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師發表新經文:《關於法輪大法在常人社會中定義問題》

李洪志大師發表新經文:《關於法輪大法在常人社會中定義問題》。

請到明慧網閱讀:《關於法輪大法在常人社會中定義問題》

發表在 李洪志大師傳奇 | 留下評論

憶師恩——李洪志大師引領我走上修鍊路

文: 長春法輪大法弟子 春宇,來源:明慧網

我是一九九二年開始修鍊法輪大法的學員,多次見過師父,並且聆聽師父的教誨。我一直想把那段經歷寫出來和同修分享,今天終於完成了我的心愿。

一、李洪志師父為我祛病

祛病健身

我今年八十一歲了,是師父的慈悲救度,才使我的生命延長至今。師父的救度之恩無以言表。

聽母親說,我很小的時候,得了好幾年的中耳炎,在出麻疹時,又得了風流眼。四八年,共產邪黨圍困長春,餓死老多人,我也差點餓死,得了胃病。四九年,因經濟困難租了一個四處漏風的小泥土房,又得了風濕病。結婚以後,懷孕七個月時,得了腎盂腎炎,治也治不好。身體抵抗力越來越差,平時容易感冒不說,又添了偏頭痛、低血壓、鼻竇炎、類風濕、多種婦女病、慢性闌尾炎、骨質增生等十八種病之多。到農村插隊,又差點死在那裡。回城後,打針吃藥都成了家常便飯,時常住院,什麼活都幹不了,全部家務包括帶孩子都是我丈夫一個人干。

自從出現氣功,我就開始尋找能治病的功法,經過練了六種功法,雖然有些效果,但感覺都沒有從根本上祛病。後來在一個朋友的帶動下進入了佛教,吃了三年全素食。信佛教也未能治好病,還不讓練功,我想要是不練功就沒法治好病,很是為難,心理壓力也很大。一九九二年九月,師父到吉林大學來創建煉功點。當時早上我們在吉林大學牡丹園晨練,聽說有氣功師給吉大老師調病,我們也都去了。師父說今天只給你們每人祛一個病,要想徹底好病,就煉法輪功。當時師父已經給那麼多人調完了病。我問輔導員:問一下,老師能否給我們三人調下病?師父答應了。

我有左側肩周炎,胳膊有幾個月都抬不起來了,對生活影響很大,治也治不好。師父幾下子就給我治好了。師父在給有的人在治病時,輔導員還拍了照,當時也給我拍了照。當時我光顧了高興,一直都沒想起來要這張照片,至今想起來就感到萬分遺憾。而師父調理過的這隻胳膊到現在一直都沒有疼過。

師父手到病除,讓我覺的很神奇,對師父的功法非常有信心。於是我就開始參加集體煉功。煉功不到一周,我的鼻子就往下滴水,我問煉功點的輔導員是怎麼回事?他對大家說我是小周天通了。過了一段時間,我所有的病都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好了。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我就發誓修鍊法輪功,什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跟師父一修到底。就這樣我走上了大法修鍊之路。

從一九九三年初到現在,我沒吃過一粒葯。

二、師父引導我專一修大法

因為病多,我練過六種氣功,也曾走進佛教。我在修佛教時,大家都要「認師父」,一般是進門就「認師父」。我雖然走進了佛教,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肯認師父。引導我進佛教的朋友也認了師父,而且師父是很有地位的方丈,這個方丈也不是隨便認徒弟。我和朋友一起遇到這個方丈的時候,方丈總是對我很好,每次看到我倆,總是先和我打招呼、說話。我朋友有些奇怪,弄不懂方丈怎麼對我這麼好,讓我認方丈當師父。我當時就說:「人世間還沒有配當我師父的人。」其實平時我是一個非常拘謹、老實的人,從來不會說謊,按說不該口出狂言,我都不知道這話怎麼說出來的。學大法之後逐漸明白,為什麼很早的時候,經常想教我修行的師父不是常人。

