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死而復生延壽

文: 四川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代筆/明慧網

祛病健身

不信法輪大法神不管 真信法輪大法神跡顯

我女兒、女婿都是醫生,一個是腫瘤醫院醫生,一個是婦產科醫生。他們是中共邪黨打壓法輪功後長大、結婚的,張口閉口就是科學、科學,他們被邪黨毒素灌的太飽。我修法輪大法後,脾氣變好了,身體變好了,這是他們能看得見的。我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真相,可他們怎麼也不相信,說我迷信,還反對我修大法。

他們結婚兩年後,第一胎懷了一個男孩,四個月去醫院產檢,說胎兒的腸子上有個黑塊,女婿女兒整天提心弔膽。只懷了七個月,孩子就早產了,雖然是活著的,但去一檢查,嬰兒腸子上的黑塊還在。我叫他們倆真正相信法輪大法,對孩子念:「法輪大法好」,孩子就沒問題!他們說我太迷信,女兒說:「你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怎麼這個孩子會這樣?」把怨氣撒到我身上。我說:「你們信都不信大法,還反對我修鍊,我師父怎麼會管你們?!」他們把孩子抱到這裡去打針,那裡去輸液,結果兩個多月,孩子就夭折了。他們小倆口哭得很傷心,我為他們不信大法耽誤了孩子的生命心裡也不好受。

第二年女兒又懷上了一個孩子,三、四個月去檢查 ,是個女孩,腸子上也長了一個黑塊,女兒和女婿回家痛哭了一個通宵,孩子剛懷七個月又早產了。這一次,我叫他們把孩子給我帶,孩子不會有什麼事。他們無可奈何,別無選擇,只好把孩子給我帶。

我每天把孩子抱在懷裡,求師父救救這個小生命,我常常對著孩子誠心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長得很好,也沒什麼病,三個月後,長的胖乎乎的。

四個月後,他們帶著緊張的心情去醫院給孩子檢查:X光一照,孩子腸子上的黑塊沒有了,其它部位也都很正常!他們高興的不得了,說:法輪功太神奇了!這是醫學上沒法解釋的!他們都相信大法了。

以前我叫他們退出中共邪黨黨、團、隊組織,女婿不好得罪我,只是敷衍我,女兒則對我大吼大叫的;這次他們主動的發自內心的退出了。兩年後女兒又懷上了第三胎,也是七個月就生了,還是個女孩,可是一切都正常。現在大女兒五歲多了,小女兒三歲多了,都是我在帶,都長的健康可愛。

我女兒、女婿現在還沒有正式修大法,可是女兒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經常給來婦產科治病的人講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大法的神奇事迹,還叫病人也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誠念「大法好」死而復生 迷戀麻將命歸黃泉

我九七年喜得大法,修鍊兩個月後,身上的一切病痛都沒有了,心裡有說不出的高興和踏實。我勸母親也修鍊,我母親當時65歲,滿身疾病。母親沒讀過書,也不認識多少字,當時集體學法,慢慢的,《轉法輪》這本大法也就會讀了,母親的身體也變好了,什麼病都沒有了。

可是,母親還沒有戒掉打麻將的執著,只要別人喊她說:「三缺一!」馬上就去了。

母親和我不住在同一個村,她和小弟一家住在一起,小弟一家人不修鍊,因此沒有人提醒她,有時也帶修不修的。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大法,電視、廣播整天謊言不斷,誹謗大法、誹謗大法師父,挑起不明真相的世人仇恨大法弟子,我娘家人都被嚇懵了,不準母親煉法輪功了。我回家勸母親要修下去,小弟罵我,不讓我回娘家。他對母親說:「你老了,沒有事干,每天吃了飯就到處耍,去打麻將!我給你拿(提供)錢。」本來母親就執著打麻將,小弟的話正合她意,每天打麻將。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母親象得重感冒的癥狀一樣,渾身發冷、發燒,突然昏過去了,四肢僵硬,家人馬上把她送到本地醫院,醫生一量體溫、測血壓,再一翻眼皮,說:沒救了,瞳孔都散了。本地醫院直接給高一級醫院打電話,轉到某大醫院(屬市級),救護車載著母親向大醫院開,我也在車裡陪著母親。我抱著母親的頭,不斷的求師父救救母親,不斷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叫母親心裡快念。

到了大醫院,母親睜開眼睛問:「咋在這裡?」我給她講了她昏迷的情況,母親說:「你叫我念『法輪大法好』,我聽見了,就是張不開嘴,說不出來。你在這邊叫我念『法輪大法好』;那邊也有很多人叫我念『毛主席好(中共毛魔頭)』,我想不對!念『法輪大法好』才對。我心裡就念『法輪大法好』了。」師父又救了母親,母親又活過來了。在大醫院,醫生說觀察兩天,沒事,回家了。

在生死之間,母親明白的一面選擇了大法,說回家一定要好好修鍊,我和她一起修鍊了一段時間,狀態很好。

我回到自己的家以後,時間稍長一點,母親好了傷疤忘了痛,架不住常人生活的誘惑,架不住弟弟的強迫,架不住牌友的教唆,又去打麻將了。我知道後很著急,對母親說:「你的生命是師父給你延續來的,是叫你真正修鍊的,你這樣很危險啊!煉法輪功的人不能打麻將!」母親也知道,她說管不住自己。二零一三年,母親八十一歲,有一天從麻將桌下來往家走,腿一軟,就站不起來了,右邊癱了,半年後去世。我為母親得到了大法卻不知道珍惜,感到非常痛心。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患肝癌絕望 修鍊法輪功健康

