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伤残者重获新生

文:唐山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一九七六的唐山大地震,官方对地震真相进行隐瞒,实际上地震至少造成二十四万人丧生,三十六万多人受重伤,七十多万人受轻伤,三千八百多人成为截瘫痪者,二万五千多人肢体残废。在这其中,有一些人是幸运的,一些看似偶然的机缘让他们重获新生。

严重伤残者重获新生

刘桂锦
刘桂锦

当 年,刘桂锦二十六岁,在大地震中腰椎一、二、三节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耻骨联合骨折,右腿肌肉严重萎缩致残,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 心脏跳动缓慢,每分钟四十五次还伴有间歇(间歇时间是普通患者的两倍),后来还患上阴道癌。她照了遗像,写好遗书,在痛苦中等待离开人世。

正 在这时,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炼了法轮功,“罗锅”(驼背)直了,全身的病都好了。家里人告诉她应该炼法轮功,刘桂锦说:“我都快死的人了,炼什么功啊?”家 里人给她放法轮功教功录像带,看完后她按惯例去医院检查,医生却惊讶地问她:“瘤子怎么不见了?!”刘桂锦半信半疑地又去了另外两家医院检查,结果都一 样。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一九九四年三月,刘桂锦连续参加了李洪志先生在石家庄、天津和哈尔滨的法轮功传法 学习班。在石家庄学习班结束后,她被法轮功的“真善忍”法理所折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标准,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发生了巨变,还摘掉了五百度的近视眼镜。 又参加了两个法轮功学习班后,经过半年的修炼,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完全康复了,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法轮功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她撕掉了残疾人证。为感谢恩师的救命之恩,她向法轮功捐款五百元,希望用作法轮功传法资费。刚过几天,就收到退回捐款的汇款单,简短留言上写着:甚谢!汇款人:法轮功。

地震那年,他喝脏水染上甲肝

 

 
 

孟凡全和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孟凡全和儿子小时候的照片

孟 凡全是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学院(现河北联合大学轻工学院)教师。他生于一九六二年,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受欺负,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伤害,心想长大了有了真功 夫一定报仇。唐山大地震那年,小孟因喝脏水染上甲肝,治愈后,落下懒惰的毛病,经常遭兄妹斥责。九十年代初,他又得了一种怪病,胸膛里象火烧一样热。医生 说,他身体各部器官象六、七十岁的老人。由于婆媳不和,导致家庭矛盾激化,妻子多次想离婚,很多时候都是在争吵中度日。人生的坎坷与窘困,让小孟对人生看 不到一点希望。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孟凡全参加了广州举办的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聆听了八天课。回到家简直换了一个人,内心的喜悦溢于言 表:“这回可找到根了,我从小就想人为啥活着,原来我是在寻找‘真、善、忍’宇宙大法呀。”从此,小孟再也不拍着胸喊着火了,也改掉了懒惰、贪睡的坏毛 病,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了。也懂得爱惜妻子了,大小事抢着干。看到小孟的变化,妻子也开始修炼。夫妻共同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化解了夫妻矛盾。 孩子自小也体弱多病,夫妻修炼后,孩子也健康了,聪明可爱,学习又好。在单位里,他兢兢业业的工作,不与同事争名夺利;爱护学生,出钱帮助家庭困难的学 生,学校的领导、同事都说小孟是个好人。

修炼中,随着心性升华,小孟不再记恨儿时小朋友对他的欺负,反而希望他们能懂得“真、善、忍”大法 才是人生追求的根本。教育孩子,小孟也变得很和气,不打骂,不呵斥,讲道理,讲利弊,孩子非常喜欢爸爸。小孟还用自己小时候挨欺负的例子教育孩子,欺负别 人容易给别人造成心理伤害。要学会尊重别人,爱别人就象爱自己一样,同时用自己从大法中学到的法理教育孩子,让孩子从小按“真、善、忍”做好人。一家人沐 浴法光,眉宇间充满了喜悦与祥和。

大地震毁容 修大法美容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发表一篇文章《唐山地震面 容毁 修大法开智美容》,作者是一个女孩,当年才十岁,大地震时和姐姐一起被埋在废墟中。由于救援人员很少,只有父亲一个人往出扒人,先把姐姐扒出来后,父亲累 的坐在地上起不来了。她是被邻居扒出来的,因为埋的时间太长,当时已经没有任何气息了。虽然被抢救过来,但面部极度毁容,左耳失聪,右半脸整个变形,并留 下一道很深的疤痕,右眼凹陷,右眼的泪腺堵死,成天流泪。多年以后,到唐山协和医院治疗也没有通畅。此外,因头部被砸伤,造成轻微脑震荡。原本面容姣好的 她变成了这个样,所有人都为她感到痛心和惋惜。

此前,她学习很好,各方面都很优秀,很受父母和老师的称赞。但是受伤后开始遭到一些调皮男孩 的无端打骂、起外号,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形成了强烈的自卑心和虚荣心。随着年龄增长,她不敢与人谈论化妆、美容等女性追求的时尚。因为心情不好,回到家 还时不时的跟父母、姐妹发脾气,连对像都不敢谈。

