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李洪志大師第四次蒞臨貴陽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二日】師尊為廣度十方眾生,四海為家,國內傳功結束,又親赴世界各地,洪傳法輪佛法。九七年九月二十三日,師尊與隨行人員星夜驅車趕到貴陽,這是師尊第四次親臨貴陽,在八角岩會議廳,與部份學員見面,並講法約兩個多小時。

二十三日,當我們接到電話,讓儘快趕到八角岩會議廳時,火速趕去。走在我身邊的媽媽,上會議廳台階時,突然雙腿跪下,她還沒反應過來,我立即提醒她說,您的主意識看見師父了!於是我直奔會議廳,隔窗一看,真是師父!簡直不敢相信,於是用雙手使勁擦雙眼,掐自己,真不是夢!回頭對父母大喊,師父真的來了!

當我們走進大廳,全場學員正聆聽師父講法。媽媽在看見師父的時間裡,從始至終都是熱淚盈眶。

師父講法中再三強調,要真正學好法,向內找,去掉不足,整體協調好,要整體提高,把貴州洪揚法輪大法的事做得更好。

接著,師父顧不上喝水,繼續用和藹如慈父般的語氣,耐心解答學員提出的問題。當時,我和許多學員一直很激動,想不起要問師父什麼,只聽得媽媽和同修提問:「師父,我有一顆要去的心,總去不掉,我在心裡請求師父幫助我行不行?」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嗎,你能認識到它是不好的心,不想要它,這很好,你就排斥它,去掉它!有學員問:佛國世界什麼樣?師父說:佛國世界很美好,能去佛國世界,必須是百分之百的純金,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進不去!有個細胞不純,就會搞亂那個世界(大概意思,不是原話)。有學員問師父,《道法》經文理解不好。師父說,那是講給神的那面聽的。

一位九三年得法,參加過師父親自傳功班的老學員,象見到親人一樣,向師父訴說道:自己的修鍊環境一直不好,丈夫對她經常拳腳相加,手也被打變了形。師父慈悲的對她說:你家三代是修佛的,在幾世生命輪迴中,是有淵怨。但你今天回家就沒事了。後來這位學員,在交流會上說:當天,在回家路上心裡還膽膽突突的,不料,一進門,丈夫笑迎說:你辛苦了,我已做好菜飯,怕涼了,已經熱了三次,快吃吧。她簡直被自己丈夫幾十年來從沒有過的變化驚呆了,回過神來,馬上想到是師父給化解了自己生生世世結下的怨結啊,不知師父又為此承受了多少!感恩的淚水奪眶而出。師父對學員關懷備至啊!

會面結束後,學員們都不想離開師父。有許多學員還守在師父坐來的車旁,一直等到深夜。

來源:《憶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

省領導曾參加李洪志大師合肥帶功報告會

文/安徽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師尊第一次是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份在安徽農學院禮堂作報告會,有省領導參加,禮堂全部坐滿。師父叫大家站起來放鬆、放鬆,把左手伸向左方,手心向上,師尊用手一轉法輪,問大家手心轉不轉,大家都一齊說:轉。師尊讓大家用腳一蹬,幫大家治病。報告會結束後,大家報名參加學習班。

我們第一期參加學習班,師父要兩張照片。一張用在結業證上,聽氣功協會工作人員說:從前來的氣功師沒有師父這樣認真、照片結業證都是師父親手自己搞。

第一期學習班在安徽省教育學院禮堂,參加人數六百人左右。聽同修說:合肥才二百五十人左右,有蕪湖市來的、也有跟師父從外地來的。師父第一天講法一看人太少感到遺憾,師父好象講過了這樣一句話,說:過了這個村,沒有那個店。師父沒來前也有某偽氣功在合肥傳了幾個月,在農學院禮堂報告會,氣功協會有人在外面散發法輪功宣傳材料,他們不讓發,最後請示氣功協會某領導才同意。他們贈票給我,我參加了。我沒有學那個功、那個偽氣功沒有多少人學,師父來合肥它就消失了。

我本人也是個氣功愛好者,因為年輕時身體不好,多種疾病纏身,醫生、專家、也解決不了,吃藥也傷害身體,最後我找氣功師練功,我也練了幾種功,開始練身體是比以前好轉,後來學的東西太多,就象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的:「氣功低層的功課你學的再多,灌的再滿,反倒對你越有害,你身上已經亂套了。」我的臉色不好看,黑乎乎的,在第一學期學習班結束後同修說我變年輕了,臉上變白了。我坐在第五排左右,我的悟性不好,第一次聽師父講法,講的很高,因為我受邪黨幾十年無神論教育和假氣功的影響使我半信半疑,心想從來未聽過這麼高的法理。師父講法時沒有一個人講話,大家不時發出一陣陣掌聲。外地來合肥聽師父講法的有男、有女、有小孩,她們講來合肥沾我們的光,我們有福氣得大法。

我聽師父講法第三天,我就跟老伴講,今天我問問氣功協會工作人員對師父有什麼看法,如果是假的我們就不去了。我們一走進禮堂,有一位同修她多年拄拐杖走路,因為她在氣功協會工作,來個氣功師她就學功,她的拐杖永遠扔不掉。這二次我看她不拄拐杖在禮堂門口走給我們看,我才相信是真的。回想師父千辛萬苦度我們,我向師尊懺悔。

學習班快結束了,師父又給大家清理身體,叫大家站起來,我看師父用手轉來轉去最後說:一股藥味難聞,特別是長年吃藥的人,從身體散發出來的藥味。師父還說你們早放下就不會有氣味了。大家都咳嗽,我咳嗽、呼吸都很困難,從來沒有這樣咳嗽過。我的悟性差,學習班結束,我跟同修切磋,同修都說:法輪功好!我晚上回家煉第一套功法口訣:「身神合一、動靜隨機、頂天獨尊、千手佛立。」我的後背法輪旋轉起來了,小腹部位有法輪感覺,馬上就不咳嗽了,真神奇!

