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智障女 今日法眼通

明慧法會| 昔日智障女 今日大法徒

文/大陸大法弟子靈兒口述 同修代筆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叫靈兒,生來就是一個智障兒,很晚才會說話,小時候長的乾瘦弱小,聽不懂人家說話的意思,不會和家人交流,膽子又小,表情獃獃的,目光和行動都不靈活,真 是對不住媽媽給起的這個名字啊。得法前的十幾年裡除了自身的痛苦,也給親人們帶來了苦難和困惑。該上學的時候,人家學校不收我,最後好歹當個旁聽生。我記得,媽媽拿個笤帚看著我做題,算錯了就打,結果沒幾道對的。看我嚇的那樣,她一把摟住我,哭了。後來我又進了特教班,雖然二十以內的算術做不好,可還是認了許多的漢字,七年後稀里糊塗的畢業了。

我也得法啦

九六年初,父母同時修鍊了法輪大法,他們的臉上有了笑容。每天下班後,他們學法、洪法、煉功,可精進啦。

有 一天晚上我做了個神奇的夢:一位戴著斗笠的老爺爺劃著小船在無邊的大海上前行,把我送到了一個美麗的仙境。我對這兒一點也不陌生,就象回到了自己的家。那 里的亭台樓閣美如畫卷,盛開的花兒點著頭向我表示歡迎,五彩繽紛的鳥兒親熱的和我打著招呼。我走進了一座大宮殿,哎呀,金黃的大殿中端坐著一尊金光閃閃的 大佛,在蓮花座上閉著眼睛。當我來到跟前,大佛睜開眼,慈祥的摸了摸我的頭,眼睛又閉上了。往回返的時候我在天上飛。往下看去,下面的世界黑浪滾滾,到處 是爛泥潭。

當我磕磕巴巴把這個夢講出來,爸爸媽媽震撼了。他們悟到孩子與大法有緣哪。就這樣,我也得法啦!

從裡到外的變化

我的學法形式就是抄法。每天媽媽抽出時間和我一塊兒坐下來,娘倆面對面,認真抄寫師父的經文。開始我的字寫的很差,歪歪扭扭,左右分家,我也坐不住那麼長的時間。漸漸的,法理開啟了我的心,字寫的工整了,身心變化可大啦。

我 小時候一走路就噁心,往上乾嘔,十幾年來嘔聲不斷,媽媽一聽到這聲音心裡就哆嗦;我頭上還長滿了頭皮,用什麼洗都沒用,嘩嘩往下掉,因此媽媽總叫我小癩 貓;有痰我也不會咳,還得讓媽媽教;最要命的是,身上的癤子生了一茬又一茬,小的有花生米那麼大,大的象雞蛋,修鍊前用點葯,修鍊後,我就要闖過去!我忍 著刀割般的疼,含著眼淚,背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咬牙壓住怕疼的心,大聲念著「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2]。這個難關終於闖過去啦!

就這樣,大法讓我從裡到外就象變了一個人。

風雨中的成長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的迫害開始了。我感到晴朗的藍天一下黑雲壓頂。

有 一天,派出所來了兩個警察,媽媽迎出去在廚房說話。媽媽應付著他們,心中卻有些不穩,生怕他們闖進屋,因為我正在抄法呢。警察走後,媽媽進屋一看,我早已 把書本和筆收拾好,放在身邊的盒子里,桌上光光的。以前我沒有防人之心,來一個抄表的男人我也會給放進來,所以家人很憂心,出門時都會把我反鎖在家裡。這 一次可不同啦,警察是邪黨派來的,我是大法弟子,憑什麼理會他們呀?媽媽聽到這些,親親我的臉說:「女兒太聰明啦!」

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個 晚上,街道幹部來到家裡跟媽媽說,明天到街道去填表簽名(放棄修鍊法輪功),不去後果自負。媽媽拒絕了,嚴肅的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個字決不 簽。」這個人馬上表示不簽就算了,靠自願。她走後,爸爸和妹妹說我們都在發正念,他背後的邪惡早沒了。我說我也在發,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呀!大家都笑了。

