」,他默契的點點頭,結果,做手術那天,檢查一切正常,不用做心臟支架,下午就出院回家了。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留下評論

信李洪志大師 風燭殘年的老爸「返老還童」

文: 一蓮/明慧網

我父親今年八十八歲了,修鍊法輪大法四年了,身體很好。四年前,在他八十四歲那年又一次得了腦梗,半身不好使,小便失禁,口語不清。醫生說像他這麼大歲數,得一次腦梗留一個後遺症,能保持不發展就挺好了。

記得在他出院那天是四月十五日,正好家裡停止供暖。在冰冷的房子里,看著爸爸風燭殘年一生辛苦,以後卧床不起,一天不如一天,我心裡掠過一絲悲涼。過兩天,我看著他就想,他要跟我學法煉功多好,以後就不會遭罪了,生命就能永恆。於是我就跟他講我身體的變化,在修鍊中見證的神奇。我爸爸感到了我是真心為他好,於是我們就能溝通了。

我爸爸精通財務,懷才不遇。由於家庭成份不好,沒能入黨當官,經常抱怨遺憾終生。我說領導強迫我入黨,我拒絕,爸爸始終不理解。可見我爸對入黨當官的餘毒很深。

接下來我就讓他看《九評共產黨》、他說歷次運動我都經歷過,說的都對,共產黨就是害人整人,解體了黨文化,轉變了觀念,再也不相信共產黨了。

接下來就看《轉法輪》,又教他煉功。我爸聰明,一教就會了,沒幾天就能堅持二十分鐘了。開始不能抬頭、胳膊伸不開。沒幾天就能抬頭了,胳膊也舒展開了,腰板直了,能邁大步了。同修大姐來看他,我說,我爸拉肚子,一晚上拉五、六次,好幾天了,我怕他拉壞了,就給他買冰糕吃。同修大姐說:這不是師父給他凈化身體嗎?!我恍然大悟,可不是嗎?!沒想到我老爸有這麼大緣份,一上來師父就管他。

他煉到二十天的時候,哥哥姐姐來了,都說:他怎麼變的好了哪?不但沒留後遺症,說話清楚了,不流口水了,腰板直了,能邁大步了,腳上的皮膚病也好了。我說是因為他修鍊了佛家上乘大法:按真、善、忍標準修鍊心性的結果。

老爸修鍊到第三個月的時候,七月中旬,天很熱,我給他洗澡,發現他頭髮梢是白的,頭髮根是黑的,再一看鬍子也變黑了。我說:老爸,你長出黑頭髮了。他不信,就出去問鄰居,你看看,我是不是長出黑頭髮了?鄰居說:是、是,腦頂都是黑頭髮,他就樂滋滋的。他臉上有光澤了,皮膚紅潤,走路輕鬆了,遠離了醫院、病痛,再也沒吃過葯。我老爸真的返老還童了。

家人親眼目睹了老人由於修鍊法輪大法身體神奇的變化,都相信法輪大法好。嫂子得了抑鬱症,渾身無力,整天哭哭啼啼的,現在喜得大法,走出了抑鬱,人精神了,彷彿年輕了十歲。朋友看到她,就說你怎麼年輕了哪?

哥哥也看《轉法輪》這本寶書,常念「法輪大法好」,而且躲過了一次車禍,兩車相向,擦邊而過,哥哥從摩托車上摔到大客車底下,司機下車後說:太危險了,我踩油門上了。哥哥說這是大法保護了我啊!