第二次師父來合肥在省委黨校,在一九九四年四月十五日,人數一千四百人左右,南京來參加學習班八十多人。有一個女同修她腿不好,學習班快要結束了,師父給大家治病叫大家站起來、放鬆、然後用腳一蹬地,那位同修一屁股坐在地上,爬起來腿就好了。她趕快跑到講台上跟師父講,給大家講她來合肥幾天前,在家裡坐立不安,她家裡人不要她來,又沒有路費錢,結果說:到黃山旅遊,她才一起坐上來合肥的車,她高興極了。

某大學一位老師說:她練偽氣功有一天看到從空中飛來一團亮光到她頭上,從那天起突然間說一種莫名其妙的話,嘀哩嘟嚕的。也有同修看見她在公園經常講什麼。師尊第二次來辦班她出差正好趕過來參加學習班,她看見師父時說:師父我要學法輪功。師父說:你真學法輪功嗎?師父把手一招,她從那一天起就不說胡話了。

我的老伴被摩托車撞了,呼吸都痛,後來有同修到廣州聽師父講的學習班我就跟同修說:把他被摩托車撞的過程寫給同修帶給師父。她們到廣州就交給師父,過後就不痛了。

還有一個同修家住農村,師父知道他家裡困難,他跟師父幾個班,最後在外地車站,師父看見他說:你回家實修不要再跟我走。

我們的師父多麼偉大多麼慈悲。同修們只要看見師父就把師父圍住,師父微笑著好象講過這樣一句:你們在街上這樣,人家看見不知道是什麼事。那種場面是我從沒有見過的熱烈和激動,前面的人往師父身邊擠,後面的人使勁往前擁還有人緊隨師父身邊左右照相,更多的人們在熱烈的鼓掌歡迎。我們的恩師把無數從死亡線上掙扎和在病魔之中的同修解脫出來了,我也是其中一個。自從修鍊大法後,我的身體幾種慢性病全消失了。二零零五年,我檢查身體時醫生說我七十歲什麼病都沒有,他還說象你這麼大歲數什麼病都沒有還不多見。

大法經歷了風風雨雨,師恩浩蕩,我無法回報師尊救命度化之恩。但是即使在最黑暗的日子裡,我也沒有動搖對大法的信念和對師父的崇敬。在修鍊路上堅信師父,緊跟隨師尊在大法中修鍊,直至圓滿。

來源:《憶師恩》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一位警察回憶參加李洪志大師齊齊哈爾講法班

【明慧網2004年11月29日】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師尊來到齊齊哈爾舉辦了講法學習班,我有幸參加了這次學習班,在學習班舉辦過程中發生了許多感人事情,在此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我在學習班上見到師父後心情特別激動,雖然以前未接觸過氣功,見到師父後我決定一定要學這個功法,當時的心情用語言無法表達出來。在辦班過程中我們知道中國氣功科研會要在齊市做一場報告會,覺得法輪功法好,特邀請師父一起來齊市,這期間師父剛舉辦完學習班,原定是回長春。師父放棄了休息時間來到齊市,師父在講課當中講到由於齊市在原定日程中沒有安排,師父是臨時決定來的,因為馬上要到北京舉辦學習班,北京學習班日程已經定下來了,所以齊市這期班只能舉辦七天了,這已經不能再少了,師父還講到:「我在來齊齊哈爾之前打出許多法輪找那些有緣人,大家來了就是緣份,所以大家也要特別珍惜這次機會。」

在第一天講法結束後,天突然下起雨,大家都沒帶雨具,集中在門口避雨,場面顯得比較亂。這時師父走了出來,大家看到師父後安靜下來,師父面帶笑容看了看天對大家說:「雨馬上就停了,大家不要著急,放心走吧。」隨即雨慢慢小了,停下來了。這時有位學員叫了輛計程車要送師父回住處,可師父卻堅持不肯坐,對這位學員說「不用客氣了,你心情我知道了,不必浪費了。」然後師父一人獨自步行回到住處。

七天的講法學習班很快結束了,因為北京學習班日期已確定,師父要連夜趕回北京,學員們自發的趕到車站送師父,我和另一位同修見到師父後,師父親切的說:這麼晚了,天下著雨你們怎麼還來了。並伸出手來和我們握手,我們倆都非常感動,其實我們覺得作為弟子是不該和師父握手的。師父隨即告訴身邊的弟子去買站台票,因為我倆當時身著警察制服,憑工作證件進出車站根本不用買票,可師父還是讓身邊弟子給我們買了站台票。我們都知道師父辦班收費是最低的,且全國各地傳法都有不少的支出,師父卻掏錢給我們買票,我們心裡很不好受。我們深知師父教給我們的是如何做一個修鍊人,如何達到修鍊人的標準,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以身作則為我們做著榜樣。記得師父當時還對我們說:「你們現在還年輕,一定要好好修鍊下去,現在你們還覺不出大法的珍貴,兩三年後你們便會知道了。」

