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3)

文/大陆大法弟子:慧莲 【明慧网2003年2月11日】

当看到功友写的“随师万里行”一文时,感慨万分,不禁想起当年自己也是随师到成都,多次亲耳聆听到师父讲法,也有和作者类似的经历,还见证了大法洪传十多年所经历的风风雨雨。

我没什么文化,写文章困难,心里话表达不出来,又想叫同修代笔,就这样一拖再拖,被这种旧观念障碍了许久许久。明慧网上二次登载文章:“在正法洪流中正念正行平安无难的大法弟子也应写出自己的经历”。现在终于打破障碍,我想再华丽的语言那不是我,我虽没有更多轰轰烈烈感人至深的壮举,但是我有大法在世间洪传时,法给了我殊胜的荣幸和作为师尊当年传法艰辛的见证。我想尽力写出来,能和功友同享共进,揭穿谎言、证实大法,同时也是破除旧观念障碍的过程。

回忆1

由于邪恶迫害,我流离失所在外很长的时间了,今年情况与2001年来看就大不一样,不仅有更多的功友走出来证实法,而且又有更多误入歧途者醒悟,重新走回正法之路,整体越来越成熟,强大坚定,大家配合得也越来越好。想起去年的现在,除夕临近,过年了,留我住的好心的大妈有儿女(常人)要回家过年,我不想叫大妈为难,便离开了。可到我亲人家(常人)他们也不敢收留我,一时我找不到住处。为了抵制邪恶迫害,更好地讲真相,我流落了街头。看到大街上匆匆忙忙的人流,有赶着回家团圆的,有购物的,有嘻笑的,打闹的……如今宇宙大法受到迫害,师父受到诽谤,中国老百姓遭到了毒害,太可怜了,而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心中十分悲痛,万分想念师父,不由的重新踏上师父走过的路,我来到地坛公园内方泽园,在对面的石凳上坐了很久,回忆起当年(96年12月)国际法会上的情景,历历在目,就像昨天的事情。那次我荣幸地做着能为交流会服务的工作,并参加了上午的法会。下午小组交流,集体炼功后大家分两个大厅十人一桌共进晚餐,(AA制)当服务员把菜刚上一半时,突然师父来了。大家一见师父,呼的一下都站了起来,有鼓掌的,有合十的,非常热烈的向师父表达敬意,师父微笑着前后厅走了一下,并没有停留,不断地向大家挥手示意说:“大家坐好,继续用餐,吃好饭,我一会儿再来看大家。”后来才知道,师父是从遥远的美国赶来,刚下飞机就直奔会场,而自己连晚饭都没吃,一直等到大家用完餐,整理好会场(餐厅改会场)又和大家见面了,讲了四五十分钟的法,等走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了。我回忆着师父慈祥的音容笑貌,幸福的泪水不住地流着,顿时一点也不觉得苦了,想到师父为救度弟子与众生耗尽了心血,我们今天的所为也应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才是呀!想到这儿我马上立掌清除邪恶,正法救人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

回忆2

我流离失所在外,最大的困难是住处(身份证不能用,城里住房太贵,城外目标大,不安全)。记得在2001年的夏天,由于被人出卖,邪恶知道我的住处后,由犹大带着“610”和七、八个恶警,开着两辆警车,来逮我,那天我正好不在住处,回来后街坊告诉我刚才发生的事情说:“那两辆警车刚走你就回来了。”我笑着说:“我好象看见有警车和我对面而过。”街坊小声说:“那是抓你的,还不快走,你还笑。”我想,一个不动就能制万动。邪恶抓得住我吗?当天,由于犹大和恶警对家里人(常人)软硬兼施,多次做工作,他们深受欺骗,开始配合邪恶。(那时还没有悟到自己空间场有问题)一起到我的住处堵我,逼我进“洗脑班”。我严肃地正告他们:“法在我心里扎上根,这条路我走定了,谁也别想动摇我……”并不断地用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打消了他们当夜打电话给公安局的念头。后来,他们同意叫我睡几个小时,明天一早送我走。(我听到他们小声谈话,说明天一早没走之前先打电话,叫警车接我)。当天夜里,快2点了,大家渐渐都平静了,我动了一念:“决不配合邪恶,一定要走正,我是大法粒子。”接着不停地发着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因素,叫大门别上锁,(每天12点传达室关门,早6点开大门,夏天5点天就亮了。)决不能被情带动,走正我修炼的路,做了点简单准备。天亮之前必须离开,果然当天奇迹般地一掰锁就开了,我在强大正念的伴随下,轻装顺利冲出“封锁”。