大姐到台灣旅遊,參加了「全球起訴江澤民」簽名,為我們帶回來了印有「法輪大法好」的服裝。二姐也幫我們發過真相資料。

爸爸經常天蒙蒙亮就出去貼「法輪大法好」、「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真相粘貼。小區二十多棟樓,隨處可見他貼的真相。

感謝李洪志師尊洪恩,讓法輪大法在我爸爸身上見證神奇。讓我們全家相信大法,喜得大法。

《轉法輪》真是一本奇書,是李洪志師尊佛法在人間的再現。有緣人不要錯過機緣啊!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台灣燈會 法船花燈耀眼登場(圖)

(明慧記者夏昀台灣雲林採訪報道)台灣新年期間最大的慶典活動「台灣燈會」,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到二月十九日在雲林盛大舉辦。法輪功學員所製作的「法船花燈」再次吸引民眾的目光,人們驚艷於花燈的壯麗和殊勝,紛紛拿出手機、相機來拍照、錄影留念。

至二月十一日元宵節正式開幕當天,已有上萬名遊客登上「法船」參觀。有遊客表示,拍了很多花燈照片,但最後只留下「法船」造型的花燈的照片,因為覺得這是最特別,最有意義的。

'圖1~2:金碧輝煌的「法船」造型花燈吸引眾多遊客'
圖1~2:金碧輝煌的「法船」造型花燈吸引眾多遊客

連續幾年,「法船花燈」都參與了曾被探索(Discovery)頻道評為「全球最佳慶典活動」之一的「台灣燈會」。燈區現場還布置了「神駒天車」、「法輪功五套功法」花燈,法輪功學員還在現場義務教功。

元宵節開幕當天,法輪功學員組成的腰鼓隊、合唱團、兒童舞蹈團輪番表演,現場熱鬧非凡。多位民意代表、地方仕紳到場參與點燈儀式,讚譽「法船花燈」帶來正向能量,希望「法船」能帶領大家航向正確的方向,並對法輪功學員參與燈會的付出及貢獻表示感謝。

'圖3: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錦華(右二)、前立委李明憲(右一)參與法船花燈點燈儀式。'
圖3: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錦華(右二)、前立委李明憲(右一)參與法船花燈點燈儀式。

一向支持法輪功的前立委李明憲,讚賞「法船花燈」造型非常漂亮,雄偉壯觀,很有動態感。他表示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學員講真相反迫害的歷程很艱辛,「他們堅持到底,不退縮,對抗邪惡的精神,很值得敬佩。」在與學員的互動中,及看到學員在公園中煉功,他認為:「(法輪功學員)溫文儒雅,有宗教家的精神,從面部表情就能看出,內心世界有愛。」

'圖4:立委劉建國(右二)、雲林縣議員蔡岳儒(左一)、虎尾鎮鎮長林文彬(右一)專註觀看法船花燈,等待為花燈點燈。'
圖4:立委劉建國(右二)、雲林縣議員蔡岳儒(左一)、虎尾鎮鎮長林文彬(右一)專註觀看法船花燈,等待為花燈點燈。

立委劉建國看到金碧輝煌的「法船」花燈後,他呼籲更多民眾能登上「法船」,讓「法船」引領大家走向正確的方向。

雲林縣議員林建鴻認為,法輪功學員「是一群很善良、很客氣的性情中人」,他們打造的「法船」,能彰顯出中華民族真、善、忍的特性。他表示,當今社會有很多欺騙的事情,「如果能把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宣揚出去,對台灣的社會絕對是最好的。」

'圖5:雲林縣議員蔡岳儒開心地表示,整個「法船」燈區正面能量很強。'
圖5:雲林縣議員蔡岳儒開心地表示,整個「法船」燈區正面能量很強。

雲林縣議員蔡岳儒到法船燈區後,表示感受到整個燈區正面能量很強。他敬佩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推動人權、自由的堅持、努力。同時,他感謝學員在雲林創辦藝術學校,提升傳統藝術教育的水平。蔡岳儒期待,法輪功學員能繼續推動藝術學校往高等教育發展。

婦產科醫師侯先生認為,遠遠看法船花燈「很吸睛」,走近一看,感覺「很用心,很精緻」。對於法輪功學員在大陸遭到中共活摘器官的迫害,侯先生表示曾聽聞花錢到大陸換肝臟很容易,他認為活摘器官這是不可思議的事。侯醫師指出,「每個人都有生存權,把他剝奪掉了,這是誰都沒辦法接受的。」