列車進站了,我們才發現師父每到一地傳法,身邊都帶著大法書籍資料。這些都是由師父和身邊弟子背著全國各地走,裝資料的背包我們年輕弟子背著都覺得吃力,而師父帶著身邊弟子卻常年要背著這些資料去全國各地傳法,其間的舟車輾轉和辛苦勞頓可想而知。

列車徐徐開走,師父一直在向我們揮手。望著遠去的火車,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

來源:《憶師恩》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李洪志大師重慶傳法 我看到密密麻麻的雪花般的法輪

文/重慶老大法弟子

我今年57歲,93年喜得大法,有緣參加師尊首次在重慶辦班。

我第一次見到師父,當時我激動地哭了,尋找幾十年的明師今朝終於得見,說不完的喜悅。

當師尊知道我經濟困難時,當眾退給我一半的學費25元,我不收,師尊一直要我收下,我急哭了,說:「李老師,我聽了您的課就應該交學費,您不收我的錢,您就不承認我是您的弟子。」

師父慈悲莊嚴地走到講台前說:「你們都是我的弟子!」佛音穿透層層空間,我感到這是洪大的慈悲,師父右手一揮,我看見整個傳法場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雪花般的法輪,全場頓時掌聲雷動。

93年、94年師尊兩次來重慶講法傳功,每次都是住價格低廉的賓館,賓館人員不理解地問師父:「李老師,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氣功明星了,應該住高級的賓館。還住這麼簡樸的賓館?」師父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

師父吃飯很簡單,從不大魚大肉,有時一碗小面。重慶人愛吃辣椒,無論面、湯、菜都放辣椒。有次師父午餐吃小面,老闆不知道師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面里放了很多辣椒,師父辣得滿臉是汗,什麼也沒說,靜靜地將這碗小面吃完了。

一次師父在一家個體小餐館吃飯,師父將飯中一顆穀子剝開後吃下,當時很多學員看見師尊不浪費一粒糧食,個個都不再將剩飯倒掉了。

來源:《憶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留下評論

回憶李洪志大師在鄭州傳法班上的神奇故事  

文/河南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6年3月24日】

1994年6月,我有幸參加了師父在鄭州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這是師父在河南省唯一舉辦的傳法學習班,我能夠參加,深感三生有幸。

記得是在師父講法的第二天,是個星期天。師父為了方便上班的人,也為了節約學員的開支,就把第二堂課和第三堂課放在這天下午一起講了。學習班原定在鄭州市體育館舉行,因為體育館有比賽,前兩天學習班就臨時在附近的一個簡陋的體育場舉行。

這天下午我們進去的時候天氣還非常晴朗,當師父把第三講講到有1個小時左右的時候,忽然一陣黑風吹來,把體育場兩頭的大門吹的洞開,電也斷了,體育場一片漆黑。四周的窗戶被吹的乒乒乓乓直響,風和雨卷著冰雹、塵土穿過窗戶打到學員們身上,頂棚被砸的咚咚響,雨水順著縫隙往下流,講法被迫中斷。這時候只見師父坐在講法的桌子上,打了一套大手印,然後又坐到講法的位置上,抓起旁邊的一瓶礦泉水,一口氣喝完(師父平時講法是從不喝水的),然後象在接雨水似一動一動的在接著什麼,之後就把瓶蓋蓋上了。大約過了4、5分鐘,我當時記得非常清楚,就象拉大幕似的,陽光從西拉到東,體育場一下子就亮了起來,紅彤彤的太陽把金燦燦的陽光通過洞開的大門照進了體育場,場內的電燈也從新亮了起來。見此情景,體育場內掌聲雷動。師父笑了笑說:「別看它來頭很大,其實我都不願意用手去抓它,我用瓶子把它裝起來。」之後,又接著講法。回去的時候,學員們紛紛說,今天讓我們看了一場神話故事。

有一天,師父正在講法,鄭州市政府的兩個官員走進體育館,站在門口,慌的鄭州市氣功協會的秘書長趕忙從台上跑下去迎接。那兩個人以為師父也會下來給他們打招呼的,可師父看了他們一眼,就又接著講法了。他們站了一會兒就走了。後來我才體會到師父是在給我們留下一條最正的修鍊道路。

這次學習班有二、三千人參加,可河南籍的只有二百多人。到學習班快要結束的時候,師父在接見鄭州地區學員時講到:沒想到中原來的學員這麼少,你們都是種子。後來的日子裡,我們都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粒種子,努力讓大法在中原地區發揚光大。

來源:《憶師恩》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回憶李洪志大師在貴陽傳法的日子

文/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6年5月16日】

九三年四月是我難以忘懷的一段日子,也是我生命中的一個轉折點。多年來,師尊的音容笑貌,師尊對我直接的關懷指教,那情那景,一直縈繞在我心頭。師恩重於山,大於天,我何以回報?想到這,我淚如泉湧。

因我體殘多病,聽說鍊氣功能好病,免不了去學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氣功,雖說並不奏效,但也不願放棄追求氣功治病的心。