记得当天下着小雨,没想到奔走了一天,晚上10点多钟了,还没有找到住处,能找到的功友,帮不上忙,很多昔日功友都联系不上了,眼看街上行人越来越少,一天了雨还在不停地下着,我又累,又渴,又饿,又冷(带出仅有的一件单衣在半路上还丢了)在立交桥上呆呆地望着茫茫的黑夜,桥下就是我们以前的炼功点,一幕幕的往事浮上眼前……。

我是早期亲耳听过主佛慈悲讲法之声,亲受师父传功,刚刚得法时,只知道功好,师父好,应该叫更多的人受益,炼功点成立的初期,常常是一个人拿着录音机,挂上自己收集制作的宣传图,只要有人问,有人看,我就会不厌其烦地介绍,风雨无阻。那时只有一个心“法太好了,叫更多的人受益。”很快炼功点由一个发展到十几个炼功点。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交流,那真是一片祥和,一块净土……如今功友们被迫害得都失去了音信。想到昔日,看看现在,我的心碎了,欲哭无泪,现在该如何去证实法呢?突然,我感到自己的心态有了问题,赶快清醒,调整一下自己,静下心来问自己“你的责任是什么”?一下子师父在95年1月初,接见辅导员时讲话的场面又展现出来。调整心态后,我理智地分析了一下,目前这个地区出现的现象。现在邪恶势力是针对着我们的人心,一方面分化瓦解我们,另外一方面利用当前猖獗横行的假象来拖垮弟子的意志。意志啊!认清责任向内找,出现这些损失也是整体法没学好,不扎实,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有责任,我没修好。

师父曾经教诲过我们“带好一帮修炼人是功德无量的事;带不好,我说就是没有尽到责任。”(《法轮大法义解》)我正是没有尽到责任,才会出现这么多漏,给法带来这么大的损失,师父啊!弟子太愧对大法,愧对您了……,我应该怎么办呢?–意志不能垮,清除邪恶,抢时间挽回给法带来的损失。这时,已经不是那种茫然的状态了,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辜负师父对众弟子的期望,绝对走好正法之路,为众生负责,为宇宙大法负责。我给自己定下了一条座右铭——“一个师父,一部法,坚信、坚定、坚修、不折不弯走到底。”(昨天受迫害时,我还在说宁折不弯,今天我彻底否定了)足以战胜一切魔难。对眼前个人的困难(住处)已根本不再牵挂拖累了。除了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外,我对着漆黑的天空自语:今天我不为找不到住处动心了。谁也别想摧垮我。“天是被,地是床,细细雨水是甘露”谁也没有我自在!后来奇迹般的在当天夜里找到临时住处,第二天顺利找到住所,开始新的正法之路。

回忆3

记得在2001年下半年,由于邪恶迫害,和功友联系有一定困难,真相材料更少,不能及时见到经文(那时已见到除恶口诀),很少见到功友,这种环境下我该怎么办呢?──“除恶,抢时间救度众生”,认清责任,抓紧救度,针对我们地区几个现象,不等不靠,想办法寻找失去联系的功友,再重新形成粒子团。对误入歧途的人,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不要放弃他们,何况师父都不想丢下一个弟子。那时每当我学法,打开《转法轮》时,第一行师父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一读到这儿,我就想起了94年初的一件事。

有个老功友告诉我说:“每一期办班学员都填写一个身体健康情况简历表,师父总是一张一张地翻阅,现在参加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一觉醒来还看到师父在那儿挑着、看着,找外地听课的学员(全国各地区听课的人)。”每次讲法结束后,还有学员交上来的心得稿,每次师父都要求新老学员都能交上一份心得,师父每篇都不落的看。可工作量有多大,有谁能想象得到呢?难怪有个在师父身边工作的学员当时说:“我都不知道师父什么时候睡觉,经常是天都亮了,还看到师父聚精会神的找着、看着。”我本人也时常看到师父总是带着学员交上来的心得体会,坐车看,休息时也看,为了救度众生,这是何等的负责啊!当时我看到有的功友写得很乱,很不认真,真的为他叹口气,你们哪里知道师父的艰辛和苦度啊!可师父却从来没有因弟子写得乱、差就放弃了。师父不想丢下一个有缘人啊!这又是何等的宽容、慈悲啊!常人中给领导写个报告还要讲个规整呢,其实正象师父说的“……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师父为了弟子及众生,操尽了心。