一九九三年,我參加了師父在長春舉辦的第五屆講法班,開始我還當作一般的氣功。但聽著聽著就感覺到師父和別的氣功師不一樣。人和善可親、平易近人、樸素端莊。有一個人坐在我附近,對坐在他旁邊的人講,說他看到講台上來了佛,還說有許多佛、道、神在聽師父講法。我對這個人的話沒有懷疑,覺的師父肯定不是一般人,也許是更高的佛呢!可是轉念一想,佛教可是幾千年承傳下來的呀!心裡覺的有些矛盾,聽法也不太專註了。當師父講到不二法門的時候,說不能既修佛教又煉法輪功,只能選定一法門去修。

九講講完了,師父給學員答疑。我把這個問題提交上去了,可是師父沒有給解答。我不放心,於是就找輔導員,請求和師父單獨談談,師父同意了。

就在回家的路上,師父來到我身邊,和我邊走邊聊了起來。我把關於對不二法門的疑惑請師父開示。師父對我說:「你看廟裡還行嗎?真佛都走了,佛像都叫附體給佔了。住持上殿念經都打瞌睡,管功德箱的人偷拿功德箱里的錢,胡亂開光。你看他們誰是真修的?廟裡還是凈土嗎?」其實廟裡很多不好的事師父都知道。一路上,我親耳聆聽了師父的開示。

師父的話說的真對,這也讓我想起了以前經歷的一件事情。一次,那個領我進佛門的姐妹和我去大廟時,廟門旁有一尊一米八高的觀音菩薩像,她覺的自己的名字不好,讓我問問觀音菩薩,改下名字行不行。我和她來到觀音菩薩像前,閉目合十念觀音咒語,不一會,觀音菩薩就下來了。民間傳說觀音菩薩穿的衣服是白色的,可是這個觀音菩薩穿的卻是古銅色的衣服。我當時非常奇怪,第二天就有人跟我說,觀音像下面趴著個狐狸精!這不和師父說的廟裡面的佛像都讓附體給佔了對上號了嗎?

我深深的感覺到只有師父才是最高的佛,才能救度眾生。

得正法也存在著干擾和考驗。相處比較好的另外兩個修佛的姐妹又拉我去修××法門,礙於面子,我很不情願的去了。他們有個考核面試,問我平時吃什麼?那時候我給弟弟打工,幫他看鋪面,由於忙沒時間煮飯,中午經常吃個裡面有雞蛋的麵包就當作午飯了。我對他們實話實說,他們聽了之後,對我說我吃的東西不幹凈,我得自己專用一套餐具才行,雞蛋不能吃。去的三十多人就我不合格,要按他們說的要求做過一個月再來考核,否則不能修這個法門。我聽了心裡高興的不得了,我覺的這一下可讓我解脫了,我就是法輪功的人,和什麼XX法門或其它什麼法門都沒有關係。

過幾天,那兩個領我進佛門的姐妹又來找我,說廟裡不行了,在家有個修的非常好的,硬拽我去她家,我不去,她倆就在門口等著我,不讓我參加法輪功學習班。還說我修佛修的好,放棄就白瞎了等等,我只好跟她們去了。到了那個人的家一看,是個廠長夫人,住房是三室一廳,專門用一間屋子做佛堂,供了很多佛像,很多人都去她家燒香、磕頭、拜佛,我去了之後,出於禮貌只是合十一下,就出來了。在回來的路上,她倆問我怎麼樣,我說不怎麼樣!走到一個地名叫地質宮這個地方時,我突然間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有廟宇、樹木、非常好看,美妙。同時耳朵里響起了法輪功煉功的音樂聲,聲音很大。我對她倆說了我看到的聽到的之後,她們倆人同時說,你就是法輪功那一法門的了,咱們各修各的吧,以後再也不拽你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們三個人在天上飛,飛的很高,到了一個三岔路口,我對她倆說,你們去極樂世界吧,我去法輪世界了。我把這個夢告訴了她倆,她們也挺高興,從此我真正修鍊法輪大法了,我也認定了李洪志師父才是我真正的師父,我要緊跟師父一修到底,圓滿隨師還。

從那以後,我不僅堅定修鍊法輪大法,我還自豪地對以前佛教中的姐妹們讚歎法輪大法。我真的知道什麼是修鍊,什麼是重德,修心性。我的丈夫也支持我,說法輪功的好處是其它法門沒有的,既能健身,還能修佛,哪一法門都比不了。

