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浴火重生 广结善缘

作者:大陆法轮功学员

曾经的我奸猾、争强好胜,所以三十岁时就操劳出一身的病:胆囊炎、长期失眠、眩晕症和心脏病等,为此我常年吃药、输液,一次竟然晕倒在厕所,不知过了多久,意识中听到哭声,我努力睁开眼,看到儿子在哭,丈夫和我二哥站在旁边很是着急。

好医生引导我得大法 走出苦海

我的丈夫心地善良,也很能干,因为我的病,他每天操心犯愁,无心干好工作。孩子更因担心失去妈妈,每天放学回来先来看我,生怕我死去,我爱我的丈夫和孩子,更舍不得这个我苦心经营的家。可我真不想再这样拖累他们。

这时我想到了我的一个朋友,她心眼儿好,家庭条件也不错,离婚后单身一人,对我和丈夫都关心,经常帮助我们。我想如果她和我丈夫组成家庭,一定会对丈夫和孩子都好,我呢就找个尼姑庵出家去,能活更好,不能活就死在那里吧。有一天,我痛下决心和丈夫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丈夫听后很生气,不许我再胡说,让我只管安心养病。

一九九七年快过年时,我陪丈夫去加工厂加工,途中我看到一家诊所,想起要过年了,就進去买了一些过年期间需要的药品。一次我到这家诊所输液,和诊所的大夫聊起来。她得知我才三十多岁,就建议我尽量少输液,这对身体不好,并给我介绍法轮功,说这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还说,如果有缘分,看看这功法的书都能好。我听后半信半疑,更觉得奇怪:别处的大夫都巴不得你多吃药,多输液,他们好多挣点儿钱,这家的大夫倒好,竟然建议我少输液。当时我就觉得这人心眼好,就请了本《转法轮》

回家后拿着《转法轮》就躺那儿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而且睡的还挺香。我可是个长期失眠的人,能让我睡个好觉对我来说可是大好事,于是我决定学法轮功。

学法炼功后再也没吃过药,身体却越来越好。身体好了,心情自然也好,别提有多高兴啦!因为我不但终于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浑身还有使不完的劲儿,可以帮丈夫干活养猪了。

看到我的变化,全家人都走進了大法修炼。

修大法 做好人 家境兴旺

修炼后,我才意识到曾经奸猾的自己做了很多坏事,才知道在这个道德下滑的社会如何做个好人、多为别人着想。从此,我们喂的饲料再也不掺对人体有害的添加剂,都是自己配置,出现死猪就埋掉。我们的猪场越来越红火,有时一卖就是五、六万块钱。

来往的钱多了,很容易收到百元的假币,银行觉得我们不容易,没有没收假钱而是返还给我们。我们明白他们的意思,但我们毫不犹豫的把假钱都撕掉。师父叫我们做事为别人着想,买家坑了我们,是他们不懂得这个道理,我们既然修大法,明白这个道理,就不能再去坑害别人。

无论对待家人还是外人,我们都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的二哥从小智障,分家时就把他分给大哥照顾,把父亲分给了小弟侍候。二哥虽然是智障,但也知道好坏。大哥大嫂对他不好,他就恨他们,有时就磨刀磨枪的,看大哥的眼神都冒火。大哥大嫂很害怕,多次找到父亲哭诉,父亲没办法就叫我把二哥领回家。从此二哥成了我们家中的一员。我们一家人对二哥都好,也解决了家里很多不必要的纠纷。我也做了一个修炼者应该做的,为此大哥大嫂始终认可法轮大法。

修炼后,我和家人的身体和心态都变好了,我们的养猪场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龙头企业,来参观的人很多,曾上过当地的经济电视台,接受过记者的采访和大会的表彰,一时间成了这个地区的名人、首富,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恩赐。

遭迫害 一贫如洗不气馁

这时,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

警察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这怎么可能呢?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我全家人的健康和好的生活也是师父赐予的,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一天夜里警察突然闯进我家绑架了我和丈夫,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我被非法判刑七年。一夜之间,我家变得一无所有:什么都没了,猪、狗不知哪去了;孩子两次失学,有时流浪在外,后来被好心人收留;智障的二哥成了流浪汉,每天靠在垃圾里找吃的,靠捡破烂为生,成了街边有名的小脏人,过年了,家家户户团团圆圆,儿子和傻二舅只有抱头痛哭。