文: 青島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祛病健身

二零一三年秋季的一天,晚飯後我出去散步,碰見常擺地攤的婦女甲,六十多歲的她,神情沮喪,老了許多。我不解的問:「大姐,我說句不中聽的話,你怎麼又老又瘦了呢?」
她喘了口粗氣憂傷地說:「是啊,我老頭兒得肝癌了,還是晚期,沒有活頭兒了。」

甲聽過很多大法弟子講真相,很相信。我說:「你讓大哥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她說:「他很犟,很抵觸大法,要不你去說說看?」我說:「你說不聽,我說能有用嗎?」她隨手撥通了電話,告知了痛苦絕望中的丈夫。

這次他意外的答應了。因甲守著一堆貨,不能離開,我順著她指的路,敲開了他的家門。眼前的這位大哥,有氣無力,皮包骨頭,面色晦暗,站不穩,說,他全身鑽心的疼,每四小時就得吃一片嗎啡。

我說:「大哥,我在外面遇見大姐,聽說了你的情況,咱倆素不相識,能踏進你家門,是為了你好。法輪大法是佛法,你即使不修鍊,但只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許就能好,起碼會減輕你的痛苦。因為我們經歷的奇蹟太多了。」

我教他煉法輪大法第一套功法,讓他有空就煉一煉。他聽進去了,那一夜,他整夜未眠,除了坐下來念「法輪大法好」,就是站起來煉功,手術刀口抻得疼也不管。

第二天,我帶上患過肝硬化,修大法痊癒的海外大法弟子毛鳳英的修鍊故事光碟再次登門,問他是否見好,他說覺得舒服一點兒。他無法播放DVD,我說:「那我把我家的DVD機拿來放給你看吧。」

他顫顫巍巍的從床底下掏出僅有的二百元錢,說:「人間我什麼都沒有了,連這房產都改到我老婆的名下了,這二百元是我的私房錢,你去給我買個DVD機吧。」我說:「大哥,我花錢給你買個,你把這二百元留著吧!」他說:「我留著幹嘛?不能花了!」我騎自行車去市場買了DVD機。

陪他看完了毛鳳英的故事,他有信心了,決定修鍊法輪大法。我給他拷貝了師父講法錄音、煉功、發正念音樂。他每天聽師父講法,煉功,艱難的堅持著,反正醫院確診治不了,他腹脹的難受,上不來下不去的,他相信是師父給他凈化身體,堅持著,每天期盼著我的到來。

因為我們以前不認識,也沒有聯繫方式,他身體好一些了,就天天到他老婆遇到我的地方等,終於在兩周後的一天見到了我。我和他交流要重心性修鍊,替別人著想,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足,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他滿口答應。

當晚回家,脹飽的肚子緩解了許多,他能吃飯了,吃很多,身體有勁了。他家住三樓,一袋五十斤的麵粉,他竟毫不含糊的扛上去了。

他不識字,老伴兒讀《轉法輪》給他聽,他對自己的心性要求很嚴,懊悔的說:「我當過兵,轉業後當了計程車司機,其實我就是個痞子,做了很多壞事兒,造了很大的業。」

他嚴格要求自己做個修鍊人,償還罪業。他在家主動承擔起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等家務,妻子擺攤兒回來吃飯,嫌他做菜不好吃,他說:「好,好,我吃這些,給你再做新的!」他說:「我以前性情暴烈,吃飯時稍有不順就掀桌子,打罵妻子是常事。」

甲由衷的感謝師父,是法輪大法讓她丈夫變得健康,變得溫和。和她丈夫一起在省腫瘤醫院同病房住院手術的其他人,都沒有活著的了。

倆口子由衷的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親友們聽說他煉法輪功煉好病了,很顧慮。在法院工作的弟弟威脅他說:「你學什麼不好,偏學法輪功,你學吧,讓人把你抓進監獄去。」他有點害怕,怕被迫害。甲說:「你想想,老實說,你學法輪功身體有沒有變化?」他說:「我的身體就是學法輪功學好的。」甲說:「好,咱就學,他們說他們的,咱學咱的,這不是考驗嗎?看你真學、假學。」他也悟到這是考驗。

如今,夫妻倆都走上了修鍊法輪大法的路了,現身說法,讓更多的人,破除中共的謊言,走出迷霧,了解大法真相,獲得美好的未來。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台灣大學教授修鍊法輪功的故事

(明慧記者夏昀台灣採訪報道)人的一生數十載,所為何來?有些人渾渾噩噩一生,不曾思索;也有些人很早就開始追尋這個問題,但終其一生也不見得找到答案。任教於台灣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的林明德找到了答案,繼而他的人生也產生了變化!