標籤: ,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留下評論

瑞典人:我們要學法輪功

文: 瑞典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下午,瑞典法輪功學員在斯德哥爾摩最熱鬧的皇宮旁的錢幣廣場(Mynttorget)上,舉辦法輪大法信息日活動。學員們在活動場地上,豎起」法輪大法好」的醒目橫幅、擺上真相展板 、信息台,向過往民眾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迫害,曝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圖1,瑞典法輪功學員在錢幣廣場上舉辦法輪大法信息日活動'
圖1:瑞典法輪功學員在錢幣廣場上舉辦法輪大法信息日活動
'圖2,在斯德哥爾摩最熱鬧的皇宮旁的錢幣廣場上,民眾觀看展板,了解法輪功真相。'
圖2:在斯德哥爾摩最熱鬧的皇宮旁的錢幣廣場上,民眾觀看展板,了解法輪功真相。
'圖3,有緣人當場學煉法輪功。'
圖3:有緣人當場學煉法輪功。
'圖4,明白真相的人們主動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4:明白真相的人們主動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5,法輪功學員面對面講真相,揭露中共迫害。'
圖5:法輪功學員面對面講真相,揭露中共迫害。

展板剛剛放好,就來了一位香港女士,她介紹自己是學法律的,很清楚中共迫害法輪功是完全違法的。在香港,經常遇到法輪功學員在告訴人們中共違法、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今天在這裡又遇到了法輪功學員,她很高興,並握著拳頭鼓勵學員加油!

法輪功優美舒緩的煉功動作,充滿能量的煉功場,吸引很多過往路人駐足觀看、拍照。來自瑞典中部一個叫法倫(瑞典語:Falun)城市的一對年輕人,一接到法輪功傳單,馬上就要學功。那位女士很激動,她來自波蘭,在波蘭居住時就看到過有很多人在公園裡煉法輪功。她笑著說:「那麼幸運!我現在就住在法倫,我們一定要學法輪功!」兩位當場學功,很是認真。女士還表示回去後會好好閱讀法輪功書籍,儘快聯繫當地煉功點。

滿頭白髮的列納茲(Lennath)和太太路過活動場地時,被眼前這祥和、寧靜的煉功場面深深吸引,他們站在那裡久久不願離開。得知中共迫害修鍊真、善、忍的好人、而且這場迫害已經持續快十八年了,列納茲(Lennath)對太太說:「這個字我們一定要簽!」他們在征簽簿上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還有兩位年輕的瑞典姑娘和一對年輕人圍著法輪功學員聽真相,當他們聽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事實時,很是震驚,對中共這種罪行感到很恐怖。他們希望這件事能引起瑞典政府及更多人的關注,同時呼籲政府立法禁止公民到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臨走時,他們拿著真相資料,對法輪功學員連聲道謝。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煉功半年多 從卧床不起到生活自理

文: 吉林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我今年七十二歲,在修鍊法輪功之前,我患有糖尿病、高血壓、眩暈症、類風濕關節炎、四肢關節骨質增生等疾病,後來病情越來越嚴重,使四肢關節腫脹、骨骨節變形腫大,兩個膝關節已經長死、不能彎曲,渾身疼痛,經常痛得睡不著覺。糖尿病也很嚴重,有一次腳腕處蹭破一點點皮,打了五、六十個吊瓶,三、四個月才癒合。最後,我只能躺在床上,不能起床獨立行走,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了。

兒子們帶我到醫院看病,檢查結果是我的兩個膝蓋需要換骨膜,但我同時患有糖尿病,不能做手術,年齡又大了,兒子們建議我住院治療,結果醫院沒有收留,醫生說像我這樣的病人住院也沒有用,只能回家維持生命,最後只給我開了點止痛藥就讓我們回家了。

回家後,我心情非常低落,對生活失去信心,看不到希望,把兒子們和在外地工作的女兒叫回家,當面把財產給他們做好了分割,交代好家裡的一些事情。

那時,大兒子長期住在家裡護理我,我拄著雙拐都站立不穩,行走困難,感覺自己成了一個廢人,有時甚至想早點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我自己已不能獨立,連買瓶安眠藥都做不到,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

