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李洪志大师引领我走上修炼路

文: 长春法轮大法弟子 春宇,来源:明慧网

我是一九九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多次见过师父,并且聆听师父的教诲。我一直想把那段经历写出来和同修分享,今天终于完成了我的心愿。

一、李洪志师父为我祛病

祛病健身

我今年八十一岁了,是师父的慈悲救度,才使我的生命延长至今。师父的救度之恩无以言表。

听母亲说,我很小的时候,得了好几年的中耳炎,在出麻疹时,又得了风流眼。四八年,共产邪党围困长春,饿死老多人,我也差点饿死,得了胃病。四九年,因经济困难租了一个四处漏风的小泥土房,又得了风湿病。结婚以后,怀孕七个月时,得了肾盂肾炎,治也治不好。身体抵抗力越来越差,平时容易感冒不说,又添了偏头痛、低血压、鼻窦炎、类风湿、多种妇女病、慢性阑尾炎、骨质增生等十八种病之多。到农村插队,又差点死在那里。回城后,打针吃药都成了家常便饭,时常住院,什么活都干不了,全部家务包括带孩子都是我丈夫一个人干。

自从出现气功,我就开始寻找能治病的功法,经过练了六种功法,虽然有些效果,但感觉都没有从根本上祛病。后来在一个朋友的带动下進入了佛教,吃了三年全素食。信佛教也未能治好病,还不让练功,我想要是不练功就没法治好病,很是为难,心理压力也很大。一九九二年九月,师父到吉林大学来创建炼功点。当时早上我们在吉林大学牡丹园晨练,听说有气功师给吉大老师调病,我们也都去了。师父说今天只给你们每人祛一个病,要想彻底好病,就炼法轮功。当时师父已经给那么多人调完了病。我问辅导员:问一下,老师能否给我们三人调下病?师父答应了。

我有左侧肩周炎,胳膊有几个月都抬不起来了,对生活影响很大,治也治不好。师父几下子就给我治好了。师父在给有的人在治病时,辅导员还拍了照,当时也给我拍了照。当时我光顾了高兴,一直都没想起来要这张照片,至今想起来就感到万分遗憾。而师父调理过的这只胳膊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疼过。

师父手到病除,让我觉的很神奇,对师父的功法非常有信心。于是我就开始参加集体炼功。炼功不到一周,我的鼻子就往下滴水,我问炼功点的辅导员是怎么回事?他对大家说我是小周天通了。过了一段时间,我所有的病都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好了。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我就发誓修炼法轮功,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跟师父一修到底。就这样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从一九九三年初到现在,我没吃过一粒药。

二、师父引导我专一修大法

因为病多,我练过六种气功,也曾走進佛教。我在修佛教时,大家都要“认师父”,一般是進门就“认师父”。我虽然走進了佛教,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肯认师父。引导我進佛教的朋友也认了师父,而且师父是很有地位的方丈,这个方丈也不是随便认徒弟。我和朋友一起遇到这个方丈的时候,方丈总是对我很好,每次看到我俩,总是先和我打招呼、说话。我朋友有些奇怪,弄不懂方丈怎么对我这么好,让我认方丈当师父。我当时就说:“人世间还没有配当我师父的人。”其实平时我是一个非常拘谨、老实的人,从来不会说谎,按说不该口出狂言,我都不知道这话怎么说出来的。学大法之后逐渐明白,为什么很早的时候,经常想教我修行的师父不是常人。

一九九三年,我参加了师父在长春举办的第五届讲法班,开始我还当作一般的气功。但听着听着就感觉到师父和别的气功师不一样。人和善可亲、平易近人、朴素端庄。有一个人坐在我附近,对坐在他旁边的人讲,说他看到讲台上来了佛,还说有许多佛、道、神在听师父讲法。我对这个人的话没有怀疑,觉的师父肯定不是一般人,也许是更高的佛呢!可是转念一想,佛教可是几千年承传下来的呀!心里觉的有些矛盾,听法也不太专注了。当师父讲到不二法门的时候,说不能既修佛教又炼法轮功,只能选定一法门去修。

九讲讲完了,师父给学员答疑。我把这个问题提交上去了,可是师父没有给解答。我不放心,于是就找辅导员,请求和师父单独谈谈,师父同意了。

就在回家的路上,师父来到我身边,和我边走边聊了起来。我把关于对不二法门的疑惑请师父开示。师父对我说:“你看庙里还行吗?真佛都走了,佛像都叫附体给占了。住持上殿念经都打瞌睡,管功德箱的人偷拿功德箱里的钱,胡乱开光。你看他们谁是真修的?庙里还是净土吗?”其实庙里很多不好的事师父都知道。一路上,我亲耳聆听了师父的开示。

师父的话说的真对,这也让我想起了以前经历的一件事情。一次,那个领我進佛门的姐妹和我去大庙时,庙门旁有一尊一米八高的观音菩萨像,她觉的自己的名字不好,让我问问观音菩萨,改下名字行不行。我和她来到观音菩萨像前,闭目合十念观音咒语,不一会,观音菩萨就下来了。民间传说观音菩萨穿的衣服是白色的,可是这个观音菩萨穿的却是古铜色的衣服。我当时非常奇怪,第二天就有人跟我说,观音像下面趴着个狐狸精!这不和师父说的庙里面的佛像都让附体给占了对上号了吗?

