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末期胰腺癌患者康复

文: 辽宁法轮大法弟子/明慧网

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走進法轮功修炼的。那时我正在上班,忽然腰间出现了刺骨般的疼痛,可是去医院做各项检查,得到的结果却是一切“正常”,心中充满疑惑,为什么腰间那么疼痛难忍,医院却查不出病因?

我把这个经过告诉了关心我的同事,同事对我说:“你炼法轮功吧!法轮功能治病。”我说:“我妈他们也都修炼法轮功。”

第二天,我强忍着腰痛回了娘家。我们家兄妹六人,姐妹四人,兄弟两人。我的家人不少人和大法有缘,爸爸、妈妈、两位嫂子都炼法轮功。我和妈妈说了情况,妈妈便拿出师父的讲法录像让我看,说师父能净化你的身体,我说好。一连听了九讲,果真我的腰至今再也没疼过。

我从娘家回来,找到我们的炼功点,我就开始学法炼功,天天清晨五点到公园炼功。可一九九九年忽然有一天公园不让我们炼了,我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呢?”一打听才知道是上面的“领导”不让炼。于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去了北京证实大法,我大哥和姐夫带着我也去了北京。可到了北京城外盘查的很严,我们進不去,回来了。当时的我对法的领悟还没那么深,心想反正我岁数小,三十出头,现在不让炼等以后再炼,就这一念,一放就是十八年。

二零一六年冬,我在饭店打工,就感觉胃疼,疼了几个小时,我也没在意。又过了二十多天胃疼的更厉害了,我就把工作辞了,心想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在家呆了一个多月,在此期间,胃疼了两次,一次比一次严重,体重减了二十斤。最后一次疼了一天一宿,觉的要坚持不住了。正巧我大姐给我打电话,问我干啥呢?我说我胃疼的受不了了,我姐说:“你不能在家挺着了,赶紧去医院吧。”我说:“那你和小妹一起过来吧。”我们姐仨去了县医院。医生检查完只是对我说:“你这病挺严重,还是去大医院看看吧!”

我三妹家在省城,让她先去医院挂了门诊号,我们姐仨就去了医院。我女儿和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得知我在医院的消息后也赶到了。经过了一系列的拍片、化验,初步怀疑是胰腺癌,医生赶紧安排按急诊住院。住院三天检查了三天,一项接着一项的查。我心中充满了怀疑:做了三天检查,越查我的身体出现的问题越多:不但持续腹痛,脸色变黄,连眼睛都变黄了,恶心、呕吐,腹泻甚至黑便,人愈加消瘦、乏力,腹部有包块,这些都是医生说的末期胰腺癌的症状啊!

人们都说胰腺癌是“癌中王”,患者最多活不过三个月。我的手术被安排在第五天。这是一次大手术,说手术时间要超过十个小时,其中的风险不得而知。我二哥、我的姐妹们还有我的丈夫商量决定:这手术得做,我家的钱不够大家一起凑,先保住命要紧!

“七·二零”后,我所有的亲人中只有大哥、大嫂还有我妈一直在坚持修炼大法,其他的人像我一样逐渐都不学了。

这时我大哥把我叫到一边问:“妳是咋想的?”我说我做完手术和他一起学法。大哥说:“你这么悟不对,你这个手术不能做,你这个病只有师父能救你,和我回家学法吧!如果你这一关能过去,你会提高一大步。”我听大哥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师父和大法,我的正念出来了,说:“那我就和你回家学法,不做手术了。一切都交给师父,我要提高上去。”

我俩商量好了,我回到病房对其他家人说:“我不做手术了,我要回家炼功。”

亲人们一听就急了,“不做手术可不行!你知道你这个病有多严重吗?”我女儿说:“你必须得做手术,不做就等于放弃。”他们几个知道,是我大哥不让我做手术的,就气冲冲的警告他:“告诉你,你把她领回去,有个三长两短你负担得起吗!”我大哥不吱声,我说:“你们别怨大哥,这是我的决定,你们都回家吧,在这儿也帮不上我啥。”我把他们都撵走了。

我告诉大哥今天就去他家。大哥走时告诉我要诚信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们一走我马上想回家,就把输的药拔了下来,往楼梯那走。女儿一看就拼命往回拽我,又急忙给她大姨打电话。他们又都回来了,把我拽回按在床上,我只好说:“你们回去吧,我先不走了。”

医生又来给我输药,我说我先上趟厕所。去厕所的路上我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来输药时,输液管突然破了,里面的药哧哧往外喷。我想这一定是告诉我师父在管着我,我更要回家了。可是我要怎么说服丈夫和女儿呢?我把丈夫叫到一边对他说:“这个手术我不能做。”丈夫说:“花多少钱也得给你治。”我说:“不是钱的事。你知道这个病是花多少钱也救不了我的命的!可大法师父能救我,我得回家去炼功。”

我丈夫半信半疑,“这能行吗?”我说:“行,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还给你一个健康的我。”他看我的意思这么坚定,说:“这要是能炼好,那真是个奇迹!”接着我把女儿叫到身边,我说:“孩子,我在这真的呆不住了,还有五天才做手术,我想回家散散心。”我女儿说:“那我得跟着你,稍有不适就得立刻回来。”我说行。

侄子在省城住,丈夫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送我们回家。上车前我还吐的不行,我女儿手里拿着塑胶袋,走不远就问我咋样?想吐不?从医院到我哥家一百二十多公里,我一路没吐。

到大哥家后,嫂子给我们煮的面条,我吃了半碗也没吐。

要过年了,我嫂子和一个同修装了两袋台历和对联,要挨家挨户去送,我说:“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嫂子说行,给我也装了一袋台历。一天走了二十多里路,我却一点也不感觉累。

在大哥家,我每天早上三点半起来炼功,上午学师父的各地讲法,下午出去送台历,晚上和哥嫂一起学《转法轮》。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在医院里我连饭都吃不下,还腹痛、呕吐等,现在所有症状全都不见了,在这修炼的二十多天内,把原本掉下去的体重也找了回来。

现在我姐、姐夫、小妹、二嫂他们又走進了修炼。我在大哥家住了五个多月,大嫂说:“你不能老呆在这儿了,你得走你自己修炼的路,有你的众生你得救啊!”

回家之后,我想我也找不到学法点咋办啊?我就天天求师父帮我找到同修。果真,有一天我与刘姐相遇。十八年前我俩在同一个学法点学法。见到刘姐,我向她说明了我的情况,她顺利的把我带進了学法小组。现在我们学法小组四个人都很精進,天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我婆家人看我这个危重病人炼法轮功好了,都认同大法了,并且全“三退”。当然,我丈夫和女儿更支持我修炼。丈夫在外地开车,晚上回来怕影响我炼功,就先在车里休息,等我炼完了功才進屋。只要有人问他:“你媳妇的病怎么好的?”他就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法轮功太神奇、太超常了!”他也在证实大法。

一年多过去了,我们全家人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我要珍惜李洪志师父给我延续来的修炼时间,精進,再精進,多救人,努力完成下世的使命和责任,不负师恩!

感谢师父!
谢谢同修!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