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语人生】和李洪志大师在一起的日子(上)

【新唐人2010年5月6日讯】【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上)(英):一位公安警督眼中的法轮功创始人。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细语人生》节目,我是宇欣,我们今天节目请到的是一位特别的嘉宾钟桂春先生,钟桂春先生他曾经是北京公安系统一名政保科的科长二级警督,在1990年就开始跟随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学习法轮功了,因此而成为中国大陆特别是北京各界许多人熟悉的一个名字。

说到1990年就开始跟随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学习法轮功,大家也许都很好奇。钟先生,我们都知道法轮功他是在1992年在中国大陆广泛的传出,可是您却是在1990年就开始学习法轮功,那么我想我和大家一样对于这个话题感到非常地好奇。

钟桂春:1990年,当时是全国气功热的时期,那个时候我也喜欢练一些个东西,对气功、武术对这些个感兴趣,我也练过很多种功法,当时在北京也认识很多气功师,但是在练了一段时间以后,对气功我就逐渐地不感兴趣了。

主持人:这是为什么呢?

钟桂春:因为我发觉第一个就说这些气功所传出的那些功法当中,经过我这个考察没有什么真的东西,就是没有真的都是假的比较多,就是和这个社会上假冒伪劣的产品一样,气功也有很多假的。另外,很多气功师都利用它去挣钱,都钻到钱里面了,所以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没有真的东西。

另外,这些气功师也都不正,都是和社会上的这些个官商、和一些个不正的官员跟他们一样都搞些个不正,当时叫做〝不正之风〞,搞关系啊、拉关系啊、走后门都整这些个东西。所以我对这些东西很厌烦了,我看了这些东西就很反感,没有真正的东西。

我认为修炼应该是清静的、应该是高尚的东西,在他们身上反应不出来。所以在当时我对气功就逐渐地不感兴趣了,处于放弃这种情况。

但是在我的心里总有一个念头,我相信因为有神的存在、我相信肯定有好的、有高功夫的师父在这个世上,我一直在寻找,但是就是找不到。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去练了武术,当时我也认识比较好的一些个武术家找他们去练这个。

主持人:您讲您在这个之前练了很多种气功,那么后来发现这些气功有很多都是假的?

钟春桂:是这样的。

主持人:后来又去练习武术,那么是怎么样一个特别的机缘,使您重新拾起了对气功的认识,又开始炼起法轮功来了呢?

钟春桂:这也是因为法轮功是非常正的功法,因为法轮功的师父也是非常正的师父,这也是我重新对气功修炼有了信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认识法轮功的李师父,我觉得我很庆幸自己能有这样的缘分,能够认识师父并且能够跟着师父修炼到今天。

主持人:您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因为您是在90年就开始跟随着李洪志师父,您刚才认为就是说接触到李洪志师父之后觉得他人品很正,那您能不能谈得具体一点。

钟桂春:可以。在90年的时候也是刚才我讲的在不相信,对气功失去信心的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认识了法轮功的李老师。在认识李老师之后,李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对我的震撼很大,完全超出我的想像。

我的朋友给我介绍的过程当中已经说就是李老师很好,人很正,很善良,而且功夫很高。当我见了师父以后,给我的印象就是远远超出我的想像就是让我非常有信心。

主持人:是怎么样的呢?

钟桂春:师父就是给我第一印象是师父很精神、一表人才,高高的个子,人很正。

主持人:实际为人处事呢?

钟桂春:而且师父又很年轻,看上去就是二十多岁吧!二十、三十岁以下这个样子。

主持人:那时候是在哪年?

钟桂春:90年,实际上在当时的话,师父已经快接近四十岁了这样子,但是师父比我们显得都年轻。

主持人: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要年轻?

钟桂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许多许多,就像二十多岁,我这手里头还有当时90年时候和师父的合影。

主持人:有带来吗?

钟桂春:有。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

钟桂春:这张照片就是1990年,我和师父见面以后。

主持人:这是第一次见面吗?

钟桂春:和师父第一次见面以后,在首都机场和师父的一个合影。

主持人:哪个是您呢?旁边这个是吧?