我深深的感觉到只有师父才是最高的佛,才能救度众生。

得正法也存在着干扰和考验。相处比较好的另外两个修佛的姐妹又拉我去修××法门,碍于面子,我很不情愿的去了。他们有个考核面试,问我平时吃什么?那时候我给弟弟打工,帮他看铺面,由于忙没时间煮饭,中午经常吃个里面有鸡蛋的面包就当作午饭了。我对他们实话实说,他们听了之后,对我说我吃的东西不干净,我得自己专用一套餐具才行,鸡蛋不能吃。去的三十多人就我不合格,要按他们说的要求做过一个月再来考核,否则不能修这个法门。我听了心里高兴的不得了,我觉的这一下可让我解脱了,我就是法轮功的人,和什么XX法门或其它什么法门都没有关系。

过几天,那两个领我進佛门的姐妹又来找我,说庙里不行了,在家有个修的非常好的,硬拽我去她家,我不去,她俩就在门口等着我,不让我参加法轮功学习班。还说我修佛修的好,放弃就白瞎了等等,我只好跟她们去了。到了那个人的家一看,是个厂长夫人,住房是三室一厅,专门用一间屋子做佛堂,供了很多佛像,很多人都去她家烧香、磕头、拜佛,我去了之后,出于礼貌只是合十一下,就出来了。在回来的路上,她俩问我怎么样,我说不怎么样!走到一个地名叫地质宫这个地方时,我突然间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有庙宇、树木、非常好看,美妙。同时耳朵里响起了法轮功炼功的音乐声,声音很大。我对她俩说了我看到的听到的之后,她们俩人同时说,你就是法轮功那一法门的了,咱们各修各的吧,以后再也不拽你了。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三个人在天上飞,飞的很高,到了一个三岔路口,我对她俩说,你们去极乐世界吧,我去法轮世界了。我把这个梦告诉了她俩,她们也挺高兴,从此我真正修炼法轮大法了,我也认定了李洪志师父才是我真正的师父,我要紧跟师父一修到底,圆满随师还。

从那以后,我不仅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我还自豪地对以前佛教中的姐妹们赞叹法轮大法。我真的知道什么是修炼,什么是重德,修心性。我的丈夫也支持我,说法轮功的好处是其它法门没有的,既能健身,还能修佛,哪一法门都比不了。

长春第七期讲法班第十天,也是最后一天,师父讲完课,我站在台前过道上,师父一直看着我,我想大概是我坚定修炼大法的心受到师父的肯定。后来经常想起那一刻,每当想起来时,就升起幸福感,就增加了修炼的正念。

三、李洪志师父给我祛除附体

如果我没遇到李洪志师父讲法传功,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也许早就一命呜呼了。因为我有附体,但我自己不知道。

修大法前,我会说宇宙语,我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我还能给人看病。有个女士常去我修大法前的那个练功点,说她丈夫供佛,因没得到保佑,他就把佛像摔了,有病住院了。一次,她又来看我们练功,练完功,有的人已经走了,她突然晕倒了,我就用宇宙语给她治好了。那时候,我似乎还有点预测功能,之前领我進佛门的那个妹妹,她妈妈得了重病,七八天没吃东西。有人给看过,说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该死了。这个妹妹请我去她家……我告诉她,说我不用去,你妈死不了。她妈真的没有死,又活了好多年。

中国从“文革”中期就开始有气功,气功师看病的很多,有不少都是附体在看病。我妹妹有病了,别人给介绍了一个能看事的人,说这个人有点本事。妹妹叫我先去帮她看看这个人究竟怎么样。我找到她家,進屋看到这个人是个老太太,她指着我对她女儿说:“你这个大姐不错,带观音菩萨来的。”我進屋看了看,知道她们家供着佛像和所谓的仙家(附体),可佛像都被附体占了,不是什么正道的。我说明来意是替我妹妹来看病,她说不行,必须本人亲自来才给看。我要走了,她莫名其妙地拜了我三拜,边拜边说谢谢佛祖。

我过去偶尔能给人治病,是附体起的作用,我认识到这点后,决心不再给人治病了,师父看到我有了这个正念,就来帮助我彻底清除附体。辅导员告诉我,我们炼功抱轮时,师父来了,直奔我去,在我头上抓了几把甩掉,当时我自己并不知道,辅导员一说,我明白了是师父来给我彻底清除附体。我心里确信,从此我身上的附体永远不会再有了。师父看护着我,要不然我的命都会被附体拿去了。有的气功师给人看病,结果下场很惨,其实都是被附体所害。我庆幸自己得了法轮大法,可以珍惜这个宝贵的人体,可以有机会学大法,能够修炼大法,我真是无比幸运。

其实在师父传法初期,李洪志师父经常到各炼功点去看学员炼功,我们炼功点师父就来了好几次,有一次,我们还和师父在炼功点长廊的台阶上照了像,那照片我一直珍藏着。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