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退出中国气功研究会的来龙去脉

中共喉舌新华网在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最近忽然再次炒作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江罗集团抛出的第一批谎言,其中之一就是所谓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在1996年“开除”了法轮功。那么事实真相又是怎样?

当年中国法轮功研究会的负责人之一、现居海外的叶浩先生最近接受明慧网记者黄凯莉的采访,介绍了1996年法轮功退出中国气功研究会的来龙去脉。叶浩先生曾是中国公安部局级干部,在清华大学担任过政治辅导员和教员。

气功流行 胡耀邦定“三不”政策

从七十年代起中国出现了气功热,到了八十年代达到了高潮。五花八门的气功门派风靡全国,各种神奇现象目不暇接,一些疑难绝症得到了缓解和医治,于是大大小小的公园里到处是炼功的人群。

气功,这种用唯物主义世界观无法解释的特异功能现象一经出现,立刻引起了一贯以马列主义和无神论为宣传、统治思想的中共高层的注意。

1980年2月,由《自然杂志》编辑部主持,在上海召开了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会议邀请了一些有特异功能者进行现场测试,当时的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也派秘书到场参加鉴定。在场的专家们一致认为,科学实验的结果证明人体特异功能存在。

这 时的中国,10年“文革”刚刚结束,全中国上下正在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展开热烈的讨论。不久胡耀邦指示中共中央宣传部,对气功和特异功能, “不宣传”、“不争论”、“不批评”。同时,允许少数人进行研究。1982年4月,中宣部下发了传达这个精神的通知。这就是著名的“三不”政策。

张震寰、钱学森为推广气功做过贡献

叶浩回忆说:“中国气功在过去20年中发展很快,那时,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将在后文中简称“气功研究会”)会长、兼中国科委副主任张震寰、秘书长李之南、及当时的科学界泰斗钱学森等,为推广气功做过很多很多工作。”

叶浩并说,以科学界泰斗钱学森为代表的一批科学家,提出了“人体科学”的概念。钱认为,“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蕴育着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会导致一次科学革命,就是人认识客观世界的一次飞跃”。

“六四”后中共态度转变 九部委监控气功

1989 年“六四”天安门屠城事件后,中共对气功的态度很快转变;于90年代初成立九部委九人小组监控气功。原中科院研究生,现在美国西北大学读博士后的吕罡先生 介绍说:“就是从九个部委各抽一人,有国家科委、体委、公安部、国安部、宗教管理局、民政部、卫生部等,就是‘六四’后杯弓蛇影,怕有人会造反。”

“外行领导内行”,是专业领域的灾难,却是中共的统治需要。叶浩说,到了90年代,据中国官方统计有2千多种气功。早晨的公园,到处会见到各种各样 的气功练习,后来中共对此事开始加以控制,把一些从省长、部长等职位退下来的老党员干部放到气功研究会当负责人。他说:“这些人都不是气功师;而气功师只 是以其功派名义挂靠在气功研究会成为会员。”

叶浩指出,实际上,中共等于是把气功研究会这个社会团体,变成了它的一个党支部,用以监控气功,因为中共担心会发展出个“义和团”;就如《九评》中所述:中共为了监控全中国的民众,村村都设有党支部,所有机关、公司也都设有党支部。

不懂气功的老党干当气功科研会会长

张震寰1994年过世后,中共把曾在延安跟随过中共前党魁毛泽东,也曾任过江西省副省长、和甘肃省省长的黄静波调到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接任会长。(注:延安,在抗日战争时期是中共根据地,当时中共在那里大片种植鸦片,而谎称种的是粮食。)

叶浩表示曾与黄交谈。在谈到什么是气功时,黄说,古代不是有个陶侃运砖头吗?这个陶侃每天早晨把砖头从书房里搬到房外;到了晚上,又把砖头一叠叠运到屋里。就是这样嘛。

(注:“陶侃运砖头”是个历史故事:陶侃是战国时代晋国荆州刺史,后因有人妒忌他,说他坏话,就被贬职到广州。那时,他每天借搬运上百块砖头的方式练筋骨。)

叶浩说:“黄说这就是气功,他是对气功一窍不通,什么都不懂。那时候,共产党就是想在气功界里加强党的领导,就派了这么个人当气功研究会的会长。”