现在作为师父的弟子,没有理由做不好。伸出一只手,帮助他们,回到正法中来,共同精进,这是我的责任,也是应该这样做的。我一边联系更多的功友整体发正念清除邪恶,一边利用一切方法,各种形式,针对不同人,有的面谈,有的给寄经文和材料。对当帮教的首先帮助清除他们身后控制和利用他们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只要我知道住处的就到家附近去发正念,有的住的楼层很高,我单手立掌一层层除上去。记得有一天去时,快走到了,下起了雨,当时我想,一定是邪恶对我近距离发正念十分胆寒,想阻止我。休想!按原计划,到几个特别邪恶的,现在还在助纣为虐的家附近去帮他们清除邪恶因素。有的不知道住处,只知道楼号,我就一家一家站在雨里单手立掌,(丝毫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全,那时正到处抓捕我)就想叫她们快点清醒,我心底呼唤着,昔日的功友快回来吧!机缘难得,不要掉队呀!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破定了。

回忆4

我证实法走出来的比较晚,魔难初期我没悟到,没到天安门去证实法。当时不知所措,自己整天关在家里就是学法、看书,还认为自己走正了路。终于2000年师父的经文下来了,从“心自明”一篇篇发表,到“理性”,是师父的法惊醒了我(确切地说是师父把法讲明了)“……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师父咋说我咋办,我应该走出来了,叫更多人知道真相,救度世人。那时真相材料我见的很少,我想只要有一份,我就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等不靠,筹集点资金,自己解决。当刚迈出这一步,再学法,越看法理越明,是呀,我本应该早就站出来证实法,是什么心障碍着我呢?向内找,私心、怕心、掩盖心、自以为是心、不负责任心……哇!一个个肮脏的心,忘掉了自己的责任心和“天职”。2000年“国庆节”前后,我再也坐不住了,必须要证实法了。我带上“法正乾坤”的条幅和功友们一起走上了天安门。

记得在天安门广场上,那天功友大约有一百多人左右,陆陆续续大家也都到了广场中心,我的位置正好在大伙的边上,便衣、警车、警察随处可见,我正念很足,一点儿怕心都没有,当我打起“法正乾坤”横幅高呼“大法弟子都站出来证实法呀!”一瞬间,感到从头到脚唰的一下,什么都没有了,空空的。恶警、警车向我扑来,我眼前看到警车就像个小火柴盒一样,向我开来,恶警就像跳棋子一样小,蹦过来。当两个恶警一手架我一个胳膊时,我看着他们问了一句:“你们干什么?”他俩就像触电似的,同时撒开了手。这时人群把我推向一边……真是可笑,一个火柴盒就想装下大法弟子?一个跳棋子就想动大法弟子?太可笑了。那时,我切身体会到了“一正压百邪”的威严和伟大。当天平安返回,回来后又马不停蹄,带上资料,出来证实法,走上新的正法之路。

回忆5

从99年7.20开始,真的是度日如年,从天天盼着有个头,到堂堂正正出来证实法。电视上离谱的造谣、诬陷使我越来越认清邪恶,坚信大法,3年多来越迫害,我越坚定。记得有一次居委会主任、书记到我家做工作,逼我放弃修炼,我手指着电视告诉她们,就是这新闻天天看,它那里边说的和我接触的完全不一样,是我们在天天看那本《转法轮》。书上说什么,写什么,我们最清楚,是我们天天去炼功,去修心,每天做什么我们也最清楚,就像天天吃梨的人,那梨子啥味是应该我说呢?还是没吃梨的人说?你们说梨是什么味,我能信吗?能听吗?她们顿时哑口无言,我又正告他们,但态度祥和,以后您若要问我大法和修炼是咋回事,我随时欢迎,但您要和我谈别的……别费那个时间了。后来她们再也没找我。

当我一看到电视中造谣诬陷师父时,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伴随大法在世间洪传我目睹了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和师父传法的艰辛,那恶意的谣言能不深深刺痛大法弟子的心吗?

记得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是在国贸举办。我当时也参加了,进了大厅,五花八门功派,眼花缭乱,当我看到“法轮功”排的队最长,人最多,不由地走过去看看,我挤到前边,不知怎的,无名的激动从心中升起,第一眼就见到一位身材高大,一脸慈祥的“年轻人”在和一个记者谈话。当时我对同行的朋友说:“他一定是这个功派的掌门人。”她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凭直觉。”当时十分奇怪,眼睛不离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师父)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或共过什么事,使劲想也想不起来。真面熟呀!我仔细的端详,从头看到脚。只见他身穿一件很普通的外衣,里边是一件浅棕色的旧毛衣(好像手工织的,后来才知道这件毛衣还带着补丁),裤子、皮鞋也是旧的、但都很干净,整个人显得那么朴实、端庄、大方而又那么平易近人。

回忆6

记得我参加天津讲法班时,看到师父住的都是低档旅店,每天师父都很忙,常常是讲完课后,还要处理很多事,回到旅店就9-10点了,师父的晚饭只有方便面,每天如此。有一次我们和一名在师父身边工作的功友切磋时,正好赶上要吃午饭了,我问他咱们吃点什么,我去买点,他随口说:“只要不吃方便面什么都成,我一听这三个字(方便面)就反胃,我都怕提这三个字了。”而伟大的师父为救度众生却生活得如此艰辛。