'圖: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林明德及妻子楊美英參加二零一七年台灣法輪大法修鍊心得交流會。'
圖: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林明德及妻子楊美英參加二零一七年台灣法輪大法修鍊心得交流會。

已屆知天命之年的林明德,年輕時就開始尋覓解脫輪迴的方法。他和妻子楊美英在美國攻讀碩士、博士學位時參加了學校的佛學社。當時在社團里有一群人和他們一樣,雖然自認是佛教徒,仍然渴求尋覓著修鍊的方法。直到他們修鍊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後,才真正找到了超脫輪迴的方法。「我知道了人生的意義是返本歸真,不僅止於跳脫輪迴,是有更高遠的目標,而且是帶有使命的。」林明德篤定地說。

了悟人生的意義

一九九五年林明德完成學業正準備回台灣時,有人送給他一套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音帶及一本《法輪功》,他開始接觸法輪功。數年後,當年佛學社的社長專程找到他家推薦他一定要學法輪功,他找到當時校園中的煉功點加入了學煉,並通讀李洪志先生的所有書籍。

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他了悟人生的意義是為了返本歸真,返回先天的本性。他看待人生有了不同的視角。「以前,遇到事情時,我會慌,會著急。心裡有怨,對事情不滿,怨天尤人。」但是修大法後,他會正面去看待事情,「事情來了,就去面對,去處理、克服。現在很少起心動念,可以說是心如止水。」林明德緩緩地說。

對照法理處事

他以法輪功所教導的法理來處事,以「真、善、忍」來規範自己,對待他人,要求自己方方面面都要做個好人。這讓他在各方面有了很高的評價,歷任校長都來找他擔任行政主管,雖然工作壓力大,但對於長官的肯定與信任又盛情難卻。「事情都找上來了,就是把它做好。」心裡就是這樣的念頭。就這樣他兼任了十六年的行政主管。

林明德剖析自己的轉變。修鍊前,在做事的態度上,有時會便宜行事的對待,「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事情也還過得去,但現在看仍然是有漏、有瑕疵的。」修鍊後,拿法理一對照,就看到了問題在哪裡,「我們修真、善、忍,便宜行事就是不『真』,不符合法的要求。」所以他要求自己扎紮實實的把眼下的事做好,換得的是「更加心安理得」。

深獲肯定與信任

以更嚴謹的態度去對待事情,不僅心安理得,同時也換來他人的肯定。

二零一一年,全系十六位教授票選全數通過,推舉他擔任系主任。校長讚賞地說:「你們系所有教授都通過,這是我任內沒看過的。」

「林教授很照顧學生。」他在研究生間的風評同樣很好,不論是一般的或在職進修的研究生,學生們在找指導教授時,常會有人推薦他,他成為學生間優先推薦的教授。

他也深獲居住社區的居民信賴,多次被社區居民推舉為代表,管理社區事務。但因自身的工作事務繁忙,他得拜託大家不要再選他了。一次他主辦講座,邀約在電梯偶遇的鄰居參加,「你介紹的絕對是好的!」他得到這樣的回應,同時也看到鄰居出現在講座現場。

「我只是照法理去做事,沒有刻意去做。」以法輪功的法理作為處事的準則,林明德深得周遭人們的信任和肯定。

妻子的巨變

妻子楊美英自五年前開始認真學煉法輪功後,她的身心獲益良多。

楊美英在美攻讀碩士時,患有腸躁症和貧血,身心壓力很大而尋求信仰。回台後,在家長達十四年照顧高齡長輩和孩子,身心俱疲下,幾乎要得憂鬱症。身體的不適感、心中的不滿無法紓解,造成她情緒波動非常大。雖自認是佛教徒,也尋求念誦經文來排解,但高深難懂的經文念誦再多遍,她仍然覺得不究竟根本。

在楊美英覺得身體快要垮掉的時候,她突然有到校園煉功點去煉法輪功的念頭,並開始行動。而在閱讀法輪功的經書《轉法輪》時,其中有一句話:「整個人的修鍊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給她帶來震撼,她恍然大悟,原來道理這麼簡單,這是能指導她修鍊的書。

她不斷的從法理上理解到如何面對自己、面對事情,因此不斷地在改變,身心安定。「我是很重情的人,尤其對孩子,對朋友,但卻常常帶來困擾。」她描述說。修鍊後,她放淡對情的執著,代之而起的是更加善,不論是親子關係,還是朋友關係都變得更融洽。

「美英的個性改變最大,幾乎不再有情緒起伏很大的情形。」林明德觀察到。他回憶記憶深刻的例子,一次,青春期的孩子不耐煩地對妻子說:「你很煩,你讓我很丟臉。」他當時心想兒子死定了,超級風暴要來了。沒想到妻子卻沒有發飆,竟然什麼事都沒發生。他後來跟兒子說:「媽媽修鍊了,脾氣改善,算你走運。」兒子也認同。

兩位高級知識份子在法輪大法中尋得人生的意義,從而身心安定。

標籤: ,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留下評論

修鍊法輪功三天 晚期結腸癌患者痊癒

文: 北京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一日開始修鍊法輪大法(法輪功)的,這一天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
此前,我曾是一名被醫療專家診斷為結腸癌晚期的患者,已經無法通過手術治療,每天腹痛的死去活來,疼痛難忍,僅靠止痛針維持,真是度日如年。

