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和儿子的命运

文: 四川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祛病健身

我曾经身患多种难治之症:气管炎、咳嗽多年导致肺叶肿大、双侧化脓性鼻窦炎、胃神经官能症、常年偏头痛且引发耳鸣、慢性咽炎、心律不齐、肾虚致腰酸背痛、坐骨神经痛、腰椎间盘突出与弧度,妇科瘤子直径约四厘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离不了药,住院治疗数次,收效甚微,活得苦不堪言。因病多,交叉性服各种药及注射,导致我对多种药物过敏,多次因此休克,被送医急救。大量医药费致使家贫如洗。家里人还为我多方寻求世间小道、无论看相、算命,个个都说我中年不死也得瘫痪。近二十年过去了,我不但没死,没瘫痪,还健康有加。一九九七年,我经亲人的介绍,走進了法轮功这块净土。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我几十年的病全好了,没吃半文钱的药,身体很健康,太神奇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凡是以前认识我的人都说我修炼法轮功前后简直判若两人,很是羡慕。

法轮功修炼者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炼后的我,淡泊名利,与人为善,待人真诚,做事为他人着想,遇事找自己的不对,在家中对儿子不再粗暴……我的改变,儿子都看着眼里。

儿子从小至今一直与我生活在一起,我的人生、为人处世直接影响儿子的成长和人生目标的选择,眼下整个社会时风日下,道德急速下滑,尤其中国人几十年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做好人都难,在这乱世中,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功这块净土,儿子的人生也在大法中改变,并得到了福报。

化解仇恨

儿子二十年前大专毕业,在县地税局实习三个月,因无人事关系,实习满被分配到离家十几公里远的乡镇工作。儿子为人忠厚、少言,工作兢兢业业。工作两年后,经县人事部、组织部评定,通知儿子转为公务员。他回家后高兴的告诉我们。然而时隔多日一直未接到正式通知书,儿子便到组织部询问,却得知是儿子上级的子女顶替了儿子的名额。按政策,儿子上级的子女是临时工,又无文凭,没有资格评公务员,上级因心虚,一天晚上电话叫去儿子,威胁说:你要小心,我能接受你工作,就有权辞退你工作。儿子大失所望,委曲而气愤的回家向我们诉说事情的真相。平时和善的儿子变的情绪激动,说:“他乱来,做事不公,我不会饶他。”说着拿起水果刀就要去找上级评理讨公道。他爸拦住儿子劝说道:眼下这世道没有公平可言,我们是老百姓,忍了吧。儿子长大后第一次不听他爸的话,劝不住。

眼面前发生的事,我平静的走向怒气冲冲的儿子,开导他:妈妈修炼前几十年生涯中也遇到过很多不公的事,追逐名利中陷得很深,可到头来弄得一身病,如果不是法轮功救了我,你早就没妈了。我把《转法轮》中的法理告诉他:“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对他说:即使别人抢去了你该得的,那他就造了业了,人在做天在看。同时我又把韩信胯下受辱的典故讲给他听。我对儿子说:“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功,今天看见你这么委曲,一定支持你,鼓励你去讨公道,但伤人的后果是什么呢?人为了名利的争夺活得好苦啊。”

儿子听了我的话,气渐渐消了,心平气和去上班。是法轮大法化解了这场几乎不可调和的利益争夺矛盾,化解了儿子的仇恨。

塞翁失马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政府超员搞下岗分流,没有人事关系的、曾“得罪”了领导的人员都将面临“分流”,儿子工作再度受挫,凭工龄、工作能力、学历,儿子都不应下岗,但“厄运”又一次降临到儿子头上。从那次“公务员”风波后,我常给儿子看一些大法资料,他还看了一遍《转法轮》及师父的其他著作,懂得了一些人生的真正目地和意义,看淡了名利,故这次“下岗”风波,他心态平和。

儿子在家待了两个月,一天看电视得知我市近期招聘公务员,他报了名。儿子在上万人竞争中考了前几名,被一执法局录用。因儿子的工作出色,几年中被上级连提三级,不久被调到本县一政府部门工作。

一天,儿子单位一认识我的领导在街上碰见我,问我:“孃孃,你用什么方法培养了个那么优秀的儿子,上次全县提升了几名年轻干部,只有你儿子是全票通过。”我如实告诉他:我是修炼人,按真、善、忍做个道德高尚的人,无论在哪里,干什么事都要真诚、善良、忍让,我自然要求儿子也要做个正派人,对上不隐瞒,对下不欺负,宽容待人,利益上不该得的决不能伸手,干好本职工作,对得起百姓养你们的纳税钱。那领导说:“我还从来没听说有这样教育子女的,你儿子有你这样的母亲真幸福。”

其实儿子也算不上什么高级别的官,在这世风日下讲究现实的社会,仍有人怀疑儿子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当今社会权钱交易,拿钱买官的比比皆是。而我家没有后台,没有经济基础,父母都是工人。儿子的提升是他相信法轮大法好,还支持我修炼,做了不少证实大法的好事,所以法轮大法给了儿子福报,因为天理是公平的。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