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智障女 今日法眼通

明慧法会| 昔日智障女 今日大法徒

文/大陆大法弟子灵儿口述 同修代笔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我叫灵儿,生来就是一个智障儿,很晚才会说话,小时候长的干瘦弱小,听不懂人家说话的意思,不会和家人交流,胆子又小,表情呆呆的,目光和行动都不灵活,真 是对不住妈妈给起的这个名字啊。得法前的十几年里除了自身的痛苦,也给亲人们带来了苦难和困惑。该上学的时候,人家学校不收我,最后好歹当个旁听生。我记得,妈妈拿个笤帚看着我做题,算错了就打,结果没几道对的。看我吓的那样,她一把搂住我,哭了。后来我又進了特教班,虽然二十以内的算术做不好,可还是认了许多的汉字,七年后稀里糊涂的毕业了。

我也得法啦

九六年初,父母同时修炼了法轮大法,他们的脸上有了笑容。每天下班后,他们学法、洪法、炼功,可精進啦。

有 一天晚上我做了个神奇的梦:一位戴着斗笠的老爷爷划着小船在无边的大海上前行,把我送到了一个美丽的仙境。我对这儿一点也不陌生,就象回到了自己的家。那 里的亭台楼阁美如画卷,盛开的花儿点着头向我表示欢迎,五彩缤纷的鸟儿亲热的和我打着招呼。我走進了一座大宫殿,哎呀,金黄的大殿中端坐着一尊金光闪闪的 大佛,在莲花座上闭着眼睛。当我来到跟前,大佛睁开眼,慈祥的摸了摸我的头,眼睛又闭上了。往回返的时候我在天上飞。往下看去,下面的世界黑浪滚滚,到处 是烂泥潭。

当我磕磕巴巴把这个梦讲出来,爸爸妈妈震撼了。他们悟到孩子与大法有缘哪。就这样,我也得法啦!

从里到外的变化

我的学法形式就是抄法。每天妈妈抽出时间和我一块儿坐下来,娘俩面对面,认真抄写师父的经文。开始我的字写的很差,歪歪扭扭,左右分家,我也坐不住那么长的时间。渐渐的,法理开启了我的心,字写的工整了,身心变化可大啦。

我 小时候一走路就恶心,往上干呕,十几年来呕声不断,妈妈一听到这声音心里就哆嗦;我头上还长满了头皮,用什么洗都没用,哗哗往下掉,因此妈妈总叫我小癞 猫;有痰我也不会咳,还得让妈妈教;最要命的是,身上的疖子生了一茬又一茬,小的有花生米那么大,大的象鸡蛋,修炼前用点药,修炼后,我就要闯过去!我忍 着刀割般的疼,含着眼泪,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咬牙压住怕疼的心,大声念着“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2]。这个难关终于闯过去啦!

就这样,大法让我从里到外就象变了一个人。

风雨中的成长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的迫害开始了。我感到晴朗的蓝天一下黑云压顶。

有 一天,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妈妈迎出去在厨房说话。妈妈应付着他们,心中却有些不稳,生怕他们闯進屋,因为我正在抄法呢。警察走后,妈妈進屋一看,我早已 把书本和笔收拾好,放在身边的盒子里,桌上光光的。以前我没有防人之心,来一个抄表的男人我也会给放進来,所以家人很忧心,出门时都会把我反锁在家里。这 一次可不同啦,警察是邪党派来的,我是大法弟子,凭什么理会他们呀?妈妈听到这些,亲亲我的脸说:“女儿太聪明啦!”

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个 晚上,街道干部来到家里跟妈妈说,明天到街道去填表签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去后果自负。妈妈拒绝了,严肃的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个字决不 签。”这个人马上表示不签就算了,靠自愿。她走后,爸爸和妹妹说我们都在发正念,他背后的邪恶早没了。我说我也在发,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呀!大家都笑了。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我成熟了很多,从原来的不开口,到能与同修们在法上交流,他们都很喜欢我。家人同修不在的时候,为他们开门、转交经文和大法资料,或传个口信什么的,妈妈都可以大胆的把门交给我,我说:“老娘你放心,是同修我都开,是常人我保证不开!”

