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大法弟子回忆李洪志大师

文/长春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1月25日】李洪志师父传法的艰辛不仅表现在到各地办班身体的劳累上,更在操劳心上,真是“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高处不胜寒》)。九二年九月长春四期班虽有上千人参加,入冬后能坚持下来的炼功点不多,有的人还掺炼了别的功法,把李洪志师父给他下的法轮都弄变形了。年底李洪志师父回长春来看到这种情况很伤心,但他没说什么,求他调整法轮的人,他都帮他们纠正过来,并告诉他们造成法轮变形的原因,以后注意就是了。我感受到,李洪志师父最痛心的是学员不珍惜大法。

对于坚修的学员李洪志师父就给他们鼓励。有一个炼功点的辅导员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九三年三月下旬的一天,一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到他们点来发传单,说某某气功师来办班,动员他们参加。当时他们正在炼功的八个学员都表示只炼法轮功,别的什么班都不参加。那小伙只好悻悻的走了,当他推车刚走出这个炼功点的场地的一瞬间,八个学员中有七人都看到了李洪志师父法身站在自己身边。当时他们非常激动,他们认识到这是李洪志师父在鼓励他们,肯定了他们做的对。这件事在学员中迅速传开,到炼功点来炼功的学员越来越多,很快超过一百人,成为当时长春比较大的炼功点。

这个炼功点有一位姓刘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患脑血栓偏瘫十多年了,是人扶着她去参加班的。第三天教炼抱轮时她感觉一股热流从头到脚通透全身,那以后她就自己能走路了。后来她消病业时反应很重,但她坚持不上医院,我去看望时她已过关了。她对我说李洪志师父鼓励她,在她过关过程中,李洪志师父法身一直看护着她,还给她显现了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你真修,我真管”。

这老太太是开着修的。

可是在九四年宋某某等人状告李洪志师父说他没有功能,理由是宋某某开小车送李洪志师父时出了车祸,他就说李洪志师父为什么没有保护他。其实那次车祸很轻,只是车受了点伤,人一点事都没有,如果不是李洪志师父保护,说不定会发生多么严重的事呢。车毁人亡都是可能的。

李洪志师父什么功能都有,但他是来度人的,如果随意使用功能那不是破迷了吗。但是如果需要而又不造成破迷,李洪志师父也会用一点小功能。例如,一次长春站一位副站长接到北京电话,说李洪志师父说将于某天乘某次车某号车厢回长春。这位副站长带了一位学员到车站去接李洪志师父。她俩分别站在那节车厢的两个出口处,可是没有接到李洪志师父。她们打电话问师母,师母说李洪志师父是乘那趟车那节车厢回来了。她们明白了李洪志师父的用意是不想麻烦学员去接他,他不想你看到他,他从你面前走过,你也看不见。

李洪志师父办班时,常常遇到各种干扰,李洪志师父总是能沉着化解开,而且还会反过来利用它们锻炼学员。

记得九四年办长春第七期班时,白天班开班第二天,李洪志师父刚开始讲法就停电。我们很着急,怎么办?下面坐着一千六百多人怎么听法呢?李洪志师父一点不着急,他温和的说:你们不是有录音机吗?买几节电池利用录音机的两个音箱一样可以扩音,今天就改为先教动作后讲法吧。

礼堂管理人员说,那段时间从没停过电。我们知道这肯定是干扰。在我们去买电池的时候,学员就学动作。礼堂管理人员觉得不可思议,利用录音机的两个音箱扩音,竟然能使一千多人听课。他们看到了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超常。

后来我们在办看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班时有一次也遇到停电,因为是晚上一片漆黑,我们想到了李洪志师父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怎么处理的,所以没有惊慌。一位同修去和管理人员联系,我就利用这个等待时间给大家讲本市学员修炼中的一些突出事迹,大家很安静,也没有人离开。电工很快排除了故障,学习班顺利進行。

对信师信法的考验从一开始就存在着。干扰并不可怕,对于真心修炼的人一点作用都不起,但对于抱着执著心有所求的人来说,就可能使其与大法擦肩而过。

九三年一个小报攻击李洪志师父,质疑李洪志师父的高级气功师证件是否有效。同修们交流后,认为李洪志师父是来度人的大觉者,不是由常人来评定什么职称的。但另一个炼功点的同修告诉我,她们点就有一个平时看上去表现不错的人,看了那个小报不炼了。李洪志师父对待这个事件的态度是不理它。李洪志师父说那个小报是一对夫妻办的,气功师到它那个城市办班时,它都要索取赞助,李洪志师父没有满足它过份的要求,它就攻击李洪志师父。李洪志师父不理它,它也就自灭了。

