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围档上的感谢信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在小区路口行走时,无意间向路旁的蓝色施工围档上看了一眼,围档上贴了三、四张白纸,我走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封封感谢信,内容大体一样,只是落款时间不同,纸上写着:
“我就是那摘地瓜叶的老头,我的脸好了!姑娘,谢谢你的偏方,真管用。姑娘,我还想与你再见面……”

读着读着,我猛然意识到,信中老伯正在寻找的人就是我。几个月来,我每天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多少趟了,但从来没有注意到这几张纸,还以为是小广告呢,从来没有想到老伯还会在此留言,还想与我见面。

回想起来,这还是那年夏天的事情呢。有一天,在小区不远处,我看到有位老伯在地里摘地瓜叶,还戴着厚厚的口罩,我想:这大夏天他怎么还戴那么厚的口罩呢?带着疑问和好奇,我上前笑着与老伯搭话:“老伯,你摘地瓜叶回家准备怎么吃啊?”

老伯抬起头来笑了,细看老伯有近八十岁了。我又问:“老伯,你的脸怎么了?”

老伯就把口罩摘下,我一看,有些吃惊,老伯的一半脸肿的老高的,把嘴都挤偏了,嘴角还在流着黄水,口罩上面都染黄了,说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手帮忙比划着。

看到老伯这可怜的样子,我告诉老伯说:“我有个好方法,可管用了。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伯点头答应。于是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他在心里念。我问:“老伯你认字吗?”老伯点头示意认识。我说:“你在这等着,我回家拿好东西给你。”

我赶紧回家拿来几本真相期刊,包括《真相》、《明白》、《天赐洪福》,还有《九评共产党》光盘,还有护身符。老伯还在原地等着,我把这些都送给老伯。老伯高兴的拿着。我问老伯:“你是不是治疗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老伯说:“是。”我告诉他回家看看这些书,有时间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伯高兴的点头直说谢谢。我说:“不用谢,要谢就谢谢我们伟大的师父吧。”就这样,我和老伯道了别。

想起这些来,我真是为老伯的诚心所动,于是我在信的末端填上:“大伯你脸好了,知道了,你能够与我怎样联系,请留言。”我把我的电话写上去,并写上了时间: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

不几日,老伯打来电话,约定了和我见面的时间。一见面他很高兴,老伯口罩也不戴了,脸也好了,他说从我们见面以后他每天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很神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用偏方,他的脸就好了。给他的资料他也看完了,他心里非常感谢法轮大法给他带来的健康和幸福。

因为他只是在这个小区中买了房子,不在这边住,他的家离这也很远,不经常过来,他每次来就在路边等一会儿,看是否能碰到我,最后他想了一招,就是在小区路口边上的建筑围档上贴一封信。

第一次信上他写了约定的时间,以为我看见了,就在那等我,结果那是入冬的第一场雪,他等了很久,接着第二次、第三次……他还是自以为是的按照信上的时间等了我几次,我都未能来。这次终于把我等到了。

我又对老伯讲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来做人的,现在被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并揭露共产党假恶斗的历史等。我又给了老伯几本新的真相期刊。看着老伯那兴奋的样子,我真替他能明白真相而高兴。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