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功 喜获新生

来源:明慧网

我今年五十二岁了,是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回想起自己这二十年来的修炼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觉得用尽人间的语言都表达不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之心。

遭挫折 疾病缠身

我从小就单纯、善良,亲友父母都认为我懂事,我从记事起就知道父亲多病,每年都得住院,小小年纪就跟着大人忧心忡忡。从小我就努力学习,从小学一直到高中学习成绩优秀,每个教过我的老师对我都很好,同学们都喜欢和我相处。我心里一直憧憬着考上大学,帮父母改变贫困的家境,向往着美好的生活。

可是就在我高考的前半年,家里突然搬迁,户口也随之迁往外地,就不能在所在学校报考了,也就不能给班主任老师挣名额了,还涉及奖金的问题。当时也不知道这些,后来才知道的,要报考时,班主任知道我户口已迁走,很是生气,一反常态,对我另眼相看,故意刁难我,复习题考试卷交钱了也不给我,全班同学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北边看黑板反光的地方,自尊心极强的我经受不了这精神的打击,一下就病了。初考成绩还挺好,由于一个月也没怎么学习,最后统考由于成绩不佳只录取了一个商业中专。当时心里矛盾极了,去念吧又不理想,想重读家里又困难,由于自己思虑过度,一下就得了神经官能症,人从此也变得消沉、自卑,在心里也埋下了对班主任的怨恨,怨恨他的自私狭隘,怨恨他毁了我的前程,经常头脑昏沉,记忆力衰退。

结婚后,丈夫又是个很好玩的人,家里的啥事也不操心,我一心一意的惦记他,可感受不到他的体贴和关爱,在我生女儿时,父亲病重,母亲离不开,只好让婆婆从山东来伺候我坐月子。那时家里条件不好,正值冬季,睡觉的屋里墙根裂着缝子,冒着冷风。女儿从生下就开始吵夜,每天晚上到十一二点才睡觉,不抱着就哭,婆婆和丈夫也不帮我抱孩子,娘俩自顾自己睡觉,我坐的腰疼,有时还饿的胃疼,没几天就得了产后风,左边半个身子都痛,让丈夫买药,婆婆说是坐的,不让买。等到要满月时,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才买了一盒药。就在我坐月子二十天时,婆婆就去了丈夫的亲属家去了,丈夫上班,扔下我一个产妇在家。有一天丈夫下班没回家也去了亲属家,直到很晚才回来。我当时憋了一肚子的气,怨恨丈夫和婆婆一样不知道关心我。

孩子满月时,我脸上还得了面游风,像虫子爬一样奇痒难忍,挠破了就冒黄水。后来病情严重到半个身子麻木,睡觉醒来麻木的没有知觉,得用右手活动半天才有知觉。走路时左腿向灌了铅一样沉重,胯骨也不听使唤。冬天穿老厚的棉裤也觉得冻得骨头疼。后来又发展成了進行性慢性神经炎,医生说没有特效药,很可能瘫痪。后来又相继得了气管炎、胃病、肾病、心跳过慢、痔疮等多种疾病,南投医北讨药那就不用说了。

随着病情的加重,我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脾气变得暴躁,对丈夫对婆婆的怨恨心也加重,怨恨命运对自己的不公,每当疼痛难忍时,我就把丈夫数落一番, 经常以泪洗面。屋漏又逢下雨天,为了计划生育(否则下岗),一次意外怀孕做流产,医院大夫又没给做净,胚胎烂在肚子里,结果又落下了严重的子宫炎,我简直就是活着无望了。

一九九五年我才三十一岁,可是在别人眼里看来,我已是未老先衰,面色苍白,而且满脸皱纹,说话有气无力,每天都在病痛中煎熬着。为了好病,我什么招都使了,什么巫医神汉、烧纸等等,后来我又皈依了佛教,练了两种气功,不但没治好病还招来了附体,三伏天后背披冰似的,总有阴森森的感觉。