長春第七期講法班第十天,也是最後一天,師父講完課,我站在台前過道上,師父一直看著我,我想大概是我堅定修鍊大法的心受到師父的肯定。後來經常想起那一刻,每當想起來時,就升起幸福感,就增加了修鍊的正念。

三、李洪志師父給我祛除附體

如果我沒遇到李洪志師父講法傳功,我真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也許早就一命嗚呼了。因為我有附體,但我自己不知道。

修大法前,我會說宇宙語,我自己也不知道說的是什麼,我還能給人看病。有個女士常去我修大法前的那個練功點,說她丈夫供佛,因沒得到保佑,他就把佛像摔了,有病住院了。一次,她又來看我們練功,練完功,有的人已經走了,她突然暈倒了,我就用宇宙語給她治好了。那時候,我似乎還有點預測功能,之前領我進佛門的那個妹妹,她媽媽得了重病,七八天沒吃東西。有人給看過,說差不多就在這個時候該死了。這個妹妹請我去她家……我告訴她,說我不用去,你媽死不了。她媽真的沒有死,又活了好多年。

中國從「文革」中期就開始有氣功,氣功師看病的很多,有不少都是附體在看病。我妹妹有病了,別人給介紹了一個能看事的人,說這個人有點本事。妹妹叫我先去幫她看看這個人究竟怎麼樣。我找到她家,進屋看到這個人是個老太太,她指著我對她女兒說:「你這個大姐不錯,帶觀音菩薩來的。」我進屋看了看,知道她們家供著佛像和所謂的仙家(附體),可佛像都被附體佔了,不是什麼正道的。我說明來意是替我妹妹來看病,她說不行,必須本人親自來才給看。我要走了,她莫名其妙地拜了我三拜,邊拜邊說謝謝佛祖。

我過去偶爾能給人治病,是附體起的作用,我認識到這點後,決心不再給人治病了,師父看到我有了這個正念,就來幫助我徹底清除附體。輔導員告訴我,我們煉功抱輪時,師父來了,直奔我去,在我頭上抓了幾把甩掉,當時我自己並不知道,輔導員一說,我明白了是師父來給我徹底清除附體。我心裡確信,從此我身上的附體永遠不會再有了。師父看護著我,要不然我的命都會被附體拿去了。有的氣功師給人看病,結果下場很慘,其實都是被附體所害。我慶幸自己得了法輪大法,可以珍惜這個寶貴的人體,可以有機會學大法,能夠修鍊大法,我真是無比幸運。

其實在師父傳法初期,李洪志師父經常到各煉功點去看學員煉功,我們煉功點師父就來了好幾次,有一次,我們還和師父在煉功點長廊的台階上照了像,那照片我一直珍藏著。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信李洪志大師 先天性心臟病、肺結核不翼而飛

文: 黑龍江法輪大法弟子 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鍊的法輪大法弟子,二十多年的修鍊中,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見證了大法的超常。以下是發生在我女兒及外孫女身上的真實故事。

一、女兒的先天性心臟病、肺結核不翼而飛

一九八二年十月一日,女兒順利降生了。女兒的降生,給家裡帶來了無盡的歡樂。

可是好景不長,當女兒長到五個月時,卻被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先天性室間隔缺損,有三毫米的洞,醫生說這孩子活不長了。這對我來說猶如晴天霹靂,我痛不欲生,天天抱著女兒以淚洗面。

更不幸的是,孩子長到十四歲時,又得了肺結核,孩子骨瘦如柴,面黃肌瘦,天天低燒,有氣無力,嚴重時咳血。不得不休學在家。我帶著孩子四處求醫問葯,吃了很多偏方,也不見效,作為母親的我心都碎了。

就在我絕望之時,一九九五年我喜得大法,從此,開啟了我新的人生之路,將我從絕望中喚醒,我不再愁腸。大法給了我希望。我領著孩子一起學法,煉功。按著「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事事為別人著想,不知不覺中孩子的病好了。我嚴重的低血壓、頑固的牛皮癬再也沒犯過。我知道佛法是超常的,是師父救了我們一家。在師尊的保護下,孩子可以正常上學了。可我對孩子的先天性心臟病卻還有點放不下。

