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癱瘓在床 信李洪志大師獲得健康二十年

文: 山東大法弟子/明慧網

我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七年因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癱瘓在床。一次住院時,給我針灸的那位大夫說:法輪大法能祛病健身,出現了很多奇蹟,有的腿疼煉法輪功很快就好了。

我大姐全家都煉法輪功,大姐打電話讓我去她那裡。當時我家裡開的小賣店生意很好,丈夫說只要你的病能好就行,到那好好煉。來小賣店買東西人聽說我家房子要賣,馬上過來就定下買了。就這樣家裡的東西分的分、賣的賣了。

兒子當兵不在家,丈夫、女兒和我只背了個行李、一個大勺(能吃上飯就行啊),背井離鄉,到我大姐那裡。到那當天下午,丈夫和女兒扶著我到幼兒園的煉功點開始煉功。

不到一個月,我完全恢復健康了,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家被派出所圍住,我三姐被抓去,因她心臟病嚇得不行(她已經去世了),就讓她交代我。是師父安排我從一個城市又到了另一個城市。二零零四年同修找我說,這資料很缺,每次上外地取來回都要一天時間,做資料吧。第二天同修就領來另一位同修教我,我用心去學,終於列印出很好的真相冊子。

二零零八年去農村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關到看守所,後來被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回家後,家裡兒女和老伴看到我身體又恢復的這麼好,又都非常支持我了,他們經常幫我做真相資料,還和別人講大法神奇的故事。

有一次我弟媳婦得個怪病,脖子里長個瘤子很痛,上北京去檢查,在火車上疼得不行,給我打電話。以前我和她講過大法洪傳世界多少人受益,她被中共謊言欺騙,害怕,不相信,可她不敢保證不得病,回想起來問我,因在電話里也不能說多,我說以前告訴你的那「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心裡誠心的念、想。當時她就說好好好,這樣第二天到北京,她兒子在北京早等在那給她掛了號,三零九醫院大夫按了按她的脖子說這不是快好了么?什麼葯也沒開。

弟媳從北京回來和我弟弟說:法輪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我在心裡念,李洪志師父就管我了。弟弟聽後非常高興,正趕上廠子拆粉碎機,又安裝非常順利,弟弟給我打電話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好,四姐我支持你」。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誠念法輪大法好 二老越活越年輕

文: 本人口述 他人整理/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我是山東臨沭縣的一名部隊轉業的退休幹部,今年八十八歲。在我不到八十歲時,腿疼的就走不動路了,走路很累,葯吃的不少也不管用。上樓梯我要用手使勁拽住樓梯扶手才能往上上,腿每邁一步也都很吃力。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熟人給我起了外號「張瘸子」。由於行動不便,我對我的老年生活非常悲觀,思想負擔很重,感到人生灰暗,沒有希望了。

二零一五年冬天,我老伴認識了一位法輪功學員。這位法輪功學員告訴我老伴,法輪功不是電視里講的那樣,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演戲。告訴我老伴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後來這位法輪功學員又兩次來我們家給我們講什麼是法輪功,為什麼要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還給我們帶來了真相資料。我和老伴聽了看了後,明白了,知道法輪功不是像電視上說的那樣,心裡也敞亮了。我說:「我明白了,從今以後我不會說法輪功不好」。同時,我和老伴化名退出了曾經加入的中共黨員。

從此我和老伴不再相信電視里的謊言,相信「法輪大法好」。每天都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早上起床邊穿衣服邊念,一直念到吃飯;白天出門前就念,走在路上也念;晚上我不看電視連續劇,睡覺前也念 ,念著念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如果有時我忘記念了,老伴就提醒我,老伴要忘記念了,我會提醒她,總之我倆互相提醒天天念,時時念,真誠的念 。我們念字從來不默念,都是念出聲的。

我今年已經八十八歲了,但是我覺得身體卻越來越輕快。原來不能走路的瘸子,現在走路生風 ,再也沒打針吃藥,心情愉快,精神飽滿,紅光滿面,好像生命又回到六、七十歲的時候。

我老伴今年八十歲,她原來坐在沙發上想要站起來,必須雙手扶沙發半天才能起來,起來後還要穩一陣才能行走。現在她站起來就走。去年她在街上遇到那位法輪功學員,對方問她:「老人家,一年沒見你了,這麼精神!」老伴說:「我這不是托你的福嗎?」法輪功學員說:「是因為你念了我教你念的字了嗎?」老伴高興的說:「我念了!我走道就念走道就念,要不我怎麼這麼精神吶!」