我还观察到(因跟班次数多,自然就看到了)师父很少更新衣服,很注意仪表,但却十分简朴,除天气有变化外,穿的总是一样。一次我问了一个了解师父的功友,才知道师父衣服都是自己晚上洗,第二天,干了再穿上,很少添新衣服,(衣服也是很少)在天津讲法时,师父的旧皮鞋坏了(穿了好几年了),怎么也不肯换双新的,还是几个弟子硬拉着师父到商店买了双新鞋换上的。

每当我们几个老功友相聚一起时,不免要提到师父,有一次我们谈到天津班时,我不解地抱怨在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为什么不照顾好师父,叫师父天天吃方便面,哪知一个功友搭话说:“不只天津这样,经常师父吃方便面。”她还讲了师父刚刚出山传功时,很艰难,办班所收上来的资金,有时还不够付场地费的,(场地费不按人多少定)经费是很紧张的。她还告诉我:“师父从来都没有说过他自己有多高,我只是看到师父为人师表,慈善、祥和,感觉师父不是一般的气功师,在我心中,师父是个大神仙。师父在我们地区讲法,我一再要求师父到我那里吃便餐,(当时师父住地离我们那讲课礼堂很远,几个小时的路)师父不喜欢吃肉,吃素菜就可以了,做饭时,如果问师父做点什么?师父只是说:“大家吃什么,我吃什么,不要太麻烦,简单点。”有一次师父风趣地说:“我就爱吃你蒸的山东大馒头。”说着咬了一口热呼呼的大馒头连连说:“好吃,好吃。”其实师父总是为弟子着想,一怕麻烦,二怕破费。她还告诉我:有一次中午吃完饭,剩下一点菜,还有菜汤,晚上讲完课回来,对师父说:“再做个素菜很方便。”师父却说:“就吃剩的。”我还一再解释,告诉师父我们平常都吃得不这么简单,我心想,哪能叫师父吃剩菜汤呢?可是,师父表情严肃,用手指着桌子上的剩饭剩菜(实际是菜汤)说:“就吃剩的。”语气非常肯定,当时象有一种不可违抗的命令一样,那天只好听师父的了。师父把菜汤往饭里一倒不紧不慢地吃起来。听到这里,大家心里酸溜溜的,我的眼睛湿润了。师父啊!您受苦了!弟子用尽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您的崇敬。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感人至深,如果自己做得不好,真是对不起您的言传身教呀!

回忆7

中央电视台和610造谣说我们师父高中毕业,写不出《转法轮》来,是……写的。当听到这儿时,我真感到中国政府在丢脸,堂堂央视新闻,竟说出如此流氓的谎话来!我就是证人!因为我无比荣幸地参加了《转法轮》的原始初期录音抄录工作。《转法轮》是我们将师父在长春(第八期)、济南、郑州、大连等班的讲法录音带一个字一个字地抠下来,用了五六天的时间。94年夏,接到这个神圣的任务,我一丝一毫都没有懈怠。由于自己文化不高,对于师父的录音讲法,许多字都不会写,就是这样,我一边放着录音,一边查着字典,在当时没有复读机的情况下,用录音机一句一句停下来,一字不落的抄成文字,通宵达旦地花了几十个小时,十几个人终于按时完成了抄录手稿工作,再转给别的功友打字成文,再转交给师父。想想那时我激动的心情,知道工作的份量,想起跪在地上,趴在沙发上工作的情景,(因在晚上家人都睡了,我只能在小门厅沙发上工作),再看看电视上无耻的谎言,这样的政治流氓集团还吹嘘“以德治国”!

本来我是不会写文章的,但作为大法弟子,我强烈地感到自己有责任把师父与大法的光辉讲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揭穿那些可笑的骗人的鬼话。因此,几次下决心破除观念的障碍终于成文,将来我还会继续供稿。并且据我所知(除现在判刑没有自由的)有许多目前“平安无难”的大陆老同修也知道更多的鲜为人知的真实事迹,十分感人,但往往由于人的观念的障碍,或是害怕被邪恶抓住把柄,等等,不敢面向全世界揭露邪恶的谎言,证实大法与师父的清白伟大。我深深的知道,假如没有师父那崇高的言传身教深深地映在我的脑海里,我不会像今天正念这么强,因此,我建议更多的老弟子将自己知道的真相写出来,把真实的伟大公之于天下,让同修们更加精进,让世人更加清醒吧!

选自:《忆师恩》

标签: ,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珍贵的回忆(3)》有 1 条评论

  1. 不锈钢网 说:

    好文章,内容惟妙惟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