當時有個北京的教授來東北專門做先天性心臟病手術,單位同事家的孩子也是先天性心臟病,手術效果很好。她說你也去給孩子做手術吧,不然的話女孩子結婚後懷孕生小孩都會受到影響的。在同事勸說下,我想那就到哈爾濱去看看吧,那時全國心血管專家副教授每星期二在哈醫大坐診。我帶著女兒星期二去了哈醫大,可是到了醫院這個專家卻沒來。十點多了,我心裡急,求師父,讓這個專家來吧,我大老遠來看不了病還得白跑一趟。不一會兒,果然這個專家真的來了。我心裡一個勁兒的喊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回家一定好好修鍊。

掛了號,找到專家,做了心電彩超。專家看著片子,叫孩子躺下、再起來,反覆幾次,然後說沒事,不用做手術。當時我那個心哪,懸了十五年的心哪,一下子放到肚子里了,不用再為女兒的病擔心了,不用再賣房子給孩子做手術了。我女兒的病全好了,我知道這是在大法中受益了,如果我不修法輪大法,孩子的病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我們全家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從此,孩子身心受益,學習成績在班級總是第一、第二。後來女兒順利的考上了大學,畢業後在北京的一家外企工作,工資也很可觀,二十八歲那年結了婚,三十歲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這都是學大法給她帶來了福份。

二、一個被醫學判定為呆小症的孩子

看到天資聰穎四周歲的小外孫女坐在鋼琴前,笑眯眯的,胖嘟嘟的小臉,白白凈凈,誰能想到這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在娘胎里就被醫院判了死刑。

四年前我女兒回家過年,發現自己懷孕了,就在家呆了三個月。因為懷孕三個月也沒檢查,回到北京後去醫院建檔。檢查身體發現是甲減,就是甲狀腺功能減退,並且還很嚴重。嚴重甲減的孕婦會導致流產、早產,更嚴重的是影響到胎兒的智力發育。女兒哭著給我打電話,說這個孩子大夫建議不能要,生出來很可能是呆小症,就是傻孩子,長不高。女兒說去了多家醫院,北京的安貞醫院、朝陽醫院、民航醫院,大夫的口徑是一致的。三個月是胎兒大腦發育期,這個孩子不能要,都建議打掉。

我安慰女兒說別著急,我說媽媽是修法輪大法的,修佛不能殺生,那也是生命。你也看過書,煉過功,有師父管,你就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事的,你的先天心臟病和肺結核不都好了嗎?!師父說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這樣女兒的心穩下來了,我家姑爺也是個很善良的孩子,也知道法輪大法好,也退出了黨團隊組織。說媽媽沒事,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會承擔。就這樣在女兒懷孕六個月時我去了北京,我和女兒天天看書學法,平穩的度過了十個月的孕期。九月份孩子順利的來到了這個世上,看到孩子稚嫩的小臉,我心裡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小外孫女。我家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都知道法輪大法好!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李洪志師父救了我的女兒及小外孫女!弟子無法報答李洪志師父的佛恩浩蕩,只有在修鍊中勇猛精進,不辱使命,向廣大的中國百姓講清大法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以報師恩。真誠的願天下所有人都相信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早日三退保平安!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信李洪志大師 老伴的惡性腫瘤消失了

文: 大陸法輪功學員,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是一九九九年修鍊法輪大法的,剛開始修鍊不到兩個月,五套功法還沒有全部學會的時候,中共就開始迫害法輪功了,因為當時對法理認識不深,修鍊也不精進。我老伴由於受黨文化灌輸和無神論影響,當時根本就不相信法輪大法。

二零零七年災難降臨我家。老伴突然咳嗽發燒,打針吃藥也不好使,後來發展到吐血。到醫院檢查拍片一看右側肺部長了一個三至四厘米的腫瘤。後經專家確診為惡性腫瘤晚期,只能活半年了。在做放療和化療治療時,必須是脫光衣服做,化療室內非常冷,大夫都穿著棉大衣工作。當時我告訴老伴心裡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會感冒。老伴按照我說的做了,結果就真的沒有感冒,而同屋的病友都感冒了。通過這件事使老伴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出院以後,老伴也開始煉功,每天也都看《轉法輪》,但是信師信法還是不夠。每年都到醫院去檢查,還吃一些名貴的中藥。