所以當我聽說四月份有一位大師要在貴陽辦「法輪功」學習班時就決定要去參加。辦班的時間到了,我們一些氣功愛好者都相邀去參加。可是我卻遭到了某種阻撓,沒能與大夥同行,為這,我一直哭了幾天。或許是我的機緣姍姍來遲,後來我終於與兩位姐妹結伴到了貴陽。

當我們三人急匆匆的趕到目地地時,已遲到了幾天,學習班還剩三天就結束。我懷著滿肚子的委屈和氣惱,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煤礦招待所」這個住處時,已是下午四點多鐘了。在辦住宿手續時,先到的那些朋友一見我們就熱情的過來打招呼:「來啦!」我卻沒好氣的回答:「刀山火海也擋不住我來!」「好啦,不要生氣啦,還有三天呢,不過這最後三天師父不再給下法輪、氣機和開天目了。你們來晚了一天,可惜了點,不過不要緊、不要緊。聽說八月還辦一期呢,下次再來吧!」我一聽,失去了這麼大好的機會,更氣了,也不再搭理他們的好意。

把行李安頓好後,我就帶著一腔悲憤和滿腹的委屈去找師父。找到師父的住房,只見房門關著,門外坐著一位稍胖的大姐(後來才知道是隨師來的學員),我便情不自禁的跪下來並忍不住失聲痛哭,一面哽咽著說:「有人阻止我學功……。」這時房門開了,慈祥的師尊走出來看我,還說了一句什麼,就叫那位大姐把我扶起來。一見到師父,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後來聽說師父還過問了這件事)。

下午,由於我們帶著不服氣的心自己去找辦班地點,到了那裡,我們又遲到了一個多小時。聽課的票早已不賣了,我們進不去,就在門外請求工作人員放我們進去聽課,看門的工作人員解釋說:「有規定的,這最後的三天不賣票了!」我差點哭了起來:「那讓我們在門口聽課吧!我們大老遠的來一次也不容易,我們願意給錢。」說著,我們都掏錢出來,工作人員被我們的誠心所感動,便有人說:「既然這樣,那你們等一下,我進去跟老師講講看。」不一會這位工作人員高興的出來說:「老師讓你們進去啰,他說你們來了就是緣份,不收你們的錢哩,就當旁聽生,進去吧。」我們無比激動,對他們道了謝就進去了。

剛坐定,我就覺的自己腦袋「嗡嗡」作響,心裡「怦怦」亂跳,師父講什麼都聽不清楚。不一會只聽到「啪啪」的掌聲及凳子移動的「噼里啪啦」聲。講台上的擴音器也響起來了:「喂喂,請大家原地站好」,這時人們都站起來。我們幾個也跟著站起來。原來開始教功了。台上一位年輕男子一邊念:「頭前抱輪……」,一邊做示範動作。

我以前練過其它功法,就微閉雙目跟著煉。突然一雙寬厚而溫暖的手輕輕的把我的兩隻手腕托起,我急忙睜眼一看,呵,是師父!師父在糾正我的手勢。頓時,我全身一熱,什麼話都不會講,傻傻的看著師父。只聽見師父輕聲對我說:「剛學的不用閉眼。」並指我的額頭處說:「手心對著這兒。」然後,用手指點壓我的兩隻中指「保持蓮花掌」,再做「蓮花掌」示範動作讓我看。呵!偉大、慈祥的師尊,不僅親自為我做示範動作,還手把手的教我煉功。我是哪輩子修來的福份啊!我太幸福了!我原來那些委屈,那些苦衷,此時此刻已被溶化在這幸福的海洋中了!

晚上,我們回到住地,已過十點鐘了,正準備休息,忽聽一陣敲門聲,進來的學員笑笑的對我們說:「去梳洗一下,然後放鬆,老師說等一下幫你們微調呢,老師住三樓,正好在你們房間下面。」(我們住四樓)「你們雖然錯過了下法輪、開天目的機會,但老師說來了就好,來了就是緣份。你們去準備吧!等老師給你們微調完了,我再拿書給你們看,是《中國法輪功》,書沒賣了。」

我們急忙梳洗完畢,回床上盤腿等候(當時只能散盤),不到兩分鐘,我即感覺小腹部位有東西在旋轉,由小至大,由慢到快,時緊時松,且暖烘烘的,舒服極了,我知道,我得法輪了,就情不自禁的喊了起來:「我得法輪了!我得法輪了!」其他兩人也有同感。

此時此刻,我才知道,我得到了世界上最最珍貴的東西!儘管時間短促,才僅僅三天,可那卻是我千呼萬喚的尋求,千年萬年的等待得來的,機緣不可失。

同年八月,師父又一次在貴陽傳功講法,這次,雖不能和師父住在同一棟樓,但我們除了得到師父親自傳功講法外,我又有兩次直接碰到了恩師。一次是從班上往住處回來的路上,我們四五個學員慢慢的走著,我無意中回頭一看,「啊,師父在我們的後面走呢。」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往後看,只見師父離我們才幾米遠,有兩三個學員也隨師走來,我們全都停下來,一個個啞巴似的看著師父並傻傻的笑著,師父一直看著我們走過來,並對我們輕輕的點頭微笑。

另一次,我們三個都是行動不太方便的學員,大概是上午吧,那天早上是大家一起到某處集體煉功(已記不清具體煉功點了)回來的路上,我們走得很慢,邊走邊聊。突然,在我們的身後傳來一個親切的聲音:「可以嗎?」一個學員馬上笑著回答:「可以!」原來師父老早就在後面看護著我們了!師尊這一聲:「可以嗎」不知包含著對我們多少的關心,多少愛護,這不僅是問我們此時此刻走路回去行不行?我們學法煉功行不行?更意味著對我們今後的修鍊行不行?我們今後將面臨著方方面面的關卡、魔難……能不能堅修下去,能不能跟師父一走到底?前面的路還長著呢,還有多少驚濤駭浪在等著我們?師父在關懷著我們,在呵護著我們,也在鼓勵著我們啊!

