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他人著想的建築總工程師

文: 雨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我是一家建築設計公司的建築總工程師。我於一九九七年修鍊法輪大法真、善、忍,至今已經二十年了。真、善、忍的法理,讓我從一個自私的人,變成遇事為他人著想的人,在家庭、工作、社會矛盾中,心繫他人、淡泊名利。

公司不開工資之後

最近幾年大陸經濟下滑很厲害,我們單位也受到波及,設計項目的投資方——房地產開發公司老闆,看到大陸形勢不好,決定不再投資,移民海外,造成資金鏈中斷,答應給我們的設計費無法兌現。其它設計項目,開發商是用給房子的方式頂替設計費。因此我們公司開不出工資,也不能給員工交保險金了。

有一家開發商,由於拖欠設計費,我公司曾對其中止服務近一年的時間,後來對方承諾給一部份錢,經理才通知我們繼續配合開發商工作。而這時,我們公司的員工已所剩無幾,因為同事們紛紛找經理要工資獎金,無果後陸續不來上班了。

公司有兩名年輕女職員,是孕婦,她們不斷找經理要工資、獎金和生育保險,最後發展到爭吵,經理說:「開發商給我錢,我就給你們;開發商不給錢,我就信譽崩潰!」孕婦很生氣,去諮詢律師,律師表示,能打贏官司,但是公司賬面沒錢也不能給兌現。她倆也不來上班了。

一位結構工程師多次找經理要錢未果,就把公司電腦中的「成果圖」刪除,去國外賺錢去了。公司在施工時找圖紙,經理與他交涉,他說:「你給我錢,我就給你圖。」經理聲稱要報警,說圖紙是公司資產。而那位工程師則認為是個人資產,因為公司沒給他錢。後來經理只好找人補畫成果圖。

這樣,公司人員所剩無幾。所剩的人員中,其他人都找經理談過,經理給出承諾才留下的。我是唯一一個沒有找經理要錢的。我想: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鍊者,師父讓我們遇事要替別人著想。我不會在利益面前分毫不讓,更不會以惡制惡。雖然我不認同公司經理的一些做法,但是我堅持以正面思維看待這場欠款風波。

從公司經理的角度考慮,現在公司有困難,我如果辭職,公司即使再找別的建築師,不給錢也沒人干,而且前期工作別人也不了解,這個設計項目,從設計方案的各個階段直到施工圖,都綜合在我這裡。從開發商的角度考慮,這個項目還有最後一步——辦理測繪手續,手續完成,他們才能售樓,才能回籠資金。

我堅持把這個工程做完,對開發商和我們公司雙方都是有利的。開發商有了資金,就會給我公司設計費,那時經理也會給員工補發欠款。因為我知道,對哪一方來說,欠賬都不是一件好事。

我通過修鍊法輪大法,明白了很多道理。生命擁有多少財富,註定與自己的德行息息相關。人不會因為把錢看重使自己錢多,也不會因為把錢看淡使自己錢少。從這個角度看,就沒有所謂的「吃虧」和「佔便宜」之說,吃虧的人積德了,佔便宜的人損德了,而德又是福份和財富之源。

因此,我內心平靜,沒有找經理談要錢的事,該怎麼工作就怎麼工作。公司里從經理、股東到員工,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都認同法輪功真相,經理還聲明退了黨。

有時開發商很著急地讓我趕到本市的測繪大隊,我跟經理說明情況,經理看公司的司機不在,就想讓開發商等著,等司機回來再去。我就自己掏錢坐計程車去了,辦完事回公司很長時間司機也沒回來,這要是等起來,開發商多著急呀。我打計程車的事,也沒和經理說。

為他人著想

在辦理測繪手續時很曲折。以前因為開發商欠我們設計費,我公司中止服務近一年的時間,由於工作不連續,有些事就不象當時記得那麼清楚。測繪時,發現比規劃審批時建築面積多了。房地產開發公司想知道原因,

我在電腦中查找圖紙的修改過程,把規劃審批時的圖紙和最後的圖紙認真做比較,回憶當時的每一個改動細節。最後歸納起來一看,主要原因是:開發公司的總工程師在規劃審批之後,強行要求我們修改圖紙造成的,比如他要求取消商場中庭,懸挑外牆等。

這位總工程師,為人很強勢。剛開始,由於開發商老闆選擇我公司做設計,而沒選擇他推薦的單位,他就對我們態度很不好,在當時做修改時,我們都提醒過他面積會變大,他根本不聽,

他對本單位的員工態度也不好,他的女秘書聽說是這個總工程師的失誤,竟然幸災樂禍,想老闆該處理他了。

我把整理好的文件給經理看,同時也徵求他的意見看看這麼寫會不會給對方的總工程師帶來負面影響,經理說:「還考慮他,咱們自己都顧不過來呢!」我說:「這文件是代表設計公司的,以後你還得與這位總工打交道,善待別人也是善待自己呀。」經理覺的有道理。

後來我又想起:一些規劃審批部門要求我們做的修改細節,也使建築面積有少許變化,最後都補充到文件中去了。這樣就客觀、公正又全面。結果開發商老闆表現得寬容大度,沒有責問這件事。

後來,開發商總工程師在給我打電話時,用非常客氣和尊敬的口氣,這與他剛與我公司人員接觸時,話沒講完就摔電話判若兩人。

最後,測繪手續完成了,開發商可以售樓了。

這個工程幹完了,公司沒有新的項目。我想:我再呆在那裡,就是給經理增加負擔了,因為經理拖欠工資,從常理上來講都是欠債的。欠別人的要損德。如果經理是我的家人的話,我可不能讓他這麼做,我也不想讓經理欠太多的帳。於是我跟經理說:「活幹完了,我也要回家了,工程上有什麼事可以打電話。」有了法輪大法的指導,我因此心態平和。

註銷工資卡時的驚奇

二零一七年初,我整理銀行卡時,打算把沒用的卡註銷,包括工資卡。因為單位一直沒有通知我補發工資,我心裡也不想這事了。

第二天到銀行,直接告訴服務員註銷卡。銀行員工打出一張單子問我:「剩餘錢取出來,您確認簽一下字。」

接過單子,我驚訝了,本來卡里只有幾十塊錢,怎麼變成了六萬多?銀行員工列印了一份進賬清單,我才發現,經理把拖欠我幾個月的工資,一分不差地都打到卡里了,可是卻沒有告訴我。

標籤: ,
此條目發表在 認識法輪功 分類目錄,貼了 , 標籤。將固定鏈接加入收藏夾。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