就在我生命快要走到盡頭的時候,煉法輪功的親戚來我家看望我,她看到我這麼痛苦,就勸我煉法輪功試試。在這之前,她也曾多次勸我煉法輪功,我都很固執堅決不煉,以前我也練過其它氣功,但根本沒有任何效果。現在醫院對我的病也無能為力,在真正的生死存亡面前,我已經沒有選擇了,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同意先看看書。

親戚給我送來大法書後,我就看書,看書後就感覺身心都輕鬆了很多,我就跟著學煉法輪功了。煉了一個月左右,我的兩腿和雙腳腫脹的很厲害,兩腿骨頭「咔咔」響,我就問親戚這是怎麼回事,親戚說這是好事,並勸我繼續煉。我就繼續堅持煉,結果真的是好事,我的兩條腿慢慢地一天好過一天。

終於有一天,我把拄著的雙拐扔掉了,大兒子看到我沒拄雙拐從房間里走出來,高興地跳起來就給我外地的女兒打電話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如今,我煉法輪功剛剛半年多,已經能行走自如、生活自理了,長死的膝關節以前根本不能彎曲,現在也能做一定的彎曲了。

全家人眼看著我一天一天的變化,都感嘆法輪大法的神奇,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

在我修鍊法輪功有效果後,我的老伴患了嚴重膽囊炎,肚子很痛,去醫院檢查醫生說要動手術摘除膽囊。因為她同時患有心臟病,我不同意她動手術。老伴回家後問我該怎麼辦,我就讓她煉法輪功,因為我已親身體會到法輪功的神奇。結果老伴煉功後身體也好了,兒女們當初因為我反對他們的媽媽動手術都很生我的氣,如今都反過來支持我的決定,同時也感激法輪大法,因為他們都親眼看到我們老倆口的病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他們不用護理了,也不用擔心我們的健康了。

這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我受益於法輪大法,我想讓更多的人知道並受益,特別是那些還在病痛中掙扎的人們,法輪功真的對祛病健身有奇效,不要相信謊言的宣傳,只有親身試試才知道法輪大法的好!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哥本哈根健康博覽會 人們踴躍學煉法輪功(圖)

(明慧記者舒慧丹麥報道)丹麥哥本哈根健康博覽會「身體、心靈與精神」(KROP-SIND-ND Helsemessen),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立春之日,在Br?nby Hallen開幕。為期三天的健康博覽會熱鬧非常,來自丹麥和瑞典的法輪功學員參加了這次博覽會,法輪功展位吸引了眾多的民眾前來了解法輪大法真相,成為博覽會的亮點。

'圖1:法輪功展位祥和美好'
圖1:法輪功展位祥和美好

「按照真善忍做,返本歸真」

在法輪功的展位上,學員隨著悠揚的煉功音樂演示五套功法。桌子上擺著指導修鍊的書:《法輪功》和《轉法輪》還有大法簡介等資料,電視屏幕放著大法師父的教功錄像。不少人一邊打開書看,一邊認真聽學員講。「真善忍」的理念似一股清流,流入人們心靈的深處。

'圖2:真善忍理念感動人心Anne喜悅購書'
圖2:真善忍理念感動人心Anne喜悅購書

一位年輕女子看了法輪功書里大法師父的照片和學員的介紹後很認同修鍊心性,返本歸真。她說,真善忍真的是很好。我們都需要返本歸真。她拿著小蓮花指著上面的「真善忍」說:「我要掛在我時時都能夠看到的地方。這樣能夠時刻地提醒我自己,按照真善忍做,返本歸真。」

一位在醫藥公司做顧問的先生說:「舊的系統要解體,現在已經開始了,今年會有很多很大的變化。人類現在很多東西都是不好的。很多人工製造出來的東西對人體不好的,因為這些不是自然的東西會損害身體。非自然與自然的東西有左旋和右旋的不同,看似相似,但整個都是擰勁的。」他很推崇法輪功的「真善忍」的理念。

