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李洪志大師 老父腰椎骨折痊癒

文: 黑龍江法輪大法弟子,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住在妹妹家八十八歲的老父親夜間起夜不小心跌倒在地,不能走動,送到鄉鎮骨傷醫院檢查,拍片診斷為腰椎壓縮性骨折。由於父親年紀大,醫院怕擔責任,只給開了幾付葯就讓回家了。二十七日早上,父親出現說話吐字不清,吞咽困難,喝水都嗆,家人趕緊打救護車把父親送到了市裡大醫院,先是住進了骨科病房,由於他吞咽困難,吃不了飯,靠輸液維持。

二天後,父親出現了脫水現象。負責父親病房的主治醫生告訴我和妹妹:病人歲數大,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和神經科聯繫一下,看看能否轉科治療?就這樣父親又轉到了神經科,經過各項檢查,科主任告訴我們:由於病人歲數大,骨折後卧床造成肺部出現感染,舌頭萎縮又吃不下飯,只靠輸液維持營養供應不上,各種情況都會發生(父親七年前得過心梗)。唯一的辦法就是插胃管吃流食,補充營養,這種病人只能靠流食維持了。這樣醫生給父親下了胃管。

當天晚上,我對父親說:我們一起聽師父講法吧!你用心聽就可以正常吃飯,還能下地走路,你說好不好呀!妹妹也說:「爸,你就聽我大姐的吧,你要是好了,我也學法輪功。」父親誠心的說「好!」我拿出mp3插上耳機,一頭放在父親耳邊,一頭自己戴上,用心聽著師尊講法。漸漸的父親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給父親翻身的時候,驚奇的發現父親的身子能翹起來了。大法太神奇了!我和妹妹會心的笑了。就這樣,父親慢慢地可以翻身了,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三月十七日,父親出院了。醫生告訴胃管不能拔,病人靠自己吃飯很困難,必須吃流食,並且半個月換一次管。就這樣父親鼻子插著管回到了家。

回家第二天,父親不小心自己把胃管拔下來了。我們家住在鄉鎮,鄉下醫生下胃管沒有經驗,又不能往返四、五個小時去市醫院,只好試著讓父親用嘴吃飯。出乎意料,父親吃的很好,吞咽相當正常,家人都很欣慰。每天抽時間讓父親讀《洪吟》。父親有文化,大部份繁體字都認識,一本《洪吟》能一次讀完。漸漸的父親能坐起來了,能下地走路了。

一個骨傷醫院不敢收留的病人,一個醫生認為只能靠流食維持生命的病人,認可了法輪大法,也就一個多月的時間走路吃飯一切正常。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醫院放棄治療的孫子獲新生

文: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鍊法輪大法,修鍊至今身心健康,家庭和順!現在著重講一講我孫子的經歷。

我這個孫子出生時不吃不喝,光睡覺。問醫生,醫生回答說是正常的。第二天我發現孩子沒有聽力,要求醫生作檢查。檢查結果讓全家大吃一驚!結論是:新生兒溶血症。造成的原因是孩子母親是R陰性O型血,而父親是A型血,因為出生時沒有作新生兒體檢,耽誤了一天一夜,已經造成嚴重腦癱和足弓反張。醫院表示無力治療。我們又到重慶醫大複檢,結論是該患兒已無法醫治,醫院建議我們放棄治療。這就意味著我們即將眼睜睜看著孩子在痛苦中死去。

我不同意,因為我修大法,知道生命的寶貴,而且放棄就等於殺生,是絕對不行的。家人在我的勸導下把孩子留下來了。

我想孩子來到大法弟子家不是偶然的。他帶著殘疾也要來,就是要來得大法!我從他出生起就每天精心照料他,我不承認他聾,他睡覺時,我就在他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每天放大法師父講法錄音給他聽,我學法時也讀出聲,我相信他會聽見。時間一長我發現他聽力恢復了,還開始牙牙學語。我就一個字一個字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教他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兒歌。

感謝師尊洪恩浩蕩!我這個被權威醫院放棄治療的孫子,現在已成長為一個心智正常,心地善良,信師信法的小弟子。現已是三年級的小學生,他能和我一起誦讀大法書。這些都緣於師尊的慈悲!大法的神跡!我唯有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留下評論