有一天,同學告訴我:一般醫院治不了的病,很多人煉法輪功都煉好了。聽到這話,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於一九九四年九月一日走進了法輪功的煉功場。

第一天,站在煉功場還沒有完全學會動作,就感覺身體變的很舒服了。從這一天開始病痛就消失了,身體再也沒有疼痛過。我看見師父的法身戴著消毒面具給我清理身體,清除了我身體內的癌細胞。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真心感謝無量慈悲的師父。第三天,我就把家裡的葯全部扔到了垃圾場。婆婆見了,非常吃驚的說:這麼重的病,你才煉了幾天呀,就把每天幾百元的葯都扔掉了!我對婆婆說:不管花了多少錢,都沒有治好我的病,每天照樣讓我痛苦不堪、疼痛難忍。可我煉了三天法輪功就好了,我師父救我來了,請您放心,不會有事的。

修鍊大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婆婆說我變的年輕了,臉色也由黑黃變的粉白了。大法太神奇了,使我由病魔纏身恢復到了健康狀態。我決心聽師父的話,好好修鍊大法。

我修鍊大法後,慈悲偉大的師父不僅給我清理、凈化了身體,使我身心受益,提高了自己的心性與層次,還惠及了我的家人,清除了我先生多年的牛皮癬頑疾,使其身體恢復了健康。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在我修鍊大法兩個多月後,也就是一九九四年十一月,聽說師父要在廣州舉辦講法學習班,得知消息後,我很想要參加師父舉辦的學習班,到現場聆聽師父的講法。出發時,先生送我去機場的路上跟我講:你走了,治療我牛皮癬病的葯也用完了。我感到很無奈,我先生患上的牛皮癬病非常嚴重,在其右耳、耳孔內部及大腿內側等處長滿了厚厚的牛皮癬,痛癢難忍。嚴重時,在癬上裂出大口子,並往外淌血,皮質也增厚,真是苦不堪言,去了多家醫院都無法治好。醫學上稱牛皮癬為頑症(即不治之症)。

我在廣州聽李洪志師父講法時,師父要給大家清理身體,請每位學員想好自己身體上有哪種不好治的疾病,如果自己沒有,也可以想自己家裡親人有哪種不好治的疾病。我當時立即就想起了自己先生的牛皮癬病。李洪志師父說想好一種不好治的病後,聽師父的口令,每人跺一下腳,然後師父一揮手,一股強大的能量瞬間穿過每個學員的身體,大家好象都沒有站穩似的搖晃了一下。等我聽完師父的講法回到家裡,看到我先生的牛皮癬病好了,皮膚也恢復正常了。從那時到現在,也一直從未發作過,皮膚也完好如初。

我親眼見證了李洪志師父的神奇,大法的美好。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奇效

文: 心愿/明慧網

祛病健身

去年臘月二十三小年那天上午,姐姐給我來電話說,將近一個月了,總是頭暈,血壓在140~170,走路都不敢走快了,也不能出門,去了幾個醫院,也沒查出怎麼回事兒,就給開些降壓藥,當時吃,管一會兒用,用不了多長時間,血壓又升上來了,眼下都過年了,家裡家外的活兒都幹不了,心裡挺著急,身體也很難受。我說:您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她問:就那麼簡單嗎?我說:就這麼簡單,一定管用!她高興的掛了電話。

到了下午,我有點兒不放心,給姐姐打了電話,姐姐高興的說:從給你打完電話之後,我就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兒就好了,真靈,我還睡了個午覺,現在一點兒也不暈了,血壓也正常了。

因為姐姐很相信大法,很支持我給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等組織),主動陪我走親串友救眾生,有時還幫我說,所以姐姐很快就得了福報。

凱凱能跑三千米了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份,我回家給父親過生日,二叔、三叔都來了。吃完飯,三叔和我說:凱凱(他外孫)得了一種病——脹肚,到石家莊各大醫院都看了,也沒有查出什麼結果,錢沒少花,孩子罪也沒少遭,脹肚脹的厲害的時候,肚子鼓鼓的,硬硬的,不能吃也不能喝,看孩子難受的樣子,大人們心疼的在醫院病房裡放聲大哭。時輕時重,孩子連學也不能上了。三叔說:「如果還不見好轉,讓他媽媽帶著凱凱到北京大醫院去看看,你離北京近,讓她們娘倆到你家住,人生地不熟的,好有個照應。」我說:行,沒問題。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遇到事絕不是偶然的,我一下想到了,只有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能救這個孩子。第二天,買了禮品,我和姐姐去了三叔家,只有凱凱一人在家。

孩子吃激素吃的臉挺胖,肚子硬硬的。我問凱凱:你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他不加思索的說:「我相信。」我從兜里掏出「法輪大法好」的項墜戴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又給了他一個「法輪大法好」護身符,凱凱拿著護身符高興的翻看著,我給他講了入少先隊的危害,凱凱特別爽快的退出了少先隊組織。我告訴他:你的病只有法輪大法師父能救你,你就在家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姥爺、姥姥、媽媽回來,也讓他們幫著念,你的病就能好。凱凱高興極了,說:行!