李洪志师父早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发表的经文《为谁而修》中说:“从另外一方面讲,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谁也一样,他对气功的批判那不是常人的认识吗?他能有资格否定佛法与修炼吗?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批评气功的人有能力指挥佛吗?他说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吗?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

99年7.20后,中共集团对法轮功和李洪志师父的造谣、诽谤更是铺天盖地而来。但真修弟子都凭着对李洪志师父的坚信和对法的坚信一路走了过来。

有些干扰来自学员内部。九三年一个杂志出了一本专集,以文艺形式介绍李洪志师父的生平、修炼和传法过程。有学员一看不符合大法也不符合李洪志师父的情况,就要求总站组织大批判(这显然是党文化的思维方法)。李洪志师父一再劝说他们不要那样搞。李洪志师父说那作者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只是他才跟两个班,又是抱着写作目地来听法的,并没有真正理解法,再说文艺作品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允许有想象的空间。叫大家不把它当法学就行了,不要搞什么大批判。李洪志师父在会上会下说了好几次,学员才刹住车。李洪志师父对那件事的处理使我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的宽容、慈悲和博大的胸怀。

李洪志师父常说我们这一法门开在常人中,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我觉得这句话的内涵太大了。

我反复学习这句话,才慢慢明白当年李洪志师父做的一些事。

后来我看到有些学员以为正法时期就要结束了,常人中该干的事也不干了,就等着圆满了,结果给自己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其实都是没按着李洪志师父的话去做:“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

大法是千秋万代永远要传下去的,李洪志师父的言行对未来人类都有影响。李洪志师父在《在美国讲法·在纽约座谈会上讲法》中讲:“因为我讲法也在身教。我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举动,甚至于我穿衣戴帽,有些人都想要学,所以我就非常注重这些大小事,不但传正法我人也要身正。”李洪志师父对自己的言行是非常注意的。比如我有幸多次和李洪志师父同桌吃饭,我注意到李洪志师父是吃肉的,但吃得很少。我想李洪志师父吃肉是因为人类是需要吃肉的,吃得很少是因为作为修炼人我们不应有对肉的执著。

人们说万事开头难,法轮功起步也是非常艰难的,但发展迅速。在初期,李洪志师父为了让人们了解法轮功也出手为许多人治病。我的朋友中就有许多人有过这样的荣幸,比如我有位朋友她本人患类风湿,她丈夫患萎缩性胃炎(据说那是胃癌的前期),经李洪志师父调治了一次就好了。

李洪志师父家里经常有许多人去求治病,李洪志师父非常辛苦,早上还要到公园去炼功洪法。许多跟李洪志师父炼功的人病很快就好了。比如我一位朋友的婆母脖子上长了个鸡蛋大的瘤子,大夫说是癌要动手术,朋友把婆母接到长春来准备动手术,在动手术前她带婆母到李洪志师父炼功处去跟着炼功,她的瘤子就消失了。原来此人家里供的那个东西在折磨她。当时李洪志师父并没动手给她治她就好了,同修说在李洪志师父的场中那东西呆不住,不是化掉了就是逃走了。

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师父办第一期班时,就有近二百人参加,这在当时是很不容易的。六月中旬长春第二期班结束后,李洪志师父就上北京去办班了。八月回来又办第三期班。

我参加的是九二年九月八日到十七日的第四期班,是在吉林省委礼堂。别人告诉我那礼堂有一千个左右的座位,我看座无虚席,让人惊叹法轮功发展真是神速。当时有一个中年妇女腰部受重物撞击造成瘫痪,久治无效,被人抬進会场,李洪志师父给她调治了几分钟后,她就能自己站起来走路了,还绕会场走了三圈。从此她和她丈夫每天都到公园炼功。她的事迅速传开,许多人都到她炼功的地方跟她一起炼功,一九九二年九月十四日,李洪志师父到她们点清理了场地,她们的炼功点这一天正式成立。

九月十七日长春第四期班结束后,李洪志师父当晚就要乘火车到外地办班,我们邀请李洪志师父到我们炼功点来,十七日早上,李洪志师父一来就围上了五、六十人求治病,李洪志师父微笑着同意了。李洪志师父说:你们排好队,我给你们一人只治一个病,你们要达到完全康复就炼法轮功吧。