钟桂春:就是挨着师父的这位就是我。

主持人:很珍贵的这些历史的镜头。那么您接触到了法轮功的师父,您觉得法轮功的师父和其他气功的师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钟桂春:确实是大不一样的,就是从跟师父见第一面那一天,师父的整个形象就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也不会抹去。就是无论在风风雨雨过程当中,在碰到任何情况下,师父的形象总是在我的脑海里面,就说就是这么深。

那么在接触其他的气功师里面,其他的那些个朋友什么名人、名流没有给我这样的印象,他们只是名人、只是名流,他们只是有些名,甚至有些人只是有些钱,对我没有这么深的印象。

只有李师父就是打给我的印象,打在我脑海里的是最深的,永远永远也不会消失的,抹不掉的印象,所以我从那以后就是跟着师父修炼。

我所接触到的北京那些个气功师,我和他们接触交往过程当中,几乎每天都是山珍海味,那么在酒席在宴请上头这气功师自己完全谈的不是修炼的东西,不是谈功法的东西,完全谈的是社会关系的事情,谈的是金钱、关系,谈的都是这些方面的事情。

主持人:那您们的师父呢?

钟桂春:我们的师父就不但不出席这种场合。当然师父在北京我知道的,党政军系统邀请师父的很多,都想请师父去吃饭。有很多的官员,因为师父的弟子里面也有很多。

当然师父到了北京,那一般见师父就是要请吃饭也就是那种方式,一边吃一边聊边认识师父,这都是北京很时尚的。

但是我们师父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和修炼和师父传法没有关系的,扯閒扯闲就是常人的一些聊聊天什么,吃个饭就完了,师父不会,从来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那么后来我们也就知道了,我们也不会去主动的去请师父了。

主持人:日久就知道了师父的性格了。

钟桂春:后来我们就知道了师父的是不会参加这样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师父是正的。

主持人:李洪志先生他的日常起居方面都是怎么样的呢?

钟桂春:师父的生活非常简单,师父穿的衣服都很整洁、干净、整齐,看上去就是很精神。

主持人:饮食方面呢?

钟桂春:在生活方面、吃饭方面更是很简单的,我们经常看到师父在北京吃的就是速食面。师父因为很忙,在北京要推出法轮功,要公开的推出,向全国推出这个要洪传的功法,在这个之前方方面面的要做很多工作,做很多准备工作,师父非常忙,那么师父吃的饭就很简单,我亲眼看到师父吃的就是速食面。

主持人:就是每天每天啊?

钟桂春:每天就是速食面。那么在师父公开传法以后,这个吃速食面的事儿就不新鲜了,就不是我所看到的,那么所有的学员、老学员,92年的老学员、93年的老学员他们就更清楚了,那时师父在北京传法或者在外地传法,师父整天除了在火车上带着大法资料以外,那就是一箱一箱的速食面。

那么我们所看到师父出去讲法,一般那时候办班都是在晚上,下班以后人家才能够参加学习班,那么师父在办班之前从来是不吃饭的。那么在晚上办班结束的时候我们所看到的师父回来回到宿舍,回到住地就是泡一包速食面,就吃完了,这是我们亲眼看到,这是经常的。

所以在这个传法过程当中,有一个老同修叫李雪君,他是跟着师父在各地就是办班的时候他教动作,教法轮功的动作,那么都是跟着师父一起吃饭,师父吃速食面他们有时候也要吃速食面。

所以后来他从外地回到北京,看到我以后,他就跟这情况,就说师父在外地整个吃的都是速食面,其实就是告诉我师父在外地的生活。他看了也是很感动,也是感到师父就这样的生活,师父就是整天吃速食面,他也很心疼。那么师父吃速食面吃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李雪君都害怕,看了速食面都害怕犯怵。

主持人:吃的太多,太多了。

钟桂春:就是说明他吃的多嘛!他吃了速食面但是即使…。

主持人:师父吃速食面您们也要跟着吃速食面?

钟桂春:因为即使李雪君看到速食面都犯怵了,可是我们师父仍然还在吃速食面。

主持人:难怪在刚才在这个采访之前您有讲说,这个世界上可能属您们的师父吃速食面吃最多了。

钟桂春:所以我认为师父为什么呢?就是为了传这部大法、传这部法轮大法就是为了普渡众生吧!救渡世人,师父做的是这样的事情,可是师父吃的是什么呢?师父考虑的是这个学员,从来不考虑他自己。

主持人:就是教别人最好的东西而自己吃的却是最简单、最便利。

钟桂春:师父从来不考虑自己的生活,师父从来没有考虑到自己,考虑的都是别人。

主持人:就是说您从90年就跟着李洪志先生,那么直到他后来到92年公开的向社会
传出这个法轮功之后,一直师父都是这样的每天每天在吃速食面?

钟桂春: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有没有改善生活的时候?