後來聽弟媳婦說:凱凱沒多久就上學了。去年又回老家,聽三叔說:凱凱在學校運動會,還報了三千米呢!是大法師父慈悲救度了凱凱。

法輪大法給我女兒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八年春天的一個清晨,女兒騎自行車在上學的路上遭遇了車禍,親朋好友都目睹了出事的現場,又高又大的集裝箱車頭給撞的面目皆非,玻璃、大小燈,車橫杠七零八落,自行車撞飛好幾米遠,成了一堆廢鐵,大伙兒都說:這孩子十有八九生還的希望不大,即使活下來……我焦急的趕到醫院,驚喜的看到女兒四肢健全,而且當時還很清醒,我激動的趴在女兒耳邊說:孩子是大法師父救了你,等好了跟媽一起煉功。女兒還使勁點了點頭。

長途貨車車速很快,不知將女兒撞出多高多遠,摔在柏油馬路上,丈夫從工地回來,到交警大隊,交警隊長一見面就說:我處理了這麼多年的交通事故,還沒見過象您家這樣的,車撞的那麼慘,孩子還能活著,您等於撿了一個孩子。

女兒學校的校長、主任、老師都去看了現場,個個稱奇。老師們說:「這孩子命真大,這家人一定積德行善了。」還有個朋友開玩笑說:「媽媽煉法輪功,女兒的頭硬的敢把汽車給撞壞了。」

女兒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顱骨損傷),不久出院了,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警察念法輪大法好 癌症消失

文: 安徽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祛病健身

我今年六十九歲,我家有一個親戚,她是派出所的一個警察,四十多歲,去年元月份到合肥省立醫院檢查身體,查出是宮頸癌。省立醫院大夫說,他們治不了,得轉到上海去治。回來辦轉院手續時,我知道這一情況,我想見她一面,結果她走的急沒能見到。
我給她打電話:聽說你的身體有點不舒服,不管怎樣的大小毛病,你只要記住你叔告訴你的兩句真言,只要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要真心念,她說好,謝謝叔。她以前已經三退了,後聽孫子說,她去上海的路上就開始念了。

到上海,醫生檢查後說:各項指標都符合癌症,而且長的特快,大夫斷定是癌症,要開刀取出腫瘤。我又通過視屏電話和她說,叫她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好我記住了,她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出院時化驗報告出來了,不是癌症、是肌瘤,連大夫都說是奇蹟。

回來家後,我們一家人去看她。我的五、六個兒女們在路上就說:爸,你到那別說啥,人家是警察,也不一定信,別把人家的飯碗搗掉了。我說沒有命能有飯碗嗎?我知道該怎麼做。

我們一家到她家後,她在床上躺著,看我們來了起身坐起來,說:「叔你也來了,你教我的兩句話可幫了大忙了,痛時、睡不著時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痛了,迷迷糊糊睡著了,不但不痛了,能睡著了,而且癌症也沒有了!」

這就是大法的神奇。我的兒女們都聽的真真切切,當時就改變對我的態度了。通過這件事,幾個兒女也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但還有幾個兒子被邪黨謊言毒害太深,怎麼說也聽不進去,我感到救人真的很難,真的為他們傷心。

因為本人文化水平有限,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標籤: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留下評論

澳洲華商修鍊法輪功 肝癌康復 二十年身體健康(圖)

(明慧記者夏純清墨爾本採訪報道)「人生七十古來稀」是一千多年前唐朝著名詩人杜甫的名句,在百歲人瑞都不稀罕的現代,七十歲已不算高壽。然而,澳洲墨爾本越南華人劉先生,二十年前曾因肝癌幾近離開人世,如今快七十歲了,他不僅精神矍鑠,而且感到越活越年輕,在親友眼中,很不尋常。這是他修鍊法輪功之後親身經歷的奇蹟。

時值美國的感恩節,劉先生表示,內心對法輪大法師父的感激伴隨著自己二十年的修鍊路,他說:「真的是沒辦法用語言來形容對師父李洪志先生的感恩。」

'圖1: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劉先生感恩李洪志師父的慈悲救度。'
圖: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劉先生感恩李洪志師父的慈悲救度。

求醫十載 壯年得絕症

劉先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年輕時為了逃避越南共產政權的迫害,隨朋友一起坐船逃離故土,經歷了九死一生,以難民身份在美國落腳,之後再移民澳洲,娶妻生子。

正當兒女雙全、事業有成之時,劉先生的肝臟出現病變,鐵蛋白持續升高。劉先生用盡中西醫的治療辦法,後來常年熬煮中藥,各種偏方都嘗試了,不知撒出多少錢財,就這樣治療了十年。最誇張的一次是總花費超過兩萬美金赴瑞士,僅是為了打一針羊胎素。

一九九七年的驗血報告出來後,劉先生的西人家庭醫生就告訴他,鐵蛋白的指標不能超過四百七十,否則就要考慮準備後事了。一九九八年一次複查之後,劉先生一看結果,真的到了要「準備後事」的階段了。

「當時兒子才十歲,我感到很絕望,著手購買人壽保險,受益人是我的家人。」劉先生說,「因為癌症,多年來我基本沒有正常的睡眠,臉色灰暗,外人辨不出我的實際年齡。」

雖然度日如年,但基於求生的本能,他還是不甘心就這樣死了。

放下生死 返本歸真

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劉先生打電話給一位練氣功的朋友求助,朋友勸他修鍊法輪功,甚至明白地告訴他「要放下生死」,此時,他也回憶起因生意原因去香港期間,在電視上看過介紹法輪功的專題節目,當時的感受就是很吸引人。

其實,劉先生一九九六年就買了一本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只是偶爾讀讀。如今,走投無路之際,他再度捧起這本書,決定好好照著學、照著做。

三個月後,抱著驗證效果的心態,他去醫院做了一次化驗,結果,鐵蛋白不降反升,甚至雙倍的高。這就如一記棒喝,劉先生表示,自己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書中一開始就講到的法理,也立即明白過來,只要是真修,師父會給弟子凈化身體,怎麼還會有不正常的狀態呢?

