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亲修炼法轮功的故事

文:甘肃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祛病健身

我父亲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当时胃被切除三分之一,心脏不好,对抽烟特别执着,饭少吃可以,烟不能少抽。家人给他介绍法轮大法时,他说:等我把存的八条烟抽完了再炼。结果没过几天,看见烟就恶心,一抽就想吐,于是父亲就把烟送人了,就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修炼后身体上的病痛全部消失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当时村里通知让每个人都看七点钟的新闻联播。我们全家人坐下来看电视,原来中央台在播诽谤大法和师父的片子,当时我们都觉的是造假宣传,父亲说:“把电视关了,到那个屋炼功去!”话不多,但太有力量,一时间我们就像是吃了点定心丸,不管电视怎么说,也没有动摇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心。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和父亲去北京上访。正是过年的时候,大年三十刚下火车被劫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后来又被非法押送到当地,直接关押当地拘留所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初,父亲又被从家中抓到拘留所办所谓“学习班”强制洗脑,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释放;同年九月份又被关押当地看守所几十天。

不但父亲被多次绑架关押,我和妹妹也是被当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多次关押迫害。父亲一个人在家,还经常被村委会和派出所,还有区政法委,公安局的人员威胁、恐吓、骚扰,有时半夜来敲门。当我从劳教所出来,父亲已是满头白发。

几年后,父亲的白发又渐渐变黑。当地派出所长又一次去我们家骚扰,所长突然说:老爷子你的头发咋变黑了呢?老父亲说:这就是修炼法轮功的好处!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由于村上要求三天之内要把自己家房子全部拆除,重新统一规划盖新房,父亲匆忙把自家的东西搬到堂弟家的一间屋里,一半的东西就放到露天地里。十七日白天,父亲去上厕所摔倒在厕所里,失去了知觉,半个小时后才清醒过来,自己挣扎着爬起来,浑身都是土。从此父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糟,左手不听使唤,吃饭连碗都端不起来;又过了两天,大便失禁,拉到了裤子里。哥哥嫂嫂,姐姐姐夫都来了,都劝说让父亲上医院,可父亲坚决不去医院,并说:我有师父管,即使我有病,也只有师父能治。经过商量,哥哥把父亲接到了他家。这时父亲就开始有点昏迷,大小便只能拉到裤子里,吃饭得人喂,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说父亲没几天日子了,而所有来看望父亲的修炼人都说父亲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父亲清醒的时候就催着妹妹把诉江的事情抓紧办。我们一边照顾父亲,一边把诉江的状子寄出去了。

有一个炼功人问父亲,你有病没病?父亲说:没病。人家说:你没病睡到这干什么,还得别人伺候你。这时父亲的眼泪滚滚而下,当时表示:我有师父,我能站起来,我能走!于是他要求穿鞋,说:我想走一走。哥哥说老爹是折腾人,能走吗?我说让父亲试一试。于是我们把父亲从床上抬下来,哥哥从后面抱住父亲的腰,父亲自己把脚步迈出去了!就这样,父亲一步一步走了好几步。那一天,父亲走了三次,慢慢吃饭也正常了,姐姐打电话问父亲的病情,我们说能走了,当时姐姐不相信。

来看望的人看到父亲能走了,也觉的不可思议。姐姐说:你们别高兴,这是回光返照,过了三天再说。结果父亲一天比一天好,还能吃一碗牛肉面了。过了一个星期,姐姐来看父亲,父亲在地下走路,姐姐都不敢看父亲。我对姐姐说:这不是回光返照,而是佛光普照啊!

没过几天,父亲就从哥哥家回来了,左邻右舍听说父亲回来了,都来看望。有一个邻居大哥说:王爸,你得好好感谢李洪志师父,是你师父让你好了的。有一个远方堂嫂看过佛教书,基督教的书,她说:你是神管着的。现在她也开始看《转法轮》。我四叔的儿子看到父亲时说:听说你能走了,我还想你肯定拄着拐杖,或者瘸着腿,想不到你和以前一模一样。

通过这件事情,家人更加理解大法,还说把师父的法像挂在老地方。新房修成了,过年的时候我们把真相对联贴上,家人都说好!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