後媽得救記

文: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母親是二零零五年三月去世的,享年八十一歲。由於母親在文革期間受到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得了血崩婦科病,一病就是十幾年。我父親本來就比母親小七歲,真的是即當爹又當媽的把我們三兄妹拉扯大的,他同時還盡心儘力的照顧我母親。所以,母親去世後,我們三兄妹都願意幫父親找個老伴照顧他。

我的後媽是二零零八年進的這個家。當時我正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四月我回家後,後媽對我一直有成見,她認為坐過牢的人都不是好人,也很歧視我。

二零一一年二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外出給學生補習英語,父親在家中,以為後媽出去了,就獨自在看電視;卻不知後媽是在洗澡,且不慎煤氣中毒,昏倒在浴室內,無人知曉長達兩個多小時。等到我從學生家出來,打開手機,才知後媽正在縣醫院搶救,哥哥要我馬上趕到縣醫院,說後媽情況危急,瞳孔已擴散,要馬上送省醫院搶救,可能搶救過來,都會是植物人,因為中毒時間太長了。

我當時騎著自行車趕去縣醫院的路上,就一直請師父加持我的這一念:不要後媽死,我要用「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九字吉言把她救回來。

我一路飛奔趕到縣醫院,哥哥對我說:就等你來給她換褲子(後媽此時已大小便失禁,全拉在身上),然後好上救護車去省醫院搶救(現在的護士是不做這些事的,必須是家人自己弄)。我看了下當時的情形,就對護士說:請拿把剪刀來(因為只有把褲子剪開兜住大便才是既快又衛生的做法)。

趁護士去拿剪刀的時間,我趕緊對著後媽的耳朵說:陶姨,不管你怎麼看我,不管你怎麼看法輪功,我不要你死。你現在在心裡跟我一起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還只講了三遍,我哥哥就怕得要死,跑過來對我說:「你不要在醫院搞這個。」

這時護士正好拿來了剪刀,我就去掀開了她的被子,沒想,我後媽打了個寒戰,我馬上高興的對醫生說:我後媽知道冷了。醫生說:那是下意識的動作。我就去剪她的內褲,剛剪開,後媽就用手去遮住她的身體;看到此景,我心中一喜,知道她已經恢復了意識。

從縣醫院到省城醫院救護車需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就一直蹲在她的擔架旁照看她,以防被子堵住了她的呼吸。到了省醫院,哥哥就去辦住院手續,我就陪著還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後媽打點滴輸液,我時不時的就在她耳邊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吉言。

等哥哥辦好手續,將後媽安置到病床上後,她突然叫哥哥和我的名字,我和哥哥高興得直說:這就好了,不會成植物人了!

十天後,後媽出院回家,對我爸說:多虧欣欣對我耳邊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才把我喊回來的。爸爸連忙到我房間來對我說:謝謝你。

我對爸爸說:你要感謝的是我的師父!是我師父要我們這樣做的。您總說我煉法輪功坐牢,是因為被人利用了搞政治。您看現在,如果共產黨說不好,我們就不煉了,又哪有陶阿姨今天得救的機會呢?您娶個老婆是來照顧您的,若真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不僅不能照顧您的生活,您還得請個人來照顧她,那您家裡的生活不是黑了天嗎?我對法輪功的堅持,不是什麼被人利用了搞政治,而是大法真是來救人的;我只是在做一個有良知的、真正的人而已。

從此以後,父親不再滿口胡言亂語跟著邪黨誣陷大法了。

這為父親二零一八年元月臨終前真正聲明退出邪黨、認同大法奠定了一個好的基礎。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同事們相信法輪大法得福報

文: 河南法輪大法弟子 凈蓮,來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一、保護大法書得福報

我剛修鍊時在某化肥廠上班,廠里有兩個同事是親戚,在一個車間上班,平時都是兩人一路來一路走。一天晚上下夜班,其中一人徐某某叫她親戚一起回家,喊了半天也沒找著人,徐某某獨自騎車走了。

第二天上班,他們車間的人圍在一塊議論著什麼。有人說:徐某某出車禍了,你們一塊走的,怎麼還讓肇事車跑了呢?大夥七嘴八舌的問著、議論著。她的親戚說:「昨天晚上我沒有回去,不知咋的躺在化肥垛上就睡著了。」有人說:「昨晚下班時徐某某找你了,沒有找到你,最後她自己走了,你沒有走、躲過大難啦!」