钟桂春:那么一直到1994年的5月份,我跟师父去重庆,师父去重庆传功。那么到重
庆的时候,我们跟师父就住在一起,住在一个旅馆,也是当地气功研究会安排的,
住在那儿师父也就是天天吃速食面。

主持人:还是一样?

钟桂春:还是一样。我们也是吃速食面。在火车上我们就吃速食面,师父也吃方便
面,那么到了住地以后,我师父吃的还是速食面。

主持人:经常吃这个胃也不是很舒服吗?您们没有感到胃不舒服?吃久了。

钟桂春:我也感觉不出来了,因为我天天看了师父都是这样。

主持人: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经济上的关系吗?还是怎么样?

钟桂春:师父就是为了节省经费嘛!因为当时办班师父收费是最低的,在全国的气功师里面。那么一个班下来还要租礼堂,还要印大法的资料,还有车票,全部都是从这些办班的费用里面出。

工作人员吃、租房子还要纳税,还要给气功研究会,中国气功研究会还要给他们分点成,他们还要钱,每个班,所以几乎是所剩无几。

主持人:这个是92年公开传法之后,那么这样的话题,至于办班的收费,这个钱是怎么运用?那么我们休息一会儿等一会儿再回到节目中来。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继续回到《细语人生》节目的现场,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是钟桂春先生,他是最早期在90年就开始修炼法轮功,那么钟先生前面我们有谈到说您的师父和您们当时那个时候练习法轮功,传授法轮功的时候吃的速食面吃的最多,也就是现在所说的泡面。

其实这个话题对现在的这些小孩来讲可能都蛮好奇的,因为现在有一些小孩子他很喜欢吃泡面,因为现在这个口味可以说是繁多,各式的口味都有。可是记得那时候在中国大陆的那个速食面它是非常单调的,就是这么一种而且口味就是那么一个口味,刚才工作人员在讲说那个速食面他吃了两顿他都觉得不爱吃了。

钟桂春:是这样。师父到外地办班的时候从北京买的,除了资料以外要买这个方便面,成箱的在火车上带着去,因为北京这个速食面可能要便宜一些吧!价钱可能要便宜一些,这样带到外地去吃。

主持人:所以有句话说〝修炼路上苦〞,这是不为人知。那么前面您有讲到说好像您们的师父带您们去重庆去教功。

钟桂春:我那是1994年的5月份,我们和师父一起去重庆,师父在重庆教功、办班。那么师父在重庆住的时候,师父天天我们看到的,我看到的师父天天就吃这种方便面。

主持人:有没有改善一下生活,偶尔的?

钟桂春:但是时间长了,每天晚上办班,我们跟着师父去这个礼堂,办完班回来的时候,有的时候就路过那个市场,市场有那个也是面条,就是重庆叫过桥米线,过桥米线跟速食面一样但它搁很多辣椒什么那个,重庆不是辣吗!我们有时候我们在路边上就吃一碗那个跟速食面差不多。

主持人:变一下口味了。

钟桂春:变一下口味,其实那个东西也很便宜跟速食面价钱差不了多少。

主持人:就改善生活了。

钟桂春:师父就吃一下这个,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想师父可能怕李雪君我们两个人就是吃不习惯这个速食面,有一天师父就叫雪君我们两个跟着师父一起就是到山底下,下山,我们住在山上,我们就跟着师父下山了。正好在山底下有一家餐馆,师父就领我们两个进了一家餐馆,进了餐馆找一张桌子就坐下了。

那么师父坐下以后亲自给雪君我们两个写功能表,点了四、五个菜,过了一会儿菜端上来了,端上来以后,师父就叫雪君我们两个吃,那么师父也拿着筷子。因为雪君我们两个就是长时间吃速食面,一见到那个师父点的菜就高兴了。

主持人:感到很惊喜。

钟桂春:就是点的菜大部分都是有肉的吧!

主持人:而且四川菜蛮好吃的。

钟桂春:对,而且川菜很好吃的,所以我们两个就什么都不顾了,就吃起来了。那么在吃饭过程当中,我们就看了一下师父,师父也是拿着筷子就是做做样子,当我们正在吃的,两个人吃的正在高兴的时候…。

主持人: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了。

钟桂春:没有想到别的以外也没有想到师父,看了一眼师父,因为师父就坐在那里,师父就是拿着筷子在看着我们两个。

主持人:师父没有吃吗?