五年后,丈夫回来看到的是:处处一片荒凉,别说猪舍,连住的房子都快塌了,儿子和二哥几乎不敢相认,二哥瘦的皮包骨,一股风都能吹倒,家里什么都没有,没吃的、没喝的、没烧的……

丈夫没有伤感,没有消沉,去人家不要的玉米地里割玉米秆回来烧,我家住在沟边,有人不要的破家具扔到沟里,丈夫就拆了当木头烧。有一次丈夫竟然拆出好几百元钱,那时这几百元钱对我们家来说来的可真是太及时,但丈夫毫不犹豫的在找不到失主时就把钱捐了出去。我们确实需要钱,但我们要走正路,这是师父教我们的。

没吃的,丈夫就把家里能换钱的东西清理清理,统统拿出去换了几千元钱,买点吃的,剩余的钱买了一辆三轮车开始拉活儿养家。丈夫能干又讲信用,而且收费比其他人少,渐渐的人们都很信任他,他的活儿就多起来了,五十多岁的人拉着大板子往七楼扛,有时干到半夜。我回来后我们全家出动和丈夫一起干。

善心待人 深受信任

为了能多挣点钱重建家园,我去给人当保姆,伺候一个病中老太太。

老人是某大队书记的母亲,得了脑出血,大小便失禁,有时弄的到处都是,衣服上、床上、被子上都有,有时还会喷到我的脸上、衣服上。她的儿媳妇嫌臭,就把老人住的这屋的房门关上,以免臭味跑到走廊和他们的屋里去。

我用修炼人的心态看问题,不抱怨,也不嫌脏,对待老人就像亲人一样,随时擦屎擦尿、清洗身体,换洗衣服。我知道大法能救她,有时间就给老太太念大法书,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太太身体恢复的很好,渐渐的不那么累人了,她的儿媳妇是基督教信徒,见我人好,就劝我信基督,我不答应,她很生气,背地里找了个保姆就突然给我结账辞退了我,说要多给我一百元钱。我没要她那一百元钱。

我心里觉得特别委屈,她家办事太不近人情,太不懂道理,老人在最难伺候的时候是我辛辛苦苦照顾她,使她身体很快好转,我不求你们感谢,但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样让我走人……,想到这,我的眼泪就下来了。

保姆工作不难找。过了一段时间,我正给另一家看孩子呢,接到大队书记的电话,说还让我去侍候他妈,说老太太不高兴了,说:“这些保姆哪个都不如炼法轮功的那个好,我就要那个炼法轮功的!”没办法,大队书记只好又来找我,并说会给比别人家高的工资。我说我现在给别人家干呢,得新雇主同意才行。他们两家经过协商,我就又回到老太太身边。

我对老太太的儿子说:“我想教老太太炼法轮功,这对你妈恢复健康是最好的。”大队书记说:“只要我妈高兴,你就教她吧。”就这样,老太太通过炼法轮功,身体恢复的特别好。

一天警察又去我家找我,没找到人,就来到大队书记家。

大队书记在路边遇到警察,对他们说:“你们可不能动她,她是个好人,她得伺候我妈。”警察没听,还是進了屋。老太太看他们来了当即翻脸说:“你们如果把她带走,我要有什么事你们负责!她这么好的人,你们抓她干什么!”警察一看带不走,就让我去另一个屋,我拒绝,老太太也不让我离开她身边。警察一看没办法,就又让我签字,我仍然拒绝,老太太也不让我签。他们没办法,就说要我星期一去派出所送一千元钱,老太太一听,拄着拐棍站起来说:“她哪来的钱?没钱!”警察一看只好作罢。

现在老太太八十多岁了,身体健康,满面红光,每天学法炼功,见人就说大法好。她的整个家族,几十人都从我和老太太身上见证到了大法的超常,都认同大法。

事事为他人着想 师父赐予新生活

我家附近有段路坑坑洼洼,尤其是遇见下雨、下雪天很不好走,我家虽然条件不好,但大法弟子要替别人着想,我和丈夫就利用闲暇时间自费把那段路铺好了,看到别人走着方便,我们心里也高兴。