有一天,她來到我身邊小聲問我:「班長,徐某某出車禍那晚上,我躺在化肥垛上睡著了,幸虧沒有回家,躲避了車禍,是不是因為我保護過大法書和師父的講法錄音,是李洪志老師保護我的吧,讓我睡覺叫不醒,從而躲過大難是不是?」

我說:是呀,你曾經替你姑姑保護大法書和講法帶,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你啊!她激動的連聲說:「謝謝大法師父!」

二、念「法輪大法好」化險為夷

二零零四年的某天下夜班,班上一名同事邵某某,為了多掙點錢,下夜班不休息繼續加班,前往某鄉給客戶送化肥。化肥裝好後,和我打招呼,我說:「你下夜班不休息,身體能受的了嗎?夜路要注意安全啊,平常教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記得念啊!特別緊要關頭,一定叫俺師父救你,記住心要誠啊!」他說放心吧,我現在就喊:「法輪大法好!李老師救我!」開著四輪車一溜煙的跑啦。

第二天上夜班,好幾個人圍著他,聽他講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在送化肥的時候,天下了小雨,鄉下的路不好走,有點打滑,在進村拐彎時,車頭不聽話,直往路邊溝里鑽,眼看就要掉溝里,說時遲,那時快,他就高喊:「法輪大法好!李老師救我!」喊著就往下跳。這時,車輪被路邊的小楊樹給卡住了。

一棵鐵鍬把粗的小樹能擋住五噸重的化肥車?這也太神奇了吧,真是不可思議,這還不神奇嗎?要不是法輪功師父救他,小楊樹能卡住四輪車嗎?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啊!

三、壞三輪車變好了

一天正上晚班,負責拉化肥的師傅找我說:「班長,裝化肥的三輪車壞在路上了,再找輛車吧」,這三更半夜的上哪找車呀?我倆來到垛化肥的地方,只見那輛三輪車孤零零的停在路中間。我走到車前,伸手拍了拍車頭,小聲對車說:「你是不是累了想歇歇呀,歇歇可以,咱可不能擋著路。」

我問司機這車咋回事,他說離合片壞了,不能跑了。我說:那也不能停這兒啊,別的車過不來,影響生產呀!我把搬運工師傅叫來,讓他們把車上的化肥先卸下來,然後再把車推到路邊。我上車打著方向盤,大夥在後邊推,我對大家說咱們一起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大夥們就齊聲喊,推著喊著,喊著推著。

「法輪大法好」在夜空中響徹雲霄。我讓司機過來,對他說:你上去開吧,沒事兒!我又拍了拍車說:休息好了,繼續工作吧!

司機一臉的疑惑,能開走嗎?我推了一下車,說走吧!記住:心裡誠念「法輪大法好」。掛擋、踩油門、三輪車騰、騰、騰一溜煙的跑起來了。大夥都非常高興,說真是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整個晚班沒有影響生產,三輪車順順利利的堅持到下班,一直到下夜班前的半小時徹底壞了。我感到很欣慰,這些搬運工師傅他們明白了真相。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是共產黨和法輪功作對」

文: 大陸法輪功學員,來源:明慧網

有位今年七十七歲的老太太,以前一身病,她說:「腦血管動脈硬化、腦供血不足、頸椎骨質增生、風濕、肩周炎、腰椎間盤突出、高血脂等。這些病帶的我脖子、頭、胳膊、手腕、手指、腰、腿哪都疼,還頭暈。頭不敢動,手拿不了東西,腰彎不了,腿蹲不下,很受罪。每天都要吃藥,也不好,還要拔罐子、針灸,醫生說這病去不了根。」

不僅這些,還有精神方面的折磨。她丈夫在外地工作,家裡有婆婆和兩個小叔。婆婆很厲害,對她很不好。而她是個老實人,遇事不反抗,自己忍著。時間長了就落下了憋氣、成宿睡不著覺的毛病,只會委屈的哭。早年曾想過自殺,連遺書都寫了,最終因顧及三個年幼的孩子而沒做傻事。

