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李大師的《轉法輪》首發式點滴

【明慧網2006年7月22日】《轉法輪》首發式就要在九五年元月四日舉行了。煉功點上相互轉告著這個喜訊。人人期盼著這個日子的早日到來,期盼著自己有一張門票,可是輔導員拿回來的票只有十幾張,並告訴大家要讓給沒見過師父的同修,一、二百人的煉功點我根本不能奢望了。

這一天終於到了,儀式會晚上在公安大學禮堂舉行。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激動。我雖然沒票,但我決心已下,就是在外面站著也要去。我早早的騎上自行車趕路,剛往公安大學方向一走,眼淚止不住的流。心緒萬千,心潮澎湃,師父高大的身影立即浮現在腦海,師父慈悲的笑容有如就在眼前,半年前師父在濟南講法的情景歷歷在目。師父的音容笑貌、師父的高德大法、炎熱的體育館內師父給我們的習習涼風、師父驅散雲霧與弟子的合影、最後一節課大家久久不願離去一次次的掌聲中師父又一次在台上轉起了大法輪……我完全沉浸在神聖幸福的回憶中,也不知怎麼躲的車,也不知怎麼走的路,好象一瞬間就進了公安大學的門。這時離開場還有幾十分鐘,我來到了一個在門前服務的同修前,忽然衝過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氣喘吁吁急急忙忙的問:師父的車來了沒有?同修說:唉!師父下午就在裡面了,現在還給外國人講法呢。小夥子一聽急了:糟了,糟了,這一下見不到師父了,我還怕晚了,下了班趕緊打個車從雲崗趕過來(幾十里以外),我沒票就等師父車過來,能看一眼就滿足了。他著急的直搓手跺腳。同修拍拍他的肩:別急別急,我去想辦法,扭身走了,小夥子也急切的追著去了。

我一個人站在那裡看著同修們三三倆倆的入場。他們面帶微笑顯得那麼神聖幸福,我真羨慕他們,心想我要有一張票多好啊!但又一轉念我就是沒票也要站到首發式結束。離開場也就三、五分鐘了,場外的人很少了,就在這時向我走過來一個胖胖的大姐:你沒票吧?我這有一張富餘的,快進去。我興奮的完全忘了向大姐道謝,直奔禮堂而去。一看還是樓下十幾排,我剛坐定,台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神聖的《轉法輪》首發式開始了。

只見台上坐著一排人,研究會的主持人介紹,有國家氣功協會的負責人,有其它部門的有關人員和國外友人。大家矚目台上當偉大的師尊站在台上時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師父面帶微笑,慈祥的望著大家,向大家致意,在渴望的掌聲中,師父又講了高深大法,再次叮囑要重視心性的修鍊。為了讓我們堅定信念師父又一次讓大家感受法輪的旋轉。師父慈悲的告訴我們你即使感覺不到法輪的旋轉,你也會感覺手心發熱,講了大法的博大精深。殷切的希望得法的人一修到底,抓緊實修。大家的心情難以言表。後來有關人員講了話,肯定了「法輪功」並給予極高的評價。最後師父贈書給外國友人。場上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就是這一刻,「一部上天的階梯」師父給我們從天而降。我們這些業滾業滾過來的人,封塵已久,迷失之徒從此走上了回家的路。我們是何等的幸運!我們怎麼會有這樣空前絕後的機緣?是師父的大慈大悲,是師父的佛恩浩蕩。有位大學教授回憶她參加儀式的經歷,想到師父的慈悲激動不已。她在首發式上,手上怎麼也感覺不到法輪的旋轉,她心裡發慌,懷疑自己沒有佛緣,摸一下手心也不感覺有熱,還是冰涼,更是著急,覺得自己沒有希望了。可是她一出禮堂的門有幸請到了一本《轉法輪》,到家一翻書驚呆了,許多金光閃閃的法輪在旋轉,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幻覺,她定了神,穩住心又一遍一遍的看,每篇都是金光閃閃的法輪,她望著師父的法像淚流滿面;慈悲偉大的師父啊,您為了救度我這個弟子,再一次點悟我,給我顯真相,我就是遇到再大的艱難,也要放下人心一修到底。

十一年過去了,我們在師父的法船上,在往家返回的這部天梯上,師父一時一刻也沒離開過我們,扶著我們往上攀登,走歪了師父給扶正,停頓不前的時候,師父激勵我們。一念之差從梯子上摔下來時,師父不放棄一個弟子,又慈悲的扶上階梯……為了我們能攀登到終點,為了我們得度,師父為我們承擔的太多太多……今生今世在這宇宙的聚焦點,在這小小的地球上遇到了這樣偉大的師父,在洪恩浩蕩下,在師父的苦度中,只有緊隨恩師,同化大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不負師父賦予我們的「宇宙第一稱號」。

文章來源:《憶師恩》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大師打大手印 強大的能量致體育館轟隆轟隆作響

文/台灣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6年3月2日】1997年11月,慈悲偉大的師尊親臨台灣,並在台北、台中兩地講法。剛得法的我和其他學員一樣,都渴望見到師尊並聆聽講法。

當年師尊來台時,為了不驚擾學員,行前非常的低調。據同修轉述,當時台北幾位同修正開會交流,大家靜默等待同修發言的時候,外邊傳來令人興奮的訊息,師尊已來到交流的會場。那時台灣學員尚不多,師尊要在台北三興國小舉辦第一場講法的喜訊很快透過電話傳遞到各縣市,過幾天又在台中霧峰農工學校舉辦第二場講法,我很幸運的連續聽了兩場師尊的講法。

有幸聆聽兩場講法

記得師尊來霧峰農工講法時,已經過午了,聽同來的同修說,師尊為了把握時間,婉拒了學員所提用餐後再來現場的建議,只隨意吃簡單麵食果腹,就趕到會場來。我印象很深的是,師尊穿著很平實,粗衣料的深色西裝雖然已有點舊但整理的平整乾淨,頭髮也整理的很整齊。師尊惦記著給學員講法,持續講法很長時間都沒稍停,也沒喝一口水。學員幾次請師尊休息,都被師尊婉拒說沒關係。中場休息時聽同修說,師尊說那時場還沒正過來,所以不稍停下。

早期師尊在公開場合稱呼學員大都直稱「學員」,到了後些年,學員們對法的認識漸趨成熟,師尊開始稱學員為弟子。這場講法和以往講法一樣,師尊留了時間,讓學員把問題遞上來,當時參加法會的很多是初學者,也有很多是聽聞法會初次來參加的常人朋友,所提問的問題也很雜亂,但師尊都耐心的一一回答。記得那時有張紙條提問,大意是說中國大陸的人得法和台灣人得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師尊說在大陸沒有神佛概念,所以較難得法,但一旦得法後卻很堅定不移,台灣人什麼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專一,並說以後大法在台灣會洪傳的很好。

師尊慈悲答疑解惑

得法初期還沒有《轉法輪》一書,後來同修有了一本大家就輪著看,稍後有了香港印製藍色封面繁體版的轉法輪,書的前封面有一個大的法輪圖和幾個旋轉小法輪圖,後封面有一朵含苞待開的蓮花。幾年後聽到有國外學員說《轉法輪》書背面上的蓮花都開了,回來後把柜子里的藍色封面《轉法輪》書拿出來看,蓮花果然開了,當時特別有印象是初次看蓮花時,心中曾經納悶過:蓮花怎麼是含苞未開的?