我家和邻居家中间的路很窄,邻居家是做水果生意的,他家拉水果的农用车开不到院里,只能把车停在胡同口。所以丢水果是经常的事,有时有人还故意把西瓜之类的水果弄破。

我和丈夫知道后,就决定让他家把我家的院墙往里挪,加宽路面,让他们能把车开到自家院里。邻居感激不尽,再也不担心丢水果的事儿了。

如果不是修炼大法,我是决不会这么做的,这可是我家的宅基地,况且现在城郊的地都很值钱的。

经过几年的辛苦付出,我们终于在自家的大院盖上了两大排房子,这在村子里也是很醒目的。在他们看来,我家落魄到这个地步是很难再回转的,没家破人亡就不错了。没想到几年的光景家业又起来了,用他们的话说,“我们没经历那些事,都没能力盖上你家这么气派的房子,你们被共产党整成那样,却没耽误过好日子!” 我家很令乡亲们羡慕。

这一切有力的证实了修炼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在师父的教导下都是实实在在过日子的好人,好人有好报。

也有妒嫉的人,跑到大队说炼法轮功的把自家院子都盖满了房,意思是“非法建筑”,村干部回复说,“你们如果都能赶上炼法轮功的就好了,人家最起码肯干,能干,心眼好,修炼法轮功的盖房咋着你们了?”

我的大伯哥是高级教师,我和丈夫修炼大法前两家矛盾很深,我们被非法判刑,遭到迫害,他们对法轮功很不理解,这么多年对我们不理不睬。我家盖上房子后,正好他们做买卖需要库房,我就无条件的把房子让给他存货,省下了他们租库房的钱,就这样逐渐转变了他对大法的看法,他发自内心的说:“这法轮功太好了,我要是国家领导,我就让所有的人都炼法轮功,都变成好人。”

我那个智障二哥在大法的熏陶下也变的聪明多了,什么活儿都会干,帮了我很多忙,人变得善了,对大哥的怨恨也逐渐化解,一次听说大哥得病了,他急得一直念叨大哥快点好吧,遇到警察来就赶紧给我们通风报信,那个过去的“小脏人”不见了,六十多岁的人,大家都说他像四十多岁,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他。

点滴小事中证实法

这么多年,大法已融入我的生命中,那种从法中修出的善贯穿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進货时发现货主多找钱,我们从不贪占,都会如数退还。有一次,货主多找了四百元钱,回家后仔细一算才发现,我就给他们打电话说明情况,把多找的钱给他们送了回去。货主感动地说:“我做买卖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多找钱还送回来的。这年头,你们这样的人太难找了。”

有一次丈夫在一个大院见到一个塑料袋,打开一看整整七千元钱,丈夫就满院子喊:“谁丢钱了?”失主对他说,这钱是用来進货的,如果丢了,不但進不了货,还不知多久才能挣回这些钱。他千恩万谢。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希望他们明白真相。

前几天,我和丈夫骑摩托车去办事,在路中间发现有个女孩站在一辆轿车旁很着急,前后有不少人停下来询问,其中还有一个警察,但问完都走了。我们骑到跟前时,那个姑娘恳求说:“求求大叔帮忙给我点油吧。我出来时没注意车没油了,现在停在这儿动不了了。”丈夫一看自己的摩托车也没多少油了,就说:“姑娘,你别着急,我去给你打点油来,你先等着,我一会就回来。”丈夫找到附近的加油站给她买了汽油回来加上,姑娘特感谢,非要多给丈夫钱,我就借机会讲真相,说:“姑娘,大冷的天,我们也很想快点回家,也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我们是学法轮功的,师父告诉我们要做个好人,做事为别人着想,所以才帮你这个忙。”并叫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姑娘听后点头,认可大法好。

我想每一个大法弟子遇到这种事都会这样做的,都在平凡的点滴事中证实大法。

有人很佩服我们,我告诉他们,你们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我们遇到这么大的难不消沉,坚强的走过这场磨难吗?就是法轮大法,因为大法已深深扎根在我们的心里,大法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返本归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