就在她对前途感到茫然之际,一九九五年五月偶然得到一本《转法轮》。当她打开书,看到师尊 穿着西装的照片慈祥的微笑的看着她,仿佛找到了久别的亲人,内心有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心想:“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啊!我活着有希望了。”她一气呵成连读 三遍,就再也没有放下,从此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通过不断的学法,她看到了这个世界并不都是阴暗的东西,还有这么好的师父传这么好的大法,得到真是幸运啊!那些让她感到自卑、痛心、委屈的人和事,感觉都很渺小了,也明白了自己遭受的痛苦是在偿还生生世世造的业。

她 一改往日的愁苦面容,心胸宽阔了,在工作中也有说有笑、很自如的和同事们相处了。同事们都觉的她变开朗了,也愿意和她聊天、谈心了。父母、姐妹看到她的变 化都跟着高兴,也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那强烈的自卑心、虚荣心、记恨心、报复心、妒嫉心渐渐的去除,也能容忍伤害她的那些人了。而且大脑非常清晰,智慧 大增,学什么一学就会,工作上得心应手,轻松自在。

更重要的是,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好,脑震荡后遗症彻底好了,右半部脸也基本恢复原样,不仔细看都看不出疤痕,右眼的泪腺不知何时畅通了,整个身体轻松健康。还找到了如意的对像,过着平静和美的生活。

大地震造成高位截瘫

明 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一篇文章《法轮大法带我走出苦难的五十年》,作者家住农村,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十三岁那年赶上中共搞“大跃進”,没吃上几天 饱饭。那时她很瘦小,只有腿很粗,小小年纪得了浮肿病。妈妈崴了脚没钱治,化脓烂的满脚都是窟窿。祸不单行,爸爸在矿上干活儿,由于没有任何安全措施,一 次井口坍塌爸爸被埋在里面,挖了十几小时才挖出来,做了九次手术,但落下终身残疾,被下放回家没给一分钱补助,全家各方面都陷入困境。

她十 四岁就不能上学了,从此在生产队参加劳动,担起全家所有的事情,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整天累得要死要活,也不够全家七口人的生活。赶上爸爸上医院还要去信用 社贷款,这样家里欠了很多债。“文革”初期她出嫁了,继续在苦累中挣扎,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照顾。她想不通人为什么活着。

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她才三十岁,被砸成高位截瘫,大儿子遇难,女儿和小儿子都受了重伤。她伤的很重,经过治疗,活下来了,但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这样过了二十年。

一九九七年,她有缘看到《转法轮》这本书,一口气读完,感觉相见恨晚,觉得师父太伟大了,学问又高,天文地理啥都精通,困扰她五十年的问题都明白了,心里敞亮舒畅,脱口说出“我一定要学炼”。看《转法轮》当天,她就睡了一夜好觉,从此失眠的毛病消失了。

随 着学法炼功,她身上的冠心病、鼻炎、甲状腺肿大、中耳炎等病症都不知不觉好了,从没再犯过,烟瘾也戒掉了。改变了世界观,遇到问题思维是善的,首先为别人 着想。心情非常好,总觉得高兴,不再发愁、生气、担心等。身体也有了力量,也能帮家里做点什么,替他们做饭减轻家人负担。

家人看到她修炼后 的变化,都非常认同大法。一人炼功全家人也跟着受益。有一天,儿媳说:“妈妈,我来这个家十多年了,我感觉和从前不一样了,思维处事都是体谅别人,遇到坏 事不生气、不烦心,好象肚量大了、能容人,我都是跟你学的。”她说:“有这个环境影响,也是大法的威力,改变了你,是因为你明白了真相,顺应了宇宙特性, 才得到的。”儿媳回娘家,和家人、亲朋好友讲法轮功真相,把“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名单拿回。儿媳遇上好几次危难,都有惊无险,平安无事。

后记一

一 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血腥迫害法轮功,逼刘桂锦放弃修炼法轮功,侮辱给她第二次生命的恩师。刘桂锦坚持修炼,因此遭遇中共当局各级人员残酷迫害: 夏天暴晒,脖子上挂大粪桶,手上吊砖头,冬天被冰冻,饿饭,戴手铐,脚镣,殴打,使用上万伏电棍电击。刘桂锦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还被送進安康医院注射破坏 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被迫害致残,多次通过炼功康复。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晚,在汶川大地震第二天,刘桂锦在北京顺义区家中第三次遭公安警察绑架、抢劫。随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北京奥运之前,与其他五十多位北京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秘密送往辽宁省沈阳市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

刘桂锦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脑血栓瘫痪。当法轮大法师父帮助刘桂锦再一次战胜病业重新站立起来之后,在刘桂锦双腿走路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仍被逼迫去车间劳动,刘桂锦臀部因此出现褥疮,最后感染并引起并发症,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后记二

中 共对法轮功疯狂迫害的十七年中,孟凡全一家也难于幸免。不仅多次被非法抄家,还多次被非法送入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六年十月,孟凡全被非法 判刑七年,关押在冀东监狱二支队严管队。遭受的酷刑有:狱警及犯人的暴打、二十四小时的“包夹”监控、不许与人说话、熬鹰(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针扎)、 电棍电击、冬天浇凉水、夏天暴晒、关小号、做奴工、强迫观看诬蔑大法录像,等等。孟凡全曾绝食反迫害,遭野蛮灌食……曾一度被迫害致神智不清。冀东监狱警 察扬言“死也不放人”。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孟凡全结束七年冤狱回家仅一个多月,又被路北区公安分局警察从家中绑架到唐山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九个月后,他在自家楼下再次被便衣警察绑架。十七年来,孟凡全累计被非法关押时间超过十年。

标签: ,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