初期台灣各地還沒有設煉功點,學員間尚未形成集體交流的環境,看書時仍然像以前讀書時的習慣,一邊看一邊劃線,還自以為很認真的看書整理重點,後來慢慢了解到法的殊勝莊嚴時,心裡極大的不安和惶恐。所以就想問師尊怎麼辦。在法會中場休息時,看到師尊沒有往後台休息,而是直接往台下走,就趕緊朝師尊的方向要請示問惑,當時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四周安靜無聲,感覺整個空間場就只有師尊走過來,我向師尊的方向迎去。

當時學法不深,因書上說很多人握著師尊的手不放,所以我到師尊跟前也沒敢和師尊握手,師尊非常慈祥主動伸手過來讓我握手,就在握手的一瞬間,原本感覺只有兩人的空間場,忽然間師尊的四周一下滿擠著學員把師尊拉開,整個場的聲音一下變的很大。因周圍的聲音很大,我向師尊提問題時,師尊聽不見我的問話,就把手放在耳朵旁聽,學員就安靜下來,我問把書畫了線怎麼辦,師尊很慈悲的說:「沒關係,以後別劃就好了。」我這才整個心放下,在場的學員也都一起為我高興。

回想起來,相對個子矮小的我,更顯師尊高大壯偉,但師尊和藹平易,我感受到的是祥和慈悲、殊勝的場而不是壓力,總覺得師尊早已知道弟子心中所慮而慈悲的為弟子解惑。師尊的手掌很渾厚卻柔細,事後回想起來沒珍惜這萬古機緣是很懊悔的,如果能重來,我要兩手好好的握緊師尊的手。

打大手印的神聖超常

印象很特別的是,和往常多次講法一樣,有學員提紙條恭請師尊打大手印,師尊念紙條時,說會後看看有沒有時間,有時間就打。會後師尊要給大家打大手印時,學員都高興的鼓掌,師尊起身先用手壓了一壓桌子的兩邊,試了桌子的穩度後,坐上桌子盤起腿來開始打手印。

師尊打手印非常優美曼妙,崇高神聖令人驚嘆,稍後耳朵開始傳來嗡嗡的鳴響,慢慢變成愈來愈強的轟隆聲,一下子整個體育館轟隆轟隆的作響,當時被這強大的能量震撼著,不自禁的抬起頭來看體育館的上方、四周的震動情景,一直持續數分鐘。當時以為每個人都感受到如此撼動,後來才知道有些人較有感受其他人則沒有。

在這之前煉第五套功法時,從沒有體會過入靜的狀態,在這次師尊打大手印的加持下,當天晚上靜坐時腦海里一片清靜想不起任何東西,接下來幾天靜的程度就越來越少,過後又和以前一樣達不到入靜的程度。

雖然事隔多年,仍感受到師尊平實、為他人著想的風範歷歷在目,今生有幸與偉大慈悲的師尊同在,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最珍貴的榮耀,幾段追憶片語和讀者分享,願有緣人都能得法。

文章來源:《憶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

憶94年中國大陸最後一次李洪志大師法輪功講法班

【明慧網2006年5月27日】(明慧記者徐菁、吳思靜報道)1992年5月13日,在全中國的氣功高潮中,李洪志老師在長春開辦了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正式傳出了法輪功,他在學習班中首次明確的提出:要想長功就必須修鍊心性,注重道德。從1992年5月到1994年12月,各地官方氣功科學研究會先後邀請李老師到當地去傳授法輪功,在全國各地共舉辦了54個講法班。

現在生活在北美的林雄義(音)先生在1994年12月參加了李老師在中國舉辦的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林先生向明慧記者敘述了他是如何走上修鍊的道路的,還有當年最後一期法輪功學習班的情況。

(根據錄音整理)

記者:林先生你好,每一個法輪功學員都有一個如何開始修鍊的故事,你當時是怎麼開始修鍊法輪功的呢?

林:我是九四年九月份得法的,那時候我剛十六歲。我上中學的時候,當時是氣功熱,我就對氣功很有興趣,包括武術氣功呀,硬氣功呀,我試過好多種。九四年去廣州讀書的時候,我的學校正好有一個氣功協會,我就參加了氣功協會。當時有三種功,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選擇,後來我是一個個去試的。

最後我去了法輪功,一進去,哇,幾百人在那兒,我說這麼多人。當時我們的輔導員教我們動作。我以前學過的一些硬氣功,武術氣功,我覺的那個動作挺複雜的。可這個法輪功才幾個動作,一下子就學會了,很簡單,我就很有興趣了。

過了一個星期,輔導員就給了我們《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當時看了之後,世界觀整個都轉變了,因為修訂本中寫了怎麼修佛呀,做人真正的需要返本歸真呀,做一個好人。整個是我以前從小時候到青少年的過程,一直都沒有遇到的一個道理。所以當時對我觸動很大。

記者:你煉了法輪功之後,最大的改變是什麼呢?

林:我以前脾氣很大的,我喜歡跟人家吵架,誰跟我吵都不怕,反正是拉下臉就吵。但是煉了法輪功之後,我知道我得忍。開始的時候也忍不住,但是老師說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管怎麼樣也得忍。有時候,他們罵了我之後,我本來張嘴想要還口的,但想到老師這句話,也就罵不出去了,但是心裡還不服氣。

但是呢,經過了一個過程之後,一次一次的忍之後,再經過了學法,或者是聽老師的講課,就走過了一個過程,就是開始的時候,你會強忍,但你就會慢慢的覺的,其實忍一忍對自己有很大的好處。比如你跟別人打架,兩個拳頭碰起來,兩個都疼,但是呢,你忍一下,你讓一讓他,你自己沒碰到他的拳頭,他也沒碰到你的拳頭,那麼大家都好,這些道理是自己在煉法輪功之後提升的過程中認識到的。

記者:那你的家人發現你的變化了嗎?