每當我看到那位法輪功學員,我總是打心眼說謝謝她,她總是告訴我不能謝她,要感謝法輪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是因為我們明白了大法真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了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的佑護。

在這裡我和我老伴感恩法輪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的慈悲救度。謝謝法輪大法!謝謝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我還要告訴所有人:真誠念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會得福報的。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感謝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兒子

感謝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兒子

我四十一歲,是一名廚師。我母親修大法,我得天獨厚看了不少大法真相資料。一樁樁真實的故事,使我看清了中共的邪惡,了解了大法弟子都是在救人,更加感謝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兒子。

那是二零零九年夏,我靠打工維持全家生計,十歲的兒子正讀四年級,突然喊眼睛疼,我一看,右眼珠凸出好高,好嚇人,我和妻子趕緊把兒子送進醫院,拍片檢查結果是:眼珠底下長個瘤。醫生告訴我們這家醫院沒能力做這手術。

我們迅速轉到鄭州眼科醫院,檢查結果還是眼珠底下有個瘤。我們詢求醫治,醫生說,醫院力爭聯繫幾位專家會診,很可能這裡無法手術,需轉到天津治療,費用大約五十萬元,這種情況很難醫治,就是有錢也不一定能治好,治癒率極低。

我和妻子當時就嚇傻了。別說不敢想像的天價醫療費,就是有錢恐怕也不能保證孩子能好。無奈之下我給母親打電話說了實情,母親說:「沒事,趕快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一管,會好的。」

我和妻子孩子趕緊聽我媽的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地念。

會診的日子到了,醫生告訴我們說,人不湊手,會診推遲三天,我給母親打電話,母親說:「這三天,也許是師父的安排,眼病好轉得有個過程,敬心念吧。」

第二天,妻子上街買菜,心裡念著「法輪大法好」,無意間看見李洪志師父在頭前方空中蓮花上坐著,瞬間,妻子沒有了對兒子眼病的擔憂,更加相信師父,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專家會診的日子,我們焦急地等待結果,醫生拿著兩家醫院拍的片子再看,說,看孩子的眼睛和拍的片子明顯不一樣,好像裡面是個血包。最後決定,用彎針從眼角處扎進去把血抽出來。血一抽出來,鼓出的眼珠下去了,但還有一點凸出。醫生再看片子,連聲稱:「奇!」

母親建議我回到家。接著孩子捧著《轉法輪》讀了兩遍後自己對著鏡子一照,歡喜的跳了起來!喊:「奶奶,我好了,明天就上學去!」

這不可思議的神奇,為表達我們全家對師父的感恩,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姑父過年感恩大法

過年去姑姑家走親戚,姑父當著親戚們的面很感觸地講述了姑姑修鍊大法以來的神奇變化,整個人像換了個人似的。

姑姑原來有很嚴重的糖尿病,修鍊後好了,風濕性腿痛的要命的疾病也沒影了,變的和善了。尤其是臉上的變化更為明顯,以前黑青的臉找不到了,現在是白裡透紅的皮膚,整天神采奕奕的干著家務。以前非常厲害的古怪脾氣也變好了。

姑姑一家都是公務員,又是在邪黨最關鍵的政府部門任職,家庭經濟不錯,受邪黨毒害嚴重。姑姑修鍊前經常欺負姑父,姑父曾經因受不了她的氣離開過她。修鍊後,姑姑原來的邪黨文化觀念少了,她也曾多次對我嘆道:邪黨毒害人真深啊!真幸運我能修鍊大法!
【明慧網】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兩歲女兒嚴重燙傷 李洪志師父法身相救

文: 河北省遷安市大法弟子邱萍/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八晚上,丈夫熬了一鍋粥。熬好後,端了一盆就往屋裡走。當時兩歲的女兒正在屋門口騎著小自行車玩耍,丈夫大意了,一下子撞到她身上,隨著孩子倒地,整個粥盆就扣到了女兒的臉上和身上。我著實嚇了一跳:這嫩白的小臉怎麼受得了!大人也不行呀!

「師父!師父!」我哭著,「求求師父救救我的女兒吧!她也是大法小弟子,可別讓孩子的臉變成醜八怪啊……」孩子滿臉都是大泡,滿臉的大米粥粒緊貼在她的臉上,掉不下來,又不敢擦,一擦臉上的皮就得掉下來,怎麼辦?

