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苦尽甘来 冤怨化福的故事

文: 大陆法轮大法弟子本人口述,同修整理,来源:明慧网

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在第十九届法轮大法日即将到来之际,写出自己修炼中的点滴,见证法轮大法带给我们的美好,见证李洪志师父对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付出。

乱世冤怨大法解

我今年八十三岁。我出生在农村,家里穷、姊妹又多,在我四、五岁时,曾先后二次被家人送给别人家。从小到大,除了干活还是干活,吃了很多苦。一九五八年,我二十三岁,有工厂到我们村里来招工,这样我从农村来到城市,在工厂里当了一名工人,一直到一九八八年退休。

我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儿子排行老大,可他从小就跟我不亲,总是顶撞我,不管我对他多好,他都不说我好,我说东,他就朝西,我说西,他就朝东,就是跟我对着干。我不知哭过多少回、流过多少泪。

一九八八年,儿子结婚时,我对儿子说:我给你在外边租了个房子住,房钱我出,你只管住。儿子说:这就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可当时家里就两间房,还有两个小女儿,怎么办呢?没办法,我与老伴只好带着两个女儿出去租房住。

孙女出生了,我给买了吃的、穿的、用的东西给儿子送过去,儿子却给我退回来,不要。女儿气的够呛,要跟她哥理论。

修炼法轮功前一年,我身上起小红点,去医院看病,医院人特别多,上午没看上,医生说:你下午再来吧。我只好离开医院。可我家离医院路途较远,回家吃完饭再回来就很晚了,儿子家较近,我就到儿子家去吃中午饭,儿子就不干了,又大闹一通,嫌我吃他家的饭了,我都不能说话。

儿子连续十几年都不回家,不跟我们来往,就是在街上看见我都不理我。我整天觉着心里憋屈,更是一没事就想哭,整天掉泪,总觉的自己命苦,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为了占住脑子不想事,我就拼命的找活干、找事干。

我退休后曾练过别的气功,一九九四年三月的一天,我得大法的缘份到了,小女儿对我说:法轮功特别好。说她单位的师傅在炼,并劝我改炼法轮功。就这样虽然晚了一、二天,我还是有幸参加了师父亲自讲法传授班,亲耳聆听了师尊的讲法。听完师父讲法,就觉的好,便断断续续的开始炼功。

我没上过学,在老家时,上过一冬天的识字补习班夜校,才认得几个字。刚开始学法时,到处有不认识的字,就问女儿,一天不知道要问多少回。看书看不了几行就得歇歇,炼法轮功前,身体很弱,精神也不济,患有尿失禁,总想去厕所,走不到厕所,就已尿裤里了;还患有飞蚊症,眼前都是小飞虫,眼睛很不舒服,看书时还要戴上二百五十度的花镜。一学法就全好了,也不尿裤了,眼前再也没有小飞虫了,不但有精神了,身上也有劲了。由于当时悟性差,一天也看不了多少法。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早晨到炼功点上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参加集体学法,提高很快,给我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九九七年,师父的《美国讲法》发表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有一天,我想:要是不戴眼镜就能学法多好啊!就这一念,师父就管我了,我一下就不用戴眼镜了,学法时,看完一讲法眼睛也没事,过去看不了几行就得歇歇,现在就连四合一版的小本五号字也看的清,一有时间就愿意看法。二十多年来,没吃过一粒药,不是我有病不吃药,而是根本就没有病。现在我每天精神饱满,满面红光,脸上基本没有皱纹,见到我的人都说我不象八十多岁的人。

自从学炼法轮功后,我的心也宽了,也明白了许多过去不明白的道理,知道了人与人之间是有因缘关系的,有善缘、有恶缘,欠债要还,就不哭了,也明白了过去吃的那些苦都是为了今天得法的。

有一天,儿子全家回来了,是儿子他们自己提出来要回来的。我是学法轮大法的,要不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做人做事,说什么我也不会让儿子進我的门。

一進门,儿媳就哭着说:“妈,我们十几年没来,早该来看您了,看您还那样,都没什么变化。”我什么也不计较,还是对他们好。后来,儿子他们每周都回来与我们团聚。

由于受中共谎言毒害较深,儿子一听见我学法、炼功、听师父讲法录音、录像,就生气,就闹腾,反对我修炼。有一天,儿子回家,看见我正在听师父讲法,就又开始阻止、闹腾。我对儿子说:“这是我的家,你要是管我这个事,以后你就别進这个门。”儿媳对儿子说:“你看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样,都不显老,她身体好,比什么不好呀。”儿子不说话了,再看到我学法炼功也没事了。

大法给予我儿子新生

“三退”大潮开始后,我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想:家人也得救啊,我的两个女儿、女婿和老伴早就都明白真相,很容易就劝退了。唯有我那儿子,说什么也不退,只要我一说话,他就和我唱反调,不管我说啥都和我对着干,受邪党谎言毒害太深了。怎么办?我就请老伴和小女儿帮忙劝退。