林:當時我媽他們在鄉下,我暑假回去的時候,我媽就覺的奇怪,因為平時我媽一說我,我就跟她吵,那次回去了之後,我媽就覺得我很奇怪,怎麼也不跟她吵了。後來我跟她說了我煉法輪功,慢慢的改變了自己。

記者:連媽媽都很驚訝。

林:嗯,連媽媽都驚訝,因為她從來沒想到兒子會變成這樣。以前我都是頂嘴的,所以我媽都習慣了,她說一句話,我還她十句話。

當然這只是一點點的改變了。因為真正的修鍊還有好多好多的心要去呀,小故事也是很多的。比如以前我們在學校打飯的時候都喜歡佔便宜嘛,看到同學在前面排隊,馬上就把飯盒給他,讓他去幫自己打飯。但是學了法輪功之後就覺的這個不行,因為你會佔別人便宜,後面的人一大堆,人家排了半個小時,一個小時了才拿到飯,你這麼佔便宜就覺的很不對勁。還有比如說話要和氣一點,遇到問題也不能馬上就跟人吵架,要多想想別人。

記者:你參加過李老師在中國辦的最後一期九天講法班,具體是什麼時候?

林:1994年12月21號,老師在廣州舉行了學習班。十一月份的時候,輔導員跟我們說,李老師準備十二月底在廣州舉辦學習班,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了。我是從來沒參加過學習班的,很希望去參加,所以很快就報名了。

記者:你估計這個法輪功學習班上大概一共有多少人呢?

林:總共進場的有大概四千到五千人。在外面的可能有接近一千人左右。

記者:能不能描述一下當時的情景?

林:裡面是一個籃球場,檯子是搭在籃球場的一邊。我跟一些同學坐在籃球場的正面,所以離講台不是很遠,看的很清楚。周圍好多好多人,老年的,中年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非常非常多。好多人慕名來治病呀,所以我也看到很多有病的人。

正好是七點鐘的時候,突然間大家站起來拍掌了,我就看到有一個一米八高的中年人,從籃球場的中間那個門走出來。我一看,啊呀這個人又高大又慈悲,還很英俊,老師圍著場地轉了一圈,跟大家致意。

記者:這四五千人都第一次參加李老師的講法班嗎?

林:我當時不知道情況,我以為很多人是第一次參加的。後來我聽輔導員說,有一半人,起碼是兩千人到三千人都是從外地趕來的,有的是從黑龍江過來的,他們中很多人都是上過很多次法輪功學習班了。

廣州是消費很貴的地方,他們為了聽這個法,吃的都是速食麵。我聽輔導員說,其實在門外的,好多進不去的都是從外地來的,他們買不到票,真的是很難過。後來老師也知道他們也很辛苦,真的是得法不容易,所以在廳外面放了一個大電視,差不多有一千人在外面就圍著看了。

記者:你當時覺的講課內容好理解嗎?

林:因為我看過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所以基本上老師講的一些東西我是沒有任何抵觸的。老師講的內容真的是我在中學的時候學的那些氣功無法比的。當時我們學的一些硬氣功,武術氣功,只教你練動作,或者是撩起你的慾望,比如告訴你,你練了硬氣功之後,你能夠刀槍不入,或者是你用手可以砍石頭,或者是你用手把石頭碾一下就可以把它給粉碎了。

記者:這些對青少年誘惑很大啊。

林:對。我們是很熱愛這些東西了,顯示心嘛。李老師講的呢,我就覺的很奇怪—因為我當時年輕嘛,執著心很多—我就覺的很奇怪,為什麼老師沒有教我們用手把石頭碾碎,而是教我們做人的道理,怎麼真正做一個好人,在困難當中怎麼能夠想別人,在矛盾當中怎麼提高自己心性呀,這個真的是給我很大的觸動。我覺的,這是和一般的氣功師很大的區別。因為他們只是教你得到什麼東西就完事了,練練動作就完事了。但是呢,老師真的是教我們如何修鍊,如何真正走回家的路。

記者:你有一些(中學)同學也參加了這期講法班,他們當時是不是也像你一樣決定煉下去呢?

林:我的好多同學也覺的法輪功很好。我記的從這個學習班之後,我們經常學法呀,然後一起討論。晚上,我們每天都有煉功,煉功點我們都去煉功。還有我們在廣州,每個月有一個大型的幾千人一起煉功。就是在廣州天河(音)體育館。有幾千人早上在那裡煉功。

那個場非常的慈悲,能量非常的大,非常祥和。去到那裡,從來沒見到一個人會愁著臉,苦著臉,你不會見到不好的眼神。每個人都是帶著笑容,臉色都是粉紅粉紅的。給我一個感覺就是這些人簡直是太好了。

記者:謝謝林先生接受採訪。

* * * * * * * *

1994年12月李老師停止了在中國辦九天講法班,之後的幾年他奔波在美洲、亞洲其它國家,歐洲和澳洲之間,把法輪功洪傳給了世界。對於每一個親自參加過法輪功學習班的學員,儘管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年,但當他們談起當時的情況,種種經歷感受還歷歷在目,因為就象林雄義先生一樣,每個人都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法輪功「真善忍」的道理給他們的生活,給他們生命的本質帶來的巨大變化,而這種變化對於當事人來說是刻骨銘心的,甚至如同重生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法輪功被在歷史上迫害了那麼多人的中共迫害了七年後仍然存在,而且「聲勢」越來越大的根本原因。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大師的音容笑貌永駐心中

文/長春大法弟子 法緣

【明慧網2004年5月6日】有緣得大法,真是太幸運,能夠直接聽師父講法傳功,更是萬幸之幸!師尊講的高深法理和他平易近人而又聖潔高大的形象如磁鐵般吸引著每一個人的心。師父為救度眾生千辛萬苦所做的一切,是我們無法想像和知曉的,師父的音容笑貌、言談舉止,給人留下的誠摯熱情、偉大慈悲的形象更是人的語言難以表述的。凡是有緣見到師父的大法弟子和世人,都終生難忘!

