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修鍊 李洪志師父使我獲新生

文: 大陸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老太太,今年六十七歲,從小體弱多病,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得遇法輪大法,通過兩年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狀況日益好轉。

一九九九年,邪惡勢力開始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些比雷鋒時期的模範人物還要好的人們究竟有什麼錯?為什麼這樣對待我們?在受迫害的巨大壓力下,我害怕了,心裡明知道大法好,卻再也不敢煉了。

這一放下就是整整十七年啊。

可是,生老病死就是人類生活的規律,是人都無可倖免,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我開始覺得身體不適,厭食、渾身無力、胃脹痛,當時我並沒在意,可是病情愈來愈嚴重,經幾家醫院檢查,確診為「胃賁門惡性腫瘤」、「大面積胃潰瘍」、「左心室功能減弱」,而且腫瘤緊連著一根大動脈,如要做手術碰著大動脈,可能下不了手術台。於是,我們回家開始了漫長的求醫之路,吃的中藥有兩大口袋還多。

二零一六年盛夏時期,也是我病情最嚴重的時期,有幾次幾乎就是和死神擦肩而過,由於進食很少,導致嚴重心臟供血不足,整整兩個月啊,心臟憋悶,喘不過氣來,整天躺在床上,連說話、翻身的力氣都沒有,我需要幹什麼,只有用手比劃,每天靠輸液維持生命。給我輸液的醫生曾坦率地對我說:「好不了,不行就接著輸。」我絕望了,開始跟老伴交代後事,並讓家人買好了壽衣。

我正在死亡線上掙扎時,一位法輪功學員聽說了我的情況後,給我送來寶書《轉法輪》和煉功音樂帶,耐心的教我煉功(因為我早已忘了動作)。由於沒有力氣,開始時只是坐在床上比劃,動作根本不到位,特別是第二套,抱輪一共也抱不了幾分鐘,看書也是看不了幾頁就累了,最困難的是打坐,總覺得胃部有個硬東西頂的難受,堅持不了多久,就受不了了。

但是,我絕不放棄,每天堅持煉功、學法,師父也曾在夢中多次點化我,更加強了我戰勝病魔的信心。一個多月後,奇蹟出現了,我能站著煉功了,除了抱輪有時堅持不下來,其它幾套功法都能完整煉下來了。

更神奇的是,有一天下午,我正在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忽然覺得胃部往上拱了幾下,力量非常大,於是奇蹟出現了,到了晚上打坐的時候,竟然不覺得胃部有東西頂了!舒舒服服坐了一個小時,我知道是師父把我的身體調整好了,我發自內心的說一聲:「師父,謝謝您!您沒有放棄我這個不合格的弟子」。

現在,我精神飽滿,渾身輕鬆,再也不是以前病怏怏的我了,我一片葯都不再吃了。

在我身上又一次驗證了李洪志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今後我會更加珍惜這萬古的修鍊機緣,精進實修,早日返回自己的家園。

最後,我想告訴善良的人們:法輪功不是迷信,他是有史以來人類從未觸及到的最深奧、最超常的科學,你們不妨找一本《轉法輪》看一看,了解一下這個與國於民有百利的高德大法。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小孩子信李洪志大師 神奇聰明又自律

文: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一、神奇的認字方式

我兒子現在上小學五年級,他小時候就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偶爾聽聽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大法給孩子開智開慧,在讀幼兒園的時候,孩子就表現出非常聰明,能認識很多字,被幼兒園的小朋友稱為神奇。等到他二、三年級的時候,他遇到以前的幼兒園小朋友,那些小朋友還說,「他可厲害了,認識好多字。」

兒子在幼兒園的時候可以自己獨立的閱讀書籍,甚至包括一些大人的報紙與書籍。我也覺得奇怪,我想我沒有教他認這些字呀,而且幼兒園老師也只教很少的字,他怎麼會認識多麼多字呢?後來等到他長到四年級的時候,他告訴我,之所以在小的時候會認那麼多的字,是因他憑直覺說這個字就是應該這麼讀,寫的時候也一樣,雖然不認識,他認為就應該這麼寫,如果寫錯了,他就會覺得這麼寫很難看,寫對了,就不難看。比如,老師在黑板上寫出「眼鏡」兩個字,老師還沒有教呢,其他小朋友都不知道這兩個字的發音。但孩子腦子裡就有一個感覺告訴他,這個字是什麼意思,怎麼讀。