叶浩说:“黄静波当会长后,他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把所有气功师都召集来,要求他们把所收的费用都交给气功研究会。”

气功研究会批准法轮功为直属功派

作为见证人,叶浩对许多法轮功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线索等都十分清楚。

叶浩介绍说,李洪志先生是于1992年开始传功,一开始就到了北京,向中国气功科研会说明了什么是法轮功,及传功的目地、和内容;中国气功科研会各级领导听后给予充分肯定,认为法轮功非常的好。“他们立刻要为师父安排在北京办班,那时是92年4月。”

叶浩说,法轮功第一期、第二期学习班是于92年5月在长春举办。中国气功科研会于6月21日在北京,为李洪志先生举办了个法轮功介绍会,非常成功;随后在6月25日,主办了首次的法轮功学习班;后来还连续开办了好几期学习班。

“在北京多次办班都是由气功科学研究会主办,每次均有领导参加并发言,还批准法轮功为‘向全中国、和全世界推广的好功法’。”叶浩说,“92年9月,法轮功被确定为中国气功科研会的直属功派。”

1993年7月,中国气功科研会正式批准法轮功为其直属功派,并成立法轮功研究分会(有时简称法轮功研究会),还授予李洪志老师为直属气功师。叶浩说,“气功研究会颁给法轮功的‘中国气功协会法轮功分会’奖章,我们仍保存至今。”

据资料显示,当时全中国有两千多种气功;气功研究会直接管理的有二百四十多种,而直属功派只有十一种。

东方健康博览会上的明星功派

为支持国家举办大型气功活动,李洪志先生曾亲率部份弟子参加 了1992、1993年两次在北京举办的东方健康博览会。在两次博览会上,法轮功都是最突出的: 1992年第一次博览会上,法轮功被誉为“明星功派”,也是第一个收到表扬信和收到表扬信最多的功派;1993年第二次博览会,李洪志先生被聘为博览会组 委会委员,应邀作了3场气功学术报告,场场爆满,并被授予“特别金奖”、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和大会唯一的一个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

据统计,自92年5月至94年12月,应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邀请,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共办过54期传授班,其中在北京办了13期,占总数的近四分 之一,是办班最多的城市。参加过传授班的北京学员大约有万余人次。这些活动,在北京产生了强烈的反响,法轮功迅速流行开来,修炼人数迅猛增加。95年3月 后李洪志先生应邀开始到海外传播法轮功。

法轮功申请退出中国气功研究会

叶浩介绍,李洪志先生于1994年 6月宣布在全国大范围的传法结束;于同年9月通知中国气功科研会,说明法轮功今后不计划在中国办班;但是当时广州的气功协会一再要求李先生再办一场讲法,所以94年12月举办了最后一期学习班。

95年1月4日,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公安大学开了个会,是关于《转法轮》在全国公开发行,同时宣布在中国的传法已经结束,而到海外传法。95年1月6日李老师应法国中领馆的邀请,到了法国传法;之后又到了瑞典等国传法。95年7月,李洪志先生在海外的传功也宣布结束。

叶浩说;1996年3月,受李老师委托,“我、王志文、和王相武三名当时法轮功研究会的负责人,向中国气功科研会提出正式报告,申请退出中国气功科研会。听取这次汇报的中国气功科研会的领导有副理事长张健、及中国国家体委的领导邱玉才等好几个负责人。”

“当时的领导们都为此而感到非常遗憾,一再挽留,并极力赞扬法轮功,说了许多肯定法轮功的好话。我们解释说李老师早已停止气功办班活动,已专心佛法研究,无暇 再做气功师的任何工作;坚持了退出中国气功科研会的申请;也得到了中国气功科研会的正式确认,完成了退会手续。就是说,此后,作为中国气功科研会直属功派 的法轮功分会就不再存在了。”叶浩继续说。

要求注册成立炼功团体一直未得批准

然而,中国国内学习法轮功的人数每日继续迅猛增加,如 何管理这么多群众的炼功活动就成为一个新的问题;于是叶浩他们就向气功科研会领导请示,关于广大的法轮功爱好者如何组织一个群众性的炼功团体的手续问题。 当时得到的回答是,先去找一个部级单位作为法轮功群众组织的业务指导部门,到民政部申请为一个社团,再以集体会员的名义挂靠中国气功科研会。