將近六年沒見過師父了,但六年前的情景歷歷在目,這一幕幕珍貴的鏡頭永駐心田,成為我走過這六年風雨修鍊之路的動力源泉。

激動人心的時刻

我是1994年8月在哈爾濱師父辦的講法傳授班喜得大法的。這是我人生的根本轉折。當時我就覺得頭上開了一扇天窗,真像師父講的,「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轉法輪》)我心裡一下就亮堂了,一掃過去的茫然與灰暗,好象呼吸也順暢清新了,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感到自己變了一個人。

有一天,在講法間歇,師父說,為了讓大家都能看清楚我,我下去走一圈。會場是一個能容納四千多人的大型體育館,學員們全體自動起立,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師父沿著過道邊走邊向大家招手致意,學員們激動萬分,個個熱淚盈眶。那神聖、熱烈、莊嚴的場面是我人生第一次經歷過的。

現在我還不能完全明白師父走一圈看清每個人和讓學員看清他的深層內涵,那種喜悅和感動是永遠不能忘懷的,那是生命得救的歡呼。我真希望能畫出這幅宇宙中最聖潔、優美的畫卷。

弟子對師父的崇敬和感激是無法表達的,僅用以下的幾句詩表明弟子此時的心情:

萬幸之幸大法徒
師父鋪就回歸路
雖然師徒不講情
一想師恩淚泉涌
走好正法最後路
不負師尊萬年度

來源:《憶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

加拿大弟子記參加李洪志師父兩次傳法班的點點滴滴

文/加拿大 許冬

(明慧網2004年5月12日)從1993年第一次在雜誌上看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到現在,十一年已經過去了。回想在得法之初的日子裡所經歷的點點滴滴,卻一直留在腦海中,愈久彌深。

1993年,我在湖北武漢的大學求學之時,看到了雜誌上關於法輪功的介紹文章,那時的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不知為什麼,內心有說不出的欣喜和興奮,但興奮之餘也很著急,我在武漢該找誰聯繫呢?好在文章的結尾留下了當時北京法輪功研究會聯繫人王志文的通信地址,通過他的回信和介紹又聯繫到武漢當地的輔導站,個中幾經周折。8月份,我終於找到了位於漢口的武漢輔導站。回想起來,當從武漢輔導站站長手中接過第一本《法輪功》時,那時的我還的確不能真正的知道我所得到的到底是什麼。

第一次參加師父傳法班

大約一個月後,也就是1993年的9月,接到武漢輔導站徐站長的電話,說師父將要來武漢辦法輪功培訓班,這是第二期武漢傳法班,9月25日正式開始,地址是在中南財經大學的一個禮堂。

這是一個為期8天的學習班,也是我第一次見到師父。記憶中師父很和藹,穿的很樸素,短袖白襯衣和長褲。師父一直在講台上講法,還記得自己當時聽法的感覺,聽到師父講了好多好多從來沒有聽過的,有的明白,有的不太明白,有的相信,有的還不太相信。但當時思想中就一個認識:法輪功好,我要好好修。師父每天課上講完法後就開始教授或複習五套功法,並下台來親自糾正學員的動作。

記得師父有一次在課上說讓大家體會一下法輪的旋轉,讓大家把手掌心向上放在胸前,只見師父在講台上把手向大家一揮,真的在手掌心上有旋轉的感覺,當時覺得奇妙極了。

清理身體的過程我的感受很小,也許是身體上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在整個8天學習班的中後期,思想業的干擾卻非常大(當然,是後來才知道那是思想業),腦海中不斷湧現懷疑大法和師父的念頭,好像怎麼壓也壓不住,但是一進學習班就沒有了。

學習班最後一天(10月2日)的講課後看到師父打大手印,心中感覺到一種無法描述的美妙,而且,我們所有學員都寫了一下自己在這幾天參加學習班的心得交給了師父。

10月3日下午,師父要來和所有參加學習班的學員合影。就在學習班的禮堂外,我們分煉功點和師父合影留念,這張珍貴的照片一直被我收藏在身邊。

參加師父濟南傳法班

有幸再一次參加師父的傳法班,是在1994年6月的濟南。當時,我和煉功點上的兩個學員從武漢坐火車前往濟南,起身比較晚,但是在火車上不期而遇了很多武漢學員。修鍊人在一起,真是很親切,很輕鬆,大家一直在交流心得。沒有座位,大家就站著談;有了座位,大家就讓給年紀大的和孩子坐。終於在學習班開始的當天到達了濟南,一統計,我們這一火車來了100多個學員,可是還有沒有參加學習班的門票呢?在我們著急之際,負責賣票的學員告訴我們,已經給我們預留了100多張票,至於是誰,怎麼知道我們會有100多個學員要從武漢趕來,現在我也不太清楚。

我參加的這次是濟南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是在一個能容納幾千人的體育館內舉辦的。當時的情景在現在出版的濟南講法錄像中都可以看到。

能夠再一次參加學習班聆聽到師父的講法,使我倍感親切和珍惜。在學習班上,又經歷了一次清理身體,這次可是有感覺了,發燒感冒的癥狀,到學習班結束就好了。而且當時學習班上的兩個小插曲,現在我仍然記憶猶新。

一個是師父在講課過程中叫扇扇子的學員不要扇了。當時濟南的天氣已經是有些熱了,而且幾千名學員坐在一起,體育館裡的空氣挺悶,溫度也的確不低,所以扇扇子的人真的不少。可是當師父說完不要再扇扇子的話後,真的一陣涼風吹過來,很舒服。當時我還奇怪,這體育館裡人這麼多,門窗也基本都關著,這是哪裡吹來的風呀,而且還是涼風?

再一個小插曲,就是由於我們這一批學員來的晚,預留的100多張票都是最後幾排的。我心裡總覺得聽師父講法聽不清,也看不清,而且還想把師父這次講法錄音下來,好帶回給煉功點上的其他學員聽。所以學習班的後幾天,儘管當時會場里的工作人員一再要求大家要按號入座,不要走動,我還是跑到前排坐在台階上,可這時錄音機就再也不轉了,怎麼擺弄也無法錄音,只好放棄了。可回到武漢後再用,沒有任何問題。這對於我當時的修鍊,真是一次深刻的教訓。

遺憾的是,由於其他的事情,學習班最後一天的答疑無法參加,現在想來真是……

到現在我已經走過了十一年的修鍊之路,這其中也走了很多的彎路,但總能感覺到師父不離不棄的一直在引導著我、看護著我。在正法修鍊的路上,我雖然也走的磕磕絆絆,但是請師父放心,我會走好這最後的每一步,不辜負師父的厚望。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大師講法會場另外空間的殊勝景象

【明慧網2006年7月21日】從來沒有弄過攝像機的我,在參加過師父在天津辦的兩個學習班後,決定再次參加師父的濟南學習班,並萌發一念:將師尊講法全過程攝錄下來。於是我借了單位的錄像機,當時並不知道讓不讓錄,能不能錄。到了濟南後,北京同修給了我一個工作人員證,使我順利的進入會場中心,近距離錄製。

師尊每天都是提前進入體育館,講完法由學員教功時,師尊在場內樓上樓下的走,看見學員動作不準確時,便親自前去手把手的教。我在學第五套功法時,師尊看見我動作不準確,親自手把手的教,擺正姿勢。師尊和藹可親與洪大的慈悲,在場的學員都能強烈的感受到。