聽起來象神話故事,但這是真實存在的事情,連我都驚嘆大法的神奇。孩子受益了。

二、較好的自我約束能力

上了小學之後,孩子也偶爾抽時間看看大法書,等到了三年級之後,他開始天天堅持聽師父講法錄音,從中受益很多。比如說,孩子聽了講法錄音之後,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可以自己約束自己的行為。拿寫作業來說吧,某次因為貪玩沒有完成作業,第二天挨老師批評之後,他會很快找到自己的問題所在,然後記住這次教訓,下次不再犯同樣的錯誤。

兒子表現出很強的自我約束能力,根本不需要我提醒,自己就把自己的學習安排的很有序。相比之下,其他家長因為孩子貪玩,不認真完成作業,非常操心,經常聽到其他家長抱怨說「為了督促孩子寫作業,自己都要累死了。」為什麼呢?現在的孩子自我約束能力不強,家長一放鬆,小孩就自己玩玩具、磨蹭等,把時間浪費了,讓家長非常操心,而我的孩子學了大法之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包括如何當一個好學生的道理,讓我非常省心,也讓班級的老師非常省心,孩子學習輕鬆,成績優秀,自我約束能力強。不給老師添麻煩,真是大法給孩子的福份呀!

三、兒子能分清善惡,不受別人不良的思想與行為影響,健康成長

在這個世風日下的社會,社會亂象層出不窮,如何讓孩子健康成長,不使孩子受影響而學壞,真是讓所有的家長既頭疼又非常操心。現在連孩子的作業本上都印著「遠離毒品,不要吸毒」之類的標語,真不知道這種標語是讓家長放心呢,還是讓家長操心?

好在我兒子學大法了,他自己知道什麼是好壞,善惡的標準,自己能夠約束自己,我不再提心弔膽的擔心孩子學壞。比如說,我們小區有的時候有一些品行不良的青少年在樓下玩耍,兒子在家裡往樓下看去說:「那幾個人是不良少年,等他們走了,我再出去玩。」我心裡很欣慰,心想:用不著學孟母三遷了,兒子自己能夠分辨良友與損友,這是好事。大家知道,青少年缺乏分辨能力,交友不慎出問題的例子真是太多了,兒子學大法,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對錯,這讓我很放心。

還有一些其他孩子最容易沾染的惡習,如上網吧,打遊戲,男孩子到了青春期喜歡打群架等等,我都不用擔心,因為基本上孩子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做一個好人,很少跟其他同學發生矛盾。有了矛盾,自己忍一忍就過去了,不會鬧出大亂子來,與同學關係和睦。打電子遊戲的事,他也曾經喜歡打,但還好,我提醒之後,他很快就不玩了,因為大法中說過打電子遊戲不好呀,他知道應該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個好孩子的。

還有其它一些方面,現在孩子小小年齡就相互攀比、鬥富很厲害,我的孩子比較有主見,不跟同學攀比。我的孩子能夠健康成長,受益於大法。

兒子學大法之後,大法給了他很多福份,以上僅舉些例子說明。

我想,如果中共不迫害大法的話,能夠讓中國民眾正確的認識大法真相的話,可能會有更多的家長與更多的孩子受益於大法,不會為孩子的教育成長問題而操心。中國人的生活質量會大大提升,不會有那麼多焦慮而操心的家長,不會有那麼多叛逆而無法管教的學生,整個中國社會會是一個健康而有活力的社會。讓中國人知道大法的美好與真相,是多麼重要呀!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從新年賀信看人心所向

文/飛鳴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恭祝李洪志師父新年快樂!

