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炼法轮功的媳妇好”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清泉/明慧网

法轮大法好

每逢老家红白喜事,我和丈夫都会到场,这时,丈夫的叔伯婶子就喜笑颜开地拉着我给人介绍:这是炼法轮功的媳妇。周围人都会投来敬佩的目光,并热情的过来唠家常。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到血腥迫害以来,我被非法开除公职,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过刑,并且失去了家庭。我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了十年。
二零一三年底,我和现在的丈夫成了家。那时正值丈夫最困难的时期。丈夫也是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公公含冤离世,婆婆高血压全身瘫痪在床。丈夫的弟媳看到家中凄惨的景象,抛弃了弟弟。丈夫的前妻也是承受不了迫害,另求温暖去了。婆婆虽然有一个女儿,由于嫌弃自己的母亲,悄然外出打工,和家人失去联系。

我和丈夫十年交情,彼此对对方非常的了解。出于同情,当时,我以好朋友探望老人的名义和丈夫回到了他的山东老家。那时,医院已经不再接收婆婆。婆婆由于长期躺在床上,屎尿都是拉在被窝里,臀部长了一个篮球大的褥疮,血和脓往外流着,已经烂得能够清楚的看见白白的尾椎骨。婆婆疼的不停的叫喊着,眼泪已经流干了。

此情此景让我好一阵心酸……

第二天我请了在医院上班的法轮功好友和我同行,她带上了必备的药品和清理伤口用的工具来到婆婆家。同修没有丝毫嫌弃翻开婆婆被褥时散发出来的恶臭,很细心的一边给我讲如何清理伤口,一边做演示,最后敷药包扎。于是,我学会了清理伤口。

刚开始的几天,村里人都稀罕,跑来看热闹,并互相传,某某带媳妇回家了。由于和丈夫情投意合,我们决定去领结婚证。没有酒席,更没有朋友的祝贺,我感到这张结婚证沉甸甸的。领完结婚证的第二天,我就拿去给躺在床上的婆婆看,虽然婆婆已经不会说话,但是脑子是明白的,只见一行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淌,我的眼泪也差点流下来。我喊了一声:“妈!”

丈夫的弟弟也感动的马上喊我“嫂子”。没有任何的仪式,没有任何人的祝福,没有一分钱的红包,就这样,我成了丈夫的妻子。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丈夫向单位请了长假,白天和丈夫开车回老家伺候婆婆,给她清理伤口,做饭,换洗。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再照顾十四岁的儿子。儿子也让我们感动,说:“没事,妈妈,你们去照顾奶奶,我自己在家。”

孩子毕竟是孩子,因为管不住自己,我们不在家的时候经常玩游戏,孩子的成绩直线下降。我没有怪罪孩子,而是给孩子说:在老人和孩子面前,必须照顾老人在先,你懂吗?儿子讲义气的把手一挥:我懂!

期间,我和丈夫播放师尊在济南的讲法录音给婆婆听,婆婆的叫喊声逐渐的减少,伤口没有继续恶化,我们不时的请家庭医生给婆婆看病。医生很奇怪的问丈夫:像你妈这样的,一般情况下会并发高烧,很快离开人世,她为什么不发烧、而且人还非常有精神?丈夫说是听师尊讲法的缘故,是佛法的护佑。医生说:曾经听说法轮功治病效果好,就是共产党打压不敢学,今天亲眼目睹,给我一本《转法轮》看看!从此医生开始拜读《转法轮》。

三个月以后,婆婆安详离世。这段日子我们的故事成了村里人谈论最热乎的话题,期间,不停的有亲戚朋友来看望婆婆,从我的身上,他们看到了大法的好,我借机讲真相,亲友纷纷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以求大法保护!

弟弟说:“嫂子,你也给我介绍一个炼法轮功的媳妇吧!”

众亲戚也都纷纷说:“还是炼法轮功的媳妇好!”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