到了二零一二年,老伴又去醫院檢查治療,雖然花了八千多元的醫藥費,結果病情越發的嚴重了,連走路都成了困難,每天吐血不止。這時他明白了,這病不是醫院可以治療的,從此以後再沒去醫院,也不吃藥了,每天都按照師父的要求學法煉功,病情在不知不覺中得到了緩解。

二零一五年秋天,老伴又得了重感冒,發高燒嘔吐不止。正好兒子來我家,就把老伴又送到醫院。醫生聽說患者過去得過肺癌,就又給老伴做了詳細的檢查,做了兩次CT、三次彩超,結果發現腫瘤消失了。大夫都感到非常奇怪,又找來專家會診,結論是肺部腫瘤確實消失了,就診斷過去是誤診。可是我知道,當初是經過幾家大醫院和全省最著名的專家都看過的,先後做了十多次CT與核磁共振才確診的。

腫瘤的消失是因為老伴堅定修鍊法輪大法後,李洪志師父在另外空間給消去的。這叫我們怎麼不對師尊感恩戴德呢,今後我們一定按師父要求去做,認真學好法,煉好功,做好三件事,精進再精進,走好最後的路。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大貨車司機:謝謝李洪志大師的救命之恩

我是一名大貨車司機,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晚,我開一輛二十三米左右的半挂車去浙江送貨,在高速路上,由於判斷和操作失誤,在超車時為躲前車撞上了道路中間的護欄,由於車體長,慣性太大,撞上後方向失靈,加之速度太快,車已完全失去控制。當時自己已經驚慌失措,六神無主,致使貨車連續撞倒四十餘米護欄才停住。

說來也怪,儘管方向失去控制,而且慣性如此之大,貨車卻未撞向對向車道,要知道對向車道都是高速行駛中的大型貨車,一旦相撞,後果不堪設想。

車停下後,我半天沒有回過神來,隨後動了動,發現自己竟然毫髮無損。

救援車輛處理完現場拉我返回的路上,就在離此事故不遠的路上就發生了兩起車禍,出警人員和我說,你命真大,這兩起事故的兩名司機都當場死亡。看你這個事故現場如此嚴重,很難想像你居然毫髮無損,我當時也覺得自己很幸運。

回家後,和妹妹說起此事,妹妹是修大法的,她非常嚴肅的告訴我:「這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你啊!」我連忙問怎麼回事,妹妹說:「我不是告訴過你嗎,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難呈祥,逢凶化吉,你一直就很接受,而且你已經退出了邪黨組織,一定會得到大法的護佑。」

妹妹這一說,我一下子明白了,妹妹給我的護身符我一直在錢包里裝著。我連忙雙手合十:「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從今往後,我會更加支持大法,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法輪大法好

來源:明慧網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留下評論

相信李洪志大師 老父腰椎骨折痊癒

文: 黑龍江法輪大法弟子,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住在妹妹家八十八歲的老父親夜間起夜不小心跌倒在地,不能走動,送到鄉鎮骨傷醫院檢查,拍片診斷為腰椎壓縮性骨折。由於父親年紀大,醫院怕擔責任,只給開了幾付葯就讓回家了。二十七日早上,父親出現說話吐字不清,吞咽困難,喝水都嗆,家人趕緊打救護車把父親送到了市裡大醫院,先是住進了骨科病房,由於他吞咽困難,吃不了飯,靠輸液維持。

二天後,父親出現了脫水現象。負責父親病房的主治醫生告訴我和妹妹:病人歲數大,隨時都可能出現危險,和神經科聯繫一下,看看能否轉科治療?就這樣父親又轉到了神經科,經過各項檢查,科主任告訴我們:由於病人歲數大,骨折後卧床造成肺部出現感染,舌頭萎縮又吃不下飯,只靠輸液維持營養供應不上,各種情況都會發生(父親七年前得過心梗)。唯一的辦法就是插胃管吃流食,補充營養,這種病人只能靠流食維持了。這樣醫生給父親下了胃管。