钟桂春:我们没有看到师父吃,师父就坐在那里看着我们两个在那儿吃,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我就看到师父就像一个家长看着他的孩子在吃东西一样,师父在那儿在笑咪咪的,师父笑咪咪的在看着雪君,看着我们两个在那儿吃。

当时我的心里就是那种滋味,就是很难受的一种滋味。那就是对师父的崇敬油然而生,师父他从来没有考虑到自己,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师父他考虑到他徒弟,他的弟子,吃速食面不习惯,特意安排,特意自己掏钱请他的弟子。

主持人:您们师父在掏钱啊?

钟桂春:是师父在掏钱给弟子。

主持人:请您们?

钟桂春:请弟子,给弟子改善生活。

主持人:在您刚才讲的第一印象师父的外表使您尊敬而且这是言传身教。

钟桂春:就是师父时时处处都是想着他的徒弟。当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么师父的形象、师父的慈祥,那个面容在笑咪咪的在看着两个狼吞虎咽的徒弟在那儿吃,这种印象确实是很深的,师父坐在那儿就笑咪咪的看着。

主持人:可能这方面看来对您的印象是非常深的。

钟桂春:师父不但言传身教而且在个各方面完全是别人,这个说明了就是法轮功的师父完完全全是为别人,是为他人。

主持人:钟先生,当时李洪志先生他是住在长春,你们是在北京,像这个交通往返这方面,像费用还有其他方面的都是怎么样的?

钟桂春:从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地方能够反应出师父做的正。比如师父家住长春,有时候要从长春坐火车到北京来,做为弟子来说接送一下师父、安排一下师父生活完全都是正常的,都是人家…。

主持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做为一个徒弟来讲。

钟桂春:这个都是应该份内的事都应该做的。可是师父从来就不麻烦弟子。从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我们做我们想做都做不成,比如说想给师父买点东西。

主持人:想尽一份心。

钟桂春:师父已经走了,想给师父买一张车票,我们也知道师父挣钱很少,没有钱,想给师父替师父买一张车票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就是有时候也能接到师父,不是说一次都接不到,那也是通过别的方面我们知道了,我们这时候才到车站去接师父,这种情况是有的,但都不是…。

主持人:那您师父都不会生气。

钟桂春:师父也不会生气,师父还是笑咪咪的,高高兴兴的。

师父总是笑咪咪的给我们的印象,让我们徒弟感觉就是很祥和、很舒服,那种感觉。

主持人:钟先生,像李洪志先生对弟子还有其他方面的那种生活上的一些关心和体贴呢?有这方面吗?

钟桂春:有这样的,师父对我们的家庭、对我们的工作,和师父在北京见面以后,
师父首先就是问:小钟工作怎么样?家庭怎么样?爱人怎么样?孩子怎么样?

那当我们出来的跟着师父一块办班,什么的,每次出来有时候因为我在公安局有个车方便一些,因为传法确实是需要的,办班的地方很远和师父的住地,没个车是不行的。

那么师父每次见到我们都要问,小钟能行吗?领导怎么样?单位怎么样?那意思就是说行不行?有没有麻烦?

主持人:是不是影响工作?

钟桂春:影不影响工作?影不影响家里头?我们在师父身边待着,虽然一天也不见得说一句话,师父不讲话我们也不讲话,但是谁也不愿意离开,谁也不愿意离开师父半步。师父不说有时候晚上待的很晚,师父不说回去睡觉吧,我们谁也不愿意走都是围着师父。

主持人:所以说您从1990年开始跟随李洪志先生,那么现在是2006年,这已经十几个年头,十六、七个年头可以说,您还一直这样跟着您的师父。

钟桂春:是这样。在美国见到师父,那么和我当初90年见到的师父是一样的,师父今天和当初和90年我们见到的师父完全是一样的,总是笑咪咪的,对这个所有的弟子都是平等的。

那么我们做为老学员,那么现在有很多新学员还有刚刚走进大法修炼的新学员,那么师父对所有的学员都是平等的、都是一样的。那么所有的学员对师父的感受、感觉也都是一样的,跟我们的感受也都是一样的,这就是证明我们师父就是做的正。

主持人:钟先生除了前面您讲的李洪志先生他的为人、他的正气,还有你们这些弟子的这种关心,那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特别吸引钟先生的地方呢?那么今天的时间又差不多了,下集节目继续由钟先生告诉我们的观众朋友。好了,观众朋友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回再见。

标签: , , ,
此条目发表在 李洪志大师传奇 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细语人生】和李洪志大师在一起的日子(上)》有 2 条评论

  1. Pingback 引用通告: 【细语人生】和李洪志大师在一起的日子(中) | 李洪志大师和法轮功

  2. Pingback 引用通告: 【细语人生】和李洪志大师在一起的日子续集(三) | 李洪志大师和法轮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