一九九六年,老太太學了法輪功,渾身的病一下全沒了。通過學習法輪功的法理,知道了以前的苦難因何而來。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用謊言欺騙民眾時,她聽師父的話,走出去講真相救人。

祛病健身

嫂子過八十大壽,老太太也去了。她說:嫂子的姐妹多,我和她們姊妹幾個還有別的幾個人坐一個桌。嫂子是她家的老大,她二妹誇老太太身體好,老太太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四妹問:「法輪功和共產黨作對那能行嗎?」老太太說:「不是法輪功和共產黨作對,而是共產黨和法輪功作對。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四妹說:「你們還發傳單。」老太太說:「那是真相,都是事實,要不世人怎能知道這些事呀!」

「我過去全身病,她們是知道的。」老太太說:「整天吃藥都不好的病,學功後我的病全好了。」四妹說:「你的臉光光的又沒有皺紋。」老太太說:「這不也是煉功煉的呀!」這時全桌的人都笑了,說這功真好,後來有兩個黨員退黨了。

是啊,當受謊言蒙蔽的人說法輪功「反黨」時,怎麼就沒想到是中共反法輪功呢?能反過來看問題的人,一定是智者,一定會得到上天的護佑,從而遠離索命的災難。這方面受益的實例,在明慧期刊中多的數不過來。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有緣修鍊法輪功 全家受益

文: 內蒙古法輪功學員,來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我今年七十六歲,至今已整整修鍊二十二個年頭了。一九九六年五月二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因為在這一天我有幸修鍊了高德大法,那時我們全家人都看過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其中有五人開始修鍊,其他人都認同大法好、支持大法。

我的兒子們雖都未修鍊,但都特別敬重李洪志師父、敬重大法。內蒙到冬天時水果格外的貴,可每年過年,兒子們都會拿回又大又好的或一些不常見的水果讓我給師父上供。平時家人們也惦記著初一、十五給師父上香。有時該到發正念的時候了,我沒注意時間,家人們就會提醒我:「該去坐著啦!」「該發正念啦!」飯做好了兒女們都不吃,都會等著我發完正念再吃。全家人對待大法都特別虔誠。

修鍊大法後,一家人都受益有很多,這裡我僅舉兩例:

幾年前,單位派大兒子帶著司機去外地接新車,走的時候就陰天,後來下起了雪,並且越下越大。新聞報道上說有好多地方都封路了,並且還發生了好幾起交通事故。我越看越害怕,又想給兒子打電話,又想給兒媳打電話,轉念又一想,打電話有什麼用,我還是求師父吧!於是我開始發正念。

晚上睡覺我做了個挺奇怪的夢:我坐在兒子車上的主駕駛位置,身前卻沒方向盤,兒子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正在開車。開著開著車就跑偏了,卻不知是什麼原因,我急得連聲說:「快求師父幫忙!快求師父幫忙!」

醒後想不明白為何做了這麼個夢,也就沒和別人說。等兒子回來後,我和兒子說起這個夢。兒子吃驚的說:「唉呀,媽,你怎麼知道的?」原來,兒子在回來的路上果真發生了意外,司機開著新車回來時,車突然不受控制,穿過綠化帶直奔馬路牙子開過去了,路牙的下面就是兩三米深的溝,前面的一個車軲轆都掉下去了,這時車子卻脫著地盤停住了。那種嚇人的場景可想而知。他們給交警打電話,結果交警都出去救援去了。兒子便步行走出兩三里路找到了一戶人家,借來了鐵鍬挖雪。這時來了一輛大貨車,看到他們的困難後下來幫忙,貨車司機拿出苫布鋪在雪上,用貨車將新車拖了上來。現在想想這事都後怕,一是生命差點兒遭遇危險,二是單位的新車萬一壞了沒法和領導交代,兒媳聽了這件事後連聲說真神奇,但我非常清楚,真是師父保護啊!是師父慈悲於眾生,知道兒子相信師父和大法,尊敬師父,使兒子逢凶化吉!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另一件事發生在二兒子身上。這是一年多前的事。兒子開車走在盤山路上,突然剎車失靈,怎麼踩剎車都沒用,根本無法控制車子,可他一點一點的減擋控制住了車速,最後平安的走出盤山道,轉危為安。二兒子雖然不修鍊,但相信大法好,車上、鑰匙上都掛著刻有「法輪大法好」字樣的葫蘆,並且還經常提醒我精進實修。我做的不好時,他就說:「成天起早貪黑地抱著書學法,那你倒快點兒提高啊,每天老師和你說那麼多話,教你怎麼修、遇事如何做,等你遇到關難卻不知道怎麼做了?非得爭個誰是誰非,修鍊人應該遇到什麼事都不動心,我真替你著急!媽,你快點兒好好修。」

兒子們雖然沒有修鍊,但支持大法得到了福報,有師父真好!

