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大师在贵阳传功讲法的珍贵回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九三年五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应贵州省气功协会的邀请,风尘仆仆赴贵阳传功讲法。

甲同修回忆:

五月二十五日,我赶第一班车提前来到地矿小学的大门口,就看见一位高大、英俊、目光炯炯、红光满面的青年人,正和助手们一道摆挂“法轮大法八大特点”的横幅和法轮图标,随后向前来咨询的人们分发法轮功简介。我上前一问,才知道这位高大的青年人就是当下享誉全国的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

我当时心里升起无限崇敬之意,过去我见过的气功师,个个都架子大得了不得,还从没见过这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气功大师,还和弟子一起亲自动手布置场地,做这些活。

接着大家象见到亲人一般,无拘无束的向李大师咨询了许多炼功、敬佛信神等各种问题,李大师总是笑眯眯的,不厌其烦的耐心解答,谆谆教导。李大师解答问题时深入浅出简单明了,都讲到人的心里去,听起来非常舒服,犹如清泉灌透心肺,听者无不心悦诚服,都纷纷争相购买参加法轮功传功班的听课票。

李老师还当场给来咨询的人清理身体。李老师打出的功非常强,效果神速,调理的效果立竿见影,很多人久治不愈的顽疾瞬间消失遁形。当时我患有多年的胆结石、严重的胃病导致放射性全身疼痛发凉、坐骨神经痛得腰都直不起来,多年来求百医服百药,成了有名的药罐子。想不到经李大师妙手一调理,顿时感到一股阴凉向脚下排出,一会就感到神清气爽,从未有过的一身轻的感觉。我心想这法轮功好生了得。回家后立即将这神奇效果通过口传口心传心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宣传,一下带来几十人报名参加贵州法轮功第一期传功讲法班,有的地方开来几车人参加。

乙同修回忆:

九三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贵阳举办的首场传功讲法班。地点在工人文化宫,门票五元,人数五百余人,会场座无虚席,周围都站满了人,整个场气氛祥和。当师父健步走向讲台,掌声雷动。师父精辟阐述了博大精深的宇宙大法及法轮功的特点,道明了法轮功不但有健身奇效,还可使修炼人同化真善忍心法,滋养人的心灵,提升精神层次,最终达到返本归真目地的玄奥。学员们感到师父说出的句句洪音透入肺腑心田,贯耳如雷,茅塞顿开,在心灵震撼中拨正了生命的航帆,从此不再为名利情去争去斗。

当时我就暗下决心,这么正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千古难遇,我已幸得高师大法,我就认定了。师父在讲法中打出威力无比的功,为学员们清理身体,把学员体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掉,只见师父挥手一甩,使信者大受裨益。当然也有悟性差的了,甚至还有不买票偷進场的,师父其实都知道,慈悲告诫说,要心诚才会受益的。

 丙同修回忆:

有幸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班后,师父的东北乡音时常回荡在耳边,真不知是我多少世修来的缘份。接着我又参加了师父在贵阳办的几次法轮功传功班,越听精神越旺。同时,我家三代人也因我修炼法轮大法都沐浴在师恩浩荡中。

九三年五月师父来贵阳办班时,我那才五岁的孙儿也跟去听师父讲法,听课时他看见旁边有位老奶奶没座位,就主动让出座位,自己爬到师父的讲台的台阶下听课。师父看到他专注听课天真可爱的样子,便微笑向他点头。这瞬间佛光深刻在他幼小心田中,并成了他日后修炼大法,坚信法轮大法是真理,以及后来抵制道德败坏世风日下对青少年侵袭的动力源。小孙儿未入学前,每天早上闹钟一响,马上爬起来跟姥姥到公园去炼功,上学后,每见升血旗就发正念,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有时间就随姥姥出去洪法,目前孙儿已到高三毕业要高考的阶段,百忙中仍不忘记给老师、同学送真相、讲真相,以救人为本。

当时得知师父将在济南办第二期法轮功传功班时,我赶回东北老家,带着亲友乡邻到济南去参加。在此次法轮功班听了师父讲法后,我那七十多岁的老姐,虽没多少文化,但在师父加持下能通读大法书。还有六十多岁的弟弟,信师信法,成天背着讲法录音,走乡串寨,一心想把这最好最正最神奇的功法传给更多的有缘人。

特别是我那在公安局任职的女婿,他在师父给他清理身体后,简真判若两人,到济南参加班前,他患再生障碍贫血,经常血流不止,脸色惨白,跑了多少医院也没治好,还使病情恶化,年纪轻轻就得此绝症,心灰意冷,真是在绝望中度日如年。济南班结束后,他回到家,人们就看到他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并听他妻子说,就在他离家到济南后第三天,他家房前窗户下一棵大芙蓉树被雷劈断,挖开树根一看,数百条小蛇奄奄一息,师父已把场清理了。这事传出后,方圆百里,无人不对法轮功的神奇,对李大师的神功赞口不绝,使附近上百户人家,纷纷涌進修炼法轮功。

丁同修回忆:

因父辈被恶党迫害,从幼年开始,我是在苦水中泡大,在艰难中求生,落下了满身疾病,肝炎、痢疾、美尼尔氏综合症等,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加上丈夫曾经在文革等恶党政治运动中成为被打压重点,真是几番生死,无助的迷茫,苦不堪言。

但天无绝人之路。九三年,师父送宝到贵阳,给此方众生带来了光明与希望,在法轮佛法的洪恩中,我们全家人失落的心从此得以勘破迷雾,豁然亮堂。

经师父在讲法中给学员清理身体,不仅我一身的病痛不见了,而且,我身体里不好的东西,也被师父善解了,当时师父慈悲的对我说,我不仅度你,我还得把它度到它该去的地方去呢!

在十多年的修炼中,我悟到,在修炼中只要走正师父所安排的路,再有多大的关难,都会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走过来。

九四年师父在广州举办国内最后一个法轮功传功班,贵州许多学员知道后,立即通过邮购买了票,大家赴广州一看,盛况空前,据说有六、七千人。当师父绕场一周清理环境时,发现许多买不到票的学员在哭,于是马上做了妥善安排。后来师父在讲课时还慈悲关照说在场外的和我身后的学员都一样受益。师父日理万机,在广州办班时,还在百忙中抽时间见贵州学员,了解贵州弟子修炼的情况,接见时,有个学员把孙子带去了,师父非常喜欢孩子,还慈爱的用手摸了孩子的头两次。当晚这孩子发高烧消业,第二天孩子到讲法场去听课就恢复如初,师父给孩子净化了身体。这位幸运的小弟子当年虽小,但对此事记忆犹新,并把师父对他的慈爱化为自己精進修炼的动力。

*****

此篇所记,仅是师尊在贵州传功讲法史实之凤毛麟角,诚望更多同修写出自己难以忘怀的珍贵回忆与心得,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和殊胜,助师正法,履行誓约,使更多众生在佛恩浩荡下真正得救度。

来源:《忆师恩》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感恩李洪志大师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