每當回憶起這些,我真是激動不已。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我覺的能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光陰似流水,一晃已十三個年頭過去了,師尊的音容笑貌,慈悲的胸懷,給我留下了永不磨滅的記憶。師尊啊!請你放心吧!弟子不會讓您失望,經歷了十幾年的風風雨雨、跌跌撞撞,但從沒有趴下過,儘管遭到判刑、坐牢等等迫害,也動搖不了弟子堅修大法的心,決心緊跟師尊,回到那日思夜想的美好家園。

正是:「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洪吟》)

來源:《憶師恩》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回憶李大師在石家莊講法的日子

文/石家莊大法學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每年的三月三日,是我最值得慶祝的日子。因為在九四年的三月三日,偉大的師尊來石家莊講法,我有幸和法輪功結緣。是師父給了我新生,是我生命的轉折點。

從九三年我經常感冒、頭痛、心絞痛,當時我決心參加一種強身健體的運動。先後學了兩種氣功,並決心一定要持之以恆,也認識了些氣功愛好者,一位退休的朋友委託我,如有在本地辦氣功講座一定通知他。單位也有不少氣功愛好者,他們知道我熱心為別人打聽氣功班,就從氣功協會拿回九四年三月三日法輪功辦班的簡介給我,我及時通知了那位朋友。三月三日上班後,我對給我簡介的同事說,讓他們去聽報告,我在單位頂崗,他們都不去,並讓我去。聽報告的禮堂離我單位只有五分鐘的路程,我很不情願的說:只因為離的近,如果遠,我就不去了。

我到達禮堂後,一看車輛很多,就知道人多。問把門的人在哪買票,那人說現場不賣票,在青少年宮賣。我說不賣就走,剛走一段,看門人叫我回來,說有人退票。我看是一位40多歲農村打扮的婦女,她手裡拿著一張票,她說沒座位是站票,我說站票也要。十三年來,我一直就想這位送票人,怎麼這麼巧?在我離開禮堂時,及時送出一張票。肯定是師父怕我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緣,可見師父為每個弟子得法費盡心思!當我到禮堂後,主持人宣布:歡迎李洪志老師講法!看到師父站在講台上,我心裡不由得喊出了聲:好年輕,好慈祥!在會場我看到我單位也有人在現場。

當聽完一場報告,知道法輪功是專一修鍊,因舍不下自己原來氣功,當晚辦班就沒參加。四日上班後,我找到那位聽課的同事,問他參加否?他說去了,並說辦班費才50元不貴。下午我就到氣功協會詳細詢問情況,一對夫婦對我說法輪功層次高,他們也來買票。賣票的人對我說「我們要下班了,你買不買?」我說,買。

我拿著票去會場,看到聽課的人都靜靜的在聽。我把雙眼一閉,也靜靜的聽課。真奇怪,我兩眉中間有東西往裡鑽,勁很大,帶著我的頭就點起來,雙眼不停的流淚,用手帕一擦,擦出很多白乎乎的東西。我當時光知道神奇,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心想我學別的氣功,十個月沒任何感覺,法輪功剛入場就這麼大效果。這個功好,要學這個功!師父講課中說:能學法輪功是三生有幸,是祖上積德。當給師父寫心得體會時向師父表了態,要學法輪功!

聽完師父十堂課,世界觀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從開始不情願到最後一堂,知道師父是最後一堂課,心裡真不想讓師父離開。當師父解答完問題後有一個小結。外地學員都給師父獻錦旗。氣功協會主持宣布:下面有石家莊代表發言。呀!冷場,主持者並沒有提前安排發言代表,所以冷了場。主持者說如果沒人發言,就開始下一項。我當時想:不能對師父沒禮貌,我要盡地主之意。我馬上跑到舞台側面,找到相關人員,表示我要代表石家莊學員發言。當我站在話筒前,大聲說:我代表石家莊學員熱烈歡迎全國各地的學員!台下一片掌聲。第二句:感謝李洪志師父到石家莊來傳功!台下又一陣掌聲。我接著說:今天沒準備,不知說什麼好,腦海中只有一句話,就是我們一定要學好法輪功!台下又一陣掌聲。當我轉身看師父時,師父從座位站起來,我滿臉笑容深深的向師父鞠了一躬,師父雙手握著我的手看著我笑著。我覺的自己當時很幼稚、純真、莽撞。現在回想起來,是多麼的幸福和榮幸!