這時同修大姐們相繼來我家學法煉功來了。一位大姐一看,說拿香油擦吧,上衣已脫不掉,怎麼辦?丈夫一著急,還把女兒脖子上碰破一點皮,當時血就流出來了。這時孩子整個的臉就變成了一個大泡了,嘴裡還有大米粥粒,也不敢動,嘴裡也起泡了,同修大姐又建議拿奶粉水往孩子嘴裡沖。我沖了奶粉,用吸管吸了一口,往她的小嘴裡沖。孩子哭的很厲害。

我小叔子從藥店買來一管「京萬紅」燙傷膏,我趕快給女兒輕輕的擦上,一管燙傷膏全擦完了。到十點多鐘,同修們陸續走了,女兒不哭了,睡著了。一夜沒動靜。

第二天早晨,我又吃了一驚!神奇真的在我女兒身上出現了:小嫩臉恢復了原樣,沒有一點傷痕,滿臉擦的燙傷膏不見了,可被子上一點沒沾上,哪裡去了?

晚上同修來了,問我女兒:「你的小臉怎麼好的?不疼嗎?」

女兒說:「一個人在我頭旁邊這樣坐著(女兒做盤腿立掌的姿勢),他用手在我臉上這麼摸(女兒用手掌在臉上摸了一圈),我就不疼了,他說:『睡吧!』等我醒了看到這個人了,還在那坐著,他不說話,一笑走了。我就好啦!」

那晚我們看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開播後出現的是李洪志師父的法像鏡頭,孩子告訴我們,昨晚坐在自己身邊的人就是李洪志師父的法身,孩子說:「一樣的!」

我們都明白了,李洪志師父守候了女兒一夜啊!是李洪志師父替小弟子承受了,我的感恩之情無法表達……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留下評論

求李洪志大師救命 劫匪求饒了

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湖南來稿〗我是湖南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我兒子孫小武(化名)是計程車司機。去年皇曆臘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八、九點鐘,在開車往家返回的途中,遇一男子招手攔車,他就讓其上了車,誰知一上車還沒等車啟動,那男子在後排座突然拿出一根很粗的電線繩一下套住小武的脖子且越拉越緊,小武被他那突如其來的行為震驚了!

遇到劫匪了!他趕緊用手拽住越拉越緊的電線繩子並大叫:「你到底是要錢還是要命?」劫匪說:「要錢。」小武說:「要錢就把繩子鬆開。」劫匪還是不鬆手。就在這緊急關頭,小武突然想起了我經常告訴他的一句話:遇到危難喊「法輪大法好!求李洪志師父救助。他馬上就大喊起來:「師父救命!法輪大法好!」剛喊了兩、三遍,那電線繩一下子斷成了兩節,小武一下解脫出來,翻過身來把靠背往後一壓,雙手死死抓住劫匪好一番搏鬥,劫匪漸漸的體力不支了,求饒了。小武把他趕下了車,很快開車回了家。

剛到家他還有點後怕,驚魂未定的對我說:「我今天差點沒命了,是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命!」接著講述了事情的經過。我們母子雙雙跪拜在李洪志師父的法像前,叩謝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

次日,我拿了五百元錢來到一資料點,交給同修做資料,並再謝李洪志師父救命之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留下評論

向李洪志大師認錯 癌症不見了

文: 黑龍江大法弟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我是黑龍江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開始修鍊法輪功。我的丈夫今年七十六歲,是個退休職工,他本人不修大法。一九九九年我自己渾身都是病,每天在病痛中掙扎,為祛病健身走進大法。修鍊後,身體好了,也能幹活了。丈夫看到我的變化,他也高興,支持我修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邪黨喉舌媒體對大法的造謠抹黑鋪天蓋地,丈夫聽信了這些謠言,對大法產生了懷疑。我上北京證實大法而被綁架、勞教,他更被嚇壞了,開始反對我修鍊大法。有時因為我沒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爭鬥心很強,他在和我產生矛盾時,甚至罵師父、罵大法。我在萬家勞教所被非法關押期間,丈夫當著我家鄰居同修的面,把我所有的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都燒了,造下了大業。