為了幫助有緣人深入了解法輪功,學員將舉辦九天講法錄像班的信息發給大家,並做好一個表格,使人們很方便把通訊方式留下,日後好聯繫。在博覽會的第二天就有幾十人留下通訊方式,期待參加九天講法錄像班。陸續有參觀者買丹麥文《法輪功》和《轉法輪》。在舉辦九天班的表格上第一個留下自己通訊方式的Jan Langek?r先生說:「『真善忍』,這三個字看似簡單,要能真正做到就是最好的人。」

踴躍學煉法輪功

本次健康博覽會有二百家參展商,一百一十五個不同的講座和課程,其中博覽會的第一天下午安排了介紹法輪功的講座,很多民眾參加。

在講座上學員介紹到,法輪功是佛家的上乘修鍊功法,按照真善忍指導自己的言行,做一個好人最好的人,達到道德提升,身體健康。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一億多人在煉。接著學員介紹和演示五套功法。

與會者認真聽講並很興緻地學,感受法輪功的美好。有的表示感覺很舒服,有的感覺能量場很強。在第二天下午人們還有機會在現場學功。

'圖3:第二天下午參觀民眾現場學功。'
圖3:第二天下午參觀民眾現場學功。

住在Br?nby的Jette女士,當她看到法輪功的展位時,象看到老朋友一樣,很高興地迎上來。去年她從哥本哈根去到奧胡斯看神韻,她感到神韻非常美,同時在節目中知道了法輪功。今天看到學員煉功,感到非常祥和,這種內心的寧靜是她需要的。她萌發了要學煉法輪功的想法,表示要到國王公園煉功點學功。

不少參展商和主辦方的工作人員對法輪功也很感興趣,其中住在絲綢堡(Silkeborg)的一名女士表示以後要學法輪功。

'圖4:Jesper?Nobel明白後說:「如果一個群體使共產黨害怕,那麼就說明這個群體是有能量的。」'
圖4:Jesper Nobel明白後說:「如果一個群體使共產黨害怕,那麼就說明這個群體是有能量的。」

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團體被中共迫害,不少西方人很難理解,Jesper Nobel先生開始說:「哦,法輪功在中國被禁止。」學員告訴他,在中國法輪功不是被禁止的,是被迫害。找遍中國的法律,都沒有說法輪功被禁止。這是因為當時中共前頭目江××出於妒嫉心和害怕丟失手中的權力而發動了這場殘酷的迫害。

聽學員解釋後他表示:「如果一個群體使共產黨害怕,那麼就說明這個群體是有能量的。」學員很贊同,因為很多人修鍊了這個功法都覺得身體充滿了能量,這是正的能量,因為這是「真善忍」這三個字所帶來的。

標籤: , ,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 留下評論

保護法輪功學員得福報 身體三種癌症全消

文: 本人口述 黑龍江大慶法輪功學員整理 來源:明慧網

我今年六十五歲,退休在家照顧丈夫(丈夫有病)。我這個人善良,心眼好,就是身體不太好,也不知怎麼回事,渾身難受沒勁。

二零零六年到哈爾濱權威醫院中醫藥大學血科檢查,確診為「障礙性貧血」(就是血癌)。我有點不相信,又到哈醫大二院做骨穿檢查,診斷結果一致。

過了一段時間,到醫院又檢查出「骨癌」—根骨消失。一連兩種致命的病,把我擊倒了,都不想活了。過了一年多,到了二零零八年我就覺的肛門不舒服,蹲下行,起來不行。經過大醫院檢查,確診為「肛乳頭癌」。到哈醫大準備做手術,大夫讓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在這期間老肚子疼,經醫院檢查,查出是「腸炎」。

四種要命的大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但我精神狀態還不錯,一直保持樂觀,用藥維持著我的生命,一邊伺候著有病的丈夫,一邊還要照顧三個不大不小的孩子。