有個學員讓我轉交師尊一封信,其中裝有錢,工作人員告訴我:師尊不會要,類似這樣的錢師尊從未收過一分錢,讓他收回去吧。我在參加天津傳法班時,也親眼看到一個學員跪在師尊去禮堂的路上,雙手高舉紅包,讓師尊收下。師尊連看都沒看一眼走過去了。

與我同去參加學習班的一位老年學員告訴大家:在師尊講法時,她看到除了我們在體育館中的幾千學員外,會場的空間下面是藍藍的水,水上是一排排、一層層的佛、道、神,密密麻麻的數不清有多少,都在聽師尊講法。還有的學員說:看到雪花一樣的法輪滿場都是。我聽完後產生一念:我怎麼看不到呀,我真想看看。

在濟南學習班期間,師尊看見學員各種各樣的人心與執著,總是耐心的提出,慈悲的為學員講法,沒有批評、沒有指責、沒有嫌棄,祥和慈悲的氣氛貫穿這整個8天班。

在濟南學習班將要結束時,我們將一個製作有法輪圖的掛毯送給師父,師尊微笑著收下了,交給工作人員,並告訴我們說:「這個不要坐著。」我點頭說知道了,全場的人看著我與師尊談話,學員們為師尊平易近人而感動的流淚。

我沒告訴師尊我叫什麼,師尊好象什麼都知道,說:「你們儘快把輔導站建立起來,組織大家煉功。」從濟南學習班回來後,我們在當地組織大家學法煉功。給新學員放錄像帶時,大家驚喜的發現第四盤錄像帶播放時,畫面上出現了雪花一樣的法輪。這些法輪從師尊身體里進進出出,非常有序,大一點法輪顏色淺些,小一點的法輪則很亮,很亮的。看到這裡,大家一次又一次的流淚。師尊洪大的慈悲,打動著每個學員的心。

師尊給予我們的太好、太好了,好的無法形容;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了,多得無法計量!佛恩浩蕩、佛恩浩蕩!無論我們修多高,也只能從自己的層次證悟大法的一點點;而每提高一點點,即感受更深一層「佛恩浩蕩」的內涵的更高境界的展現。大家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洗滌著舊的觀念污染,讓本性真念決定自己在學法、得法、證實法的路上堅定的走好每一步。

來源:《憶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

大師李洪志在美國

八千法輪功學員紐約相聚 李洪志大師蒞臨講法

2014年5月13日(周二),風和日麗,8,000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紐約巴克萊中心(Barclays Center)舉行修鍊心得交流會暨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近午時,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會場,全體與會者恭敬起立並報以持續的熱烈掌聲。李洪志 先生講法與解答問題約1小時40多分鐘,講解了當前的正法形勢,並鼓勵法輪功學員「修鍊如初,必成」。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會場,全體與會者恭敬起立並報以持續的熱烈掌聲。李洪志先生講法與解答問題約1小時40多分鐘,講解了當前的正法形勢,並鼓勵法輪功學員「修鍊如初,必成」。(戴兵/大紀元)

美國特種部隊法輪功學員向李洪志大師拜年

作者:華人大法弟子代筆 【大紀元2013年02月13日訊】尊敬的師父您好:

在這新春佳節,我僅代表美國特種部隊各別動隊所有大法弟子包括剛入門的新學員及我們的家人,給您拜年!師父過年好!師父您辛苦了!我們謝謝您!

2012年在波濤暗涌中走過,師父啊,弟子們知道,去年確實是人類走向毀滅的一年,因為您為普天眾生擔當了罪業,今天的人類社會才沒有走向覆滅,當今現代文明才沒有走向終結!

2013年能夠如期到來,完全是您以超乎眾生想像的承受、親手為眾生增加來的!當今世界上存在的一切,都是您慈悲、偉大的恩賜!師父啊,我們心知肚明,您才是救世的主!

別看我們都是西方人,祖籍來自世界各地,因為特種技能而工作在一起,但是我們也懂得叩拜師恩!

弟子們天天為法像燒香敬果,毫不含糊。每次學法煉功前,必先虔誠鞠躬敬禮。弟子們真的看到了法像上面,有師父的法身,日夜加持著我們;因為弟子們心裡最清楚,師父都給予了我們什麼。

師父謝謝您!教我們做好人,度我們於迷航,擺脫名、利、情苦海,回家有望。得法前,由於我們的工作高度緊張,每年都有數位同事殉職,在常人的大染缸 中,我們隨波逐流,縱情聲色,只求今朝有酒,及時行樂;我們生活得沒有方向,備受精神壓力折磨。得法後,我們知道了生命意義,懂得了做人的目地。現如今我 們熱愛國家,熱愛人民,恪守職責,不畏生死;我們忠於婚姻,友愛鄰里,樂於助人,道德高尚。修鍊大法後,我們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充滿陽光和希望。

師父謝謝您!為我們凈化身體、百病全消。不僅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我們當中的幾位大法弟子,出現了完全不同的神通,讓我們在工作中如虎添翼,如有神助;我們才得以屢立戰功,先後受獎。

師父謝謝您!救我們於滅頂之災,讓我們在執行任務時大難不死!我們當中的一位曾身中數槍,身上某器官被恐怖份子打爛,他是喊著您的名字,死裡逃生 的。他在昏迷前,還喃喃地告訴同事,說自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連醫生都決定放棄治療,他卻在切斷儀器、停止治療之後,連續昏迷5個小時,卻奇蹟般蘇醒, 快速康復,有力地證實了大法。就這樣的事例,我可以毫不隱晦地說,數不勝數,我們每個成員,都遇到過。

而我現在名聲遠播,同事們無不津津樂道我的超常之舉,科學家也無法解釋我創造的奇蹟。前年人送我外號「超人」,去年人送外號「超超人」,現在他們叫我「戰神」,還說我再修鍊下去,明年他們會考慮把「戰」字拿掉,直接叫我「神」(god)。

軍隊的高級上將多次找我談話,想知道我的超常能力是怎麼得來的。我說是師父給的,如果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煉功人標準,師父還會收走,所以超常的功能只 為大法所用,但會體現在工作中。我還告訴他們,師父能在美國,是這片土地和人民的福份,要好好保護師父的安全,要及時制止中共的迫害。

我的頂頭上司們,所有找過我談話的,我都讓他們升起了對大法和師父的正念,他們現在都認同法輪大法好!都更清楚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經過我們這些「老 弟子」共同現身說法,結合我們的親身經歷,系統內各部門從高級將領到一般戰士,有的已經開始修鍊,相繼得法;有的開始閱讀《轉法輪》;有的表示很感興趣, 希望能多了解。他們都被神韻深深感動。

師父謝謝您!不斷啟悟我們大法法理,讓我們了悟宇宙天機和層層真相,讓我們在學法、煉功中得到無限樂趣,快樂無比!