後來,丈夫出現了身體嚴重消瘦的癥狀,吃不下飯。我知道他造的是大業,遭報了。我給他講真相,拿大法資料讓他看,可他就是不接受,拒絕。有幾次,我看他被病痛折磨的可憐,就放「普度、濟世」曲子給他聽,希望能喚醒迷中的他。有時他表現出願意聽時,病就好,當他不願意聽時病就重。就是這樣,他還是不悟,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痛,遇到不高興時,照樣罵師父、罵大法,這樣反反覆復。十幾年過去了,他總是消瘦,吃不下飯,在痛苦中度日。

到二零一七年二月的一天,丈夫突然難受得厲害起來,女兒帶他到醫院檢查,做了彩超並發給了我兒子,兒子在齊市某大醫院工作。第二天,兒子就買了火車票將父親接到自己所在的醫院檢查。經過全面檢查後,確診為胃癌,需做大手術。

我聽到這個消息,就想:丈夫造的業太大了,這是報應找上來了。可他還是不明白真相,是我沒修好沒能讓他得救,是我對不起他。師父說:「我也告訴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

我想到這些年我多次被綁架被迫害,他承受了很多。我出去講真相、發資料時,他在家裡為我擔心受怕。這樣的生命卻因為不明白真相被銷毀,是我的責任,是我對不起他。我求師父再給他點時間和機會,我還要再給他講真相救他。

我讓兒子把丈夫送回來,在本市做手術。丈夫回來後,我叫他誠念「法輪大法好」,他同意了,我又勸他寫下:「世人覺醒」聲明 ,求師父救他。他自己按照明慧要求抄寫,還加上一句:「請師父救我。」這樣他住進當地醫院準備做手術。

住院前三天,因他病情很嚴重,醫院給他注射「杜冷丁」緩解他的痛苦,大夫告訴家人說:沒有手術價值了。可到了第四天,奇蹟出現了——病情突然急速好轉,再檢查,所有的片子出的結果都變了,癌症不見了!不用做手術了!這意想不到的結果讓大家驚呆了。女兒激動的對我說:」是師父救他了!是師父的威德!師父慈悲!大法太神奇了!」

這件事讓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師父的偉大和慈悲,我悟到:李洪志師父一直在管著他,可他畢竟造了大業,做了大壞事了,舊勢力也不放過他。可他寫下「世人覺醒」的鄭重聲明,向李洪志師父承認錯誤,向大法認錯,李洪志師父就原諒他,救他了。

感恩李洪志師父!感恩大法!謝謝師尊!

合十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誠念法輪大法好 驚喜連連

文: 山東大法弟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大法弟子老韓的表弟王世智是個羅鍋,今年七十六歲。王世智的弟弟王世理被汽車撞成癱瘓,已經在床上躺了三年。因為是親戚,老韓給他們規定一個指標,讓世智給世理念「法輪大法好」,每天吃了晚飯,啥也不幹,就念「法輪大法好」,一心不亂的念。他們念了五天,世智的腰就直起來了。接下來,世理的老伴也加進來,又念了四天,世理的身體有了明顯的好轉。緊接著他們又念了二十天,世智能夠到高密趕集買菜了,世理也能起來了。現在,三個人都走入大法修鍊了。

村民唯兆忠,六十歲,全身是病。他老伴兩個腎長瘤子,已經十三年了,每年醫療費二、三萬元,一年掙的錢,全部花在了治病上。二零零六年春天,老韓去給他倆口子講真相,唯兆忠相信,他老伴不信。唯兆忠念「法輪大法好」,一身病不翼而飛。唯兆忠的老伴見證了這一奇蹟,她也跟著念「法輪大法好」,一個月後,到醫院檢查,腎上的兩個瘤子消失了。一次,老韓到她家,她一把抓住老韓的手哭了,哽咽著說:「十三年了,我的肚子總象填滿了爛草一樣難受,是李老師派您來救我。」現在唯兆忠夫妻都走入大法修鍊,六十歲的人,象三、四十歲一樣。他們的兒子兒媳婦在城裡開飯店,回家看到父母的變化,就問:「你兩個吃了什麼靈丹妙藥,皮膚變的這麼細嫩。」唯兆忠說:「什麼也沒吃,就是煉法輪功煉的,你們如果沒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就會有福報。」小倆口回城後,照父親的話也天天念「法輪大法好」,不僅身體一身輕,飯店的生意也越來越紅火。