我家住在二樓,三樓住著一對老年大法弟子。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一個警察來到我家問:樓上那家你們認識嗎?我丈夫說不認識。我知道警察要抓大法弟子,接過話說:認識認識。當時頭腦一片空白。警察又說:聽說他們領一幫人煉法輪功,有這事嗎?我說:沒有沒有,那老人可不是執迷不悟的。警察讓我簽字證明沒有,我簽了。後來警察再也沒來。

樓上老年夫婦知道了這事,說我保護了大法弟子,積大德了,會有福報的。

轉眼不長時間,我上姑娘家,看見她家外邊窗台上有兩個光碟,我拿到家一看是法輪功的,我用電視放了一看,是跳舞的,看後我渾身熱乎乎的,特別舒服,特別好受,決定這兩光碟留著,有時間就看。

一天,上大慶四醫院開藥,碰到一位法輪功學員給我講法輪功真相,講法輪功是佛法修鍊,講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告訴我「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保平安;還告訴我要經常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會越來越好。她說我跟法輪功有緣,說還有《轉法輪》,問我看不看?我說看。她送給我一本《轉法輪》寶書。

我本沒念過書,也不認識字呀!翻開《轉法輪》看了一會兒,字會認了,你們說神不神?我自己都覺的好神奇。不知不覺中,我感到身體不難受了,而且越來越有勁了。

後來,我到哈爾濱權威醫院對身體做了一次全面徹底的檢查,做B超、拍X光片等,結果發現,三種癌症加腸炎都消失了、沒了,身體好了,手術也不用做了。大夫都覺的不可思議。

這一來我既省了錢,也不用遭罪了。你說我該多高興呀!感謝李洪志大師也管我這個還沒煉法輪功的人哪!謝謝李大師!

奉勸那些舉報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以後可千萬別干這壞事了;多做保護法輪功學員的善事吧!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信李洪志大師 孩子從「自閉」到「希望之星」

文: 湖北大法弟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我家孩子今年17歲,記得當初孩子剛上學幾天,有人斷言說孩子勉勉強強的能上小學,小學高年級就不行了,初中根本不用想。可孩子因為修鍊法輪大法,現在身心健康,並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高中。這次期末統考總分成績全班第一名,全校第四。

孩子上幼兒園的時候,一次因為感冒,病毒入侵心臟,得了心肌受損。上醫院打針吃藥,可是怎麼治療,驗血指標也不好,孩子還老是長出氣,好像氧氣不夠的樣子。孩子因為生病老到醫院住院打針,上幼兒園的時間前後加起來可能也就一年,造成了和其他人的交流能力很差。

到了上小學,沒幾天,當地的學校想給孩子貼一個自閉的標籤特殊處理,這樣如果他們覺的需要,可以隨時把小孩趕出教室,打電話叫家長來看著。他們學校有一個孩子就是這樣的,那時已經上小學高年級了,家長都愁壞了。我個人一直對心理學很愛好吧,雖然不是這個專業的,但了解一些這方面的知識。我看得出來他們並不懂什麼是真正的自閉,也不懂如何對待自閉的孩子。他們把如何對待另一個孩子的情況和我說,聽的出來應該是覺的自己做的還不錯吧。那個孩子我不清楚原來是什麼狀態,可我聽他們的描述,那時那個孩子已經偶爾出現狂躁和抑鬱的狀態了。而我的小孩是主觀上願意和人交流,只是交流困難,和那種主觀上沒有和人交流願望的自閉有本質的差別。我這裡不是說這個學校想故意對哪個孩子怎麼樣,他們只是不懂。

我覺的要按他們這樣對孩子,孩子的一生就毀了,但又覺的很難交流。因為他們覺的自己很有經驗,說多了,會認為是你家長不願意理智對待孩子的問題。不想和學校起衝突,於是我們全家商量後,決定由我帶著孩子千里迢迢到外地投奔母親,讓孩子有一個地方可以正常的上學,放暑假我和孩子回家團聚。當時商量好了,為孩子考慮,外人誰也不說。