同年六月,石家莊有三百人到濟南參加學習班。因家裡存在一些困難,沒有想去。但很多學員都說:如果不去是終生的後悔。於是我經過一番努力,將家裡的事安排好。要去濟南的當天凌晨,三點就醒了,高興的怎麼也睡不著。現在才明白,是自己的主元神知道去見師父,興奮的無法言表。是師父安排,讓我把家裡的事辦妥,我才能再次參加學習班。石家莊學習班,剛剛接觸大法,法理明白的太少,又沒有書,真不知怎樣學好。所以一切安排都是師父在做。

在濟南學習班期間,自己總愛哭。因為本性的一面知道師父為自己拿掉了多少業力,又給了自己多少珍貴的好東西,為自己安排修鍊的路,平衡自己生生世世的恩怨等等,無法表達感激之情,只知道哭。

第四堂課,關於拿扇子的事。當放下扇子不扇了,不但不熱,象剛下過雨一樣的涼快,還有徐徐的小風,我是身在其中的見證人。這種種神奇的現象,決不是人力所為。我的左耳在聽課時,感覺有很大的力量打入其中,可能是師父給我往左耳內打能量。

在濟南無論見到任何普通世人,都覺的很親切,主動告訴他們:早晨在大明湖東門口有煉法輪功的,晚上皇廳體育館在辦班。無論怎樣,這些人對法輪功有了一個印象。自己本性的一面,在抓緊機會向世人洪法,讓人們不要錯過這千載難逢的萬古機緣。

在學習班上,每個學員都寫心得體會,當時記的自己顯示心很重,提前到會場,正好那天師父也提前到場看望學員。我想把「心得」親手交給師父。我走到師父跟前,對師父說:老師,這是我的心得,師父接到後交到工作人員手中。

師父平常講完課就走,最後一堂課師父留下來送別學員。很多學員圍住師父簽名,師父不厭其煩的簽。我心裡好難受,大聲說道:學員們,天這麼熱,不要在這圍著讓師父給簽名了。好多學員聽後馬上意識到了,不請師父簽了,跟師父道別。

十三年來,我有時也對大法產生過懷疑,我主意識馬上糾正,師父為我不知費了多少心血。因我向師父表過決心,一旦自己做不好時,就覺的對不起師父,向師父許過的願一定要兌現,不能欺騙師父!當初剛學法輪功時,因學過別的氣功,干擾很大,而且感覺自己身上有附體,多虧師父幫助排除干擾,使我生命得到新生。師父為弟子做的太多,自己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機緣,只有做好三件事,才對的起師父,不愧為師父的弟子。

來源:《憶師恩》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我和李洪志大師面對面說話了!

回憶師尊在廣州傳法的日子

【明慧網2004年11月20日】1994年7月,我有幸參加了師尊在廣州第四期傳法學習班,現在回想起來真是覺得那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也是非常難忘的。

在我未參加學習班之前,還有一個不尋常的人生經歷。那是在我出生以後。我的親生父母也不知什麼原因把我扔進一個天主教堂。據當地老人講,那裡面的小孩都是孤兒,這些孤兒是由外國人管理的。小孩整天不見天日,所以就死了很多小孩;而我很慶幸,我的養父母把我抱養。聽我母親講把我抱出來時頭上生了一個很大的包,我父親就送我去醫院做手術。從那以後我就落下了後遺症,經常頭痛,參加工作後基本每月要痛一次。止痛藥總吃,但其它病也沒有。

我這個人心腸一直是好的,但脾氣很壞,遇到不順心事總愛發脾氣。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的同事就介紹我去煉法輪功。當她對我說她媽媽要去參加師父在濟南傳法班。叫我也去,說師父能治好多病。當時我沒在意,一直拖到1994年6月底才去公園找她媽媽(那可能當時是緣份未到吧)。她就借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給我看,我二天就把書看完了。明白了一些事。就在7月中旬,我有幸參加師父在廣州傳法學習班,我參加班時,由於人非常多,我們九江一行十多人就拿著聽課證,進了師父講法的禮堂。我們的座位是樓上,看師父不是很清楚。這時師父早就來了。全場都響起了掌聲。師父就說大家坐好,現在開始講課了。我就靜靜的聽,越聽越愛聽,從不知困(因沒學法前總愛犯困)。

當時師父講法一般都是晚上7-9點,除周末師父就把最後要講的都在一天講完。師父從不遲到。師父講法沒有發言稿,只是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張小紙條。從講課到講完師父從沒有喝口水。工作人員給師父倒水,師父也沒喝,只顧給我們講法傳功,師父是多麼慈悲,多麼平易近人哪!在講到佛家功與佛教時使我明白了。徹徹底底明白了佛教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在這以前我也曾在廟裡拜佛,廟裡的和尚、方丈、居士都是要錢的,說錢要的越多,佛就會保護你。所以我聽了師父講到這一節時,我明白了師父講的是真實的。現在很多和尚的行為是在敗壞釋迦牟尼佛的法,他們並不是真修的人。

在學習班快結束時,我們幾個人正和師父碰面,我就說,請師父和我們合一張影吧!師父就問我:你們是什麼地方的?我很興奮的告訴師父:我們是江西九江的。師父一聽帶著微笑說:「江西九江好啊!」師父說我們沒有時間照相,如果要照大家都要照,而且當時學員很多,師父要一視同仁。所以沒照成,但我們還是很高興真正和師尊面對面說話了。

就在學習班結束回來之後,我就按師父所說的話去做。把以前去廟裡的東西送的送,燒的燒。在這同時曾介紹我去廟裡的人(居士)聽說我現在「煉法輪功」不去廟裡了。他大發雷霆。他對我說,我對你不客氣,我要發怒發威。我說我不怕,我有正法師父保護。從那以後此人再也沒有找我,這就象師尊在經文《悟》中所說的「道魔同傳,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一正壓百邪,從那以後我就真正走向回家的路。