在那段艱難的日子裡,我成熟了很多,從原來的不開口,到能與同修們在法上交流,他們都很喜歡我。家人同修不在的時候,為他們開門、轉交經文和大法資料,或傳個口信什麼的,媽媽都可以大膽的把門交給我,我說:「老娘你放心,是同修我都開,是常人我保證不開!」

盡我的能力救眾生

二 零零五年,姥姥突然人事不省,胡言亂語,閉上眼睛見到的都是故去的人,連家人都不認識了,驚恐慌亂的樣子嚇壞了兒女們。正在家人束手無策的時候,我的天目 看到姥姥被一條大蟒緊緊纏住,掙脫不出來,就告訴了媽媽。亂了方寸的同修家人立即行動,一邊給姥爺講真相,給二老做了三退,同時發正念清除邪惡。正念中邪 靈被銷毀,姥姥清醒了。

媽媽耐心的照顧老人,並教她念「法輪大法好」。近兩年的時間,小腦萎縮、說話困難的姥姥終於背會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明真相的姨、舅及小輩們都退出了邪黨,大家一起提醒姥姥天天念誦,姥姥恢復神速,如今紅光滿面。

姥 姥搬家後留下一個飯桌,雖然年頭挺長,可比我家的桌子還強點。媽媽說把家裡的桌子換換吧,我問咱家的桌子怎麼辦呢?她說劈劈燒唄。晚上,我聽到小桌哭哭啼 啼的求我救它。(備註:此為法眼通功能,李洪志師父在《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講:「佛教中講天眼通啊、慧眼通啊、法眼通啊、佛眼通啊,五通。如果開到法眼通的時候,展現在你面前的世界就不是這個樣子了。那是什麼樣子哪?你會發現你的眼睛 能夠在你所在的層次中穿透任何物體,看到更微觀的物質,而且還會發現任何物體都是有生命的。當物體發現你能看到它的時候,它會與你溝通,用語言溝通,用思維溝通。」)第二天我跟老娘說:我用它抄法很多年,不想換掉它。父母馬上就決定不換了,並給它修結實了搖搖晃晃的桌腿兒,桌面鋪上了漂亮的桌布,可好看 哪!我聽到小桌子很高興的說謝謝我,我心裡簡直樂開了花!

去年的一個星期天,印表機忽然不工作了,爸爸忙了半個上午,擺弄了半天就是不動彈。爸爸說機器太老了,準備去買一台新的。媽媽建議再和它溝通一下,同時找找自己的問題。我聽說後一看,原來印表機的元神是一個淘氣的小男孩兒,正在外邊 玩呢。我用意念跟它溝通:怎麼不幹活哪?它胳膊一伸,馬上變成機器,歡快的工作起來。爸爸高興的喊道:好啦!好啦!我覺的如果不找自己,還以為機器不好使 呢。再買一台那是多大的損失啊!

精進更上一層天

大法的書籍我抄寫了十八年。我基本上天天動筆,寫上半天,已經 離不開大法啦。《轉法輪》抄寫了許多遍,所有的經書全部抄寫過,受益太大啦。這些年,我從生活不能自理,到如今能打理各項家務,幫父母減輕了許多負擔;從 一個傻女孩,到現今成為一個思維敏捷、身體健康的大法徒,使親友們刮目相看。

從二零一一年下半年起,我在同修們的建議下參加集體學法,發生 了更大的變化。一周里除分別和同修們的兩次學法外,其餘幾天都和媽媽一塊兒學。開始我根本讀不好,不但口吃而且字句讀不連貫。大家鼓勵我別著急,慢慢念, 哪怕讀錯一字也要從新來一遍,直到順暢正確為止。漸漸的,由讀一段到現在可以讀幾頁,並且在通讀過程中明白了很多的法理,對照大法去掉了很多執著心,改正 了不讓別人說的毛病,學會了找自己。現在集體學法時我讀的很流利,同修們給了我很好的配合。在這裡我要對阿姨同修們說:謝謝你們啦!

我還要對偉大的師父說:謝謝您,師父,您的弟子一定走好最後的路,跟您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明慧網第十一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鍊心得交流會)

標籤: ,
此條目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