孩子那時還吃著治心肌受損的葯,西藥中藥輪番灌,吃藥吃得都吐了,可心肌受損的癥狀還是存在。那時就覺的孩子前途未卜,全家每個人心裡都象壓了一塊大石頭。

我的母親說,這樣也不行啊,還是讓孩子學法輪功吧。因為母親就是原來一身病,送醫院搶救好幾次了,然後煉法輪功病都好了。這樣開始教孩子念《轉法輪》,當時覺的他年紀還小,沒教他煉功。很短的時間,孩子心肌受損的癥狀消失,身體好了。

但是孩子和老師和同學的交流的困難還是存在。在學校里,他的英語和數學成績還不錯,語文卻學得非常吃力。他說中文很像一些國人學外語,一個詞兒一個詞兒的蹦,斷斷續續的,其實就是不太理解漢語,也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語言。不像其他的孩子,有些東西根本不用教就知道。

孩子三年級後,在要兼顧正常的學業的情況下,我開始和孩子一起背《轉法輪》,因為我們都相信,如果有什麼奇蹟,那只有李洪志大師的法輪大法可以做到。開始特別難,因為他很難說清一整句完整的話。就一句一句重複重複再重複,重複15到20遍,直到他可以把一句話完整說好。

背《轉法輪》第一遍大概用了一年半多。孩子的理解力和交流能力慢慢地逐漸加強,過程也許不算短,但孩子在進步。

孩子現在身心健康,並考上了自己理想中的高中。因為從小學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孩子很自然的表現出能任勞任怨,遇事為別人著想,每天晚自習離開教室前他總要檢查教室地面是否整潔,看到不整潔就主動一個人打掃乾淨,寧可自己晚一點回家,使他們班裡的地面保持整潔,深受老師和同學的好評。而在學習上他也認真、刻苦,有法輪大法給他開啟智慧,因此提高很快。

這次期末統考總分成績全班第一名,全校第四;同時學校還授予他「三好學生」、「希望之星」兩個獎狀。這是學大法給他帶來的福份。我們全家都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哥哥信法輪功胃病康復 逢凶化吉的故事

文: 河北大法弟子 言嚴   來源:明慧網

我與母親都是老弟子了。我的哥哥從來沒有反對過我們修鍊。但他只認為煉法輪功的人心態好,什麼事都能看開。

我哥哥的胃很多年都不太好,去醫院檢查的事,他一直往後拖,所以具體情況並不清楚,他對我說是因為怕檢查出什麼不好的病,壓力會更大。

二零一一年有一天,我嫂子突然來電話,說我哥正在醫院,馬上要做手術。我母親告訴他們等她一下,到了再說。到了醫院,我哥倆口子正在大門外等著呢,我哥面色灰暗,手捂著胃部。

我母親看了看片子,說:「不做了,回家學法。」我哥說:「禮都送了,醫生等著呢,要不做手術,怕的是有癌變。」我母親說:「你這一做手術,胃要切除三分之二,身體本來就不好,能不能恢復只能再說。相信大法能救你。」我嫂子說:「這麼大的事,我真是心裡沒底,看媽這麼大歲數(快八十了)煉功後身體這麼好,我相信媽說的。」我哥只好隨著回自己家了。

回去之後,我母親和我哥倆口子一起學《轉法輪》。學到第三天,因我母親有事,就走了,只是叮囑哥哥繼續往下學,把整本書學完。過了些日子,我哥突然來電話(平時不打電話)說,他早出差了,在四川,已經長胖了,現在吃什麼都是香的。

大約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有一次我哥坐大客去北京轉機,坐在中間的位置。突然汽車相撞,把中間座位的人都甩了出去,結果可想而知,救護車不停的往車上抬人,他自己有點發矇,眼鏡沒了,手機沒了。當救護人員救護他時,發現他只有一隻胳膊肘有點擦傷,眼鏡、手機都找到了,而且都沒壞。

當哥哥到我家時,第一句話就說:「我可受益了,唉呀,法輪大法好,要沒有法輪大法,我就完了,那輛大客車上的人傷的太慘了,就我好好的,唉呀,不知說什麼好,法輪大法好。」