在此,我代表全家遙拜李洪志師父、感謝師父,我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來回報師恩!合十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跟中共搞運動一身病 修鍊法輪功二十年一身輕

文: 山東法輪功學員,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今年七十一歲了,因少年喪父,小學沒讀完輟學,成了家庭的主要勞力。家庭背景迫使我養成了爭強好勝的性格,身為女人,男人乾的活我都不示弱。在那個年代,貧農的孩子能幹,自然引人注目。因而,我還未到成年人就參了政。雖然沒多少文化,但我幹事認真,不到二十歲就又成了中共邪黨的一分子。
在邪黨工作圈裡,幾十年來,工作中我都當排頭兵。記的八十年代,剛給暑期的學生開完會,下樓時一位同事對我說:「你真是××黨的鐵杆保皇。」我對她一笑,在心裡說:你說的不夠,我是鋼桿的。另一位同事講:「她是××黨的大紅人。」我仍在心裡說:你說的也不夠,我紅的發紫了!真的:幾十年,我在邪黨的工作圈裡掛名、任職十多項。「先進榮譽」證爭了一大摞。說真的,在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前,容不得任何人在我面前說中共邪黨一個「不」字。黨指向哪就沖向哪,是個絕對的無神論者,只認馬列,不認祖宗。

我青年時期在農村歷次政治運動中都唱主角,因而折騰完了別人,文革後期,我得了頭疼、失眠病。從一九七一年開始吃藥、體育鍛煉治病。八五年至九五年又練過四種氣功。我為身體健康、為治病多管齊下二十多年,不僅一個病沒治好,而且越治病越多。加之工作壓力大,真是活的很累很苦。在爭強、虛榮心的驅使下,有病自己默默承受,病偷偷查、葯偷偷吃,為治好病,二十多年花了多少錢、吃了多少葯、用了多少時間,跑了多少醫院,我真的算不清。多家醫院都沒說明病因,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二十多斤逐漸下降到九十斤左右。

我每到醫院看病,中醫大夫講:「你氣血雙虧的很厲害、心臟嚴重供血不足、心臟收縮無力、你的脈搏弱的手一按就沒了,肝胃脾腎都虛弱、不協調、肝氣上移。」西醫大夫見了我的第一句話是:「你想先治什麼病?」要不一見到我,就搖頭:「你又來了,你這次想要什麼葯?」我那時想:你們大夫誰都治不好我的病,越治病越多,吃了那麼多葯,連緩解的感覺也沒有,感覺最終我只能帶著這些病爬煙囪「去見馬克思了」。這話是我管黨務工作時,去看一位病重的邪黨老黨員時聽他講的。

一九九五年七月,當時我的血壓低壓不到六十、高壓不到九十,血小板和血色素很低,嚴重貧血,每天刷牙出很多血,心臟竇性過緩加不齊,二尖瓣閉鎖不全,心臟雜音、早搏、有間歇,靜時心跳每分鐘在四十次左右,動時在一百次以上,前胸後背隱痛;腰痛、肚子脹、肝腫大;慢性淺表性胃炎、胃竇部潰瘍;慢性膽囊炎;經常大便前小腹痛(每次痛,腸粘膜必脫落),大便要麼乾結、要麼拉稀,肛門掉息肉、肛裂帶血;關節遊走性疼痛,左腿膝關節骨質增生,兩小腿內側常年腫不消;兩乳房小葉增生髮硬。