「因為一走入真正的修鍊,我任何不好的癥狀都沒有了,吃得好睡得香,人也變得紅光滿面,怎麼還會有不正常的鐵蛋白呢?」

他想到,對修鍊人來說,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這樣的結果,一定是要他去掉「有求的心」。

這一次,劉先生徹底不再想自己曾經病入膏肓,每天除了工作和家事,就是讀書和煉功。二十年來,沒有再吃過一粒葯,也再沒有去看醫生或化驗,身體非常健康。

修鍊法輪功前後,劉先生身上發生的奇蹟般的變化,讓當時在大學裡讀藥劑師專業的女兒親眼看到大法的超常,繼而也走上了大法修鍊路。

親耳聆聽師尊悉尼講法 堅定正信

劉先生說,無病一身輕,他明白是師尊為弟子凈化身體、是大法修鍊的第一步,接下來如何按照「真善忍」做人、以及對法理的領悟,要通過精進實修。

「一開始,我的腿很硬,大概用了半年的時間,才能完整的把第五套功法煉下來。」劉先生回憶說,「那時候,打坐時腿真的很痛,我就用鬧鐘,五分鐘一次增加盤腿的時間。」

「我能清楚的感到,忍痛堅持打坐的過程中,有一團一團的黑色物質不斷離開我的身體,就象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里說的那樣。」

一九九九年五月,李洪志先生親臨澳洲悉尼法會講法答疑。那一次悉尼之行,是劉先生終身難忘的經歷。

作為新學員,有幸親耳聆聽師尊講法,劉先生在法會現場淚流不止。他說:「師父的每一句話都能打到我的內心深處。那種感動無法用語言來表達,聽師父講法的時候,我一直在哭,停不下來,真的沒法兒止住眼淚。」

法會結束,他更加明白了師尊引領的是怎樣一條正法大道,他說:「我當時信念更堅定了,無論會遇到什麼,我都會跟隨師父走下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在十八年海外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歷程中,劉先生說:「從九九年七二零一開始,我就盡自己所能參與同修們的講真相活動,這個過程中,沒有任何東西能動搖我的正信。」

「從二零零六年我開始背誦《轉法輪》,真的能更好的領悟師尊的法理,通過向內找、在日常生活遇到的矛盾中提高心性。」

最後,劉先生分享說:「從修鍊一開始,我就感覺身體輕飄飄的,十幾年來,都是如此。對比二十年前的照片,我現在更顯年輕。真的很神奇。」

標籤: , , ,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 , | 留下評論

閻羅殿上報出李洪志師父名號 死而復生

文: 中國東北法輪大法學員

我今年五十四歲,是一九九八年元月開始修鍊法輪大法的,修鍊時間不長,肝病、腰椎盤突出,就不翼而飛,身體達到一身輕的狀態。後來,由於自己修的不是很精進,被邪惡勢力抓住把柄迫害,幸得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尊保護,得以起死回生。早該寫出此件事情,在求安逸心和其他人心中拖了好幾年,在同修們的提醒下,現將我這次的神奇經歷寫出來,以此來證實法輪大法的超常神奇與李洪志師尊的慈悲偉大。

那是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晚,我在外打工下班騎摩托車往家走,由於延時下班,已是晚八點多鐘,急著往家趕行駛中也不知不覺的就加快了速度。突然「砰」的一聲後輪胎爆裂,摩托瞬間失控,把我摔在水泥路上,又在強大的慣性下重重的撞到路邊的大樹上。當時只覺的眼前一片漆黑,身體特別沉重,動不了,也說不出話,但意識清醒,心裡不停的求李洪志師尊救我。這時過來一個騎摩托車趕路的人,他扶我坐起來,問怎樣與家人聯繫。我艱難的掏出電話,找出妻子的號碼給他。他打完電話還給我時,我手臂已經不能伸出來接手機了,瞬間就昏迷過去了。妻子打車來到事發現場,她們把我抬上車送到縣醫院搶救。

在醫院裡昏迷中,我只有堅定一念:相信李洪志師尊能救我。所以在昏迷中有時也發出呢喃的聲音:「師父救我,師父救我……」醫生見此便問家人我是否信仰什麼?家人告訴說:「修鍊法輪功。」有一醫生說:「那就看他的造化了。」和我家屬一起來醫院的鄰居見此,十分不解並嘲諷的說:「都啥也不是了還叫他師父呢」。我哥哥打電話給一當醫生的親屬詢問該咋樣搶救,親屬問:「有沒有血壓了?」答:「沒有了。」親屬:「血壓都沒有了你還敢動?那不完了嗎?」我哥木訥的說:「那完了咋整啊?」親屬無奈的說:「那你們就照量辦吧。」