自2016年12月29日至2017年1月1日,明慧網共發表12,200份從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寄來的賀信和賀卡,恭祝李洪志師父新年好,並向李洪志師父表達誠摯的感恩。

這些賀信和賀卡來自北美、歐洲、亞太、澳洲、南美等各個國家和地區,更多的來自大陸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如2017年1月1日,明慧網發表了來自海外28個國家和地區和大陸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的賀信。

中共江澤民集團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17年之後,法輪功不僅沒有被迫害倒,相反卻在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弘傳,法輪功弟子17年如一日堅持修鍊,並把法輪功教人向善、遭中共迫害的事實真相告訴周圍的人們,越來越多的新學員走入修鍊,越來越多的人們成為法輪功的朋友和支持者。

這12,200份賀信代表著一個龐大的人群,每份賀信或者代表自己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或者代表自己的學法小組的學員,或者代表自己的資料點的學員,或者代表自己家族或家庭,當然也有的賀信以個人名義發出。在中共封鎖網路的情況下,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和民眾無法突破網路封鎖向明慧網投遞賀信。但根據已經發表的賀卡,我們也可以看到法輪功在各地弘傳,法輪功真相在各地廣傳的盛況。

寄來賀信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是主流社會的民眾,來自社會各個行業,明慧網1月1日發表了近30個行業的法輪功學員寄來的賀信。這些人都按照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的法理修心性,在日常生活中,他們是不收紅包的醫生,不收賄賂的官員,誠實經商的商人,保質保量的工程師,耐心善良的教師。這些人對社會所有的人都是有益的,是法輪功教他們成為好人中的好人,這向善之心是任何打壓和謊言都無法泯滅的。

寄來賀信的有很多剛開始修鍊的新學員。他們了解了法輪功真相後,通過閱讀《轉法輪》等書籍,明白了人生的意義,通過修鍊,他們很快擺脫病痛的困擾,獲得健康的身心。他們在慶幸自己受益的同時,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同樣受益,所以他們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傳播真相。

寄來賀信的也有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以及接觸過法輪功真相材料的人們,他們雖然還沒有走入修鍊,但他們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對社會是有益的。他們很多人也因為自己的善念得到善報,包括健康的身體,順利的事業,幸福的家庭。

寄來賀信的還有曾經參與迫害的人,包括公檢法人員。他們通過和法輪功學員接觸,知道這些人都是好人,即使遭受迫害,也沒有仇恨和報復,相反,他們耐心地向迫害他們的人講真相,使他們從中共散布的謊言和仇恨中擺脫出來,懺悔自己的過錯,善待法輪功學員。

善的力量是巨大的,真正能改變人心,這是任何強勢都做不到的。過去17年就是真相破除謊言、善良戰勝邪惡、堅忍驅散狂暴的17年。從明慧網發表的新年賀信,我們看到人心向善。我們相信,在新的一年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了解真相,認同法輪功真、善、忍,並得到福益。

來源:新生網
發稿:2017年1月9日

標籤: ,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大師給了外孫女第二次生命

文: 淑凡(筆名) 來源:明慧網

我們全家人都感恩慈悲偉大的法輪大法師父替我們化解了魔難,把外孫女從瀕死的邊緣救回來,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的生命,給了我們全家人幸福的生活!

那是二零一零年初,差兩天過年了,外孫女從四川打工回家,我們一眼就看出她身體狀況不好。原本天真活潑、健康可愛的小女孩,怎麼一下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從家走時體重一百三十多斤,現在瘦的皮包骨,只剩六十多斤,走路直打晃,好像一股風都能把她吹倒似的,愛說愛笑的精神頭也沒了。我們全家人看到她這樣都大吃一驚,連忙問她怎麼了?

孩子說渾身沒勁,啥也不愛吃,吃完就吐。我們立刻把她送到縣醫院,在醫院做了尿液、血液、透視等多項檢查,化驗結果說是貧血,缺少營養等。我們在醫院開了西藥,抓了中藥,又到街上買了些補品,準備回家好好給孩子調養一下身體。

可過了一段時間後,發現病情沒有一點的好轉,反而更重了,什麼也吃不了,吐的更嚴重了,還吃啥便啥,根本不消化,大便呈現黑色。孩子的父母又領她到吉林市中心醫院看病,除CT外,做了全面檢查,懷疑是腸癌或這病那病的,確診不了!