村裡的老彭是退休老師,現已六、七十歲了,他下肢癱瘓,拄著雙拐,行走困難。老韓去給他講大法的美好,老彭說老韓反黨,老韓就把邪黨在歷史上欺騙中國人所犯下的罪行,特別是迫害法輪功等等詳細的說了一遍,說得老彭連連稱是。接著老韓告訴他只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吉言,他的腿就會好。起初,他不信,他老伴說:「你就聽老韓的,又不要你的錢,試一試。」老彭答應試一試。老韓說:「不能試試,這是佛家大法,救人的法,必須誠心誠意、一心不亂的念,佛看人心。」就這樣,老彭開始用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五、六天之後,拐棍扔了,行走自如,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展現。受了益的老彭也由原來的每晚向眾人講閑書改為了放大法真相光碟,廣泛傳播法輪大法的福音。

有一陣子,老韓曾一連兩天夜裡夢到曾和他一起當過兵的店文。老韓揣測:怎麼一連兩晚夢到他?是不是他遇到了什麼難事?是不是師父讓我去找他?於是老韓帶上《九評共產黨》等大法資料來到店文家,一看,店文唯一的孫子得了血癌,花了四十一萬元,如今醫院卻不給治了,店文的全家人正一籌莫展。老韓一聽不慌不忙的說:「不用愁,不花一分錢,大法能救你孫子。」於是,老韓就把大法的美好,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的罪惡說了一個透,店文明白了,全家做了三退,老韓說:「你必須讓兒子和媳婦帶著孫子煉大法才行。」他兒子、兒媳一口答應。於是,老韓教他們煉功、學法,給他們送去大法書和師父教功錄像帶,要他們一家有空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店文一家人誠心學大法。九天後兒媳帶孫子去青島醫院檢查,大夫說:「好了!吃的什麼靈丹妙藥?」兒媳婦一口氣跑回了家,將這個喜訊告訴家人,全家別提多高興了。從此,一向膽小的店文公開在大街上講大法救了他孫子的命。

大法神奇救人的故事,在十里八鄉迅速傳開。許多人有了疑難病症就去找老韓學大法。有一次,村主任把老韓叫到家裡說:「我媳婦得了乳腺癌,北京、上海大醫院都去了也沒治好;我也得了青光眼,沒法治。」老韓從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到江澤民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嫁禍法輪功,到天要滅邪黨,一口氣講了許多,書記全家人做了三退。現在書記、書記媳婦也開始修鍊大法,他們的疑難病症也不治而愈。

目前,老韓的村裡絕大部份村民都相信大法好,受益於大法的村民也自發的洪揚大法,公開維護大法。一次在一個喜宴上,村副主任公然污衊大法,三個村民站起來質問他:「大法讓咱村許多人好了病,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實,人家治病一分錢不要,你家承包沙場,是億萬富翁,你拿出多少錢給老百姓治病了?」說得村副主任面頰緋紅,張口結舌,從此再不敢在眾人面前誹謗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了。

十幾年的修鍊路上,老韓身邊發生了不少神奇事,尤其是他讓村民念「法輪大法好」祛病健身的事傳開後,人們都稱老韓是「活神仙」。每逢這時,老韓都會誠心的說:「一切都是師尊在做,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不能那樣叫,我還得師尊保護呢!」

(註:鑒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然在持續,為了安全,文中姓名均為化名。)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保護法輪功學員 二哥全家得福報

文: 山東大法弟子 振霞/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保護大法弟子的二哥全家得福報

二零零零年,縣610惡人夥同鎮政法委、派出所警察及臨時從有關單位調過來迫害法輪功的人,共計三十來人,一齊闖入了我家,綁架了我和丈夫,扣押在鎮上二十多天,每天對我們進行酷刑折磨。我倆的臉被樹條抽的嚴重變形,眼睛腫的只剩一條縫,全身上下被打成紫黑色,九死一生回到家。

回來後,我就去了二哥(丈夫的堂哥)家。二嫂得知我受到了酷刑,掀開我的衣服看到我的背部後,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說:「我想像不到現在的政府有這麼壞!人心就這麼狠!你的後背沒有一點好地方,幾乎都是紫黑的,有的地方是青紫色(青紫色是頭幾天打的,顏色逐漸變淡了)。

二哥在屋裡來回走,一言不發,最後說:「你現在哪兒也別去,就住在我家,我看誰還敢來欺負你!咱家自己種地,不缺糧食。在這裡,你可以大膽的煉。」 二哥、嫂每天給我做好吃的飯菜調養身體。