我沒有血壓,打著氧氣只有微弱的呼吸,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搶救著。在手術過程中,我的元神迷濛的被兩個看不清面孔的「人」帶領著不由自主的跟隨著它們走,來到了一個好似古代的一個廳堂里。

在廳堂桌案後面坐著一位身著好似宋代官服,紅彤彤的臉,大嘴巴大鼻子相貌醜陋的官吏,兩旁分別站立數個披頭散髮有的頭髮還是紅色的,青面獠牙面目猙獰象似古代差役的「人」,手中都拿著叉子、棍棒等各種兵器。官吏問我:「你在人生中做過哪些好事,積下什麼德行?」我鄭重的答道:「沒做什麼好事,也沒做什麼壞事,也沒積攢什麼德行。我只修鍊了佛法,是李洪志老師的弟子。」

官吏一聽站起來(同時兩邊的「差役」一下就後退離我遠了一些,但我並沒有看到它們移動腳步)說:「你很好,在這時候還能記你師父,對師父很尊重,要守住這一念。你這生命不歸我這面管,你回去吧,你就好自為之吧。」說完朝我一揮手,感覺好像推到了我一下(按這個空間的距離看他離我有四米左右)。「呼」的一下,我好像是坐滑梯似的從高處墜了下來。同時感覺到醫生拍著我的臉、喊我名字,並用筆劃我腳心。由於傷勢太重,脾臟摔碎,左側肋骨九根骨折,內五臟嚴重受損傷以致衰竭,在胸腔內取出約四升瘀血,醫生說這還不算手術中擦拭的血,同時補進體內3.4升血。

從晚上十點一直手術到第二天早晨四點多鐘,最後通知家屬:「生還的希望太小了!」並勸說家人轉到省城大醫院搶救,同時也說:「即使是轉院也恐怕在半路上就沒命了,兩手準備吧。」

就這樣,家人用救護車帶我轉至省城大醫院。在醫院的急診,幾個醫生先後撥開我的眼睛看看後就都走開了,都認為沒有活的希望並拒絕入院。後來通過親屬託關係勉強住進醫院。經醫生研究決定放開治療,切開喉管下呼吸機拉動肺呼吸。

在手術急救中,我元神再次離開身體,沒有任何感覺的飄起在空中,我十分清楚的看見醫生在按壓我的胸部,而且同時我的意識中居然還想到了以前我看到的美國有關人的靈魂是否存在的測驗的報道(美國的測驗是在瀕臨死亡人的房間的天花板上放一件東西待其蘇醒後看是否能答對),我想如果現在要是測驗我,我肯定能答對!

這時我意識到再繼續長時間的遊走,肉身就得扔下了,就得死亡了,我想我不能走,我還沒有完成我的使命,我得回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才是我這一生的目地。只此一念就又回到肉身上了。此時我就有了意識和知覺,也感到有人拍打我的臉叫著我名字,可我無力做出任何反應。我想這樣不行我得做出反應,讓他們知道我還活著,就使盡全身力量,最後只是手微微的動了一下……

祛病健身

就這樣我稀里糊塗的不知啥時從昏迷中蘇醒過來,迷惑的看著周圍的醫務人員,其中一醫生告訴我:「這是某某某醫院,你來到這已經是第六天的下午了。」這樣我才知道我已經昏迷了六天了,由於不排泄,全身浮腫很嚇人(在這期間妻子與多位同修一直給我發著正念)。

後來一博士醫生告訴我當時的情景:當時你眼睛瞳孔都散了,已經停止了呼吸,心跳都停了,準備推出手術室了,可是你又有知覺了。你這生命真是奇蹟呀,太神奇了,你好好珍惜吧!

…… ……

後來,在一天早晨煉第五套功法,入定時,看見天上飄來一個黃綠色的包袱(手工疊的那種),來到我左腋下,要進入我的身體。我意識到這不是好東西,是敗物,我當時對它發出一念:「滅」。此包袱立即炸碎,全是膿血一樣極髒的敗物。

從這天以後,我就能正常吃飯喝水了,胸腹也不脹了,身體也漸漸恢復如初了。在當年的秋收農忙時我就能正常下農田幹活了,並且每年農閑時還能外出打工,重體力活也一樣干,三百多斤的東西還能抱起來,身體沒有任何不適 ,走路甚至比年輕人都快。

當時醫生都認為「即使是好了也得留後遺症的」,可我現在啥事兒沒有!這神奇的一切也只有在法輪大法修鍊的人身上才能出現,若沒有李洪志師尊的保護我是活不到今天的。

來源:明慧網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澳洲西人修鍊法輪功祛除癌症(多圖)

(明慧記者李正澳洲採訪報道)明慧網第十四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鍊心得交流會圓滿結束不久,曾參加過天安門和平上訪的澳洲西人學員丹迪斯.約翰遜(Denice Johnson)由衷表示:讀明慧大陸法會文章幫助我走過兩次生死關。從中幫我加強了正念;明白了怎樣祛除「病業假相」,使我成功祛除了癌症。