師父啊,請接受我們的感恩!請接受我們以中國人的傳統,在大年向您叩首致謝!為宇宙圓容不滅的永恆!為我們無限輝煌的天國世界!為眾生幸福美好的未來!為世人脫離苦海的希望!

祝願師父在小龍年的每一個日子裡,心想事成,事事如意!
祝願師父在新的一年裡,笑口常開!

美國特種部隊全體大法弟子、新學員及家人敬上

標籤: , ,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 | 留下評論

美國特種部隊法輪功學員向李洪志大師拜年

作者:華人大法弟子代筆 【大紀元2013年02月13日訊】尊敬的師父您好:

在這新春佳節,我僅代表美國特種部隊各別動隊所有大法弟子包括剛入門的新學員及我們的家人,給您拜年!師父過年好!師父您辛苦了!我們謝謝您!

2012年在波濤暗涌中走過,師父啊,弟子們知道,去年確實是人類走向毀滅的一年,因為您為普天眾生擔當了罪業,今天的人類社會才沒有走向覆滅,當今現代文明才沒有走向終結!

2013年能夠如期到來,完全是您以超乎眾生想像的承受、親手為眾生增加來的!當今世界上存在的一切,都是您慈悲、偉大的恩賜!師父啊,我們心知肚明,您才是救世的主!

別看我們都是西方人,祖籍來自世界各地,因為特種技能而工作在一起,但是我們也懂得叩拜師恩!

弟子們天天為法像燒香敬果,毫不含糊。每次學法煉功前,必先虔誠鞠躬敬禮。弟子們真的看到了法像上面,有師父的法身,日夜加持著我們;因為弟子們心裡最清楚,師父都給予了我們什麼。

師父謝謝您!教我們做好人,度我們於迷航,擺脫名、利、情苦海,回家有望。得法前,由於我們的工作高度緊張,每年都有數位同事殉職,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我們隨波逐流,縱情聲色,只求今朝有酒,及時行樂;我們生活得沒有方向,備受精神壓力折磨。得法後,我們知道了生命意義,懂得了做人的目地。現如今我們熱愛國家,熱愛人民,恪守職責,不畏生死;我們忠於婚姻,友愛鄰里,樂於助人,道德高尚。修鍊大法後,我們的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充滿陽光和希望。

師父謝謝您!為我們凈化身體、百病全消。不僅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我們當中的幾位大法弟子,出現了完全不同的神通,讓我們在工作中如虎添翼,如有神助;我們才得以屢立戰功,先後受獎。

師父謝謝您!救我們於滅頂之災,讓我們在執行任務時大難不死!我們當中的一位曾身中數槍,身上某器官被恐怖份子打爛,他是喊著您的名字,死裡逃生的。他在昏迷前,還喃喃地告訴同事,說自己相信師父,相信大法!連醫生都決定放棄治療,他卻在切斷儀器、停止治療之後,連續昏迷5個小時,卻奇蹟般蘇醒,快速康復,有力地證實了大法。就這樣的事例,我可以毫不隱晦地說,數不勝數,我們每個成員,都遇到過。

而我現在名聲遠播,同事們無不津津樂道我的超常之舉,科學家也無法解釋我創造的奇蹟。前年人送我外號「超人」,去年人送外號「超超人」,現在他們叫我「戰神」,還說我再修鍊下去,明年他們會考慮把「戰」字拿掉,直接叫我「神」(god)。

軍隊的高級上將多次找我談話,想知道我的超常能力是怎麼得來的。我說是師父給的,如果我做的不符合大法煉功人標準,師父還會收走,所以超常的功能只為大法所用,但會體現在工作中。我還告訴他們,師父能在美國,是這片土地和人民的福份,要好好保護師父的安全,要及時制止中共的迫害。

我的頂頭上司們,所有找過我談話的,我都讓他們升起了對大法和師父的正念,他們現在都認同法輪大法好!都更清楚了中共的邪惡本質。經過我們這些「老弟子」共同現身說法,結合我們的親身經歷,系統內各部門從高級將領到一般戰士,有的已經開始修鍊,相繼得法;有的開始閱讀《轉法輪》;有的表示很感興趣,希望能多了解。他們都被神韻深深感動。

師父謝謝您!不斷啟悟我們大法法理,讓我們了悟宇宙天機和層層真相,讓我們在學法、煉功中得到無限樂趣,快樂無比!

師父啊,請接受我們的感恩!請接受我們以中國人的傳統,在大年向您叩首致謝!為宇宙圓容不滅的永恆!為我們無限輝煌的天國世界!為眾生幸福美好的未來!為世人脫離苦海的希望!

祝願師父在小龍年的每一個日子裡,心想事成,事事如意!
祝願師父在新的一年裡,笑口常開!

美國特種部隊全體大法弟子、新學員及家人敬上

標籤: ,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 一條評論

走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原北京公安警督回憶李大師


1999年6月25日,李洪志師父在接受伊利諾州州長、州財政部長和芝加哥市長嘉獎的
頒獎儀式上講話。芝加哥市長為「鼓勵芝加哥市民了解李大師為改善我們世界,使其成為
更好的生活環境;及對居住在此地及國外無數的人民所作出的貢獻」,將1999年6月25日定為「芝加哥李洪志大師日」,並對李洪志老師到訪芝加哥市致歡迎信;同一天,伊利諾州州長
為表彰李洪志大師「無私無我的對民眾服務,和對人類所做的諸多貢獻「,頒發嘉獎信;
州財政部長同時授予李洪志大師傑出服務獎。(明慧網)

(大紀元記者徐竹思紐約報導)「一定要還我們師父一個清白,所有欠大法師父的,一定要償還,以彰顯善惡有報的 天理。」原北京公安系統二級警督鍾桂春說。2012年5月5日,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周年之際,鍾桂春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自己從1990年就開始跟隨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修鍊的經歷,以事實澄清那些關於中共為鎮壓法輪功而製造的彌天謊言。以下根據採訪內容以第一人稱整理。

「李洪志師父一表人才,高高個子,人很正」

1990年全國氣功熱,我也對氣功產生了興趣,練過很多種功法,在北京也認識很多氣功師。但是在練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發覺這些氣功多是假的,很多氣功師都利用它去掙錢,都鑽到錢里了,還和社會上的那些官商搞「拉關係」、「走後門」這些「不正之風」。


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13日從中國吉林長春公開傳出,以「人傳人、心傳心」
的形式在全中國迅速傳播開來。因其祛病健身功效和提高道德水平的神奇力量,法輪功獲得當時
很多中國政府與民間組織的褒獎與媒體宣傳。到1998年底,學煉法輪功的大陸群眾已達到一億人。

