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姐姐的故事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俊修 张丽 /明慧网

祛病健身

我和哥哥住的近,我姐家离我们有五十多里。平时没事我姐不怎么和我们往来。两年前的一天,她来我家看我,我们唠起家常。聊着聊着,我和老伴就跟姐姐聊起这几年来哥哥和嫂子的一些事。

二零一零那年,我哥八十三岁了。因心脏瘤几次瘫坐在大街上。有一回是被一个年轻人送回家的。我和丈夫都是大法弟子,我们去看望他时问他:“你没入过党,年轻时入过团吗?”他说:“入过团,老团员啦!”于是我们把带去的《九评共产党》送给他。他接过去看了前面的《公告》,看了目录,又翻开书看来几个段落,就听他说:“写的好!”

我们说:“把你入过的团退了吧,你看那书的后面还有大纪元网的《声明》和《通知》呢。”他就翻到后边去看,边看边说:“退吧,退吧,先起个化名退了,我再仔细的好好的看看这本书。这书写的太真实了。”

从那以后,哥哥再也没犯过心脏病。

二零一二年初冬,哥哥住院了。医院确诊他是“晚期肺癌”。因年岁大不能采取任何强化的医疗手段,只能住院保守治疗,维持着。我俩知道后去医院看望他,给他送去两张印有真相内容和彩图的大法真相护身符。他没事就拿出那两个护身符看,默读那上面印的字,看完就放在衣袋内。

过了一些日子医生检查后说他的病好了。他高高兴兴回家了。

二零一三年的大年刚过,八十四岁的嫂子去室外送垃圾时不慎扭伤了右腿,也因年岁大了医院没给治疗,只能躺在家中静养。每天都得儿媳妇背她去卫生间。一次从厕所回来把她放到床上,哥哥看她坐的离床边太近,怕她掉到地上摔着,就想把她往床中间挪一挪。他弯下腰去一用力,就听到后梁骨“咔”的一声,就趴在床上不敢动了。

儿子赶紧送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的脊椎断裂,还掉了一块骨渣。因年岁太大不能做手术,医院也没有别的办法,就让他回家,说“仰卧静养一百天后再说吧。”

从此,老夫妻俩双双卧床。每天望着天花板。我们从他俩的脸上流露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心中的郁闷,忍受着的疼痛,就这样一天天的煎熬着。

为了让哥哥进一步明白真相,认识大法,我俩经常给哥哥送去明慧期刊,让他仰着躺那儿看呗。他看的倒很认真。看着这些内容生动带有美丽插图的期刊,他的身体渐渐感觉轻松了,常常忘了伤痛。

大约在躺了三十七天、八天后的那天,哥哥无意中翻了一下身,突然想起自己是在养伤,怎么没觉得腰疼呢?既然不疼,就试着再往另一侧翻一下身,还是丝毫没痛。于是他趁着看护他的儿女不在身边就自己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时,被在另一房间的儿子发现了,儿子吓了一跳,说:“爸呀,你咋可地走上了?”他乐呵呵的说:“我好啦!”

两天后,到外边散步去了。又过了几天到市场把菜买回家来了,再以后干啥事都行了。

我嫂子是佛教居士,没念过书,不识字,以前每天就是对着佛像磕头、敬香。受伤后头不能磕了。当她看到哥哥神奇般的好了,还好的这么快,内心对法轮大法产生敬意,就对哥哥说:“你把那书中写的事儿念给我听听吧,我想听。”于是哥哥每天都把我们给他的那些真相期刊念给嫂子听。此时我们就送给嫂子一个似水滴状的挂坠,上面刻着“法轮大法好”五个字。她高兴的收下了,每天还不断的念着“法轮大法好”。

没过一星期她和哥哥一起遛街去了。

听了哥哥的故事,姐姐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也记住‘法轮大法好’了,回家我也天天念。”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姐姐突然来电话说她住了十一天医院,现在好了,出院回家啦。我们听了她说的,也没问她到底得的什么病,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就把这事告诉了哥哥。第二天,我们几个便搭个便车去了五十多里地外的姐姐家。

一到她家,姐姐高兴的出来迎我们,满脸堆笑的告诉我们:那天我正打麻将呢,打着打着手突然不好使了,想站起来活动一下,腿不会动了。孩子们就把我送到医院。我忽然想起“法轮大法好”来了,不管医生怎么给我治,我就是不停的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住了十一天我就回来了。

姐姐接着说,医院说我是中风,中风不就是半身不遂吗?你们看我这个八十二岁的老太太像中风的吗?引得全屋人都笑了……

姐姐一转身跑厨房烧菜去了。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