澳洲西人受益大法 上天安門和平請願

二零零零年六月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鍊的丹迪斯,在修鍊初期她只是感覺今生今世能找到返本歸真之路很幸運,而在不知不覺的修鍊過程中,她發現曾患有連醫生們都解決不了的多年吸煙造成的肺氣腫不治而愈了,過去由於呼吸困難不能步行太久的她,現在能在天國樂團演出中邊吹號邊遊行了,這令她感到修鍊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圖1: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從墨爾本趕到悉尼海德公園(Hyde Park)參加遊行的丹尼斯
圖1: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從墨爾本趕到悉尼海德公園(Hyde Park)參加遊行的丹尼斯

當她得知使海內外千千萬萬人受益的法輪大法卻在中國被無辜打壓時,她太震驚了!為了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表達她對大法師父李洪志大師的感恩,她曾與兒子斯圖爾特及澳洲西人學員,共十人於二零零二年三月七日,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他們在去天安門之前帶著印有「全世界共有五十三個國家的一億人在修鍊法輪功」字樣的標籤四處張貼、散發。他們還刻了一枚寫有中文「真善忍」的印章,走到哪裡就將這三個字印到哪裡。他們被非法抓捕後告訴警察:我們就是想讓受蒙蔽的中國人民知道,在中國以外各個國家的人們都可以自由修鍊法輪功。

當時,十位澳洲西人學員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遭非法抓捕後被強行遣返,於三月九日上午抵達墨爾本後,澳洲多家主要媒體ABC電台、7頻道、9頻道、10頻道等出席了新聞發布會,媒體的覆蓋面空前,使得全澳洲人民藉此機會從正面更加深入地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

圖2:十五年前丹迪斯(右4)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而遭非法抓捕後被強行遣返、抵達墨爾本機場
圖2:十五年前丹迪斯(右4)前往北京天安門和平請願而遭非法抓捕後被強行遣返、抵達墨爾本機場

明慧大陸法會 促海內外大法弟子比學比修度難關

丹迪斯和大陸同修由此結下的特殊緣分,使她在之後遇到巨難時,得到了無數大陸同修的援助,雖然是無形的,但丹迪斯感受到的是如此的重要和難忘。

在她從北京回墨爾本九年後,她被診斷出癌症,同時,她意外的在明慧網上發現了一篇第九屆大陸法會交流文章,對她幫助極大,她表示:「那時我讀到大陸法會交流文章時,我非常驚訝:大陸同修還有這樣的法會呀?同時我也非常高興。因為當時我身邊基本沒有親朋好友能幫助我,只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用大法來洗凈我、改變我,還指引我去讀大陸法會的交流文章,讓大陸同修用書面交流形式來幫助我。」

丹迪斯非常感動的哽咽道:「在那幾年反覆祛『病業假相』過程中,我整天除了學大法著作外,就是讀大陸法會的交流文章。讀他們的交流文章對我的幫助極大,他們幫助我幾次超越、祛除『病業假相』。每當我讀交流文章時,我的身心感覺很舒服,並有種特殊的感覺,那種如他們在直接的、面對面的講故事給我聽的感覺,這是一種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的、最好的、最奇妙的感受。我能很真切的感受到他們正在幫助我,我明白這背後蘊含的全部是師父慈悲的安排和加持。」

通過學法煉功和閱讀大陸法會文章,我成功祛除了癌症,今年六十三歲的我現在很健康,還在澳洲國防部全職上班,路上單程需要開車一小時。為避免塞車,早上我提前到單位先煉功。我利用上班的中午休息時間學法,喝茶休息時間發正念。多餘時間練習吹法國號,我需要練習到我能吹到的最好的水平,因為我參加天國樂團演出,需要用吹號去講真相救人。」

圖3:今年四月二十五日,丹迪斯去香港參加講真相活動
圖3:今年四月二十五日,丹迪斯去香港參加講真相活動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

誠心求李洪志大師 新生兒先天殘疾不治而愈(圖)

文: 赤峰法輪功學員 白雲/明慧網

我今年六十八歲 ,是內蒙古赤峰大法學員。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我的重孫女出生了,當時接生的大夫說孩子有點小毛病,抱到產房,發現孩子的右腿膝蓋朝後長著,孩子的父母,奶奶都急的直哭,到市裡幾家醫院尋診都沒有辦法,醫生建議去北京做手術。這麼小的孩子做大手術,誰能保證能做得好呢?全家人都陷入痛苦、絕望中。

但我心裡很平靜,回家學法、煉功,求師父救救這孩子。

第四天早上五點多,兒子在醫院給我打電話,說您快來看看吧,孩子的膝蓋轉過來了!此時我激動的直流眼淚,心裡真心謝謝師父!那時的心情無以言表,弟子就這麼個心愿,師父都幫化解危難。可弟子這些年都沒做好,師父都沒嫌棄我這個弟子,真是師恩浩蕩!師恩難報啊!!

'嬰兒右腿膝蓋朝後,腳丫朝前的照片'
嬰兒右腿膝蓋朝後,腳丫朝前的照片

'現在的照片'
現在的照片

標籤: ,
發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師, 認識法輪功 | 標籤為 , |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