这天儿子又来了,我让老伴劝他三退,他又大吵大闹的恼着走了。我发正念,让他明白的那面起作用。过了一会儿,儿子来电话说:就那么办吧。就这样儿子三退了。

儿子三退后,整个变了一个样,不但身体好了,腰不疼了,脾气也好了。儿媳和孙女都说:他(指儿子)现在是个正常人了。我知道,是他三退后得福了,才发生的变化,是师父和大法救了他。后来我用我所在层次上修出来的和悟到的法理跟儿子交流时,儿子也能听進我说的话了。

儿媳说:“您儿子可改变了,您儿子心里还是有您的。那次我们背后说到您,您儿子说:那是我妈。都不让我说您。”是的,儿子过去总说他爸好,说我过去总看不上他,家里有什么事他都不管。现在我把心放下了,我就好好修我的,家里的什么事儿子也都管了,儿子现在真是大变样了,帮我调手机、调钟表、调电视,什么都为我着想。

儿媳还高兴的对我说:你儿子这个脾气改了,真是太好了!看出来了吗?他现在性格都变了,原来总跟人急呢,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跟谁也不融洽,现在好了,都是大法的威力啊。

过去儿子遇事就上外面去喊,吵的谁都不得安宁。家里有一个他的叔伯叔叔前些年劝说过他,说他不管家、不管父母,这是不对的。就为这,俩人闹得跟仇人似的,谁也不理谁。现在叔侄俩关系和好了,用儿媳的话讲:“俩人可亲呢。”

孙女说:过去我爸有时不正常,现在正常了,只有大法能改变。

是啊,除了大法,谁能改变了从小就与我对着干的儿子?我知道儿子是来讨债的,要不是修了大法,如果没有师父,我的命早就没了,我早就气死了。面对十几年不跟我来往的儿子,我谢谢师父,是大法把这一切给归正了。

我的孙女也得到福报。原来孙女平时学习成绩很平常,自打回到我家来后,听得了大法真相,学习成绩也提升了。回家后我常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试时她也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原来考大专时都差七十分没考上,后来不但考上了专升本,现在本科毕业正在准备考研究生呢。

诚信“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得福报

我老伴堂兄家的孙子叫小雨,上小学一年级时经常头疼,疼的孩子都上不了学,只好在家休学治病。有病乱投医,给小雨看病那真是什么法都用遍了,西医看不好了看中医,中医也看不好了就看香门,扎针、掐捏、各种偏方都试过了也看不好。

二零零二年,小雨和妈妈从老家来到我这里(省城)医治。来到我家后,我告诉小雨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准好。小雨就念,他妈妈也相信大法好,小雨的妈妈对我说:你过去身体不好,看你现在多好啊。我们老家那里也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也是特别好。她还知道一个迫害大法的人遭恶报的事。

小雨来我家之前,在保定市住了很长时间医院,也不见好,还总发烧。自進了我家门,就什么事也没有了,住了一个多星期,每天念“法轮大法好”,不发烧了,也不头疼了,一次也没犯过病,他们就回家了。在老家住了二、三个月,有一天来电话说:小雨又犯病了。要来我家到省城大医院看病。

小雨这次是由爸爸和奶奶领着来的。小雨他们刚来就到省二院(全省最有名的大医院和最好的神经科专家)去看病。去了之后,医院给小雨在头上戴上了二十四小时的监控检测仪,还有一张表让填空,要观察记录平时都有什么症状。

回到我家后,小雨就又什么事也没了,在我家里住了半个多月,也不头疼了、也不难受了。我还是让小雨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问小雨:“你敢到外面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小雨说:“不敢。”到了与医院约定的日子,医院的那张表也没填上,因为没有任何不好的症状表现,仪器上也查不到。

那天小雨的爸爸、奶奶领着他去省二医院了,快到做中午饭时,我突然看见在远方高处有一片红光。我心里挺纳闷,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我觉的是好事,跟小雨有关系。

小雨他们一家从医院回来了,一進门,小雨就对我告状说:奶奶(指小雨的奶奶)捂我嘴,不让我喊。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到了医院里,人特别多,医生让到外边等着,那么多人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他们就到医院外边转悠,外边人也是多的不行,小雨就在人群中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雨奶奶吓坏了,赶紧捂小雨的嘴,怕被坏人抓去。一问时间,才知道,小雨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间正是我看到远方高处有一片红光的时间。我心里明白:是慈悲的师父把小雨的空间场给清理了。

饭后小雨和他们家人就走了。我觉着有点困的挺不住劲了,隐隐约约中看到有一棵小枣树,大风把小树吹的来回晃的很厉害,风刮了一阵,停了。再看小枣树,小树长的很直,没有杈,树叶翠绿翠绿的,非常的好看。直觉告诉我:小雨的病好了,师父给他把病拿掉了。

过后我老伴说:你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我一打电话,小雨的奶奶接的,在电话里跟我说:“小雨就那么就好了。”(指没经过医治,没吃药、没打针,就那天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现在小雨大学都快毕业了,一直很好。

这是千真万确的事。

慈悲和威严同在

二零零八年,中共利用“奥运”又一次大面积绑架迫害大法弟子,我也被软禁在家二个月。街道居委会受中共胁迫,天天派人在我家门口蹲着,看着我,不让我出门,有时还来家里。我就想:怎么才能让他们明白真相呢?