第二天早晨,她們打車去了長春醫大,正好趕上專家會診。專家一看孩子病重的連坐都坐不住了,就破例先給她看,經幾位專家會診研究,確診為是一種罕見的結核病!這種病不傳染,但非常不好醫治,並把孩子介紹到吉林新站結核醫院。

記得那天晚上,我到醫院去看她時,孩子全身浮腫,原本大大的眼睛腫成了一條縫,臉上滿是痛苦,當時我心疼的哭了。我摸著外孫女的手說:「姥姥看你來了」。她睜開眼睛瞅瞅我說:「都這麼晚了,姥姥你怎麼來了?」我說:「姥姥想你了唄!」

接著我又對她說:「某某呀,姥姥不是告訴你危難之際、關鍵之時,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大法師父會幫助你的。現在你就和姥姥一起誠心敬念吧。」就這樣我倆反覆的念,念著念著,孩子漸漸舒服了,睡著了!

幾天後的中午,我接到女兒(孩子的媽媽)的電話,說孩子病重了,便血了,而且已經開始抽了,現在人事不懂。聽到這個消息,我嚇壞了,趕緊找到我的倆個妹妹和妹夫,告訴他們立即幫她誠心誠意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我坐外甥的車趕往醫院 ……

我的妹妹他們四人從我讓他們念開始,整整念了一下午,又念到晚上睡覺。

當我走進病房時,眼前的一幕無法形容:一幫人束手無策,圍著孩子哭,再一看孩子抽的四腿朝天,雙眼只剩下白眼球,什麼都不知道了!醫院已下了病危通知書,說孩子的結核細胞已經擴散到腸子、腦部,而且結核細胞壓迫到聽覺神經上,孩子兩耳失聰,什麼也聽不見了。大夫說這病他們無法醫治,要我們轉到上海或北京的醫院。

聽到這話,簡直晴天霹靂,怎麼辦?去北京至少也得三十萬哪,家裡的積蓄都已經花光了,上哪借那麼多錢呀?!再說孩子病到這程度也折騰不起啊!怎麼辦啊?難道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孩子離世嗎?!我強忍著淚水,走到孩子床前,趴在孩子耳邊對她說:「姥姥來了,我說話你能聽見嗎?你別怕,大法師父會救你的,因為姥姥是學法輪大法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一定會好的,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記住了嗎?」

從醫院回到家,我心想:孩子的生命難道就這樣走到頭了嗎?她只有十八歲呀!我知道法輪大法的神奇,於是我來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求求師父救救吧!孩子從小就非常認同大法,還和我一起出去講過法輪大法真相呢!她和大法有緣啊!求師父把孩子的魔難給化解了吧!」

幾天後傳來了好消息,說孩子好多了,耳朵能聽見了,也能吃飯了,每天別人扶著能下地走路了。沒過幾天,她就出院了,但還有發燒癥狀,每天一到下午兩三點鐘就發燒。因為她這病是最怕發燒的,時間一長很容易複發。為此全家人都為她捏一把汗。

這時我對外孫女說:「某某呀,你的命是法輪大法師父給救回來的,你跟姥姥學法輪功吧,只有大法才能讓你的病徹底好。」孩子答應了,就這樣她開始和我一起學《轉法輪》。

奇蹟再一次出現了,孩子學法的第二天,高燒就退了,而且以後再也沒發過燒。幾年過去了,孩子的身體一直健健康康的,每天愉快幸福的生活著!

外孫女讓我把她的這段經歷寫出來,告訴世人別被中共的謊言欺騙,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人類的福音!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有緣人憶李洪志大師23年前在哈爾濱市軸承廠講法

【明慧網】約於一九九三年七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應邀在哈爾濱市軸承廠文化館為當地氣功愛好者舉辦了兩場講法傳功報告會,引起熱烈反響。

這是李洪志師父在齊齊哈爾市舉辦的為期八天的法輪功學習班之後,路過哈爾濱,在哈市氣功愛好者的強烈請求下,李大師放棄休息時間,在哈爾濱市軸承廠文化館做了兩場法輪功功法報告會。軸承廠文化館六百個座位根本不夠用,人們站在過道上,過道被擠得水泄不通,無法行走。法輪功功法淺顯易懂,場中所有人都不同程度的感受到身體的巨大變化,有人的疾病當場就好了。