當時每晚睡眠只有三個小時左右,多夢;每天頭昏腦脹,兩耳常年象蟬叫;四十歲左右,有時閉經幾個月;騎自行車遇到一點小風,鼻孔撐的很大也吸不進氣,憋的只能下車閉目停一會才能走,手提的東西稍重一點,感覺心跳到口裡;常年不敢吃生冷食物,早晨起床嘴裡象吃黃連一樣苦。更糟糕的是,在上下班的路上,騎自行車又兩次摔傷。第一次是脊椎十二、十三節壓縮性粉碎性骨折,休息治療半年後,背部象背著一塊面板。第二次右鎖骨摔斷、頸椎摔彎曲。因當時不知道頸椎摔彎曲,只知摔斷鎖骨。

八年後,右手和胳膊都麻,醫生講只能牽引加按摩。結果牽引按摩一個多月下來,彎曲的頸椎絲毫也不動。大夫講,看你的頸椎,就象馬鞍子型,你治晚了,傷的部位已經粘連,把好的部位牽壞了,這粘連的部位也拉不開,吃藥不起作用,頸椎神經太多,不能做手術,沒法治了。

一九九五年七月,在老功友的督導下,我煉了法輪功。結果剛煉法輪功半年,我在打坐煉靜功時,頸椎「咔吧、咔吧」響,動著很舒服,從此頸椎直起來了,手和胳膊都不麻了。二零零零年八月,醫院拍片子證明是直的。

我煉法輪功時沒有書,我十幾個晚上聽完了李洪志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後,覺的這法輪功太好了!一分錢不用花,五套功法也很好學,不用想哪條脈,不用記哪個穴位。李洪志師父講的法理深入淺出,很觸動我的心,一下改變了我幾十年來對「佛」、「修鍊」等字詞很抵觸的固執觀念,覺的這個功太適合我這上班的人煉了,法輪功太好了!以後再有什麼功我也不學了,只要我能喘氣就煉這個功了。

經我二十二年來的修鍊證明,法輪功就是真好!二十二年來,我沒吃一粒葯、沒用一分錢的保健品,現在七十周歲的人無病一身輕。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親戚聽聞法輪功真相 眼睛清亮了

文: 遼寧葫蘆島大法學員 ,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有一天,我去表妹家,一進門,正好碰上了來表妹家的她小姑子和她小姑子的哥哥。見面寒暄了一會兒,表妹的小姑子對我說:「現在我的兩隻眼睛看一米多遠的東西都看不見,你跟我說話,我就看不清你的面龐,吃兩年半葯了,也沒好,把我愁壞了……」

我看她很愁苦的樣子,就向她講起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又向她講了別聽信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的抹黑宣傳,還有佛法無邊,信大法,能使眾生得解脫的事例……

我講著講著,她突然很驚奇地喊起來,說:「我的眼睛好了!我看見前面的河了,房子都看見了!老遠老遠的。」還說看東西很清亮,而且眼睛還特別舒服。她接著說,回家後,也找我們那的煉功人跟著學大法。

可是在場的表妹小姑子的哥哥卻不信,不但不信,反而對著我非常惡地罵起來,罵的都是攻擊大法的很難聽的話。他一邊罵著,一邊惡狠狠地說:樹上掛的那紅布條(指的是紅布上面寫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都是你們這些人乾的吧……

之後,不到三個月,我就聽說表妹的小姑子的哥哥去世的消息。他死時是一個夜間,是坐在農村的土炕上,舌頭伸出來很長,從嘴角往下就那麼耷拉著,一個挺恐怖的樣子。據說去世時,身體什麼病都有。

法輪功其實是高層次佛家大法,神佛看人心,誹謗和謾罵佛法的人是要遭神佛懲罰的。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醫院不醫治 念「法輪大法好」腮腺癌晚期康復

