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念法轮大法好 姐夫肾结石痊愈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来源:明慧网

胰腺癌花12万无好转 听大法获新生

二零一五年四月底,我去姐姐(同修)家,她告诉我:“前两天你姐夫的肾结石犯了,在阳台上坐着疼的直出汗,看他很痛苦,医生让他做手术呢。我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没有去医院。”我说:“顺其自然吧,谁让他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呢?”

五月初的一天,姐夫带上工作服,来我家的地里干活,很辛苦。我和丈夫都是修炼人,每天都学法、炼功,正法修炼者所携带的这种能量让他很受益。

我和丈夫每天给姐夫烧水、做饭,姐夫也很开心,住了一个多月。回到城里后,一次他去卫生间,只见一块细长、很大的结石随尿排出,“当啷”一声掉到马桶里。他拿起石头,嘿嘿的笑着给姐姐看(这是后来姐夫、姐姐告诉我的)。

又过了些天姐夫告诉我说:排尿时有一些很硬、象泥沙一样的东西都排出来了。从那以后,他春风得意,吃什么什么香,脸上洋溢着笑容。

二零一六年的四月份,因为姐姐发真相资料和二零一五年写信控告了江泽民,街道居委会和派出所的人都给姐姐打电话,那时,姐姐没有怕心,去居委会给他们讲真相,还告诉警察:法轮大法是佛法。派出所的人也给我姐夫打电话,还找他几次,用挑拨、煽动的惯用伎俩,搞得他那些天精神很不好,经常发脾气。

有一次他开车到我家楼下,气势汹汹的打电话叫我下楼。我看他神色不对,面相也变了,脸是扭曲的,见到我就大声地喊叫,好像邪党人员要说的话都叫他给说了。我那天很平静,对他说:“你能不能小点儿声说话?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是吵架呢!”他说:“我就这么大声儿,我就这样!”我不想听他再说什么,只是发正念,除邪恶。

只见他大声地、不停地喊,连文化大革命的词儿都用上了,我想: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不想再让这些邪党文化污染我的思想,于是,转身就上楼了。过了几天,姐夫又发微信向我道歉说:“那天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火,对不起!对不起!”我回微信说:“没事儿,我没有任何想法。”后来姐姐又告诉我:“他在家里说了好几次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谤佛或不敬佛法都是犯大罪的!一个月后,姐姐和姐夫一起到乡下,我看到姐夫一边走一边痛苦的喊“唉呀!唉呀……”姐姐告诉我说:“你姐夫的肾结石又犯了。”他想到地里干点儿活根本就干不了,只能痛苦的躺在床上。

晚饭后,他疼的实在受不了,和姐姐说:“咱们走吧,今天晚上肯定得去医院。”我听到后,就说:“快走,赶紧去医院,可别耽误了。”这时,就听姐姐告诉姐夫说:“你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用去医院。”我和丈夫还有姐姐都在一旁站着看着姐夫,只见他:痛苦的从床上爬起来,慢慢的下床、直起身,右手扶着窗户框,面朝东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我们三个都笑了。我高兴的说:“你今天要是听我的就别走了,我给你放《九评共产党》光盘。”他考虑了一会儿说:“不走了,你就给我放光盘吧。”

姐姐和姐夫坐在沙发上一起看《九评共产党》,我也坐在他们旁边的座位上看。只见姐夫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的,看得很认真,脸色也越来越好。都过了夜里十二点了,他一个人还在看呢,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关的电视机。那天夜里很静,没有听到他痛苦的呻吟声。早上我们起床后,见到他早就去地里干活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回城后,姐姐告诉我:“你姐夫的结石又排出来了。”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我们大家庭聚会,姐姐、姐夫也在场,在饭桌上我和大家讲述了这件事情,弟弟、弟妹、侄女、侄子都听的入神。我说:这是李洪志师父洪大的慈悲一次又一次的救姐夫。侄女突然大声说:“大姑、二姑,我为你们骄傲!”

我说:“太好了,终于明白了。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是佛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开心地笑了。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