不久前,我們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有幸遇到當年聽過李洪志大師講法的幾位有緣人,他們談到了那次聽法的感受:

一位老同修一次在哈爾濱宏偉公園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一位女士三退後問:「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老同修說是。她對同修說:「我當年是軸承廠的工會工作人員,我也見過你們師父,李洪志師父在我們廠講過法。人長得很帥氣的,講得可好了。」

有一對夫妻倆,原來身體都帶著不同的病症,當年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哈爾濱市軸承廠功法報告會後,很頑固的病都去掉了,到現在都沒再犯過。

還一位男士很遺憾的說,自己當年哈爾濱市軸承廠報告會的入場券都買到手了,但又想:別的氣功報告會有的一百多元,這五十四元的氣功怎麼這麼便宜。結果一念之差就沒去參加。事後他才知道李大師傳的是真正的佛家大法,這個功法是不能用價值來衡量的,他竟失之交臂了,後悔得不行。

下圖為當年李洪志師父在哈爾濱市軸承廠文化館講法傳功的地點。

'哈爾濱市軸承廠文化館'
哈爾濱市軸承廠文化館

標籤: ,
發表在 李洪志大師傳法傳功紀實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吉林省有座法輪功橋

文:吉林法輪功學員 來源:明慧網

在吉林省邊遠山區,有一座「法輪功橋」,這裡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在二零一一年春季,我村的村路被大水沖壞了,沒有人管,路二米寬,三十公分深,大車小車通過非常難,我村有一輛校車拉學生四十多名,一~六年級學生,還有學前班的五~六歲,車到此路,車打滑過不去,只好學生下車,年齡大的學生幫著推車,車過去再上車,來一天就晚十幾分鐘。

這個橋壞了一個多月,沒人管。有的小車底盤低都卡壞了,氣得都罵。

當地法輪功學員看在眼裡,在一起商量修這個橋。七名法輪功學員,五名是女的,年紀大的七十多歲,一致同意修。第二天,拉水泥管子,下午去大河撈沙子、石子,天上下著大雨,四位年紀比較小的頂著大雨在河裡撿撈三車石子,天已黑了,石料拉夠用了。

第三天清溝下水泥管子,同時有四、五位村民共同參與下管,下完管子又雇車撿六車沙子,是這些法輪功學員裝的車,每車三十元;買二節水泥管,每節八十元。共計花了七百元,橋修完了。

在修橋過程中,來往車輛很多人都問這橋是公家修的?村民說這是法輪功弟子拿錢修的。村民說法輪功多好,自己拿錢給我們修橋,你們都得感謝法輪大法。車上司機和眾人都異口同聲說:「法輪大法好,謝謝你們把橋修好了,你們辛苦了,這些當官的管都不管,都不如國民黨(註:國民黨的不好,那都是共產黨的宣傳,很多是謊言)。」

法輪功學員修完橋,還沒有回家,通往城鎮的大客車回來了,司機非常高興地問:修這橋花多少錢,他拿一半。法輪功學員們說不用,他說謝謝你們,連說「法輪大法好」。

下午三點,校車回來一看,橋修上了,司機下車非常高興,問這橋花多少錢,他要全花。法輪功學員說不用你花,他說謝謝你們了,他說:這橋壞了,去鄉政府找鄉長和教辦,教育局他們不管,叫我找村裡,找書記,村上置之不理,就象沒這回事似的。他說我睡覺都想這橋怎麼辦,出事怎麼辦?這個橋你們給修好了,我太感謝你們了,不用擔心橋了。

村民把這座橋叫做「法輪功橋」,上下傳幾十里,都知道。

現在已經過去五年了,這座橋還是安然完好,路兩邊都被水沖壞過多次,可這橋一點都沒有壞過。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在李洪志大師護佑下健康快樂

文: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十九年過去了,我在李洪志師父的護佑中健康快樂。沒有大法就沒有我的今天。

