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李洪志大师 白血病去无踪 遇难呈祥

文: 辽宁大法弟子/明慧网

法轮大法好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有白血病,病的要死要活的,一顿只能吃饼干那么大小的食物,家里的活啥也干不了,都是媳妇领着孩子干。以前抽大烟、喝大酒、耍大钱,酒喝的可凶了,一回能喝一斤,高兴了二斤也能喝了。我得白血病就是喝酒喝的。

我媳妇没嫌弃我,给我看病,大医院也去了,大夫说:回家养吧,没治了。她背地里不知哭多少回,离我家不太远的地方有个老太太会扎针灸,那时坐车才两角钱,那也舍不得,我媳妇骑自行车来回带着我就为省那两个钱。因没钱给人家,家里有点大米不舍得吃就当医药费给人家了。她受我拖累,也得了心脏病、胃病,还老胀肚。

那时正赶上气功热,没办法媳妇叫我学某功,我学了也没有起色,后来亲属告诉我别学别的功了,就学法轮功吧!还给我拿了两本《转法轮》。我一看这功好,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和另一个学员拿着电视放像机到处去洪法,这么好的法叫大家都来学,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我媳妇看我的病都好了,她也开始学法轮功了,病也都好了。我们学法轮功受益的太多太多了,就举几个例子。

我家山坡有块地,山坡陡,秋天收苞米的时候我赶着装满苞米的驴车下坡,不知道咋的车就翻了,连驴和一车苞米从我身上翻过去,我还没反应过来,身上一点没碰着,山下干活的人看到了,都以为我被砸死了呢,连喊带叫的跑过来。等他们到我跟前发现我啥事也没有,我说我有师父保护啥事没有!大伙都称奇。

还有一次我骑电动车,电动车的反光镜坏了,只剩个铁棍,我也没有给拆下来,车倒了眼睛一下插铁棍上了,我也没往心里去,觉的眼睛粘糊糊的,抹一把一看全是血,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回家了。上医院简单的处理一下,观察几天就出院了,至今没事。

五十八岁那年,我骑摩托车,也不知道咋地就摔了,摔的挺重,人事不省,胳膊、腿都丢当的。救我的人赶紧打个出租车,出租车害怕我死车里,好歹把我送医院去了,我脑袋两边各缝了六针,肋骨折了两根,打着氧气,在医院昏迷了六天,人事不知,家里人都很担心,学法轮功的亲属在我身边告诉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时我啥也不知道,这都是媳妇过后告诉我的。

昏迷期间,我清晰的做了个梦:我走累了,正好有辆马车过来我想搭个车,我一上车车上的人就往下推我,我又上车他们又把我推下来,我说拉我一段不行吗?我就又上了车,他们又把我推下来,我就醒过来了,醒来就问家人这是哪?家人就说在医院。我说没病谁住院?我把缠在身上的绷带解下来,第八天我就出院了。

别看我岁数大了,我觉的我越活越年轻,啥活都能干,也不觉的累,因为我比别人幸运,我学了宇宙大法,是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谁学谁受益。谁相信“法轮大法好”,谁就能得到福报。

标签: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