晚上我和二嫂坐在沙發上聊天,二哥就端著水走到我跟前說,「六妹,你洗腳吧,早點休息。」在這世上我還從來沒聽說過大伯哥給弟媳婦端洗腳水的。可現實就在眼前。

二哥、嫂的舉動,使我感受到了家的溫暖,對我如父母般的呵護。我對二哥說,「你都六十多歲的人了,我應該給你端洗腳水才對。」每當想起此事,我都感動的流淚。這次,寫這麼幾句話的功夫,我又流了三次淚才寫完。在這非常時期,他們的所作所為,真讓人感動和敬佩。

在這期間,我給哥嫂講了真相。他們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他們的小女婿在鎮上的派出所當警察,二嫂多次囑咐小女婿不要迫害大法弟子,要善待大法弟子。從那以後,派出所里如果有被綁架進去的大法弟子,小女婿就儘力給他們提供方便、幫助他們,說:「沒人的時候,你們儘管煉,我們不管。」

小女婿的善舉使他得了福報:他從鄉鎮派出所調到縣公安局工作,又逐漸上升到領導崗位。

二哥的三女兒家開工廠。工廠發展很快,在幾年的時間裡,就從租廠房到租地皮蓋廠房,還蓋了辦公大樓,生意越做越大。聽說在北京和青島兩地都買了房子。其他幾個孩子生活的也很好。

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家感覺有人跟蹤,我就甩開尾巴,智慧的來到二哥家。二哥和二嫂說,「就住在我家,什麼事沒有」。二嫂說很想學這個功。我在她家住了一星期,教二嫂五套功法,給她請來了大法書。師父為她凈化了身體。現在她已經達到無病一身輕。每次見面,她都高興的說,「這功真好!」雖然是新學員,但都能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現在二哥也得法了。真是好人有好報。

追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 惡報連連

就在二零零零年的那次迫害中,鎮上有個姓孫的人,為了討好他的上級,失去理智,帶人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和丈夫都被他打過。他把三十多位大法弟子打的傷痕纍纍,有的大法弟子被他打得失去知覺,昏倒在地,他就往這位弟子身上澆涼水,待大法弟子醒過來之後他就繼續暴打。他是鎮上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打手。

事後,他家一年之內死了三口人:他的父親、哥哥和他自己。他的惡行遭惡報殃及家人。他的老婆都不敢在家住了,領著孩子走了。

以上兩例充分應驗了「善惡有報」的天理。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營業員多給的一萬元,法輪功學員如數奉還

法輪大法好

山東萊西市院上鎮山口村有一位老年婦女,一天學沒上過。在學了法輪功後,能識字了,能讀大法書了,當然全身的病也都好了。她從心裡感謝大法和大法師父。

有一年陰曆二月二十六日,她去雲山農業銀行取錢。回家後,發現農行營業員多給了她一萬元。她想到自己是法輪功學員,馬上就把一萬元錢送回去了。

那位營業員非常感激,送給她禮物她不要,她對大廳里的工作人員說:「我是學法輪功的,要不我也就不送回來了。」

來源:明慧網

標籤: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老闆說:你一定是煉法輪功的!

文: 大陸大法弟子 妙生/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前些日子,我和裝修公司李老闆去買裝飾材料,我代交了6800元材料費。第二天打坐時,腦中突然閃出一念:賬目不對。

打完坐,我仔細核查,應該是7300元,少給了賣方500元。於是我找到裝修公司李老闆說明情況。我過去給李老闆講過真相,這次我又講了遇事為他人著想、得與失的關係這方面的法理。李老闆說:「你在我這工作多年,兢兢業業,不計名利,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聽你的。不然,誰願意交出這500元。」

當我去材料專賣店請張老闆再算一下賬時,他不耐煩地說:「賬都結了,還算什麼?」我再三請他算一下。他不情願的看了看賬本,發現少收了500元,驚訝的問:「你是為補交500元來的?」我說:「是!我是修鍊人,我們老闆也明是非真相,不願讓你吃虧,同意我來補交這500元。」張老闆非常激動,說:「你一定是煉法輪功的,你們都是好人!」

我接著給他講了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做人做事,做好人。但邪黨的假惡鬥容不得真善忍,對煉功人綁架、抓捕、關押、酷刑、殺害、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等等。

他說共產黨的壞我很清楚,我父親曾被冤判,坐八年大牢,放出來就去世了,又說:「共產黨和政府對老百姓做事太狠、太絕、太沒人性,不能相信他們。」他毫不猶豫地退出了黨、團。

標籤: ,
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