从这天开始我们的炼功点就正式成立了。给那么多人治病,李洪志师父是很累的。李洪志师父晚上讲完法后,还要乘火车到外地,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到各处去办班。李洪志师父在两年半的时间内办了五十四期班。当时李洪志师父传法的辛苦是人们难于想象的。李洪志师父在那两年办班传法期间,很少回家,除非在长春办班。

在长春办班期间,李洪志师父晚上讲法,早上到各炼功点辅导学员炼功、给学员净化身体,因为不断有新学员来炼功点。我的一个朋友就讲了她的一次奇遇。她很年轻,但患一种无名高烧症,查不出原因,高烧经常超过摄氏四十度,打抗生素、退烧针都无效,靠吃激素维持,曾被送到病危病房,离太平间只差一步。但奇怪的是她到她丈夫所在部队探亲时,吃部队医院大夫开的中药草药好使,能退烧。回到家吃同样的药就不好使。我很同情她,就劝她来炼法轮功。她刚来炼功,就遇到李洪志师父到点上来,当时她正在抱轮,就感觉有个东西转了几圈跑了。她睁眼一看,李洪志师父正站在她身边。她事后对我说她明白是李洪志师父给她净化身体,把造成她患无名高烧的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因素清除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犯过病,身体越来越好。

因为炼法轮功有奇效,炼功人越来越多。我们炼功点到九四年初就增加到二百人左右。由于我们的场地较小,一部份学员就到我们炼功点附近一个大广场去建立一个新炼功点,到九四年六月,到那个点上来炼功的学员就多达五、六百人。

李洪志师父不但给我们讲法,李洪志师父的行为也处处体现了大法的精神。我有幸多次接近李洪志师父,我感到李洪志师父处事都是法的体现。一次李洪志师父回长春办班,那时别的气功门派都不景气,只有法轮功的影响越来越大,所以市气功协会邀请李洪志师父去座谈,当时我有幸也参加了。在会上有别的门派的人对法轮功发难,他们仗着年岁大,对李洪志师父说话很不客气。李洪志师父先是温和的给他们解释一会儿,后来一看他们蛮不讲理,李洪志师父就站起来向主持人告辞,不和那些人争论。我看那些人是出于嫉妒心在找茬。

李洪志师父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用讲故事的方法给我们讲法。九四年八月十九日我们几个学员到长春机场去送李洪志师父到延吉办班,在候机室等待的时候,李洪志师父给我们讲了他经历的一件事。我想李洪志师父是要给我们讲一层法。七六年时李洪志师父还在部队工作,九月九日那天晚上李洪志师父正在值班,当时的中国人都知道那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切娱乐活动都停止了,城市非常安静,李洪志师父的枪突然走火。我们听到这里都为李洪志师父捏把汗,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恶党的残暴。我当时急忙说那怎么办呀?李洪志师父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说了一句“就是要叫你丢把脸”。这句话我记得特别牢,我觉得它的内涵太大了。所以后来有人当着许多人的面骂我时,我不难受,我心不动。

我深感自己是太幸运了,自炼法轮功以来从未吃过一粒药,今年我虚岁七十二了,虽经历了三次累计八百六十天牢狱之灾的摧残,有李洪志师父的慈悲呵护,身体仍然健康。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还有一件事在长春老百姓中影响很大,那是在九三年十二月,当时李洪志师父正在北京参加东方健康博览会。他家所在的那栋楼发生了一场火灾。那是一栋四层的楼房,李洪志师父家住在四楼的中间,起火的一家正是李洪志师父家的隔壁邻居。李洪志师父家两边的邻居都被烧了,处在中间的李洪志师父家却安然无恙,只是在救火时水把家里的东西淋湿了。救火的人進去一看发现书架上有佛的塑像,墙上有菩萨画像(那都是李洪志师父自己制作的),救火的人就出去到处说,那家供佛、菩萨的人家有佛保佑,没遭到火灾。现在想来这肯定是旧势力的干扰,但被李洪志师父排除了。

正是:“千辛万苦十五秋 谁知正法苦与愁 只为众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罢休”(《洪吟(二)·难》)。

李洪志师父您太辛苦了。

文章来源:《忆师恩》

标签: ,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