我父親是近八十的人,2017年10月29日在醫院查出腮腺癌,並且已到了晚期,在左臉腮上長了一個雞蛋大的瘤,腦袋疼痛難忍,用拳頭砸自己的腦袋,而且無法睡眠。

祛病健身

當時在醫院彩超、CT都做了,血也化驗了,醫院也是我們當地最好的醫院,醫生也是很有經驗的醫生,最後得出結論是無法醫治,告知老人回家吧,想吃點啥就吃點啥。

全家人悲痛到了極點,只好將老人接回家,只好眼睜睜等待。

我岳母是修鍊法輪功的,以前給我們講過法輪功真相,我們全家都相信。岳母告訴我們讓我父親念「法輪大法好」,誠心誠意念管用,並放師父講法錄音給父親聽。

當時我還有點猶豫,可奇蹟卻出現了。念「法輪大法好」一個多月,父親左耳下的雞蛋大小的腫瘤逐漸減小,頭痛的癥狀也逐漸減輕,抗腫瘤的葯由原來一天兩片減到一片。

到了今年2月初的時候,瘤就徹底的沒有了,頭也不疼了,父親也比原來有精神了,氣色也好了,也能吃飯了。

這簡直就是奇蹟,就念「法輪大法好」就把腫瘤念沒了,如果我不是親眼所見真是很難相信的。

現在我父親仍然天天念「法輪大法好」,有時都念出聲來。我母親看到父親的變化也開始念「法輪大法好」,而且老倆口還互相提醒多念,所以母親的身體狀態也好起來。

在此衷心感謝李洪志大師讓我的父母身體健康。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弟弟維護法輪功得福報

祛病健身

我弟弟在農村,忠厚老實,不會說花言巧語的話,但給村裡的人幫忙總是實實在在的。我經常給他講真相,他也喜歡看大法的真相資料,所以他知道大法好,常干好事。

比如,有一天晚上九點多鐘,他去自家地里看莊稼(因為秋天到了,有人偷玉米)。他走到半路上,看到路旁樹棵子里蹲著一個人,便問:「誰?」那人說:「是我。」聽話音是個女的,便走過去說:「深更半夜你在這幹什麼呢?」原來她和家裡人鬧氣,回娘家了,從娘家往回返走到這裡,天色晚了太黑不敢走了。弟弟說:「走吧,我送你回家。」弟弟往返走了六、七里的夜路,把她送回了家,卻忘記了自己是來看莊稼的,沒看成。

弟弟雖然是個老實人,但敢於對大法說公道話。大概是二零零八年,一天,村裡集體幹活,有人七嘴八舌的說大法不好。弟弟說:「不是那麼回事,你們誰看到過煉法輪功的因為幹壞事蹲大獄的?做好事的倒是不少。」有人問他:「你怎麼知道?」他說:「我看過法輪功的書(大法真相資料)。」

還有一次,大法弟子去他們村講真相,走進一戶人家,這家人不僅不聽還說些難聽的話,把大法弟子趕出來了。有一天,村裡一家辦事,弟弟去幫忙,那人也去了。閑聊間,那人開始罵大法。弟弟覺的這人也太不像話了,走過去當著眾人的面制止他:「你不相信就算了,罵什麼街呀!」是大法的威力吧,就一句話就把他鎮住了,那人真的就不罵了。就因為這句維護大法的話,弟弟從此就得了福報了。

過了不長時間,弟弟晚上睡覺的時候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見有一個男的從天上下來去了他的屋,那人說:「我給你治治腿吧。」(弟弟小腿有毛病,腿經常疼痛)說著那人就往他的膝蓋下方抹了約一寸寬的葯,然後抹葯處就冒白煙,隨後抹葯處的肉就開始爛,他就用手往下撕,整個小腿的肉都爛完了,他看見爛完肉的腿那骨頭是粉白色、透明的,他的腿就不疼了,這時他醒了,一摸腿真的不疼了。

他覺的這事很神奇,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告訴他是維護大法得福報了,是師父給你治的。幾年過去了,他的腿再也沒有疼過。

還有一次他胳膊疼,一天夜裡做夢,來了一個老太太,進了他的屋。老太太說:「你不是胳膊疼嗎?我給你治治吧。」說著就把他的胳膊拽過來,給他掐掐、捏捏、拽拽,從此他的胳膊就好了,再也沒疼過,幹活特別輕。

他的家也在發生著變化。弟弟有兩個兒子,小時候還好,因為弟弟管孩子欠缺方法,孩子們成長過程中走了彎路,弟弟曾一度為此煩惱。孩子們現在都變好了,懂事了、孝順了,都成家立業了。初中都沒上滿的老二,努力學習高端技術,成了該行業的核心技術人才,在大城市工作月收入上萬元。

現在的弟弟兒孫滿堂,享受著天倫之樂,一家人平平安安,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