當天晚上,我對父親說:我們一起聽師父講法吧!你用心聽就可以正常吃飯,還能下地走路,你說好不好呀!妹妹也說:「爸,你就聽我大姐的吧,你要是好了,我也學法輪功。」父親誠心的說「好!」我拿出mp3插上耳機,一頭放在父親耳邊,一頭自己戴上,用心聽著師尊講法。漸漸的父親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我給父親翻身的時候,驚奇的發現父親的身子能翹起來了。大法太神奇了!我和妹妹會心的笑了。就這樣,父親慢慢地可以翻身了,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三月十七日,父親出院了。醫生告訴胃管不能拔,病人靠自己吃飯很困難,必須吃流食,並且半個月換一次管。就這樣父親鼻子插著管回到了家。

回家第二天,父親不小心自己把胃管拔下來了。我們家住在鄉鎮,鄉下醫生下胃管沒有經驗,又不能往返四、五個小時去市醫院,只好試著讓父親用嘴吃飯。出乎意料,父親吃的很好,吞咽相當正常,家人都很欣慰。每天抽時間讓父親讀《洪吟》。父親有文化,大部份繁體字都認識,一本《洪吟》能一次讀完。漸漸的父親能坐起來了,能下地走路了。

一個骨傷醫院不敢收留的病人,一個醫生認為只能靠流食維持生命的病人,認可了法輪大法,也就一個多月的時間走路吃飯一切正常。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醫院放棄治療的孫子獲新生

文: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鍊法輪大法,修鍊至今身心健康,家庭和順!現在著重講一講我孫子的經歷。

我這個孫子出生時不吃不喝,光睡覺。問醫生,醫生回答說是正常的。第二天我發現孩子沒有聽力,要求醫生作檢查。檢查結果讓全家大吃一驚!結論是:新生兒溶血症。造成的原因是孩子母親是R陰性O型血,而父親是A型血,因為出生時沒有作新生兒體檢,耽誤了一天一夜,已經造成嚴重腦癱和足弓反張。醫院表示無力治療。我們又到重慶醫大複檢,結論是該患兒已無法醫治,醫院建議我們放棄治療。這就意味著我們即將眼睜睜看著孩子在痛苦中死去。

我不同意,因為我修大法,知道生命的寶貴,而且放棄就等於殺生,是絕對不行的。家人在我的勸導下把孩子留下來了。

我想孩子來到大法弟子家不是偶然的。他帶著殘疾也要來,就是要來得大法!我從他出生起就每天精心照料他,我不承認他聾,他睡覺時,我就在他耳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每天放大法師父講法錄音給他聽,我學法時也讀出聲,我相信他會聽見。時間一長我發現他聽力恢復了,還開始牙牙學語。我就一個字一個字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教他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兒歌。

感謝師尊洪恩浩蕩!我這個被權威醫院放棄治療的孫子,現在已成長為一個心智正常,心地善良,信師信法的小弟子。現已是三年級的小學生,他能和我一起誦讀大法書。這些都緣於師尊的慈悲!大法的神跡!我唯有做好三件事以報師恩!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留下評論

後媽得救記

文: 大陸法輪大法弟子,來源: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母親是二零零五年三月去世的,享年八十一歲。由於母親在文革期間受到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得了血崩婦科病,一病就是十幾年。我父親本來就比母親小七歲,真的是即當爹又當媽的把我們三兄妹拉扯大的,他同時還盡心儘力的照顧我母親。所以,母親去世後,我們三兄妹都願意幫父親找個老伴照顧他。

我的後媽是二零零八年進的這個家。當時我正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四月我回家後,後媽對我一直有成見,她認為坐過牢的人都不是好人,也很歧視我。

二零一一年二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外出給學生補習英語,父親在家中,以為後媽出去了,就獨自在看電視;卻不知後媽是在洗澡,且不慎煤氣中毒,昏倒在浴室內,無人知曉長達兩個多小時。等到我從學生家出來,打開手機,才知後媽正在縣醫院搶救,哥哥要我馬上趕到縣醫院,說後媽情況危急,瞳孔已擴散,要馬上送省醫院搶救,可能搶救過來,都會是植物人,因為中毒時間太長了。

我當時騎著自行車趕去縣醫院的路上,就一直請師父加持我的這一念:不要後媽死,我要用「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九字吉言把她救回來。