我因此對氣功就逐漸地不感興趣了,但心裡還是相信神的存在,相信肯定有好的、有高功夫的師父在這個世上。我一直在尋找,但是就是找不到。就在我完全對氣功 失去信心、開始改練武術之時,朋友說給我介紹法輪功的李老師,說李老師人很好,很正,很善良,而且功夫很高。

第一次在首都機場見到師父,他給我的印象就是震撼,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李洪志師父很精神,一表人才,高高的個子,人很正,看上去就是二、三十歲,其實他已經快四十歲了,但是顯得比我們都年輕。

從那天起無論經歷什麼樣的風雨,我腦海中永遠深深刻著的就是師父的這個形象。我以前接觸過的所有名人、名流都沒能給我這樣的印象。從那以後,我就跟著師父修鍊。


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5月13日從中國吉林長春公開傳出,以「人 傳人、心傳心」的形式在全中國迅速傳播開來。因其祛病健身功效和提高道德水平的神奇力量,法輪功獲得當時很多中國政府與民間組織的褒獎與媒體宣傳。到 1998年底,學煉法輪功的大陸群眾已達到一億人。

待人處事為人師表 師父的弟子里也有很多中共高官


法輪功祛病健身具神奇功效,並提高社會的道德水平。當時很多中國政府與民間組織
給法輪功褒獎。圖為法輪功創始人(中)在中國北京傳授法輪功。明慧網圖片

當時我接觸的北京那些氣功師,幾乎每天都是山珍海味。在酒宴上這些氣功師談的不是功法、修鍊,而完全是金錢、關係這些方面的事情。而當時師父在北京時, 黨、政、軍系統邀請師父的很多,都想請師父去吃飯。師父的弟子里也有很多中共高官,見師父就要請吃飯,因為一邊吃一邊聊,都是北京很時尚的。

但是師父從來不會出席這些與修鍊和傳法沒有關係、儘是扯閑的場合。那麼後來我們也就知道了,也不會主動去請師 父了。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就知道師父是正的。師父的生活起居、舉止、一言一行、為人處世都給我們做出了典範。不用說修鍊,就是做社會上的一個普通的好 人,師父的很多地方都是我們永遠也學不完的。

比如,師父家住長春,有時候要從長春坐火車到北京來,做為弟子來說,接送一下師父、安排一下師父生活完全都是正常的,可是師父從來就不麻煩弟子,我們經常想做都做不成。我們知道師父沒什麼錢,想替師父買一張車票,都沒有機會。

辦班收費超低 為節省只吃速食麵

當時其他氣功師收費最少80元人民幣。我們師父辦班只收40元,第二次參加的學員僅收20元,在全國收費是最低的。辦班要租禮堂、印資料,工作人員吃、租房子、車票,中國氣功研究會要分點成,還要納稅,全部費用都得從辦班收費里出。因此每個班下來,辦班收的費所剩無幾。

為了節省費用,師父就吃速食麵。師父當時非常忙,正準備在北京、在全國推出法輪功,方方面面有很多工作要做,吃飯很簡單,我們經常看到師父在北京吃的就是速食麵,甚至每天都是。

在北京或者在外地傳法,師父整天除了在火車上帶著大法資料以外,那就是一箱一箱的速食麵。所有的1992年、 1993年的老學員都清楚這件事。有一位一直跟著師父在各地辦班教動作的老學員李雪君,回來後跟我說,他看了速食麵都害怕、犯怵,因為師父在外地就是整天 吃速食麵。

1994年的5月份,我和李雪君跟師父去重慶傳功,親身經歷了這些。在火車上我們就吃速食麵,到了當地,氣功 研究會安排我們住在一個旅館,師父還是天天速食麵。當時中國大陸的那個速食麵可不像現在這麼多花樣,就那麼非常單調的一個口味。那時候辦班一般都在晚上, 等人家下班以後才能參加學習班。師父在辦班之前從來是不吃飯的,晚上辦班結束的時候,我們看到師父回到住地就是泡一包速食麵。

看師父過那種節儉的生活都那麼輕鬆、自然,我們也想學著做,但是做起來確實是很難,做不到!

師父從來不考慮自己,考慮的都是別人

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有一天師父就叫我們兩個一起到一家餐館,點了四、五個菜,菜上來後,師父就叫我們吃,師父 也拿起了筷子。長期吃速食麵的我們,當時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吃得正高興時看了一眼師父,見到師父拿著筷子並沒吃,而是在笑咪咪地看著我們,就像一個家 長看著孩子在吃東西一樣。

當時我心裡的滋味很難受,對師父的崇敬油然而生。師父是怕他的弟子吃速食麵不習慣,特意自己掏錢給弟子改善生活。師父不但言傳身教,而且在各個方面考慮的都是別人,從來不考慮自己的生活。

聽教誨走過家庭危機 妻子也走入修鍊


2012年5月5日,鍾桂春在紐約講述自己從1990年就開始跟隨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學功、治病的經歷。(大紀元資料圖片)

以前當我和領導發生矛盾的時候,我身邊的朋友都會順著我的執著去說:「你也有關係嘛,跟他干。」但我們的師父不是這樣。

以前我和愛人的關係不好、鬧矛盾的時候,有的氣功師就勸我離婚,說依我的條件什麼樣的都能找到,還告訴我什麼 廟靈,拜了就能找到好媳婦。有一次我就去了山裡的一個寺廟,其中有一座為一個過世和尚修的大塔。北京很多人都去那兒求,說很靈。我當時也在那兒求,想找一 個年輕漂亮的妻子換一換。

修鍊法輪功後,師父告訴我們修心性包括忍、舍、悟,對身邊所有的人都要好,我也想盡量地協調好家庭的關係。但 在1991年我和愛人的關係已經很緊張了,我感到自己沒法協調了,於是決定到長春去見師父,跟師父訴苦,師父卻是笑咪咪地跟我說:「小鍾呀,回去以後一定 要對你愛人好。」

當時我很慚愧,覺得自己不應該跟師父講這些,我意識到自己是個修鍊人,應該知道怎麼去做。同時我也想到師父確 實是很正的,是真正的對弟子負責,對社會負責任。是師父的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我對家庭、對妻子的看法。後來呢,不但我的家庭關係改善了,我愛人也走上了 修鍊法輪大法的道路。我們都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給我們帶來了美好。

中共利用來誣衊師父的「早期弟子」的真實情況

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間全中國所有電視、電台、報紙、網路都播出了抹黑與誣衊法輪功與法輪功創始人的 宣傳,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開始了。《李洪志其人其事》這個片子被到處播放,說什麼師父以親屬名義在北京、長春擁有數處豪宅、多輛轎車,還斂巨額財富, 偷逃大量稅款等等,這些根本就是誣衊。