此 后,叶浩、王志文、纪烈武、李昌、王相武和于长新等6人就代表学员向民政部、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中国佛教学会、统战部等做了三次正规的申请,想以法轮 功学员团体注册。对此,中共中央统战部有正式文件批示:“不同意”以及“不支持”,并责令六名发起者所在单位的领导找他们谈话,正式通知此决定。

(注:这六人中,除叶浩已移居海外之外,其余五人均在99年7月20日的暴力迫害全面开始之后,受到重点监控、非法判刑等严重迫害,并在关押期间饱受洗脑和政治压力。

据法新社2000年1月14日香港报导,中国空军将领于长新因法轮功被军事法庭判处17年徒刑。这是继上月北京法院判处李昌18年徒刑以来最重的刑罚。

74岁的于长新是中国空军学院教官。于2000年1月6日被一个北京军事法庭秘密判处17年监禁徒刑。他是重要的空军高级将官,曾对空军做出杰出贡献。很多退休的军队领导对此判决表示不满。

据2000年1月14日美联社纽约报导,74岁的高级空军军官于长新因在法轮功中起到重要作用,1月6日被空军军事法庭秘密判处17年徒刑。一位军方发言人拒绝确认这项报导并未予提供法庭电话号码。)

为此,叶浩等法轮功代表于1997年11月、12月,分别向民政部、公安部写报告,说明申请注册社团是为了让国家、政府有关部门便于对法轮功进行有序的管理与领导;既然中央不同意,他们就不再提出成立社团的申请。

镇压前 法轮功获得各级肯定

1998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后,认为法轮功对于社会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都很显著;

1998年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国家体育总局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

1998 年下半年,乔石为首的部份中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群众来信反映公安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骚扰迫害,开始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 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中央决定法轮功归口到国家体育总局管理。

1998年10月,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在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后,肯定了法轮功的健身效果及对社会稳定和精神文明的促进作用。

超过1千万人“三退” 中共大势已去

当年许多海外人士听到江泽民执意镇压法轮功这一消息后,第一个冒出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

叶浩说,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为了自身无法消除的危机感,为了党魁自身的利益。现在许多读了《九评》、了解了中共本质的人都明白:中共想镇压谁,不需要 大家能认可的理由,只需要大家接受中共灌输给你的“理由”──比如说你反党、危害社会稳定、或者说你泄露国家机密、和党争夺群众,等等。到目前为止,中共 发动的每一场镇压和清洗(不仅党内,而且包括全社会),没有一次是遵从天理国法人情的,没有一次不是靠撒谎造势的。如果中共讲理,那就不是中共了。

现年71岁,来自北京,在中国生活了56年的机械高级工程师杨青说,中共从来都没有说过真话。过去7年中,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它就是靠谎言掩盖真相而维持。

杨青说,中共一直拚命封锁网络,可是封不了,很多中共官员、和中国民众都在阅读《九评》,而这些消息也越来越广为人知。自去年掀起的退出中共大潮就 说明了这一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在了解中共的本质后,不愿与它为伍。目前已经超过1千1百多万人退出这个恶党,退的它心惊肉跳,它自己也知道大势已去,面 临灭亡;可是,它还要垂死挣扎,就又抛出一些谎言。“不过,这是徒劳。”

资料显示,法轮功从1992年开始传出,至1999年中共 开始迫害前,据统计在中国有约一亿人修炼法轮功(中共官方承认有7千万,超过了中共党员的总人数);这场迫害至今已近7年,海内外的法轮功学员一直用各种 和平的方式反迫害,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什么,及揭露迫害的残酷事实。在海外,目前,有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种族、不同语言的人群在修炼法轮功。法轮功 修炼者并在当地国家和地区,经当局同意注册成立了各地的“法轮大法佛学会”,成为当地的社会团体。

来源:人民报

标签: ,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法轮功退出中国气功研究会的来龙去脉》有 1 条评论

  1. randeeaube.blog.fc2.com 说:

    It’s amazing to go to see this web page and reading the views of all mates concerning this paragraph, while
    I am also zealous of getting familiarit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