我一路飛奔趕到縣醫院,哥哥對我說:就等你來給她換褲子(後媽此時已大小便失禁,全拉在身上),然後好上救護車去省醫院搶救(現在的護士是不做這些事的,必須是家人自己弄)。我看了下當時的情形,就對護士說:請拿把剪刀來(因為只有把褲子剪開兜住大便才是既快又衛生的做法)。

趁護士去拿剪刀的時間,我趕緊對著後媽的耳朵說:陶姨,不管你怎麼看我,不管你怎麼看法輪功,我不要你死。你現在在心裡跟我一起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還只講了三遍,我哥哥就怕得要死,跑過來對我說:「你不要在醫院搞這個。」

這時護士正好拿來了剪刀,我就去掀開了她的被子,沒想,我後媽打了個寒戰,我馬上高興的對醫生說:我後媽知道冷了。醫生說:那是下意識的動作。我就去剪她的內褲,剛剪開,後媽就用手去遮住她的身體;看到此景,我心中一喜,知道她已經恢復了意識。

從縣醫院到省城醫院救護車需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就一直蹲在她的擔架旁照看她,以防被子堵住了她的呼吸。到了省醫院,哥哥就去辦住院手續,我就陪著還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後媽打點滴輸液,我時不時的就在她耳邊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吉言。

等哥哥辦好手續,將後媽安置到病床上後,她突然叫哥哥和我的名字,我和哥哥高興得直說:這就好了,不會成植物人了!

十天後,後媽出院回家,對我爸說:多虧欣欣對我耳邊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才把我喊回來的。爸爸連忙到我房間來對我說:謝謝你。

我對爸爸說:你要感謝的是我的師父!是我師父要我們這樣做的。您總說我煉法輪功坐牢,是因為被人利用了搞政治。您看現在,如果共產黨說不好,我們就不煉了,又哪有陶阿姨今天得救的機會呢?您娶個老婆是來照顧您的,若真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不僅不能照顧您的生活,您還得請個人來照顧她,那您家裡的生活不是黑了天嗎?我對法輪功的堅持,不是什麼被人利用了搞政治,而是大法真是來救人的;我只是在做一個有良知的、真正的人而已。

從此以後,父親不再滿口胡言亂語跟著邪黨誣陷大法了。

這為父親二零一八年元月臨終前真正聲明退出邪黨、認同大法奠定了一個好的基礎。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同事們相信法輪大法得福報

文: 河南法輪大法弟子 凈蓮,來源:明慧網

法輪大法好

一、保護大法書得福報

我剛修鍊時在某化肥廠上班,廠里有兩個同事是親戚,在一個車間上班,平時都是兩人一路來一路走。一天晚上下夜班,其中一人徐某某叫她親戚一起回家,喊了半天也沒找著人,徐某某獨自騎車走了。

第二天上班,他們車間的人圍在一塊議論著什麼。有人說:徐某某出車禍了,你們一塊走的,怎麼還讓肇事車跑了呢?大夥七嘴八舌的問著、議論著。她的親戚說:「昨天晚上我沒有回去,不知咋的躺在化肥垛上就睡著了。」有人說:「昨晚下班時徐某某找你了,沒有找到你,最後她自己走了,你沒有走、躲過大難啦!」

有一天,她來到我身邊小聲問我:「班長,徐某某出車禍那晚上,我躺在化肥垛上睡著了,幸虧沒有回家,躲避了車禍,是不是因為我保護過大法書和師父的講法錄音,是李洪志老師保護我的吧,讓我睡覺叫不醒,從而躲過大難是不是?」

我說:是呀,你曾經替你姑姑保護大法書和講法帶,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你啊!她激動的連聲說:「謝謝大法師父!」

二、念「法輪大法好」化險為夷

二零零四年的某天下夜班,班上一名同事邵某某,為了多掙點錢,下夜班不休息繼續加班,前往某鄉給客戶送化肥。化肥裝好後,和我打招呼,我說:「你下夜班不休息,身體能受的了嗎?夜路要注意安全啊,平常教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記得念啊!特別緊要關頭,一定叫俺師父救你,記住心要誠啊!」他說放心吧,我現在就喊:「法輪大法好!李老師救我!」開著四輪車一溜煙的跑啦。

第二天上夜班,好幾個人圍著他,聽他講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在送化肥的時候,天下了小雨,鄉下的路不好走,有點打滑,在進村拐彎時,車頭不聽話,直往路邊溝里鑽,眼看就要掉溝里,說時遲,那時快,他就高喊:「法輪大法好!李老師救我!」喊著就往下跳。這時,車輪被路邊的小楊樹給卡住了。

一棵鐵鍬把粗的小樹能擋住五噸重的化肥車?這也太神奇了吧,真是不可思議,這還不神奇嗎?要不是法輪功師父救他,小楊樹能卡住四輪車嗎?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啊!