修大法 喜获新生

一九九五年五月份,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那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我如饥似渴的读完《转法轮》之后,顿觉心里豁然开朗,师父讲得太好了,每句话都说到了我的心里去了,明白了许许多多在人生当中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我多年的怨恨一下子消失了。

从看大法书的第一天起,我再没有后背发冷的感觉,没有了阴森森的感觉。从师父讲法中,我明白了自己所经历的所有痛苦都是业力所致,万事皆有因缘,我不再怨天尤人,我当时感到我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高兴,下班时也忘了腿疼,一路小跑回到家,做饭时哼着歌。丈夫也说我变了,觉得不可思议,家里的气氛不再凝重,从此有了欢乐。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的神奇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我刚看书没几天,还不会炼动作,我就把《法轮功》放在窗台上,照着书里说的比划着动作,到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我刚把手举起不一会儿,就觉得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感觉自己置身于蒸汽之中,热乎乎的,有一个东西(法轮)从头顶环绕身体向下慢慢旋转下来,整个后背象过电又像下小雨一样簌簌的下来,有点痒痒的,想笑但又能忍住,感觉非常舒服,非常美妙,左膝盖处感觉到有多个小法轮在飞快的旋转,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感动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从此以后,我的腿再也没有疼过。

每当我看大法书或炼功时,后背左边就像拔罐一样往外拔风,有时打坐左脚心呼呼往外冒凉风,师父又给我灌顶,在医学上都很难治愈的病就这样很快神奇般的彻底好了。从小就月经不调,每来一次例假都痛苦不堪的感觉没有了,而且调整到了正常。其它病症也不翼而飞。

我从此和药告别,直到现在再也没吃过一粒药。现在虽然五十二岁,和同龄人比较,都说我年轻,皮肤细嫩,皱纹比以前少了许多,而且身轻体健,记忆力也恢复到了无病时的状态。

开始炼功时,有的时候起不来,就听到电话铃响了一声,知道是师父在叫我,可是那声音是那么柔和,不像自己家的电话铃响吓你一跳的感觉,真的是时时都能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百般的慈悲呵护。

女儿从小就得了肺炎,哪年都得住院几次,我炼功之后,每天上炼功点都领着她,女儿的病再也没有犯过, 她上大学在北京实习的时候,因为她是学水产专业的, 鱼料过敏,在北京中医西医都看过了,也不见好。后来我就让她回来了,刚進家门都把我吓坏了,满脸都和牛皮癣一样,而且全身都是,晚上睡觉痒的难受,早上醒来,床上都是白皮,看着都让人恶心,我家邻居说,他家有一个亲属,也是鱼料过敏,多少年也没治好。我就对女儿说: 炼功吧,大法一定能治好你的病。结果通过看书学法炼功,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好的利利索索,回去之后,她的同学都说她的皮肤比以前还好。

通过不断的看书学法,时刻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矛盾的时候找自己,用坦诚、豁达的心态去对待所能接触到的人,不管亲友、邻居还是同事,都说我为人善良,大度,我就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他们都很相信,亲友当中相继有好几个人走入修炼。我参加工作就是在商业财会部门,修炼后我看淡名利,从不贪不占,商业解体的时候,好多人都托人走后门,只要花三千元钱就可以提前退休,我不为所动,谨记师父教诲,在任何情况下都做个好人。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在修炼中,哪怕你有那么一点点的提高,你都能体会到师父的鼓励。而每当我做的不好的时候,师父都用我能接受的方式点悟着我,引导着我前行,向着无私无我的境界一步一步的迈進。

师父给予我们的太多太多,却从没要过我们一分钱的回报,只要我们有一颗不断地向善的心。我一次次的读着师父的讲法泪流满面,被师父那洪大的慈悲感动着、包容着。没有师父,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就是活着,也还会在病痛中,在名利情仇中苦苦的挣扎着。

自从我修炼之后,家里的亲人都明白真相。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我虽然多次遭到迫害,哥嫂弟妹们从未说过一句大法的坏话,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的时候,三个哥哥都帮我珍藏过大法书籍和资料。即使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他们只是对我的安全担心,也从不说一句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话,早就都三退了,因此他们都得到了福报。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