年輕時,我因生孩子得的產後風濕病,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痛的地方,加上不斷的吃藥,中藥、西藥、各種葯一起吃,每種葯都有負作用,吃來吃去,肝膽,雙腎結石加上偏頭痛,沒有一天好過的時候。病情一年比一年加重,風濕已經侵蝕到心臟,最後班上不了了,家務也拿不起來,夏天都得穿厚一點的衣服,從來不能吹電風扇,晚上想能睡個好覺就得去吃去痛片。丈夫說這病老婆如破屋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呀?孩子那時候才十幾歲,我這個病媽,說不行了就不行了,孩子上學連飯都吃不上,自己也覺的累,覺著活著苦,覺的死亡能解脫病痛是幸福的事。

一九九七年,在同學介紹下,我走入了大法修鍊。也就四十天左右,我身上所有的病全沒了,上不去的樓能上去了,拿不動的東西能拿動了,吃不了的東西能吃了,渾身有使不完的勁。丈夫下班回來,我說:我背你吧。他覺的可笑。我說:真的,我渾身的勁憋得難受。就這樣,一連幾天我背他滿屋跑,他一百七十斤,我一百一十斤。他見我好的這麼快,也走進了大法修鍊。

大法的超常在我身上體現太多了。我慶幸自己得了大法,能和李洪志師尊同在一世,能聽到宇宙最高的佛法,能有李洪志師父指導著修,弟子感恩李洪志師尊救度!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

退了黨之後,全身輕鬆,又勸退十七名戰友

文: 河北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我是開理髮店的,感謝上天給了我一個自由職業,講真相如魚得水。有一份事業,還能平衡好家庭、相夫教子,打理的井井有條。丈夫從一個辦事員升到了正科,孩子品學兼優,婆家媽、娘家媽受大法的恩澤,身體都好,侄女、外甥女、弟弟、小叔子身體有問題都不藥而癒。

有自己的場所,講真相坦坦蕩蕩,根據不同人的接受能力去講,講明白,同意「三退」的,還不忘告訴他:你得救了,別忘了你的親朋好友,也要救他們,等於你也在做好人救人。

下面舉一個例子:

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到我這兒理髮焗油,我發完正念,面帶微笑輕聲問他:「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那個男士說:「我看到過法輪功的《明慧周報》,我家門口也有人送過,只見真相,不見人。他說自己是黨員,正琢磨怎麼退呢?」我說:好,我可以幫你退。並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教人與人為善,這是在傳遞宇宙中的良性信息,不講誑語的;天滅中共,石頭為證(藏字石示天滅中共的天意)。他聽後說:「我還掙著中共的錢呢?!」我說那是你的勞動所得,給誰打工都有報酬?退了不影響,神看人心。他自言道:回顧歷史想,中共除了運動整人,沒幹好事,我同意退出。他聽的很認真,說在部隊今天說好了營長是我,可過了一晚上,又不讓我當了,中共是壞,光我退了還不行,我要把我要好的十七名戰友勸退才行,回頭我再來。

沒過多久,他真來了,滿面春風說:我退了黨之後,全身輕鬆,身體不舒服的地方全好了。我那十七名戰友,有一個不信的,我就跟他打賭,說:現在形勢,是按法輪功講的在走,不是按央視報道的在走,如果你輸了,你請我吃飯,我輸了,我請你吃飯,過了一段時間,那個不相信的親自給他打電話,說:法輪功說的對,我請你吃飯,結果他同意退了。

他還把法輪功的資料自己花三百元複印,分發給他的戰友。他說:光說不行,得給他們資料看,我多給他資料,他說一樣給一個就行,我去複印,你的留給更需要得救的人吧。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村民進屋就給李洪志師父法像磕頭

【明慧網】在這新年來臨之際,我向李洪志大師拜年,祝願李大師新年快樂!早日回國,讓更多的世人受益於偉大的佛法!