我說:「那你在繼續看《轉法輪》嗎?」他說:「沒有,我只記住了危難時喊『法輪大法好』,只要一有空,就默念『法輪大法好』,而且要永遠感恩,是法輪大法救了我。」

而我的表妹不認同法輪大法,她和我哥是同一個月分別在大客上撞車了,表妹在醫院裡住了半年,胸前、脖子與身體連接處是橫著四寸左右的手術疤痕,幾年過去了,她反應遲鈍,回頭時,身子還得跟著轉過去。

現在只要有熟人對法輪功有非議,哥哥就會告訴他們自己的經歷和「法輪大法好。」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信李洪志大師 摘掉了「小病包」的帽子

文: 元元/明慧網

我叫元元,今年二十八歲,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鍊大法,學法至今已有十八個年頭了。

在這些年中我從未因為生病去過一次醫院,也從未因為生病吃過一片葯。但這絕不是因為我天生體質就好、免疫力強。恰恰相反,在學法前我是家裡出了名的病秧子,家裡很多親戚都管我叫「小病包」,是大法改變了我,讓我能夠做到十八年不吃藥、不看病、病痛自愈。

這些都還要從學大法前說起,我從小就體弱多病,上幼兒園的時候每隔一星期就會生一次病,大一點了也得每個月病一次,而且一病就是發燒,幾乎次次都在39C°以上,吃藥打針都不好使,只有輸液才能退燒。那時的我便成了幼兒園醫務室的座上客,每年一入冬就要去醫務室讓大夫給我打提升免疫力的針劑,由於打針對我來講就如同吃家常便飯一樣頻繁,才三歲半就被醫務室的大夫譽為全幼兒園唯一打針不哭的「小勇士」。六歲時因為鼻內腺樣體肥大做過手術,之後又得了鼻竇炎,因鼻塞不通氣,整天只能張著嘴呼吸,為了治療鼻炎父母帶我走訪了很多中、西醫,但都無濟於事,甚至最後連報紙上登載的或者道聽來的民間偏方都嘗試過。每年都要耗費等同於父母幾個月工資的醫藥費,這對當時本不是很富裕的家裡來講無疑是一個沉重的負擔。還記得那時我家不僅抽屜里、柜子上放著葯,就連床下邊的大紙箱子里都裝滿了獨屬於我的專用藥。別看我那時才幾歲,但已然成為了名副其實的「葯簍子」。

十歲的時候,在母親的影響下我開始修鍊法輪功。記得有一次發燒38.5C°,父母也不在身邊,家裡的親戚看我年歲這麼小,發了這麼高的燒,都很著急紛紛來勸我吃退燒藥,但我明白這不是病是消業,沒吃退燒藥,僅僅是多喝了點熱水,結果第二天早上就退燒了。這對於在當時一向不輸液就不退燒的我來講簡直就是奇蹟,也讓親戚們親眼見識了大法的神奇。有位經常照顧我的親戚就是因為多次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她也走上了修鍊法輪大法的路。

後來我逐漸的停掉了當初所吃、所用的各種藥物。期間,我曾有過多次返胃嘔吐,但吐出來的都是些發黑髮稠的東西並伴有一股濃濃的葯的味道,也經常流出帶著藥水氣味的「鼻涕」。我悟到這些都是大法中提到的幫助學員調整、清理身體的表現,都是好事,也就沒有在意。就這樣我的體質一天天得到了改善,「感冒」的間隔也慢慢的延長到了一年一次,甚至更久。自從我修鍊法輪功以後,再也沒有吃過一次葯,上過一回醫院。

修大法能使人開智,明事理,心胸豁達;身體上通過煉功可以起到強身健體,增強免疫力的功效。現在我依然堅持學法煉功,雖然久坐於辦公室,但是完全沒有亞健康的狀態表現,一身輕鬆。

在此我真心的感謝李洪志師父對於我的救度之恩,並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能有更多的人認識、了解法輪大法,也能走到大法中來。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