師父在北京的情況我非常了解,哪有什麼豪宅!師父長春的家我也去過,就是一個非常簡陋樓里一室一廳的單元,擺設很簡單。師父在各地辦法輪功學習班,都是由當地官方的氣功協會舉辦,他們負責租場地、賣票和納稅等事項。

在這個電視片中錄有一些「早期弟子」講了些話,再由主播斷章取義地用來攻擊師父。那幾個人就是最早跟師父修鍊的,有些是利用法輪功治病收費或斂財而被師父批評過的,有的在師父公開傳法之前就不練了。中共惡人在迫害法輪功時想利用他們給師父抹黑、造謠。

我跟北京的李某某比較熟,是他在長春的弟弟介紹練的。當時師父教我們煉功時還沒公開傳法,他當初對師父是最尊 敬的,但後來煉著煉著就開始找其他氣功師給自己看功長了多少了,後來他每天都讓人看,說他的功每天都有變化,他煉的比誰都高了,到最後比師父都高了。在 1991年師父到北京來時我們在一台車裡,我開車,師父找他談時指出自心生魔的問題,當然不像在《轉法輪》里說的這麼明,就只是提醒他,他都不接受,不相 信,對師父說話態度也變得不尊重了。

師父對他就像對我們其他弟子一樣,讓他來參加公開傳法班。1992年6月25至7月4日北京第一期班在國家建 材局禮堂舉行,7月15日至24日第二期班在南禮士路的二炮禮堂,他都參加了。當時師父為了讓人感受法輪功的功效而做義務的醫療諮詢,把治病功能給了我 們,也包括李某某和他弟弟。

因為治病效果好,他和他弟弟就覺得自己有能力了,可以給病人治病。二期班後在總後勤部的京豐賓館做完醫療諮詢 後,他就拉人到空軍指揮學院去治病賺錢了。後來師父多次給他指出來,挽救他,他不聽,師父看沒辦法,只能隨他去了,師父告訴我們北京老學員,說他以後再做 什麼不代表法輪功。後來我聽說長春那些人的情況跟他都差不多。

親身體驗治病奇蹟 患者對師父感恩戴德


當年大陸媒體上也常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例子
(點擊圖片可瀏覽大圖)

1993年8月31日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給李洪志大師的感謝信(明慧網)
(點擊圖片可瀏覽大圖)

我以前並沒有任何治病能力。師父把治病的功能給我們一部份,告訴我們怎麼用這些手法、功能,然後我們就可以給人治病了,效果非常好。1993年師父在公安 大學做氣功報告,公安系統很多人來聽。北京西城公安分局的王局長患肩周炎20多年了,在醫院也治不好,胳膊根本抬不起。我當時在後台用師父教的辦法給他調 整,5分鐘他胳膊就可以抬起來了,不到10分鐘就完全好了,他很高興。

辦這次氣功報告的原因是,師父在北京辦了13期傳授班,到第14期時被北京公安從中作梗而沒辦成。他們以為師 父賺很多錢,他們不相信辦班費只有20和40元,而要按他們的收費標準來跟我們要錢,那師父就要倒貼給他們了,所以第14期班沒辦成。法輪功學員中也有很 多公安人員,也給他們解釋,所以他們也挺感動的,覺得法輪功沒有被批准辦班,也不像別的團體那樣去鬧事、罵人,他們後來覺得對不起我們師父,所以又答應給 師父辦一期班。但當時師父在全國各地行程都排滿了,於是答應他們做兩場帶功報告。

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92年在國貿大廈,93年國際展覽中心,兩屆我都參加了。為時一周的博覽會有上百家氣功團 體、氣功師,還有中醫,參觀的人大部份是去看病的。第二屆博覽會,只有法輪功攤位上人山人海,一行隊是掛上午號,一行隊是掛下午的號,另一行就是找師父簽 名,三行隊都是滿滿的。

來的病人什麼病都有,很多是西醫、中醫和其它氣功都看不好的。92年博覽會,我看到一個40多歲的男人給師父跪下就哭,師父把他扶起來了,其他人都在鼓掌。事後知道那人的病很重,是師父把他治好了。

還有九十度的羅鍋(駝背)病人,師父就在他的背上輕輕地拍了一下,過程當中就聽見他背上的骨頭喀喀地響。師父 說:「你直起來了。」他就直起來了。我知道北京一位婦女出車禍後,從此就癱瘓了,不能下地行走,生活也不能自理。這樣癱瘓了十多年的人,也經師父的調治當 場就恢復了知覺,可以站起來了。師父讓她走,她就真的能走,所以她後來就修鍊法輪功了。


正因為法輪功這些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和提高道德水平的力量,才能在1992年5月13日
由李洪志大師從長春公開傳出後,以「人傳人、心傳心」的形式在全世界傳播。法輪功獲得
當時很多中國政府與民間組織的褒獎與媒體宣傳。到1998年底,當時中國學煉法輪功的
大陸群眾已達到一億人,當年中國大陸媒體上也常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例子,
圖為當年中國媒體報導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中國傳授法輪功。(大紀元資料圖片)

像這種治好病的患者或家人給師父磕頭的情形在博覽會上很多,我們當時並不感到新鮮,常常是不一會就聽到鼓掌,我們抬頭一看,原來是師父或某位學員把病治好 了。從我這裡出去的人,我當場還問他們「還有哪兒不舒服?」他們回答:「沒有了,全好了!」很高興地走了,很感謝法輪功。當時用這方法讓人了解法輪功。

93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大師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最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


1993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大師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
和大會的特別金獎,以及「最受歡迎的氣功師」稱號。(明慧網)

「要求還師父清白」

正因為法輪功這些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和提高道德水平的力量,才能在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大師從長春 公開傳出後,以「人傳人、心傳心」的形式在全世界傳播。法輪功獲得當時很多中國政府與民間組織的褒獎與媒體宣傳。到1998年底,學煉法輪功的大陸群眾已 達到一億人。

中國國家體育總局1998年報告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7.9%。同年,中央政治局委員喬石對法輪 功調查,得出的結論認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然而中共99年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造出了「1,400例」栽贓陷害法輪功,說不許吃藥、自殺 等,我們都知道很多是公安局的人,為了討好羅干、江澤民等人,編造出來的。有的人本來就是精神不正常,出了問題就全都栽贓到法輪功頭上,有的自殺的也硬往 法輪功頭上扣,很多這類的。後又有「天安門自焚」騙局。

到今天,這場迫害已經快結束了,希望中國大陸的民眾趕快了解法輪功真相。我們要求還我們師父一個清白,所有欠大法師父的,一定要償還,以彰顯善惡有報的天理。

轉載自大紀元網:2012年05月15日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感恩李洪志大師,助我走出逆境更出色

感恩李洪志大師,助我走出逆境更出色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