三、壞三輪車變好了

一天正上晚班,負責拉化肥的師傅找我說:「班長,裝化肥的三輪車壞在路上了,再找輛車吧」,這三更半夜的上哪找車呀?我倆來到垛化肥的地方,只見那輛三輪車孤零零的停在路中間。我走到車前,伸手拍了拍車頭,小聲對車說:「你是不是累了想歇歇呀,歇歇可以,咱可不能擋著路。」

我問司機這車咋回事,他說離合片壞了,不能跑了。我說:那也不能停這兒啊,別的車過不來,影響生產呀!我把搬運工師傅叫來,讓他們把車上的化肥先卸下來,然後再把車推到路邊。我上車打著方向盤,大夥在後邊推,我對大家說咱們一起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大夥們就齊聲喊,推著喊著,喊著推著。

「法輪大法好」在夜空中響徹雲霄。我讓司機過來,對他說:你上去開吧,沒事兒!我又拍了拍車說:休息好了,繼續工作吧!

司機一臉的疑惑,能開走嗎?我推了一下車,說走吧!記住:心裡誠念「法輪大法好」。掛擋、踩油門、三輪車騰、騰、騰一溜煙的跑起來了。大夥都非常高興,說真是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整個晚班沒有影響生產,三輪車順順利利的堅持到下班,一直到下夜班前的半小時徹底壞了。我感到很欣慰,這些搬運工師傅他們明白了真相。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是共產黨和法輪功作對」

文: 大陸法輪功學員,來源:明慧網

有位今年七十七歲的老太太,以前一身病,她說:「腦血管動脈硬化、腦供血不足、頸椎骨質增生、風濕、肩周炎、腰椎間盤突出、高血脂等。這些病帶的我脖子、頭、胳膊、手腕、手指、腰、腿哪都疼,還頭暈。頭不敢動,手拿不了東西,腰彎不了,腿蹲不下,很受罪。每天都要吃藥,也不好,還要拔罐子、針灸,醫生說這病去不了根。」

不僅這些,還有精神方面的折磨。她丈夫在外地工作,家裡有婆婆和兩個小叔。婆婆很厲害,對她很不好。而她是個老實人,遇事不反抗,自己忍著。時間長了就落下了憋氣、成宿睡不著覺的毛病,只會委屈的哭。早年曾想過自殺,連遺書都寫了,最終因顧及三個年幼的孩子而沒做傻事。

一九九六年,老太太學了法輪功,渾身的病一下全沒了。通過學習法輪功的法理,知道了以前的苦難因何而來。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用謊言欺騙民眾時,她聽師父的話,走出去講真相救人。

祛病健身

嫂子過八十大壽,老太太也去了。她說:嫂子的姐妹多,我和她們姊妹幾個還有別的幾個人坐一個桌。嫂子是她家的老大,她二妹誇老太太身體好,老太太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四妹問:「法輪功和共產黨作對那能行嗎?」老太太說:「不是法輪功和共產黨作對,而是共產黨和法輪功作對。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四妹說:「你們還發傳單。」老太太說:「那是真相,都是事實,要不世人怎能知道這些事呀!」

「我過去全身病,她們是知道的。」老太太說:「整天吃藥都不好的病,學功後我的病全好了。」四妹說:「你的臉光光的又沒有皺紋。」老太太說:「這不也是煉功煉的呀!」這時全桌的人都笑了,說這功真好,後來有兩個黨員退黨了。

是啊,當受謊言蒙蔽的人說法輪功「反黨」時,怎麼就沒想到是中共反法輪功呢?能反過來看問題的人,一定是智者,一定會得到上天的護佑,從而遠離索命的災難。這方面受益的實例,在明慧期刊中多的數不過來。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