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师尊赐给了我健康和幸福

文: 东北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整理 来源:明慧网

祛病健身

四十岁那年,我患了前列腺炎。身为农民,本来庄家活儿就繁重,得病后,轻活重活都干不了,家里的生活重担全都压在了妻子一个人身上。妻子体弱,不管多忙多累,也得东奔西跑的给我问医求药,为我吃尽了苦头。尽管如此,我的病没有多少好转。
有病乱投医。妻子先后几次请来巫医神汉,为我供上了附体,对我的病一点用没有。她又找来偏方,白天干活,晚上给我熬药,又给我熏、洗,也没有效果。再后来,我去了不同的几个城市,走了多家医院,中西医用了个遍,还在沈阳一家医院用了一种什么高科技医术,费用昂贵,每做一次,十几分钟就是一千元(相当于现在一万元),还是不见效果。最后去哈尔滨几家大医院,针灸、磁疗、服药、打针,治疗两个多月依然不见好转,却给家里花掉了一万六千元(相当于现在十多万元),何时是头?我心里非常压抑、难过,完全失望了。

一九九七年法轮大法传到了我们村。这时我已经病了三年。年迈的父亲见我病得可怜,劝我去学法轮功,我不相信法轮功真能治好我的病,我不去。父亲没办法,为了引导我去学,老人就天天自己拄着拐杖去炼功。炼功几个月后,父亲身体变得非常硬朗,丢掉了拐杖。我这才相信法轮功真能祛病。

一九九八年,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那年我四十四岁。得法的第三天,我感觉浑身轻松,有力气了。从此我天天去村里的炼功点炼功。

起初,我放不下治病这颗心。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知道了炼功不是单单为了祛病,法轮大法是修炼,修心性比炼功更重要。修炼人要按“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法理修自己这颗心。

大约三个月后,我久病不愈的前列腺炎彻底好了。我恢复了当年的健康,什么活都能干了。师父把我从无情的病痛苦海里拯救了出来,给了我健康。乡亲们从我身上看到了修炼法轮大法出现的奇迹,很多人都自发的来我家学炼法轮功。于是就在我家成立了村子里的第二个炼功点。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在中国开始肆无忌惮的镇压法轮功,面对疯狂的迫害,我害怕不敢炼了。

二零零零年,家里建新房,工程完成一半,我患了腰椎间盘突出。又开始成天卧床,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得家人帮忙。在当地住了一个月的医院,病情一点没有减轻。我又去哈尔滨一家大医院医治,住院三个月,做牵引、理疗,反复做,最终病非但没好,满头黑发都变白了。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二十岁。悲剧又在我身上重演,悲观失望的我心里在流泪。

同修们知道我的窘况后来看我,劝我赶快回来修大法。在同修们的热诚帮助下,我终于又鼓起勇气回到法轮大法中修炼。

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再次给我净化身体,我的病情很快就大有好转。我能起床走路后,儿子便开着三轮车拉着我去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我走路有些吃力,但我愿意去,因为我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有责任把大法真相告诉被中共邪党欺骗的世人,让被蒙蔽的众生快快醒悟,拥有美好的未来。

神奇的是:我是八月十日从大医院回到家的,那时基本不能走路。重返大法修炼,九月二十日, 我就和妻子一起下田收割庄稼去了!师尊又一次给了我健康。

二十年来,我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保护,师尊给了我健康,给了我幸福,给了我一切,也给了我们一家人快乐。如今,我家三世同堂,和睦相处,生活美满,婆媳关系融洽,这在本村及三里五村也是罕见的。乡亲们都非常羡慕我家。

是法轮大法温暖了我们一家人的心,是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一个温馨的家。

父老乡亲知道我修炼真善忍,为人处世都按法的要求做,对我都非常信任,委以我重托——让我做了村民片长。任职以来我把成百上千家的事当作我自己家的事,把所有的乡亲都视为我的亲人,谁有困难我都帮忙,急人之所急,帮人之所需。大法弟子没有敌人,对待伤害过我的人,我也像对待和我关系好的人一样。这是修炼人与不修炼的人的根本区别。特别是对待孤寡老人,我分外照顾,需要我帮忙时,我宁可多跑腿,也让他们心满意足。我善待我为之服务的每一位乡亲。

乡亲们认可我,更认可法轮功!

感谢李洪志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关心我的同修!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