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师给我健康的身心

文: 湖北省大法学员(本人口诉,同修整理)/明慧网

法轮大法好

我七十六岁,二零一三年四月份,和老伴到外甥女(外甥女的孙女结婚)那里去吃喜酒,五里远的路,我走了两个多小时,走走歇歇,还走的气喘吁吁的。

离外甥女家还有几十米,他们俩口就接我们来了。看到比我只小六岁的外甥女红光满面、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样子,我心里羡慕极了。我问她:“梅姐(随我孩子们对她的尊称),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返老还童了!”梅姐说,“舅娘,十多年前我就告诉了您,我在炼法轮功啊!”

当时我患有十二指溃疡、肩周炎、胃酸、胃胀、排泄功能失调、视物不清;家务事靠老伴,农活靠儿女,赶集要走五里路,我走百步都很困难,如果我能到集镇里去转一圈回来,左邻右舍都会说是天方夜潭,不可思议;在家儿女不喜欢,老伴也经常给脸色看,一些流言蜚语还经常从左邻右舍传递到耳朵里来!听到这些话后,我不是跟老伴吵,就是跑到外面跳着脚骂街;活的一点都不自在,也不觉的有什么留恋的,真的想离开这个世界!

外甥女的话,让我猛然想起,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她就告诉我她得到了佛法,真正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法轮大法要求每个弟子都按真、善、忍的法理去做一个好人!可我悔于听信了小门小道掌门人的谗言,在小门小道里走,始终没有拔出脚来,还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一身糟,离道甚远!

我怀着恳切的心情对外甥女说,“你告诉我炼法轮功吧”!梅姐说;“您今天来的真的是时候!我们学法小组正好今天下午学法,您到时也参加学法吧!”我高兴的答应了。

那天来了八、九个大法弟子,梅姐向他们介绍了我,一个年轻的大法弟子问我认不认识字,我说认识字。他就递给了我一本袖珍本的《转法轮》。我说,这么小的字我看不清楚!一个看似五十岁的大法弟子马上给我递上来大本的《转法轮》,并说:“给您!”我问:“要不要我还?”他说:“您想学,您就永远修下去,不要您还!”

我心头一热,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都这么好啊!我双手捧起了《转法轮》和他们一起学法。

我在梅姐的家里住了三天,白天看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晚上就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当天晚上就开始拉肚子,第二天也一样。以前拉肚子会觉得四肢无力、浑身发软;而现在拉肚子反觉得人轻松很多!我明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

回家后,我天天坚持学法、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教功录像;每天三点半起床晨炼。没十天,我就觉得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原来一袋东西要和老伴两人抬,而今,我一个人都可以移的动了;我能走路去赶集了。胃病消失了、十二指溃疡好了、肩周炎好了、胃不冒酸水也不胀了、排泄功能正常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吃一粒药。

学法没到一个月,一天,我找眼镜准备学《转法轮》第八讲时,怎么也找不到眼镜。我就不找了,当我翻开第八讲,书面上的每一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射的我双眼都睁不开,当我睁眼再看时,书上的字都凸出来了,一个个显得很大,看大法书时,双眼舒服极了,我悟到是李洪志师父不要我戴眼镜了,我的视力完全恢复了。从此,我再也没有戴眼镜了,眼腈还能穿针引线了,连最小的字我都看的清楚了。在这里,弟子叩谢师父!

修心性、讲真相,家庭邻里显和睦。没有学大法的时候,我是一个得理不饶人、很强势的一个人,在家里,老伴要是骂我,我会整得他几天不安宁,左邻右舍都会让我三分;学大法后,我有理都饶人,老伴骂我,我不但不回骂他,还望着他笑;左邻右舍骂我,我心里也很坦荡,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按真、善、忍的法理处处要求自己,时时做一个好人,在家里,原来要老伴去干的活,现在我自己去干;干活老伴他说干累了,我让他休息,我一个人干;左邻右舍干不完的活,我主动去帮忙;农闲了也不打牌,不说别人的是非话了。

时间一长,老伴、儿孙都说我变了,邻居们也都说我变了。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自豪的告诉大家:“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还把中共篡权后无休止的政治运动冤杀了我们八千万同胞的真相讲给乡亲们,同时,讲清只有“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才能保平安的道理;先把家里的人都退了,再讲邻居,再往远处讲。没有入邪党组织的人,就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叫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得法虽然只有三年,李洪志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我付出的却很少很少。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努力做好“三件事”,唤醒更多的人!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