來源:《憶師恩》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給別人治過病的氣功師哽咽感激李洪志大師

回憶師尊在山東墾利縣傳法的日子

文/大陸大法學員 小霞

【明慧網2006年5月21日】一九九四年二月份,師父來山東墾利縣傳法,當我在山東墾利縣招待所登記住宿時,聽別人說師父還在火車上往這邊趕,而那時候好象已經是大年三十了。現在才體會到,師父為度眾生,爭分奪秒,不辭辛苦,不顧疲倦。

傍晚,師父在食堂門口出現時,我們遠遠的看著,當時覺得沒有上當,跟我在《健與美》雜誌上看到的師父照片一模一樣。雜誌上登了第一套功法的動作和受益者的好評,我以為這就是一般氣功。

我記得有一位農村婦女,才聽了幾堂課就把好幾年不離身的中藥都扔了,並且在師父的一次講課中,她把全家人都叫來了。有一位小夥子從食堂吃完飯出來,突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有人說小夥子身上有附體,當時,師父就給他清理了。

有一位大姐,說她結婚多年沒有孩子,為治病學了很多氣功,某功一堂課就要交200元錢,而法輪功10天課才收50元,老學員還半費,真是太便宜了。之後她就有了孩子,現在已經快上初中了。

有幾位老學員以前信佛,說佛指引他們世上有高人在傳法,快去學,他們就學了法輪功。當時我聽了也只當迷信的東西聽,還跟別的學員說,這些東西咱別信,咱們就信裡面科學的東西。現在想來是中了邪惡黨教科書邪惡宣傳的毒。

我的主意識不強,在師父講課的間隙,有一個有神經病史的人在我面前突然瞪起了眼,叫我站起來,我也瞪著他,雖然很緊張,但是我沒有聽他的指揮,這也是對我的考驗吧。

有一次,服務員需要打掃師父住的房間,師父臨時在二樓的一個房間,我們聽說後,都擠進去,一屋子擠得滿滿的,我站在人縫裡偷偷觀察師父,師父坐在沙發上非常慈悲,頭髮又黑又亮,皮膚像嬰兒般白裡透紅。這樣說對師父不敬,當時確實是這種感覺。有一個東北公安局女局長坐在師父對面,說她怎麼打著坐就飄起來了,嚇了她一跳,師父微笑著說都是好事。

有一個過去給別人治過病的氣功師,一邊感謝師父告訴她治病的危害,一邊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一個叫小猴的小男孩,只有六、七歲,他從北京一直跟著師父的班到了墾利,他就象個小大人,自己拿著碗,去食堂打飯,大人看著他那自己照顧自己的樣子,很可愛,都想笑。我悄悄問他:「你都看見什麼了?」他小聲告訴我:「這些事情是不能告訴別人的。」見我情緒不高(我有點兒消極厭世),他還安慰我、誇我煉功的動作很到位。

那時候,我看到一些老學員已經不能吃蔥了,趴在那裡吐。就在師父最後一天講完課打大手印時,許多照相機咔嚓咔嚓照相,記得師父當時好象說照了也白照。我們學員在一同去洗照片時,大家和師父的合影都洗出來了,唯有師父打大手印的照片沒有洗出來,真是神奇。

師父講完課就要走了,我們都依依不捨,可是師父的日程已經排到下半年了,除了路上坐車的時間,其它時間都是在講課。

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景,仍歷歷在目。當我從勞教所出來後,我到師父當年傳法的地方,又去看了看,能量場仍非常的強,我的耳邊又響起了師父當年說的話:「這裡的人有點兒麻木。」在現在勝利油田迫害如此嚴重的情況下,寫出此文,希望我們都不要再麻木下去了。

師父在十天的講課中,還忙中抽空,在動力機械廠、孤島等地免費講了幾堂課。後來我聽說師父原打算在東營市傳功,因為當地氣功協會排擠,師父才在市轄的墾利縣開了課。

來源:《憶師恩》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跟隨李洪志大師見證的點滴秘辛往事

回憶師尊在國內傳法時的點滴事
【明慧網2006年8月10日】

* 師父忙的一點時間也沒有

師尊在國內傳法初期,方方面面阻力很大,困難很多。傳法中大大小小許多事情:與辦班主辦單位和氣功科研會的聯繫、大法書籍的出版印刷,等等,師尊都是親自過問,親自處理。大法第一部書《法輪功》最早聯繫出版時,找了好多家出版社都沒同意給出版,後來終於有一家出版社同意出版,但書稿卻被編輯改的面目皆非。之後,師尊授意工作人員坐在出版社打字員身邊盯著,逐字逐句的將被改動之處又從新改了回來。

那 時,大法書籍的版面是由師尊設計的,煉功音樂帶也是師尊親自選定,親自購買,而後親自配音錄製的。當時製作煉功錄音帶和教功錄像帶時,因為沒有資金,都是 通過熟人介紹,請人幫忙,利用業餘時間來做。由於經驗不足,反覆修改了許多次。師尊總是認真的耐心的配合工作人員去做,從不說什麼。師尊當時十分感慨的對 弟子講:師父忙的一點時間也沒有啊。