我是遼寧省海城市一個山區的村民,我媽媽修大法已有十八年了,我雖然沒有修鍊,但我深知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因為我媽媽修大法前曾患有哮喘病不能幹重活,修鍊後也沒吃藥,什麼活都能幹了,每年還能出去打工維持家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媽媽就不斷的告訴人們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這十幾年間,警察多次到我家騷擾,爸爸壓力很大,天天盼著中共早點解體,讓這些老實善良人能過上個安穩日子。

二零一二年夏天,我們家鄉連續下了幾天的大雨,山上的水不斷的向下流,道路就要被水淹沒,村裡有人說大家趕緊往山上跑,晚了就怕來不及了。我家三口人也急忙往山上跑,剛到半山腰,好像山洪爆發了一樣的大水直衝向山下,眼見我家鄰居新建磚石結構的新房瞬間消失,房前道路沖斷,大樹連根拔起,柴草垛就象船一樣飄走……

奇怪的是,大水就象長了眼睛一樣繞著我家矮舊房子,從兩側奔涌流走,房子安然無恙。我們在往山上跑時,媽媽對爸爸說,我得回去拿我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爸爸說我回去拿。一會爸爸回來告訴我們:我進屋給師父磕三個頭,點了幾支香求師父保佑。

大水繞著我家房子走,激流衝到前園子里,形成一個漩渦,把園子的土地旋進一個一人深的大坑。

大水過後村裡很多房屋進水,東西沖走,我家屋裡卻完好無損。村裡有人說你家修大法的真是神了。有些村民到我家,也不說什麼,進屋就給李洪志師父法像磕頭,請求保佑。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文: 山東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我是九六年開始修鍊法輪功的,之前我一身是病,血壓高、婦科病、子宮肌瘤、貧血等等,上班都能休克被抬到醫院搶救,在單位是有名的藥罐子。我是抱著治病的心態走入法輪功修鍊的,修鍊法輪功後,李洪志師父給我凈化了身體,無病一身輕。上班時,一抽屜的葯全倒掉了,同事們看到都很驚奇,我向他們說明了原因,告訴他們我是修了法輪功沒有病了,她們也一起走入了大法修鍊。

自從九九年江氏集團殘酷的迫害法輪功以來,我一直很堅定,堅信李洪志師父,堅信法輪大法,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和同修一起講真相,掛橫幅,貼真相標語,發真相資料。

在五年前,我忽然兩腿膝蓋關節痛,開始我還一直堅持發真相資料,可越來越痛的厲害。因為女兒的孩子要上學,需要有人接送,我和丈夫就到女兒家(城市)幫助她帶孩子。由於我的腿痛越來越重,去年又摔了一跤,把左側股骨頭摔壞了,只能扶著助行器走幾步。剛來時我還能堅持到當地同修家參加集體學法,這一下就完全不能去了。

同修們為了幫助我,就到我家來學法,並幫我找執著,看是哪裡有執著,不符合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可是效果不大。當看到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談到「不管怎麼樣吧,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就是想告訴大家,你們得知道你們的責任有多重大,可不是兒戲的。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我更著急了,我覺的師父說的就是我。

就在今年七、八月份放暑假的時候,我們又回到老家,老伴送我到原來的學法小組學法。在同修家我看到明慧網出的《憶師恩》一書,我是流著淚一口氣看完的。我看到師父當年傳法是那樣的艱苦,告訴人宇宙的法理,有多少人帶著嚴重的病進入會場,然後又一身輕的走出來。特別是有的人是背進去的,抬進去的,李洪志師父看一眼就說:「下來,走,大膽走,沒事……」這人就能走了,而且走得很好。我特別羨慕這些人,並且很惋惜,感覺自己如果也有機會在那個場合,我的腿也會好的。(當時沒有悟到李洪志師父的法身時刻就在我身邊)

有一天,同修善蓮(化名)有事到同修A家,同修A跟她說了我的情況,善蓮馬上說:「明天我來。」第二天學法時她來了,我們交談了幾句話,她跟我說:「你下來走,沒有事,師父就在你身邊,不會跌倒,有師父保護你。」

在同修的鼓勵下,我顫抖地邁出第一步,同修喊:「走!走!大膽走,師父在看著你呢,沒有事。」我邁出了第二步,第三、四步,走了一圈、二圈………我終於能走了,我太高興了,也終於從內心真正明白了李洪志師父就在我身邊。

九月份回到女兒家後,鄰居和同院的人都看到我身體的變化,能自己走路了,感到驚奇。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