师父看到我这个心就给我智慧了,我就给管这事的居委会主任讲真相,我告诉他法轮功有多好,法轮功的人就做好事。居委会主任说:“这么多功呢,有佛家的还有道家的,你怎么不练,非要炼法轮功。”我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不捡着好的炼呢?!”继续给他讲真相,主任说:“你别说了,再说就把我也转化过去了。”

后来,主任和居委会的人见到我后都主动给我打招呼,他们不同程度的明白了真相,再也没来过,见到我就说:“看你多好啊。”我说:“看出好来了吧,这个功就是好,法轮功就是好。”他们都笑了。

我经常给居委会主任发正念,曾看到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消失了。那次在小区里碰到居委会主任,他说:“说句实话,你是个好人。”我说:“师父教我们真、善、忍,我们没有仇人、没有敌人,就是修自己做好人。”主任说:“那我们就互相祝福吧!”然后还跟我握了握手。

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同时威严同在。一天我去同修家回来,一進门就看到片警在我家坐着看电视呢,我老伴说已来了很久了,他还不走。我就想:他在这影响我家正常生活、还影响我做正事呢,对他也不好,就让片警回去。片警不走,说:“……我不但在你家坐着,喝你家水,我还要吃你家饭呢。”我笑着半开玩笑的说:“你又不是我家孩子,你开了工资也不给我,你不能吃我家饭。”这个片警站起来说:“我走,我走。”就走了。

“你做的这个事是最大的事”

有一次,我们全家开汽车回老家,我带了满满一兜子法轮大法真相资料。女儿说:什么东西这么沉?一看是真相资料,就说:别带你的东西,让我哥看见又要闹了。我说:“这不是你管的事,不该他知道的他就知道不了。”女婿说:“你知道你闺女为你这个事整天提心吊胆的。”(我曾三次被绑架)我说:“没别的,你们就等着得福报呗。”

车开了,我看到车前面开着都没有见过的那么好看的大花,别人看不见。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呢,师父在鼓励我无论到哪都是讲真相救人,做的对。

到了老家,见人我就讲真相、送资料、劝三退,亲戚和老乡们都愿意跟我坐会儿、说说话。我亲小叔子曾对我说了三句话:“你做的这个事是最大的事”,“你做的这个事是最好的事”,“这个法轮功比科学高”。这是真正明白了真相、得救后的生命内心深处的感悟。

全家人信大法 得福报

有一次,我大女儿俩口子闹矛盾,女儿对我说:要离婚。我对女儿说:这是随便说的话吗?夫妻是缘份,要相互包容。我用我从法中认识到的法理与女儿交流,阻止他们离婚。然后我骑车去了亲家那里,我对亲家母说:我管我家孩子,你管你家孩子,让他们好好过日子。亲家母说:你们这一家人真好。我给她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我对大女儿家的外孙女说:你爸、你妈、你和你奶奶都三退得救了,你小姑(我大女婿的妹妹)和她女儿还没三退,你跟她们讲讲真相。外孙女去讲了,讲了她们就退了。外孙女也得到了福报:不但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读研究生(她考的分数比清华、北大要录取的分数都高),每个月还开二千块钱的工资。

真是:相信大法得福报,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每年过年时,不管是孙女、外孙女,我都给一千元压岁钱,她们谁上大学,我都给一万元赞助。一到周六,孩子们就都上我这来,全家一块包饺子,每当这时也正是我给孩子们讲真相的好时机,大家都静静的听着,全家其乐融融。

多年来,我和老伴一直单独过日子,我们现在住着一百平米宽敞明亮带客厅的楼房。我们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老伴支持我修炼和讲真相救人,身体一直很健康。经常有同修来家里有事找我或约我出去一块讲真相,老伴从没怨言,还主动买菜、做饭,给我腾出时间来多做大法弟子的事。

我周围的人经常对我说:你怎么那么高兴呢? 看你整天都是乐呵呵的。还有的人说:就愿意听你说话。我说:净高兴事,能不高兴吗!

我有师父,我心里踏实,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把欢声笑语和祝福带给别人。见人搭话就说:给你个真相资料看,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有的接过了资料,有的接过了资料又做了三退。有一时不理解的,我也不动心,就是希望众生得救,每当我看着三退名单的时候心里最高兴!

我们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孩子们也都事业有成,生活富足,全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所有的家人都知道我们全家都是沾了大法的光,对师父的感激没法用语言说。在此我们全家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明慧网2018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标签: ,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