* 那些功回到身上時,師尊感到很累

每次法輪功傳授班講課,事先師尊都要 打出許許多多的功,還要打出大法輪布場。師尊還要打出許許多多的小法輪為學員清理身體,調整身體。還有師尊的法身,為學員做很多事情。當那些功回來時,都 是被污染的,還要洗功。師尊當時講:那些功回到身上時,感到很累。我當時聽到後心裡很難過,師尊生活是那麼的艱苦,為我們付出又那麼多。

* 學員的修鍊體會師尊都要看

師尊有著無量的大智慧,講法從來不用講稿,出口成章。師尊講法都是根據學員不同的接受能力去講,盡量使學員明白,真正能夠得法。師尊講法中,十分注意學員的思想活動,有時師尊講法會突然中斷,去解釋學員思想中解不開的問題。

師 尊有一段時間住在一位弟子家,外間屋子裡空空的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過去辦公室里常有的那種用鐵絲網編的公文筐,筐里放的是學員們給師尊 寫的修鍊體會。師尊非常關注學員的修鍊情況,學員的修鍊體會師尊都要看的。平時時間緊,師尊就在去外地傳法的火車上看。那時在國內出版的大法書,有的也是 師尊在坐火車時修改的。我們今天能走到這一步,這其中溶入師尊多少心血啊。

在傳法班上,師尊為了給學員進一步調理身體,讓大家跺腳,可還沒 等師尊說開始,有人就迫不及待的跺了起來,只好從新來。師尊講,你要學法那麼著急我就高興了。晚上從傳授班上出來,大家都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有幾個六、 七十歲的老頭老太太也和我們一樣跑著笑著去追趕公共汽車。

* 小姑娘跟著師尊到處奔波,飢一頓飽一頓

師尊的女 兒那時上小學三年級,假期從東北來北京玩,來回都是自己一個人乘火車。師尊沒有時間照顧她,她有時就住在一位老年女弟子家。該弟子是工作人員,不吃肉也不 吃蛋,菜都很少吃,師尊的女兒跟著她走東走西的,生活上的清苦可想而知。有時小姑娘也跟著師尊一塊兒到處奔波,飢一頓飽一頓。

* 學員不走正道,師尊痛心,一夜沒睡

師 尊傳法早期,有兩個學員曾跟隨過師尊,師尊在生活上給予他們很多幫助。後來這兩人背叛了師尊,帶了幾個人,給人治病掙錢去了,為此師尊十分痛心,整整一夜 沒能入睡。後來他們給人治病招來了附體。一次,其中一個人見到師尊,叫了一聲師父,師尊就把他身上的附體拿掉了。99年7.20以後這兩人竟然還在電視上攻擊師尊,我當時看了後想,要不是師尊慈悲,護法神可能早就讓他們到閻王那報到去了。

還有一位學員,原本是舊勢力安排下來破壞法的魔,但他本人不知道,師尊引導他走上了修鍊道路,並且十分信任他,為他創造了建立威德的機緣。他出身卑微,生活困難,師尊還解決了他生活上的後顧之憂。

* 師尊沒有作聲就把我的病拿掉了

93 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期間,有一次我站在法輪功展位不遠處,身體左下側隱隱作痛,有點兒站不住,但我盡量剋制著,沒有表露出來。這時師尊走過來輕輕的對我說, 你也象他們(指法輪功工作人員)一樣坐在那兒,我走過去一看,沒有空位,就沒有坐。可是過了一會兒,我的疼痛消失了,這以後再也沒有疼過。師尊沒有作聲就 把我的病拿掉了。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在學習班上,師尊讓我們想親人的一個病,我就想我父親的手。我父親的手抖已好多年了,自那以後,老人的手再也沒有抖過,直到過世。

* 照了一張又一張,也不知照了多久

博覽會期間,師尊身邊一個工作人員聽到一個新來的工作人員說想要和師尊合影,小聲嘀咕:我來這麼長時間都沒和師父照過像,他還想和師父照像。

過一會兒,師尊從很遠的地方過來說,咱們一塊兒照個相吧,之後就和在場的幾個工作人員合了影。還有些為學員做飯、送飯的熱心人,他們非常想和師尊合影,但又說不出口。師尊知道後,主動和他們合了影,滿足了他們的願望。

博 覽會結束那天,師尊為了感謝學員和主動前來幫忙的熱心人,晚上專門請大家吃了一頓飯。主辦此事的學員在博覽會附近找了一家僻靜小飯館。吃的是火鍋,有羊 肉,有大白菜,再沒有什麼菜了,讓自己點主食。我貿然點了餃子,一看大家點的都是雜麵條,就趕緊退了回去。大家吃的都很香。等我們吃完了,師尊才匆匆趕 來,大家的注意力不約而同的集中在師尊那兒。師尊連吃飯的姿態都是那樣的高雅、優美,是那樣的超凡脫俗,美好無比。

還沒等師尊站起身,人們 就迫不及待的擠到師尊跟前要和師尊合影,照了一張又一張,也不知照了多久,師尊一直慈祥的看著大家,任大家去照,那祥和,那美好,無以言表。但早期的學員 沒有上前的。99年7.20以前學員和師尊的合影,後來有的被邪惡中共加以拼接,用來攻擊大法,看來修鍊人所有的情都得放下。

師尊在大陸傳法期間留下了無數偉大光輝的形像和業績,以上只是我所知道的點滴。師尊究竟為眾生吃了多少苦,是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

來源:《憶師恩》

標籤:
發表在 李洪志大師傳奇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