尽我的能力救众生

二 零零五年,姥姥突然人事不省,胡言乱语,闭上眼睛见到的都是故去的人,连家人都不认识了,惊恐慌乱的样子吓坏了儿女们。正在家人束手无策的时候,我的天目 看到姥姥被一条大蟒紧紧缠住,挣脱不出来,就告诉了妈妈。乱了方寸的同修家人立即行动,一边给姥爷讲真相,给二老做了三退,同时发正念清除邪恶。正念中邪 灵被销毁,姥姥清醒了。

妈妈耐心的照顾老人,并教她念“法轮大法好”。近两年的时间,小脑萎缩、说话困难的姥姥终于背会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明真相的姨、舅及小辈们都退出了邪党,大家一起提醒姥姥天天念诵,姥姥恢复神速,如今红光满面。

姥 姥搬家后留下一个饭桌,虽然年头挺长,可比我家的桌子还强点。妈妈说把家里的桌子换换吧,我问咱家的桌子怎么办呢?她说劈劈烧呗。晚上,我听到小桌哭哭啼 啼的求我救它。(备注:此为法眼通功能,李洪志师父在《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讲:“佛教中讲天眼通啊、慧眼通啊、法眼通啊、佛眼通啊,五通。如果开到法眼通的时候,展现在你面前的世界就不是这个样子了。那是什么样子哪?你会发现你的眼睛 能够在你所在的层次中穿透任何物体,看到更微观的物质,而且还会发现任何物体都是有生命的。当物体发现你能看到它的时候,它会与你沟通,用语言沟通,用思维沟通。”)第二天我跟老娘说:我用它抄法很多年,不想换掉它。父母马上就决定不换了,并给它修结实了摇摇晃晃的桌腿儿,桌面铺上了漂亮的桌布,可好看 哪!我听到小桌子很高兴的说谢谢我,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去年的一个星期天,打印机忽然不工作了,爸爸忙了半个上午,摆弄了半天就是不动弹。爸爸说机器太老了,准备去买一台新的。妈妈建议再和它沟通一下,同时找找自己的问题。我听说后一看,原来打印机的元神是一个淘气的小男孩儿,正在外边 玩呢。我用意念跟它沟通:怎么不干活哪?它胳膊一伸,马上变成机器,欢快的工作起来。爸爸高兴的喊道:好啦!好啦!我觉的如果不找自己,还以为机器不好使 呢。再买一台那是多大的损失啊!

精進更上一层天

大法的书籍我抄写了十八年。我基本上天天动笔,写上半天,已经 离不开大法啦。《转法轮》抄写了许多遍,所有的经书全部抄写过,受益太大啦。这些年,我从生活不能自理,到如今能打理各项家务,帮父母减轻了许多负担;从 一个傻女孩,到现今成为一个思维敏捷、身体健康的大法徒,使亲友们刮目相看。

从二零一一年下半年起,我在同修们的建议下参加集体学法,发生 了更大的变化。一周里除分别和同修们的两次学法外,其余几天都和妈妈一块儿学。开始我根本读不好,不但口吃而且字句读不连贯。大家鼓励我别着急,慢慢念, 哪怕读错一字也要从新来一遍,直到顺畅正确为止。渐渐的,由读一段到现在可以读几页,并且在通读过程中明白了很多的法理,对照大法去掉了很多执着心,改正 了不让别人说的毛病,学会了找自己。现在集体学法时我读的很流利,同修们给了我很好的配合。在这里我要对阿姨同修们说:谢谢你们啦!

我还要对伟大的师父说:谢谢您,师父,您的弟子一定走好最后的路,跟您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标签: ,
此条目发表在 认识法轮功 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